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60:冷漠

色之羊予沁 | 2022-05-02 15:08:09 | 巴幣 4500 | 人氣 1070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三個月時光,度日如年。


  江杞只記得在日常受苦時突然聞到安神凝的味道,等再次張開眼,她已經趴在醫療室裡。周圍瀰漫濃濃藥味,江杞一動倒抽口氣,感覺傷口比在天牢時還痛,動兩下就不敢繼續動了,聽到有人靠近時繃緊神經,鼓起勇氣看過去,是六苦長老。


  「身體有不舒服的地方嗎?」六苦長老摸她額頭,確定沒發燒;江杞誠實回著:「感覺背後的傷比在天牢時更痛了……」


  「那當然,後面的肉幾乎爛了,師伯必須刮骨療傷,妳的肉現在正重長,等痛完會開始癢,就有得受了。」六苦長老見她臉色刷白,雖然想欺負一下這名弟子,但現在不是好時機,她伸指彈了額頭:「自然會給麻藥,但不能用太多,產生抗藥性就麻煩了。」


  「謝謝師伯。」


  聽到有麻藥,江杞放下心。六苦長老從一旁櫃子拿出東西後開始拆繃帶,江杞抖了抖,傷口應該有縫合,沒有想像中被撕到肉的痛覺,不過當藥抹上來時,她控制不住「呲——」一大聲,六苦長老把人按回去,道:「痛也要忍著,總是對身體好,妳不擦藥才完蛋。」


  「是……」江杞疼得幾乎說不出話,聲音甚至有些沙啞。


  「等好了就能回柳山,只有雨蓉還不清楚詳情,因為師伯認為她年紀還小,先別知道這麼多,簡略成妳是不得已被罰,但要保密。至於其他三人都知道鸑鷟引發『意外』一事,還有如雪也出關,情蠱已順利壓回去,之後每年都得閉關一至兩個月,但她說要看靈力使用如何,用越兇距離下次閉關越短。」六苦長老把她想知道的說出來,盡可能減少之後又出現什麼問題。


  「謝謝師伯告訴我。」江杞分不清身上的冷汗是疼痛還是擔憂造成,四肢癱軟無力。


  在苦山癢傷期間,沒人來探望她。


  江杞明白道理,反正沒見到人,她也從六苦長老帶來的飯糰知道是誰做得,那些奇怪小點心是誰送的,還有糖果又是誰給的……唯獨憐如雪什麼表示都沒有,她很想知道對方心裡的想法,但光是問大家的近況就讓心情擔憂不已,更深入瞭解幾乎不可能。


  關天牢三個月,躺床兩個多月。


  就這樣將近半年被磨掉了。


  江杞掉了不少肌肉,面色憔悴許多。回柳山的路上有六苦長老陪同,外門弟子應該是見她在,才在看到江杞時恭恭敬敬地喊「師姐」,語氣的冷落倒是沒少半分,六苦長老瞥一眼,江杞沒有理會繼續往上走,她只想趕緊回房,爬山階爬得有些喘,回到房間時已經大汗淋灕。


  「看來妳有得受了。」六苦長老才剛說完,就有腳步聲靠近。


  「師妹!」


  寒巧凝一個飛撲,在六苦長老的皺眉下撲倒江杞,見到她憔悴的面容,眼淚快奪眶而出,緊緊抱住她來穩定情緒;江杞一時嚇傻,雖然知道大師姐對自己較多照顧,可慌張成這樣倒是第一次見著。對上寒巧凝心疼又難過的眼神,感覺自己也快要哭了,咬緊牙不敢哼一句聲。


  「師伯,弟子該做什麼幫師妹恢復健康?她現在這樣能修練嗎?用食方面是否也有該注意的地方。」


  「修練暫時是不可能,但能做入門弟子的基礎體能訓練,等能重新繞山跑三圈不累再修練吧;至於用食看以前怎麼吃就怎麼補,靈果這類先不用,她也吸收不了只是浪費。」六苦長老看寒巧凝還在搓江杞,就忍不住了,走過去把人拔到自己旁邊,深情款款道:「巧凝呀,江杞雖然皮肉傷好了,但還是要服藥,師伯跟妳說怎麼煎,嗯?」


  江杞看著她們,突然覺得六苦長老恢復正常了。


  一直覺得她哪裡不對勁,原來是漏掉偏愛寒巧凝的那部分,看到差別待遇在眼前重演,竟然感到安心。


  寒巧凝跟六苦長老都沒有待太久,很快就離開了。


  快正午時慕夜陽跑來偷瞧,安慰她一下也開溜;下午時江杞在校場遇到孤晝蟾跟安雨蓉,安雨蓉見到她就開心地喊「師姐」,外門弟子見狀欲言又止,就算有膽大的建議她別這樣靠近江杞,避免惹師尊不悅,安雨蓉只要歪頭疑惑問「為什麼?」,那些弟子更是說不出話,結果柳山變成只有安雨蓉跟以往一樣,在大庭廣眾下同江杞互動,由於師尊跟大師姐都默許,所以大家只當作她年紀小,還不懂事。


  江杞這才發現自己沒有想像中堅強。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內心依然受傷。除了安雨蓉,其他人都只能私下對自己好,平時表面上裝冷漠,所以到食堂用膳時,江杞也只是拿拿飯糰就走,那些投來的目光太刺眼,彷彿一根根飛箭插在身上,但最讓她難受的,是憐如雪至今沒有任何消息。


