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安樂席》第三章-二次檢測的結果-1

九方思想貓 | 2024-03-06 22:36:08 | 巴幣 48 | 人氣 472


本作品同時連載於


  ※※※

  安寧假期別墅裡,利小萌與向嵐兩人輕擁的模樣,被舒適與健康管理AI「中控」透過監視鏡頭記錄下來,經由無所不在的網路,傳輸到某處。

  那是一間整理得有條不紊的現代化會議室,懸浮在眾人面前的全息投影螢幕上,正播放著中控監視影像。在會議桌前,一眾安樂席執行委員無不認真肅穆。

  正逐漸相互理解的兩位安樂席候選人似乎相處得溫柔且和睦,對安執委卻不盡然是件好事。

  眾人眼光掃過身為最高執行官的岑仁美及左登樓,他們是安樂席選拔、護送、安寧假期執行以及推動安樂席上座儀式……等種種業務的總負責人,在會議室裡,兩人佔據主席兩旁的頂尖幕僚座位,與其他人相比,有著不可侵犯的身份差距。

  「看誰更不該去死?演這什麼爛戲。」左登樓忿忿地拍了一下桌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什麼是『發現對方最好的一面』?笑死我了,安樂席是她們自己來參選的吧,這時候決定誰是更好的人有什麼意義?」

  「登樓,請你坐下吧。」岑仁美也不動聲色,語調平穩的模樣讓左登樓坐下時更為氣憤,「錯誤已經產生,我們在上一次會議裡應該也已經決議,要讓兩位當事人自己決定誰更適合當選今年的『安樂席』,你現在發這頓脾氣,只是讓其他人和主席為難而已。」

  擔當主席的男人在位置上始終不發一語,底下執行官吵成一團,卻不見他出來主持一下會議秩序,如同眼前這一切根本和他沒有關係似的。

  「說到底,這本身就是個系統錯誤而已吧。」其中一位執行官開口說道:「根據以往的經驗,安樂席永遠只會有一個人不是嗎?那這次肯定只是個罕見的錯誤而已,不需要為此大動干戈吧兩位長官。」

  岑仁美不改她平淡且溫和的口吻,「是,但錯誤發生了,就還是要面對。事情發生之後,依法行政、實施救濟程序,那是我們公部門事務官必須有的素養。」

  「哈,好聽!太好聽了,真不愧是學姐,說得比唱得還好聽啊,連我都忍不住要唱起來了。」左登樓怪腔怪調地接口說道:「對的對的,讓兩個候選人自己去碰撞吧,最好碰出夠淒美的火花,讓我們安執委掉幾滴淒美的眼淚……我聽你各位在放屁!說起這場鬧劇,恐怕只有某些人看得很開心吧?」

  「你說的是哪些人?」岑仁美那風紋不驚的面孔上,不著痕跡地帶了點情緒,而其他的執行委員則開始議論紛紛起來。

  「左首執,你說的難道是『反燒魂黨』?」其中一位執行官大著膽子問出口,「確實有傳聞說,一部分反對燒魂的團體,像是『抽薪者』之類的民間組織,私底下似乎有些動作,但在『全民健保6.0』的植入式生化晶片監視之下,應該從來沒有成功動員過……」

  「喂喂喂,注意你的措辭喔。」左登樓豎起一根食指,面對那位執行委員不屑地搖了搖,「全民健保6.0,是為了照顧全民健康,主動發現病灶、積極提供醫療服務才制訂的,植入式晶片當然是用來照顧老百姓的必要措施。你各位誰不是這個制度下的受益者,『監視』兩個字是你該說出口的嗎?」

  「是、是的,抱歉,是我措辭不當。」那位安執委急急忙忙點頭致歉,而左登樓似乎還沒打算住口。

  「那些反燒魂黨也真的腦袋有問題。『靈魂物質化』技術普及以後,燒魂只是其中一種應用,沒有這種純淨能源,合帶國哪能繼續正常運作下去?更別說,從靈魂當中提煉的『魂磚』還不止用於燒魂呢。我七十好幾,岑學姐都八十幾歲了,在座各位,誰沒有移植魂磚打造的『魂造義體』,保持青春壯年體魄?中央魂研院的技術發展,還有你各位的飯碗,全靠『全民健保6.0』維繫呢,監視?監視個屁!哪是像你們說的那樣啊,講得好像在欺負國人一樣。」

