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安樂席》第二章-不算安寧的假期-4

九方思想貓 | 2024-03-05 12:26:06 | 巴幣 40 | 人氣 466


本作品同時連載於



  ※※※

  當中控再度報時,已經是早上八點鐘。

  利小萌在自己床上醒來,望著身旁的電吉他面露苦澀。

  她又抱著父親的電吉他睡著了,就像是重回高中時代一樣。

  然而左手指尖傳來的刺痛,是一再提醒著時空早已不同。她不是豆蔻年華的少女,也不是青春洋溢的高中女生。她適逢而立之年,如今是個決心憑自身意志踏上死地的女人。

  也許是昨天半夜裡那碗雜燴粥,也許是現在門縫之下又再次傳進房裡的馥郁香氣,她想起了向嵐,那個嘴巴很壞的新室友。

  於是她跳下床,在自己房裡的盥洗室內刷過牙洗過臉,隨後推開房門往廚房望去。

  「靠么,妳醒了喔,昨天也沒怎麼睡,這麼早起來做什麼?」向嵐沒有回頭,她搖動有美好線條的臂膀,在不會產生明火的電磁感應爐前熟練地翻炒,模樣一如昨日半夜。

  「妳沒有睡嗎?」利小萌乖乖在餐桌前坐好,「比我更早起,還自己做早餐?」

  「根本沒辦法指望那些號稱會一直看著我們的『觀察官』,萬一沒東西吃怎麼辦?」向嵐一面說,一面細碎地罵了些難聽的髒話,「早上沒有咖啡我根本無法工作,好不容易才有個狗屁觀察官問我要什麼,七點半才有人回應我耶?他媽我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喝到咖啡?」

  已經有點習慣粗口轟炸的利小萌聽完噘了噘嘴,「所以妳坐立不安,只好去做早飯?」

  「什麼事都不能做,煩起來又睡不著,我只好做早餐啊!」只見向嵐俐落地往盤子裡分裝兩份炒蛋,隨後又從烤箱拿出鋪放了起司與熟牛肉薄片的全麥土司,在白色骨瓷盤裡就著小番茄與生菜,漂漂亮亮擺了盤。

  「啊不對,還少一樣。」向嵐彈了一下手指說道:「中控,給我來一瓶蜂蜜芥末醬。」

  「蜂蜜芥末醬,將於10秒後送達。」

  看她熟練地對舒適管理AI發號施令,利小萌問起:「中央廚房也有咖啡,妳怎麼不順便叫呢?」

  「智障AI磨的垃圾豆子,泡出來的泥巴水能叫咖啡?」將兩盤早餐小心擺到桌上的向嵐,老練地在炒蛋灑上香料,臉上表情看起來是真的不屑,「笑死,就算新丘鎮的咖啡豆,磨的方式不對、水的熱度有差,甚至手沖有一點失誤,風味都天差地遠,我告訴妳,和其他隨便做都可以的料理比起來,咖啡這種東西可是……」

  注意到利小萌正投以意味深長的微笑,向嵐忽然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才好,「媽的……我跟妳說這些做什麼……」她翻著白眼將利小萌的早餐推了過去,拿起叉子自顧自吃了起來。

  「看不出來妳在奇怪的地方上很細膩呢。」利小萌望著眼前擺盤華麗的早點,就連蜂蜜芥末醬都沒有亂擠,好好地在盤子一角繪出花紋,她臉上的笑意又更濃了些,「都是『中控』可以馬上準備好的食材,妳卻處理得很仔細,手法也很幹練。」

  「喂,女人,不准妳說咖啡奇怪喔我告訴妳。」向嵐嚼著培根罵道。

  「沒有,我只是覺得妳很有趣。雖然料理要做得能入口不難,但要美味美觀,每個手續都要斟酌講究,妳的手藝這麼好,絕對不只是『有堅持』這麼簡單。」

  盤子裡的炒蛋金黃軟嫩,汁水豐富又不稀爛,恰到好處的蛋香裡,若仔細一些還聞得到奶油的香甜,最後灑上的手磨黑胡椒粉更是點題,除了為依舊精神渙散的早晨驅散迷茫之外,更能為沒有好好休息的身子增添活力。

  煎得焦香的培根、烤得剛剛好的牛肉薄片看上去十分精緻,而為了讓肉片與半融起司相互渾成,在土司上還使用了難以分辨原料的手工醬料,撮合兩樣食材的特質。中控傳來的蜂蜜芥末醬很好地為麵包點題,讓肉類、起司及土司毫無違和感地變成一道完整的料理。

  粗獷的外表及具備侵略性的言行之下,「向嵐」這個外皮之下,究竟住著怎樣的女生呢?

