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58:血路

色之羊予沁 | 2022-04-29 07:36:30 | 巴幣 2516 | 人氣 865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江杞起來時對周圍環境陌生,想起發生什麼時一陣鼻酸,但較能鎮定面對。她坐在床上沉思,還記得六苦長老提到什麼「鸑鷟」……一陣頭痛,又躺回床上。


  其實她偶爾會想,親娘是怎樣的人。


  因為前魔尊的妻群都是狠人,不弱,才有辦法在魔界生存下去。但根據魔尊所言,她親娘只是普通修士,不強,像是走在路上被流氓拐走的良家婦女,但前魔尊沒有玩死她,反而安然地在魔宮生活,直到那場偷襲才身亡。


  有些事情直到現在才想通為什麼。


  江杞在床上發呆一會才起身,注意到桌上有張留言,是六苦長老寫的。大意是她不要離開屋子,想曬太陽可以去後院,然後記得修練……看到這她苦笑,都什麼時候還顧修練?可江杞還是照著地圖走到後院。


  現已入夜,只剩月光相伴,感覺不出第二人的氣息。六苦長老多半在柳山,江杞坐在地上,其他四人知道這件事會怎麼想?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她與等同母親的憐如雪發生關係,已不配為人弟子……江杞難過,但如果只怪她倒是可以,憐如雪的聲譽比自己重要,即使心裡徬徨,害怕將來。


  她沒有魅惑憐如雪,但要如何解釋來龍去脈?江杞甚至想到,如果這件事情傳到其他宗門……她不能說自己是鸑鷟的話,就只能承認魅惑憐如雪,畢竟這種事情,蒼雪宗肯定不會放過啊。


  去年消息才傳開,憐如雪把蒼雪宗四分之三的建築都炸了,超過半數弟子跟長老傷亡,憐槐天重傷,聲譽盪到谷底。眾仙門十分不恥他們幹出的事,但蒼雪宗平均實力仍高,損失慘重卻只從第二宗門跌到第八,根基尚未完全動搖,感覺再十幾年就能回到第二……重點是,她否認自己魅惑憐如雪,蒼雪宗絕對贊成,但會抹黑憐如雪敢做不敢當。


  六苦長老當時應該沒想到這點。


  江杞紅著眼眶,抱膝埋首。


  特意又繞一大段路回峰的六苦長老,沒在客房發現人,直徑走到後院,見到江杞落寞的背影,六苦長老特意發出聲音、放慢腳步靠近。


  江杞一聽,緩緩抬頭,道:「師伯謝謝您的信任,但經過弟子沉思……覺得還是認了比較好……請讓弟子去第一峰,接受掌門懲罰吧。」


  「師伯不是說——」


  「弟子不想讓師尊背上污名。」


  六苦長老沒有因為被打斷而動怒,反而在聽完她所顧慮的事情,陷入沉默……片刻後道:「不衝突。還是待師伯查清後與掌門周旋,至於謠言這點……」


  「師伯,弟子時間拖越久,對師尊越不利。您我都知道沒有不透風的牆,蒼雪宗簡直瘋狗,對師尊死咬不放,那不如我們先下手為強,說她會被弟子魅惑,全因為蒼雪宗下藥影響至今。這樣蒼雪宗能繼續遭其他仙門唾棄,弟子也只是背負欺師滅祖的孽徒之名,師尊的聲譽不會受到太大影響,眾人反而會寬容以待。」


  「可妳這樣……」六苦長老一時說不出話,明明江杞的聲音聽起來也怕,她無法理解:「誰還妳清白?」


  「師尊曾說……天塌下來,有她頂著。」江杞虛握手指:「若師尊願意相信弟子,便是最大的清白。」


  「但妳可知這是影響一輩子的事?年少輕狂所犯之錯一旦傳開,即便將來爬上高位,過往也會被人指指點點。」


  「這也無可奈何,像師尊那般厲害的人,還是有傻子見她性別便質疑,認為戰仙尊另有其人,所以弟子不在乎,即便被全世界唾棄,只要能為師尊好就無所謂。」


  「江杞妳……到底多喜歡如雪,願意為她毀了自己?」


  「弟子不知。」江杞咬咬嘴唇:「但是肯定比師伯認為的,還要多很多很多。」


  畢竟她胸膛裡,堆積兩輩子的愛。


  誰跟她一樣傻,還可以在被穿心後,繼續愛著對方,越漸濃烈。


  六苦長老忍不住伸手拍拍她的肩膀,嘆息。


  初四,江杞隨著六苦長老到第一峰。


  弟子們見到她時,眼中帶有赤裸的憤怒與厭惡。雖然六苦長老說所有峰主與長老都閉口不提,但當日搜山造成的騷動,還是在私下傳開,除了尚未回山的弟子,幾乎都知道她趁人之危,「魅惑」憐如雪一事,就連小蜜蜂們也迷茫,為何自家師尊要藏江杞?還無視師伯們的傳令跟怒火?


