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安樂席》第五章-幽深地底的友人-1

九方思想貓 | 2024-03-31 11:11:23 | 巴幣 20 | 人氣 486


本文亦連載於



  ※※※

  對向嵐而言,從深邃黑暗中醒轉過來,只是一眨眼的事。

  記憶中最後的光景,是項紀風揮刀向她砍來的瞬間。其實她並不在乎自己身上又多一道傷口,但血液噴出、體溫逐漸流逝的感覺確實並不算好受。

  「妳醒了。」

  她睜開眼睛,卻不特別覺得刺眼。昏黃燈光照亮了老舊水泥建物的斑駁,雖說是照度稍嫌不足,在體感上卻令人感到溫暖。舒適管理AI掌控一切的時代裡,這種缺乏照顧的破爛建物,已經算是上個世代的文物。

  事到如今,這種建物的存在絕對稱得上稀奇,而裡面竟然還有人在,則是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向嵐吃力地轉頭張望,一位陌生女性正面帶微笑看顧著她。那女人頂著夾雜灰白髮絲的包頭,身形健朗,即使面露疲倦,仍舊態度親切。無論穿著或態度,都滿滿透露著關於人生的歷練。寬鬆的工作褲與髒汙的刷手服,和她本人一樣,看來都已經有些年紀。見她不更換義體,保持常人應有的衰老,這人若不是原命主義者,也大概屬於某些不能光明正大購買、移植義體的團體。

  「這是哪?」向嵐問道,然而喉嚨的乾渴使聲音沙啞得難以聽辨,眼前的女性拿出有大片黃漬的布為自己擦拭汗時,她才發現自己似乎渾身沒有知覺。

  「這是我們的基地。」

  出聲的是坐在一旁的項紀風,拿刀向自己衝過來的身影還歷歷在目,但向嵐卻無法在生理上表現出恐懼。

  畢竟感覺不到胃,既無法感到絞痛,也無法嘔吐。

  「別緊張,只是藥效還沒退,妳還在恢復當中。我說過,要請妳先死一次,忍耐一下,會好的。」項紀風已經卸去之前那副從容的微笑,取而代之的,是看來好像在哪裡曾經見過的冰冷面孔。

  負責照護向嵐的女性拿出插有吸管的水壺,讓她啜飲了幾口水。味覺敏銳的她,立刻明白喝到的並非舒適系統供應的純淨水。不知某處的水源加以煮沸、消毒過,這飲用水喝起來的味道,說不定只比泥巴要好一點。

  「這種生活條件,難道我們在『地下系統』裡?」

  「妳能理解得這麼快真是太好了,畢竟時間寶貴,我也懶得解釋太多。」項紀風揚起一邊嘴角,哼地一聲,「這裡是『私生人』生活的地方,也是我們『抽薪者』其中一個基地。」

  「私生……抽薪者全都是沒有植入晶片的幽靈人口?」向嵐一面感受頸部以下開始慢慢恢復知覺的異樣感,一面吃驚地說。

  而面對提問,項紀風只是揚起一邊眉毛,聳了聳肩。

  「與其長篇大論,不如親眼一見。」

  隨著時間流逝,向嵐感覺得到自己從腳底傳來麻癢與刺痛。從身體外側向內側蔓延的輕微觸電感,說明失去的感覺正在漸漸復甦。

  直到她艱難起身,抬手一看,照眼的銀色左手掌就在眼前。

  「別抱怨。」項紀風冷冷說道:「最近局勢不好,能弄到第二世代的義手,已經很不錯了。」

  「才不會。與神經系統結合的生物晶片,沒把整個手掌切掉,本來就清不乾淨。Gen2也沒什麼不好,活動靈敏度和現在的Gen3相同,只是沒辦法再現自然膚色而已。」

  「明理人,很好。」

  項紀風從鐵椅上站了起來,而向嵐也在女護理士的攙扶之下,重新穩定站姿,慢慢挺直了胸膛。見她倔強的模樣似乎一如暈倒之前,項紀風歪了歪嘴,頭也不回地打開房間裡唯一一扇門。

  鏽跡斑斑的門把被磨得光禿閃亮,顯然這個護理間經常有被使用──起初向嵐還有心思觀察房間各處,有意識地想把環境狀況納入掌握,但當紅、綠燈光從門縫裡竄出,喧囂聲很快便壓過她的思緒,讓她目瞪口呆。