  想必是一位英氣勃發,有主見又同時惹人生憐的纖細女子吧——利小萌一面享用早餐,一面直勾勾盯著向嵐直瞧,看得她都有些不自在了。

  「幹嘛這樣看我啊,噁心死了,吃妳的飯啦。」

  「別這麼說,謝謝妳特別為我準備我的這一份早餐,明明也沒有拜託妳。」

  「什麼特別?我只是順便,食材叫來就是那種份量,不用掉又要收起來爆幹麻煩的,誰會專門為妳這個陰沉鬼做早餐啊!」

  「好啦好啦。」

  短短一夜,忽然間那個一碰就碎的玻璃女孩竟然變得如此從容?向嵐一面想,一面將炒蛋送入嘴裡,表情看起來有些不耐煩。

  兩人在奇妙的氣氛之中吃完了早餐,沒等向嵐說話,利小萌已經主動拿起了餐具,準備要去廚房洗碗。

  然而向嵐又是一個箭步向前,狠狠將她手中的東西一把搶去,「手受傷的去旁邊啦,不要礙事。」

  利小萌也不說話,她靜靜站在一旁,看向嵐分門別類,仔細清洗餐具的模樣,笑意仍是有些藏不住。

  「妳跟外表看上去的觀感很不一樣。」

  「唉,不要隨便跟我說話啦,煩死了。」

  向嵐嘴上雖是不饒人,但卻沒有趕人的意思。雖然頭一天晚上表現出那麼令人討厭的言行,利小萌卻覺得現在眼前的這個人已經完全不同。

  僅僅只是揭露了一個人不願想起的過去,就能有這麼大的差別嗎?

  「也不要一直看著我,妳他媽是我老母喔?」也是被盯得有些不自在了,向嵐的口吻旋即變得強硬不少。

  「只是覺得,我們真的沒有很瞭解彼此。」利小萌移開了視線,望向窗外寧靜灑落的初陽,「雖然妳先聽過我的事,但那和自己講出來還是不太一樣。」

  「妳很在意我昨天講的嗎?別在意啦,我都沒有在想那些了。」

  「騙子。」

  向嵐結束手邊的洗滌動作,望向語調斬釘截鐵的利小萌。

  那女人有著與此前並不相同的眼神,當她獲知自己只是「安樂席候選人」而非「受選人」,確實曾經有過徬徨,但現在那股不安與驚疑彷彿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格外堅毅且富含深意的態度,那直勾勾毫不避讓的視線,彷彿正探詢著向嵐的靈魂深處,一爪一爪地搔抓著。

  這種沉靜卻又充滿侵略感的關懷,倒令平常言行充滿攻擊性的向嵐有些退縮。

  「不久之前也說過了,我是老師。雖然妳說得也沒錯,正確來講是代課老師,但我所做的事情與正職老師並沒有什麼不同。我非常明白,像我這種在心靈上迷路的老師,一樣需要別人的幫助才能理清許多頭緒。」

  「妳到底想說什麼?」向嵐擦乾雙手,像是緊緊擁抱自己一般盤在胸前,彷彿在鼓勵自己,又像是在巨大的壓力之前不得不自我防衛似的。

  利小萌則是張開了雙手,走上前去,給了向嵐一個貨真價實的擁抱。

  「雖然妳說過我們不用請多指教,但妳有妳的原則,我也有我的。我身為一個『前代課老師』,有義務去看見學生最好的一面,而我在妳身上看見了可能性,卻看不見我自己的。」

  「我並不是妳的學生。」向嵐嘴上不饒人,那盤住胸口的雙手卻有些鬆動下來。

  「我知道,我也不是那些曾經傷害妳的人,所以不需要把我『也』拒絕在外。」

  利小萌的語調輕細,就像是房裡那把沒有插上音箱的電吉他一樣,聲音細微卻扣人心弦。

  「我們誰更適合坐上安樂席?『比慘』很悲哀吧。所以,從今以後,我們相互去發現對方最好的一面如何?」

  「看誰更不應該去死嗎?」向嵐哼地一聲,「隨便妳吧。」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有情侶相處的感覺諾,有些職人精神確實會在細節上十分專注,如同貓掌一樣軟綿綿
2024-03-05 19:52:32
九方思想貓
專注無敵w
2024-03-05 20:05:1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