  岑仁美木著一張臉,搖了搖頭,深深嘆了口氣。

  「登樓,你講的這些,只要是合帶國民都知道。但他說的話也確實是事實——以健康之名,每個人的身體徵候,甚至是行蹤,有那個意思的話,都在政府掌握之中。」

  「一切都是為了讓國家能處在『健康』之中。」左登樓像是謳歌神明一般,如同唱歌劇的聲調令人聽得有些不舒服,「嚴密控制死亡與出生率,利用魂磚技術維繫國家與國人的生命線。我們合帶國在晶片的『保護』之下,正走在一個『正確』的道路上,我敢確信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的論點彷彿擲地有聲,毫無由來的慷慨激昂,只要左登樓自己不覺得尷尬,那麼尷尬的就是別人。一干人等早已熟知這位陰陽怪氣的左首執本就有點不太對勁,除了聆聽岑仁美的嘆息之外,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對啞口無言。

  左登樓旁若無人,繼續大聲闡述:「我一向主張,有錯誤並不是要『面對』,而是應該要『修正』。」他又一次笑了,笑容如同以往一般,裂開的血盆大口又大又寬,「我早就私下調查過到底為何會發生今天這個『錯誤』。」

  聽到這裡,岑仁美臉色登時一變,「你說什麼?」

  「我說,今天會選出兩個安樂席候選人,是一個『人為疏失』啊。」

  左登樓揚起下巴向會議室入口指了指,只見一名執行官自動自發站了起來,從門外領進一位身穿白袍的研究員。

  那人身材乾瘦,臉色蒼白,長年使用的眼鏡片既厚重又缺乏保養,上頭滿是刮痕,讓人完全無法分辨他的眼神。白大掛不知多久沒換洗,早已泛黃、發臭,而精神狀況也絕對不能算好。他被執行官請進來之後,便雙腿一軟,跌坐在會議室一角,執行委員們一齊望過來的視線,彷彿對他而言都是能奪取性命的利劍,要他緊緊縮起身子顫抖不已。

  「這不是古院士嗎?」岑仁美詫異地望向那乾瘦且充滿恐懼的男子。

  左登樓則是志得意滿地哼了一聲,雙手扠腰,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樣,「古桎成,你自己講,你身為『燒魂器』和『塑魂儀』的專案總負責人,不可能在檢定人選的關鍵時刻,搞不清楚出什麼問題才對吧?」

  「我、我不知道。」

  古桎成微弱且顫抖的聲音小得堪比蚊子飛,就連會議室裡有根針掉在地上的聲響,搞不好都能蓋過他的回答。

  「你不知道?」左登樓揚起一邊眉毛,一臉不可思議的樣子,「天哪,你在魂研院當院士幾年了你自己講,你自己講啊!除了你,還有誰能直接改動『塑魂儀』的設定值?那一年只會選出一個人的設定——」

  「登樓!住口!」

  這句話倒真的讓左登樓停止了狂言。

  大聲吼出來的不是別人,竟是始終保持優雅氣度,知性且理智的岑仁美。她高貴的身段向來以平靜溫和著稱,安執委自有印象以來,便從來沒人看過她大聲喝叱。

  這一喊不但讓會議室安靜下來,就連左登樓也張大了嘴,瞪直了眼睛,肥又大的舌頭在口裡翻攪著吃驚的口水。

  「古院士為『安樂席執行委員會』的貢獻有目共睹。」岑仁美如同按下切換開關一般,瞬間便找回了她的高雅,「要不是有他和從前許多魂研院院士的貢獻,『燒魂專案』不會通過,『安樂席執行委員會』不會存在,合帶國也不會因為通過『燒魂法』,成為一個不需要擔心能源問題的國家。沒有他們,我們可能還在『第三次世界能源戰爭』當中,被其他國家生吞活剝。」

  然而她的陳述,彷彿也在左登樓的意料之中,「學姐這麼說也是完全正確,雖然我手上的證據都指向古桎成,畢竟也只有他能改動『檢定程式』。不過,站在安樂席執行委員會的立場,也是不希望這個項目最高負責人出什麼大紕漏啦。」

  「『安樂席』的執行時間,已經所剩不多。」

  彷彿雕像一樣動也不動的主席竟然在此時插了話,剎那間,就連準備大放厥詞的左登樓也抿起了嘴。

  「不要節外生枝,古院士的事情,交給魂研院內部的職工評議委員會自己處理。我在這裡裁定——將程式錯誤修正以後,對兩位『安樂席候選人』做第二次檢測,不容耽誤。」

  岑仁美站起身,似乎還想再說些什麼,但那如同局外人一般的主席卻是大手一揮,擋下了她的發言機會。

  「各位執行官、觀察官、院士、委員,專心作事。今天會就開到這,都回自己崗位上去。」

  一干人等紛紛起身離開會議室,而古桎成也在後續進來的保全戒護之下被拖了出去。會議室裡,依舊沒有離開的左登樓與岑仁美兩人相對無言,卻是在表情上已經分出了一次高下。

  「學姐,妳請吧。」

  「哼。」

  一位笑開了嘴,一位木著整張臉,兩人離開會議室時,依舊是滿滿的火花。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