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62:咽魔

色之羊予沁 | 2022-05-05 15:45:24 | 巴幣 6688 | 人氣 781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江杞原本想自己跳到醫療室,結果被寒巧凝直接抱起,見她面露心痛,江杞感到十分心虛……這次是她故意把腳摔斷的。雖然做這決定前也猶豫多日,但江杞還是狠下心,運丹保護除了左腳以外的所有地方,從高處對著石頭跳下去,昏迷了一會,才勉為其難的爬起來,撿起斷腳一路跳來苦山。


  按照原先計畫,寒巧凝不會這般難過,因為見到時,她的腳已經接回去了,江杞還能趁大師姐探望時,說自己不參加今年的峰內比武——這就是她故意受傷的理由。


  峰內比式強制參加,勉強能用來避戰的理由,只剩受傷無法參加。


  江杞知道她這時候上擂台只會單純討打,就乾脆把腳摔斷保全身而退,誰知計畫執行的完美,敗於寒巧凝在苦山。


  見她難過又心疼,江杞十分有罪惡感。


  「師兄這次弄得不錯吧!」


  子鶉安花一炷香時間處理好傷口,開心問旁邊的大師弟感想;第六峰的二師兄點點頭,神情淡定,評論道。


  「時間能再短些,但不錯了,師兄進步很多,師尊會高興的。」


  「這樣我也是合格的醫者了!」子鶉安十分感動;二師兄深呼吸,語重心長道:「師兄……我們是丹修。」


  言下之意,丹修煉不成丹才學醫好嗎!


  這是什麼對話啊?江杞哭笑不得,第六峰的二師兄感覺超想巴大師兄的頭,但是因為有外人在,所以強忍住。她悄悄看寒巧凝一眼,自家大師姐還是很難過,江杞繼續縮脖子,連哼都不敢哼,在領過拐杖後,默默跟著她走出去,再次承認寒巧凝跟憐如雪某方面氣質很像——當她保持沉默注視遠方,少去笑容,冰霜之息就會嶄露出來。


  走到苦山的山階前,寒巧凝停下腳步。


  「師妹,上來吧。」她說著,語氣還是很難過;江杞心虛地道謝,一拐一拐靠上她的後背,讓寒巧凝揹起。


  「妳有乖乖吃飯嗎?怎麼這麼輕?」


  「當然有,是師姐修為更高了,才感覺不到重量!」


  「是嗎?但師姐修為高了,還是管不住妳呀。」寒巧凝嘆氣,隨後沉默。


  江杞尷尬不已,決定下次先知道寒巧凝在不在苦山才斷腿求生,明明是她受傷在痛,結果對方比自己還難受。


  她們走下苦山的山階往柳山時,寒巧凝突然一句:「師妹為什麼故意受傷?」


  「啊?」


  「別想弄糊師姐,妳為什麼故意受傷?」


  「師、師妹才……」


  「不可以說謊。」寒巧凝壓低聲音:「師姐不傻,哪看不出來妳故意的?」


  雖然是她察覺古怪,江杞能摔斷腿,身上自然會有其他外傷才對。結果檢查完卻沒有,想來想去,就只有刻意而為。


  「呃、這——」江杞在內心哀號,弱弱地問:「師姐怎麼看出來的……」


  確認真是她故意受傷,寒巧凝嘆氣:「師妹先說為什麼故意摔斷腿?」


  「因為不想參加峰內比武嘛。其他峰鐵定恨不得在擂台上教訓我,師妹乾脆下手為強,先自己斷腳好了,這樣就只有腳受傷,不會被揍的滿身傷。」江杞實在頭痛,寒巧凝是有什麼預知能力嗎?小聲問:「師姐從哪察覺的?小蜜蜂都沒發現。」


  「師姐才不跟妳說,省得下次調皮。」知道是這理由,寒巧凝心疼又鬆口氣,還好江杞不是故意受傷給憐如雪看,她繼續說道:「下次呀,妳不想參加可私下說一聲,別再動歪腦筋。師姐能找師伯領藥裝一裝,妳這樣自摔腿,如果低估自己靈力怎辦?身體撕裂還好,師伯有辦法拼回去,但如果傷到腦袋呢?傻了、癡了可難治,不只師姐,其他人也會心疼的。師妹不可以再這樣胡鬧,知不知道?就算還年輕……」


  寒巧凝開始嘮嘮叨叨,江杞覺得她很能忍,到柳山的範圍才訓話,如果在苦山被小蜜蜂聽到,以後會被列為拒收的傷患。


  「師妹有沒有在聽?」


  「有……有……」江杞覺得耳朵快長繭了,寒巧凝唸起來超要命!