  「小心點,柵欄很老了,掉下去可不是身上切一切換一換就能救得回來的。」

  他們居高臨下,俯瞰大約有十層樓高的大空洞。鋼鐵製成的走廊,圓弧狀分佈在空洞周圍牆面上。有看不出水質的瀑布,分成數十條水線,從頭頂各處宣洩而下,而大空洞中間,有個被水包圍的鋼鐵台面,就像是浮在水面上的鏽色大圓盤。

  五光十色的冷光從大空洞頂部往下探照,將水瀑照成七彩斑斕的彩色光帶。那些沖積在水力發電機上的水花碎成了目不暇給、一閃而逝的星點,淅瀝聲響不絕於耳。高速旋轉的電磁線圈,帶著電力流竄的轟鳴,與大圓盤上狂歡的人群一起吵嚷不休。

  有人用上個世紀仍在流行的混音台,轉動旋鈕製造電音;有人組成了樂團,正在大圓盤中心配合混音DJ的特效一起演奏各種樂器。往圓盤角落望去,有八角形鐵籠關住了兩個人,他們奮力搏鬥、浴血奮戰,而群眾高聲喝采,要他們打得更兇狠一點、更精彩一些。

  圓盤外、水坑邊,年輕男女三三兩兩。他們或坐或臥,或站或走,都在水坑旁的攤販邊流連忘返。販賣各種食物的攤位上,有香氣逼人的燒烤煙霧一股一股地向上冒,負責抽風換氣的巨大風扇看來早已油膩不堪,但向嵐敢說,應該也沒人會傻到在扇葉高速旋轉的時候,試圖靠近它,或遑論是清理它了。

  混亂、髒亂、迷亂。各種氣味混雜在一起,汗水、血水、油水與污水雜陳的氣息,如同敲打著向嵐的腦門一般,像她揭發這個「真實世界」。

  「看傻了?」項紀風冷冷地說道:「這還只是地下系統的一部份,從前被人們捨棄的自動化設施,直到今天還透過舊時代的AI,在做最低限度的維護,保持有限度運作。」

  「幹勒,傻屁傻,你才傻,是在靠北喔。」向嵐鼻子裡哼地一聲,「這其實是上個世紀的污水處理廠吧?這麼多人,全都是私生人?在這種爛地方群聚?垃圾場是吧?」

  面對向嵐的銳利質問,項紀風並不回答,他只是望著眼前的一片混亂,默默點了點頭。

  「說得沒錯,就是一群不被政府承認的垃圾。當然,也有一些人並不是所謂『私生人』就是。逃犯、遊民、無路可退的人們最後的歸處。垃圾場?非常合適的形容。」

  項紀風說的話可一點也不像是在自嘲,向嵐從語氣當中可以聽得出來,一字一句都是認真的。然而眼前的光景又該如何解釋呢?水邊的「市集」裡,男男女女手牽手,享受著底層生活,彷彿大圓盤上的混亂只是生命裡不可或缺的必要光景。他們擁抱、散步、笑談、接吻,在這個缺少舒適管理AI,顯得髒亂且毫無秩序的地方露出幸福的笑容。

  比起地面上的人,這些私生人看起來更像是「活著」。

  僅僅只是少了網路,脫離「中控」AI網路的人們,竟然就能獲得如此純粹的愉悅?回想起那個冰冷的都會──有的人流連在社群網路裡義憤填膺,有的人迷失在現實生活裡撲朔迷離;有些人吃藥吃得忘乎所以,有些人不吃藥也不努力,慨歎著快樂與幸福不知在哪裡。

  向嵐不禁深深嘆了口氣。

  「那麼,『抽薪者』的首領先生。」向嵐抿了抿嘴,又揉了揉眉間,「你讓我來到這裡,並不是想讓我知道各位過得很愜意吧?」

  「當然,就像我剛才說的,其實現在時局並不算好。」項紀風一甩他的捲髮,以沙啞的聲音說道:「我要帶妳見一個人。」

  「只為了見那麼個人,就有必要砍掉我的手嗎?」

  向嵐的提問一向銳利且切中要領,面對她犀利的眼神與口吻,項紀風只是皺了皺他那因為各種傷痕而顯得陰陽怪氣的臉龐,向她望了一眼,隨後又是一甩衣袖,逕自往某個方向走去。

  「先跟你說,我很喜歡左手背上的那幅刺青。」向嵐則是表情嚴肅地跟上腳步,「要是那人我見了覺得沒有意義,我就他媽宰了你。」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私生人不知道為什麼聽起來好色(?(´∩ω∩`)
2024-03-31 19:25:27
九方思想貓
因為就是(
2024-03-31 20:04:2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