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安樂席》第六章-兩位英雄的真相-1

九方思想貓 | 2024-04-10 21:37:17 | 巴幣 42 | 人氣 488


本文亦連載於



  ※※※
  
  在「安寧假期」又待了一個星期,向嵐一句道別過後,利小萌面對滿屋的寧靜,一日度一日。
  
  在安樂席執行委員會運作之下,他們清除了「兩名受選人」的混亂,隨後一致決議——必須給本年度安樂席的正選人一個真正完整的「假期」。據說這是首席執行官岑仁美的提案,而素來與她不和的另一位執行官左登樓,在這個議題上竟然沒有任何反對意見,也算是史無前例。
  
  會知道這些,是因為自從向嵐離開「安寧假期」別墅,岑仁美便經常造訪。比起左登樓,利小萌確實感受到同為女性的岑仁美更讓她感到自在一點,但眼前這位渾身移植了義體的苗條女子到底多大歲數,卻也猜不著邊。
  
  岑首執態度高雅,身段優美,雖說是修養極佳,但也無形中給人帶來不小的距離感,這種源自於氣質的排拒讓利小萌即便有問題也問不出口,並不擅長與人混熟的個性也為她與岑仁美之間增添相互熟悉彼此的困難。
  
  在利小萌而言,同為個性上格外遵守體制的人,要熟起來絕對沒有比跟向嵐交朋友容易。畢竟向嵐是個鋒芒畢露的女人,而這位岑仁美呢?只是看她在廚房裡嫻雅地泡著花草茶,就有一種在欣賞藝術品的錯覺,不似在人間。
  
  「洋甘菊、蘋果、蜂蜜,這樣的配方在上個世紀以前就已經非常流行。」岑仁美將剛沖好熱茶的玉壺,及兩個精巧的玉杯放在餐桌上,「對心神的安撫有益,所以從前人們愛喝。」
  
  「中控接掌全民的食衣住行,也是這四十幾年的事情而已。這些配方難道在AI資料庫裡面沒有嗎?」利小萌淺淺地吸了一口氣,「嗯……特別的香氣,雖然用中控提供的原料來沖泡,但經過岑小姐妳的雙手,光是聞起來就和AI泡出來的花草茶不一樣。」
  
  「這無非就是『人』的特殊之處。」岑仁美微笑著說道:「AI每一次沖出來的茶,都不會有絲毫不同。它精密、準確、不會犯錯,相對的也缺乏意外性。而人類是有瑕疵的,每一個人都有專屬於自己的瑕疵,而也是這些『缺點』讓每個人顯得特別。」
  
  利小萌望著一面解說,一面徐徐啜飲花茶的岑仁美。就連端起盤子、用兩隻纖纖玉指捻起玉杯的儀態也美得叫人目不暇給。似乎是終於注意到直勾勾拋向自己的視線,她再次端起微笑,歪著頭以探詢的眼神望向這位安樂席正選人。
  
  「啊,抱歉。岑小姐妳很漂亮,所以我有點看傻了。」
  
  「雖然全都是義體的功勞,但對於妳的盛讚,我還是樂意接受。」岑仁美笑彎的眼眉有呼之欲出的清波,「不過,我怎麼說也是八十幾歲的老太婆了,給您這麼說也是挺不好意思的。」
  
  「我以為會移植義體的人,大多是對自己年紀非常在意的人。」利小萌驚訝地說道:「岑首執這麽直接地把自己年紀交代出來,真讓我意外。」
  
  「呵呵,我們剛才說到哪?意外性,不是嗎?」
  
  雖然藉此更瞭解這位「岑首執」一些,但利小萌卻感到自己似乎不小心冒犯了這位如手中玉杯一般冰清玉潔的美人。但岑仁美卻彷彿毫不介意,她輕柔地擺了擺手,「就像我剛剛說的一樣,只要是人就會有缺陷。事到如今,我不會吝於承認自己『已經老了』這樣的缺陷。」
  
  彷彿是從口吻當中聽出了端倪,利小萌靜靜望著一面這麼說,一面低垂視線的岑仁美。她擺弄著漂浮在壺中的花瓣,悠然的神情裡與其說有著閒散,不如說,更像是凝視著自己心中難以揮去的某些回憶。
  
  受命於政府,在公務員當中坐擁高薪,也因為直接接觸「奉獻英雄」而受到尊重的「安樂席首席執行官」,岑仁美應該有優渥的生活、明確的使命,更在政府的安排之下,得宜移植最優質的強化魂造義體。這一切,都應該讓這位人工美女有高枕無憂的社會生活,與常人不能企及的崇高社會地位。利小萌不禁尋思,那眼神底揮之不去的陰影裡,藏著怎樣的憂傷。
  
  兩人在無聲的寧靜中對視,這位身居高位的岑首執像是大夢初醒一般回過神來,「啊,抱歉,人老了就是這樣,容易發呆。」她一手遮掩朱唇,清淺地笑了笑,「看妳的表情,似乎不用說出口,就已經在問我『為什麼』呢。」
  
  「岑小姐真是敏銳。」利小萌無奈地搖了搖頭,「真抱歉,我雖然已經是準備赴死的人了,但還是改不掉不久之前還在做代課老師的習慣。只要發現有人明顯帶著煩惱,我很難不放在心上。」
  
  「也難怪向小姐會這麼喜歡妳了。」岑仁美笑著說:「我也很喜歡妳,所以別這麼陌生地喊我岑小姐了,叫我仁美或者岑姐都可以喔。」
  
  岑仁美說的話一方面讓利小萌感到有些害羞,說起向嵐,卻又同時感到寂寞。但她還是強打起精神,「雖然岑姐比我更年長,人生閱歷要比我豐富得多,但或許……既然岑姐這麼說了,我們也可以多聊一些自己的事?」
  
  「妳的意思是說『輪到我』了嗎?畢竟我們安執委早就透過中控,聽過您和向小姐的聊天內容,對妳各位的背景調查自然也非常紮實。這樣子啊,在坐上『安樂席』之前,妳竟然願意和我這種『劊子手』交朋友嗎?」
  
  「別這麼說,妳那是工作吧。」面對岑仁美的直白,利小萌流露出求饒般的苦笑。
  
  「呵呵,我不討厭妳這樣正直的妹妹呢。」
  
  岑仁美一面這麼說,一面回頭盯了「中控」的監視器鏡頭一眼。四周的燈光被調整得較為暈黃,令人昏昏欲睡的氛圍與室溫,似乎就像是手沖花茶一樣令人心神安和。有比這裡更適合談心的場合嗎?一間舒適的屋子,一壺美味的花茶,一位無瑕的人工美女,以及一個三週後即將點滴不剩的安樂席奉獻者……似乎並沒有任何理由,可以阻止兩人之間說出心底最深刻的隱語。
  
  於是岑仁美以輕而細的語調說道:「儘管我盡力表現得像是個完美無缺的公務人員,帶著決心、使命感工作至今,也不避諱用義體改造的方式,維持自身體能的顛峰……但必須承認,我並不是像妳以為的那麼好、那麼純粹。」
  
  如同被一眼看穿靈魂似的,當岑仁美這麼說的同時,利小萌立刻就能感受到,對面這位人工美女,整個人的氛圍有著劇烈的變化。
  
  「我不是劊子手,但我確實殺過人。」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