  「嗨!師姐——咦?師妹怎麼又受傷了!」


  江杞啞口無言,慕夜陽好巧不巧出任務回來,她心虛地撒謊採藥時摔斷腿,幸好寒巧凝只嘆氣,沒有拆穿謊言。


  「難怪師兄經過廟宇時想進去繞繞,早知道多求一個平安符了!師妹過來師兄背上吧,師姐等等還要操勞其他事情,這種費力工作讓師弟來就好。」


  「我哪有重!」


  「師兄又沒說妳重!」


  那什麼是費力工作你說啊?江杞在心裡哼哼兩聲,寒巧凝雖然無所謂,但感覺她想跳到另個背上就讓慕夜陽揹了。三人一起回山上,在幫安雨蓉看步伐有沒有對的孤晝蟬聽到聲音轉頭,他愣住同時拉開嗓子:「師尊!江杞師姐又又又又又受傷啦!」


  「師尊回來了?」寒巧凝與慕夜陽同時一驚。


  「剛回來!」


  「那不就特意避開。」江杞小聲咕噥,憐如雪剛回來,十之八九御劍上山,搞不好還從他們頭頂飛過去有聽到對話。


  「師、師姐怎麼受傷的?」安雨蓉見到她腳上的包紮跟褲管上的血跡,抖了抖。


  「採藥腳滑摔下山。」慕夜陽嘆氣;寒巧凝皮笑肉不笑:「還抱著斷腿一路跳到苦山呢。」


  「師尊!江杞師姐又從山上摔下來,還抱著斷腿一路跳到苦山再被師兄扛回來!整個都是血啊!」孤晝蟬繼續喊,不過沒有任何動靜,他嘖嘖兩聲;江杞扯扯嘴角,算是感謝師弟的熱心通知:「算了吧,師尊想見早就露面了,謝謝師姐跟師兄,師妹先回房歇息,師弟跟師妹慢慢練,今日不會去食堂,你們先吃就好。」


  「師妹,師姐送飯糰過去?」


  「不用啦,痛飽了,師姐早些歇息吧。」


  江杞搖搖手,撐著拐杖回自己的屋子休息。除了受傷,沒有太多變化,江杞看自己的腳思考是不是斷右腿比較好?感覺左腿走這麼順,還是可以上擂台比武——殊不知是自己撐過天牢後,對疼痛的忍耐力增加許多,這種常人受不了的疼痛,她即便沒麻醉也無感了。


  把藥瓶擺上桌子,江杞看一下水缸,倒影中的自己脖子上纏著繃帶,她解開之後抓了抓,底下依舊猙獰。


  外頭只有風吹的枝葉搖晃聲。


  入夜後,寒巧凝還是來敲門,送上飯糰叮嚀她記得配藥吃,江杞一邊啃一邊感嘆自己這輩子的好運是用來認識大師姐吧?明明沒有血緣關係,她卻待自己如親,說不定比真有血緣之人親近,想想就不知怎麼回報。


  上輩子寒巧凝對自己失望,也只是一直嘮叨,勸別再欺負安雨蓉,回頭是岸。


  最後成為馳名天下的踏魂君。


  想想她們師徒連武器都像,憐如雪的再戰專砍魔族,寒巧凝的渡魂專門驅魂,她成為魔修真是找死。


  可當時,沒退路了。


  感覺繼續想又要陷入死輪迴,江杞努力掙扎,抓抓脖子後點安神凝入睡。


  江杞又夢到自己被憐如雪壓在身下,但不同於第一次,她只感到恐懼與害怕,試著掙扎卻無力,憐如雪的面容模糊成一團黑影,看不清表情、只見其身,她眼睜睜看著自己被剝下衣物——恍惚間,意識到這是偽裝成憐如雪的妖魔,想吞噬她得到鸑鷟之力。


  江杞試著開口求助,卻發不出聲音。


  在夢裡無力抵抗,她見自己被吞入腹中,一次又一次。


  那妖魔的血盆大口,通往天牢之路。她耳邊全是駭人的抽鞭聲,後背再次皮開肉綻,江杞痛得呻吟,長老們冷漠望著,面容一片黑,只剩兩眼睜得嚇人,有弟子掐住她的腳踝,向後拖去——江杞看著自身皮肉磨出的血路,心有不甘,卻是無力抵抗,所有弟子指指點點,將她供上天牢的王座。


  渾身刺痛,感覺喉嚨噎血。


  江杞難以呼吸,覺得自己被關在巨大鳥籠中,全部人都仰頭張望,玷污戰仙尊之人為何。


  他們喉嚨發出聲音,全是毀謗。


  她試著振作,可底下卻有明知真相還選擇站在人群中,一同指責自己,撥弄脆弱的神經,江杞感覺壓迫感逼近,有個人從後勾住自己的脖子,笑問:『為何不乾脆一點?』


  『她根本不在乎妳,為何還要壓抑自己?』


  吵。


  『妳替她守住貞潔,她卻不替妳捍衛名譽,那三十鞭,漫漫血路,三月天牢,延續至今的冷漠,有必要再堅守嗎?』


  好吵。


  『那些知情人哪個敢站出來保護妳?各個都是縮頭烏龜,不願失去戰仙尊這位活神仙,選擇犧牲妳這小小弟子。何其無辜啊,不過唱個歌、吹個笛,跳個舞,跟心意之人上床就被萬夫所指,說妳狼心狗肺,說妳白眼狼,只因錯信她願意為妳撐起一片天,落得這般下場。』


  吵死了!