  不論喜怒哀樂,她鼓起勇氣問寒巧凝,都沒有答案。


  由於自己還在重新鍛鍊體能,所以找不到合適的理由見憐如雪。身為內門弟子的她,比外門弟子還難見到峰主,頂多耳聞憐如雪下山出任務或是去哪峰,旁人見到她時會立即噤聲,彷彿什麼惡鬼經過,即便夜晚有再多師姐的關心,江杞看自己體態慢慢回來,面容上的憔悴卻沒減半分。


  這輩子她學最多的東西,就是忍耐。


  六苦長老說的確實無誤,在這之後她確實辛苦。


  即便沒遭受實際的霸凌,冷暴力帶來的傷害也不亞於實際的折磨。江杞忍氣吞聲,在確定體能回到以往水準的隔天一早,就到校場報到,見到日夜思念的背影,她感覺手腳僵硬、心跳加速,有那麼瞬間,世界彷彿靜止了,心花朵朵開,一切美好又平靜。


  其他人見她回歸感到高興,晨練只有內門弟子在,他們能放開地互動,江杞緩步上前,行禮。


  「師尊……早。」


  簡單的三個字,她在心裡反覆練習上百次,才說出口。


  憐如雪頷首,看都沒看,繼續指導孤晝蟾。


  江杞一時愣住,想想這樣也對。她們發生那種事情,時隔這麼遠才碰面,多少還是有些疙瘩……反正能見到她就好,不能心急要慢慢來……想是這樣想,對江杞來說還是很折磨,因為她注意到憐如雪是真不看自己一眼,彷彿這裡只有四名內門弟子,連帶其他幾人也注意到異樣。


  就算寒巧凝很自然地提起江杞,憐如雪即便給反應,也沒有多看一眼。


  寒巧凝乾脆聯手其他三人晚到,讓江杞先去校場跟憐如雪相處,結果發現事情大條了。


  憐如雪沒有因此故意晚到,在接受江杞的問早後,就放著她自己練。沒說半句話也沒看一眼,寒巧凝見到江杞都快哭了,就趕緊拉著慕夜陽出現,憐如雪見到他們一句「遲到,罰」;隔天故意對調,或者說江杞自己故意遲到一炷香才去校場,憐如雪也沒有任何反應。


  連懲罰都沒有,彷彿她只是來作客。


  江杞心酸到不行,即便知道得忍耐,有天還是忍不住當面問。


  「師尊既然知道是無意之為,為什麼還是不理我?」


  其他幾人悄悄把注意力拉過來,也想知道為什麼?


  「近了,後退。」


  江杞眼皮一跳,發現自己在憐如雪的十內以內,就默默往後退三步,但仍然沒等到她的一眼,憐如雪反而轉頭指點其他人,即便安雨蓉粗神經問「師尊為何不理會師姐?」,這句話也只左耳進右耳出,江杞咬緊嘴唇,低語:「算了。」


  即便寒巧凝說「師尊其實很關心妳」,可她所感受到的,只有被一道透明的牆擋住。


  如果不能在他人面前互動,私下能吧?可是連只有她們獨處時都不給一眼,江杞忽然不曉得自己堅持這麼久是為什麼?心中有股怒火在醞釀,見到房裡的那把寒霜……入夜,當寒巧凝再次來關心,江杞這次請她幫忙,將劍與那塊黑鐵一起還給憐如雪。


  寒巧凝看穿她在想什麼不願幫,但在江杞眼眶逐漸泛紅時心軟,不得不讓步幫忙,接下那兩樣東西。


  這是很大的賭注。江杞徹夜難眠,不懂自己為何要一直懷抱希望?


  隔天上校場,寒巧凝先將她拉到一旁。


  「師妹,師尊說這個不用還她。」寒巧凝將黑鐵塞回她手中,緊張道:「收著吧,好嗎?」


  「好……」江杞眼色一沉,兩件東西退一樣。


  早知道還一樣就好。


  「但我用不著它。」江杞苦笑:「師姐,這黑鐵給您吧,師妹留著也沒用處。」


創作回應

咖哩
上輩子跪3年求上山,這輩子要跪求離山了嗎?
2022-05-02 20:33:24
色之羊予沁
搞不好(#
雖然跪3年我改掉了(因為算算時間發現會卡bug
2022-05-04 21:29:14
無殤
比關天牢還難受
2022-05-02 20:44:49
色之羊予沁
真的
2022-05-04 21:29:19
mushroom
師尊會不會其實是自己也還無法面對江杞? 在夜裡還是會想起那個晚上跟那些夢境 只好先完全忽略江杞的存在 才能壓抑自己的情緒...
2022-05-02 23:25:20
色之羊予沁
是QQ
2022-05-04 21:30:13
三明治
現在站巧凝江杞的cp組還來的及ㄇ,感覺師姐比較香R
2022-05-02 23:41:38
色之羊予沁
師伯表示不可以
2022-05-04 21:30:27
小酌一杯
唉現在這情況對江杞來說根本生不如死吧!看得真的很難過QQ
2022-05-03 00:30:30
色之羊予沁
大型枸杞反覆死亡又復活現場QQ
2022-05-04 21:30:4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