  她犯下的錯,不是能輕輕帶過的等級耶。


  江杞跪在第一峰的主殿堂,除了憐如雪,其他峰主跟長老都在。她沉默地接受長老們的斥責,除了掌門跟六苦長老,沒人知道鸑鷟之事。掌門心浮氣躁兩為難,知道大師妹不會編造謊言包庇弟子,而小師妹也說錯不在弟子,但現在麻煩在於,不知誰管不住嘴巴,已經把事情傳開,所有峰內都知道魅惑一事,勢必得給出一個結果。


  掌門也只能做出這決定。


  「第五峰,內門三弟子江杞。趁人之危,罔顧人倫,甚至欺師滅祖……若非五柳長老念在過往師徒之情,念在妳年紀輕,決定留分情面,不逐出師門,妳可知被杖斃也是輕罰?」


  「弟子知錯,愧對師尊,愧對掌門,愧對宗門……」江杞聽到,不免一驚,原來憐如雪有表示嗎?


  「掌門師兄,這弟子都爬到峰主頭上了,怎麼能留呢!」有長老一聽十分憤怒;掌門手抬起,制止他說話。


  「施罰。」


  江杞聽到扯鞭子的聲音,掌門久違遲疑,最終還是開口。


  「三十鞭,全數執行。」


  六苦長老面不改色,但藏在袖裡的手指已經緊握,這三十鞭下去……江杞感覺牙齒發酸,聲音顫抖道:「謝掌門寬恕,弟子甘願受罰……」


  她挺直身,第一鞭下去不敢哼聲。


  來之前六苦長老給她擦了整晚麻醉藥,可這畢竟不是仙丹,加上長老施鞭也想過弟子偷用麻醉藥等等,所以鞭子都會上一層靈力,麻醉藥只能防皮肉痛不能阻擋靈力,也沒有弟子敢在受罰時還運丹阻擋。江杞硬著頭皮忍,光是現在挨在背上的三鞭,就知道當初的五鞭到底多放水,每鞭下去皮開肉綻,她只能用力閉眼,想到掌門說憐如雪願意留,就覺得還能撐一下。


  主殿堂一時片刻,只剩鞭子聲。


  一炷香後,血腥味濃重。


  江杞的背後、臀部跟大腿一片血肉模糊,無力地趴在地上,動彈不得,意識模糊。


  六苦長老蹲下,伸出手指試探脈搏時,悄悄餵了一粒丹藥到她嘴裡,朝掌門點頭示意還有呼吸,長老們嘖嘖稱奇這弟子的體能,但又唉聲嘆氣憐如雪被恩將仇報,枉費江杞有這身修為。


  掌門再次開口:「關入天牢三個月,雖讓妳留山,但從今以後,不得靠近五柳長老十步內。」


  江杞不知是對聲音有反應,還是真有聽到,手指勉強動了動,兩名第一峰弟子上前,將她拖下去。


  一條漫漫血路,延至天牢。


創作回應

jtwe_716
除了心碎沒有第二句話[e3]
2022-04-29 19:56:42
色之羊予沁
(拍拍
2022-04-30 08:17:57
三明治
還是覺得江杞早早下山成為鬼戲曲比較自在...
2022-04-29 20:14:06
色之羊予沁
一言不和還可以吹笛殘害人耳朵(?
2022-04-30 08:18:10
無殤
十步?以後可以聽到師尊用喊的告白?
等師姐上位,師尊就不是五柳長老了
我倒是覺得上輩子她只是個無理取鬧的孩子,這輩子比較好,被暖過,被疼過,被吃過(!!
2022-04-29 21:42:23
色之羊予沁
還可以看到師尊遠距離拋糖(???
等師姐上位就是(芷真長老又再騷擾五柳長老啦~
雪雪:(皺眉+下意識拔再戰

我倒覺得是枸杞上輩子欺負小師妹的業障反噬(?
2022-04-30 08:20:08
欹嵐
誰跟她一樣傻,還可以「再」被穿心後,繼續愛著對方

我的悲傷全被樓上某樓紅枸杞破壞了......
哭笑不得_(´ཀ`」 ∠)_
2022-04-30 04:17:09
色之羊予沁
修正了

笑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022-04-30 08:20:18
悠凡
不知道為什麼 我的內心在喊 \入魔/ \入魔/
2022-04-30 14:16:36
色之羊予沁
枸杞ㄉ入魔之路(??
2022-05-07 03:13:1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