  『不委屈嗎?不想證明清白嗎?』


  閉嘴!


  『再繼續這樣下去有什麼好?』


  我很好!


  『妳不要洗腦自己啊,江杞。』


  滾!


  『不論妳怎麼掙扎都是徒勞無功的。』


  滾滾滾!


  『江杞啊,面對現實吧。』


  她被迫轉頭看向勾住脖子之人,果不其然,兩人有一模一樣的臉,她忽然大笑,眼角流下血淚,諷刺道:『妳就是我,我就是妳。正是妳感覺到這些委屈,我才存在!』


  「滾!」


  江杞大吼,終於從夢裡掙脫。她喘著粗氣、渾身是汗,後背早已癒合的傷口再次隱隱作痛,江杞下床走了幾步,疑惑怎麼一拐一拐時才想起左腳受傷,她伸手抹臉,忍不住掐住自己的喉嚨、出力,指腹感覺到脈搏在激烈跳動,手指微微彎起用指甲刮下血肉,才奪回一絲理智。


  當江杞無力地跌坐在床邊,耳鳴嚴重,無法穩定下來的心神,她掐住喉嚨防止自己悲鳴。


  心魔未逝。


  她不想恨。


  心魔未逝。


  她不想怨。


  但每一天,每一夜,心魔都會跳出來提醒她——


  其實妳恨著這一切,根本沒放開。


  也沒能說服自己。


創作回應

Eden
江杞有上輩子的魔尊哥哥和這輩子的大師姐根本全天下最幸福的妹妹吧,看來到時候魔尊哥哥來搶人,不僅要過師尊的再戰,還要過大師姐的渡魂呢( ⑉¯ ꇴ ¯⑉ )
是說柳山弟子們大家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幫助江杞呢,孤晝蟾也太可愛了XDDD 其實江杞這輩子真的改變了很多事吧,連孤晝蟾都放下對她的敵意了。
看到江杞這樣苦苦掙扎對抗心魔,覺得心有戚戚焉,夜深人靜時黑暗面總是會壓過理智,就算早上醒來好像可以繼續過日子,但終究會慢慢侵蝕心智,總有一天會潰堤的吧。
好想知道師尊視角但又覺得肯定超虐還是不要好了(思考要不要再去囤牛奶糖的me ( ・᷄ὢ・᷅ )
2022-05-05 19:03:00
色之羊予沁
事情都在慢慢改變
有好有壞
可惜現在對枸杞來說折磨大於一切QQ

感覺你快成為牛奶糖大戶惹(?
2022-05-06 17:19:06
jtwe_716
唉 前篇留言的大大說的好,現在改嗑江杞跟師姐來的及嗎(欸 不過師弟逐漸變可愛了哈哈哈哈哈 帶著一點關心的孤式白目,看在這份上,饒過他大概害躲著的師尊又難過一次。是說......蒼雪宗祖師爺是......不能給師尊童年好日子,就幫師尊練一顆也熬過苦日子的枸杞嗎(╯︵╰,)
2022-05-05 19:57:39
色之羊予沁
蒼雪宗祖師爺:那顆枸杞不是我家人不能R
2022-05-06 17:19:39
無殤
師尊,再不表示,你家江杞又快要入魔啦(大聲公
2022-05-05 21:48:17
色之羊予沁
師尊RRRRRRR
2022-05-06 17:19:46
小松
為什麼羊羊筆下的主角每個都痛到無感了啦ww
2022-05-05 22:49:59
色之羊予沁
愛ㄊ
就是要虐到無感(?
2022-05-06 17:19:54
小鞭
天哪,好窒息,看到入夜後的無邊折磨...本來以為師尊會夜襲(誤)趁夜來幫枸杞包紮啊渡靈氣啊...結果啥都沒有!只有妖魔跟心魔!(那這樣鸑鷟之力被得到了嗎?被吞了又吞)
魔尊哥哥你快來吧,看不下去了。
大師姐越來越有乃師之風了,師伯不要當負心漢啊,免得被師姐拿渡魂戳(戳啊,哪天不戳)
2022-05-06 10:20:24
色之羊予沁
只有枸杞自己撐過艱難的夜晚QQ
那是枸杞夢境中產生的妖魔,所以鸑鷟之力沒有被奪走唷

師伯真的不能在這樣了師伯
師姐捨不得戳,如雪捨得R師伯
2022-05-06 17:21:2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