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安樂席》第四章-陰影之中的真心-3

九方思想貓 | 2024-03-25 14:30:10 | 巴幣 42 | 人氣 481


本作品亦連載於



  ※※※

  利小萌獨自在房裡枯坐。

  早晨時分,她將房門上鎖,聽向嵐收拾東西、短暫告別,隨後開門離去。由嘈雜到靜謐,過程不過短短三十分鐘而已,但直到她聽見道別的話語之前,卻似乎等了有一輩子那麼久。

  我走了——那是她最後留下的辭別。

  因為沒有未來,所以兩人之間並不需要再見。因為沒有過去,所以兩人之間也不存在回憶。

  然而,真的沒有回憶嗎?短短一個月時間的相處並不算長,但利小萌心中卻狂潮不止。潮起潮落之間,那道瘦高的背影溫熱、發光,彷彿依舊還在附近。

  向嵐每次為她換下的繃帶,全都不在垃圾桶裡。它們曾沾染鮮血與藥液,被換下以後,卻是整整齊齊,被利小萌疊放在房間一角。床頭邊、木櫃上,已經乾涸的繃帶沒有絲毫血腥味,它靜靜在那裡,就如同向嵐還在床邊,一邊碎念。

  想到這裡,利小萌不禁低垂了肩膀。

  比入住「安寧假期」之前略長的瀏海,在視野裡,將兩人曾一起安睡的床鋪切分成無數碎片。那滿身刺青、口無遮攔的女人,在被窩裡牽過她滿是傷痕的手,體溫熱得發燙。

  那雙手從今天清晨開始就不在了。

  分明「中控」提供了極為舒適的室溫,利小萌卻冷得直發抖。這一間「安寧假期」別墅原本就這麼寬敞嗎?她心底甚至有些不確定,自己究竟什麼時候開始被這種情緒籠罩?

  名為「寂寞」的巨獸,是何時入侵,又何時緊緊咬住咽喉呢?

  「叩叩叩。」

  有熟悉的聲音劃破了難熬的靜謐。不可能傳來的方向,不可能發出的聲響。那聲音,這陣子已經聽得太過習慣——

  廚房裡,有人正在使用菜刀,那是在砧板上處理食材的聲音。

  幾乎是從床鋪上飛身而起,利小萌踉蹌著往房門跑去,扭開門把,如同缺氧的魚破開水膜一般,掙扎著奪門而出。

  映入眼簾的,卻是一位背影寬闊的油頭男子。

  「利小姐,我知道您是穿戴整齊的。」那男人有著厚實且低沉的口音,對利小萌而言並不陌生,「所以我才進房裡來。請原諒我擅入,但您知道,我們安執委可以隨意出入這間『安寧假期』的。」

  並不是之前聽過的那種,如同唱歌般千迴百轉的語調,但那身影即便不回頭,利小萌也認得出來。這位正是當時在加長型電動禮車裡,與她有過臉緣的安樂席執行委員左登樓。

  「我知道。」她的回應平淡如水,畢竟利小萌心底一直知道安執委始終都在,也明白監視鏡頭之下,安寧假期的入住人無所遁形。

  她還知道,向嵐確確實實已經不在。

  這一切讓她明白,安執委的進駐理所當然,而她成為「安樂席」正選的事實也同樣無庸置疑。

  左登樓並不回頭,他熟練地運用被向嵐磨得鋒利稱手的菜刀,為剛剛煎好的鮮嫩雞腿肉切片。那雙經過強化的義手不畏懼滾燙的料理,將煎得恰到好處的雞腿肉按得嚴嚴實實,每一回下刀,多汁的雞油便流淌在砧板上。細心烹飪的雞肉被盛裝到裝飾生菜葉的純白瓷盤中,而一旁的小番茄顏色豔紅,在如今顯得黯淡的安寧假期廚房裡,誇耀著如今顯得有些浮誇的成熟與甜美。軟嫩炒蛋在左登樓單手托起的盤中彈跳,馥郁香氣本該讓尚未進食的利小萌垂涎,如今卻揪緊了上腹部,引來一陣失落的絞痛。

  「也許做得不會有向小姐那麼好,但我對自己的廚藝也是有點信心。」左登樓所做的「早餐」只是簡簡單單一份,微焦雞皮在梅納反應的催化下散發著好聞的香氣,「您請用吧,不要弄壞了身體。」

  「謝謝您,我不餓。」

  利小萌無力地坐倒在茶几沙發椅上,左登樓則是將食物小心移往茶几,輕輕拍了拍她那窄小的肩膀,自己在沙發另一頭坐了下來。

  全熱交換器運作的聲音依舊不曾有過停歇,那些被健康與舒適管理AI控制的儀器,恆久地將環境變得適合人居,即便安執委沒有經常現身,安寧假期裡的生活也沒有絲毫不便。

  她低頭望著盤中散發熱氣的雞腿排與炒蛋,確實成色亮麗且汁水淋漓,但比起向嵐所做,似乎遠遠少了些什麼東西。利小萌覺得自己說不上來是為什麼,但那個嘴巴很壞,外表精悍的女人,似乎僅僅以短短三個字的辭別,就帶走了她一部份靈魂。

  那女人練就一身結實的筋骨,卻有一雙能做出美味料理的柔嫩雙手。那佈滿刺青的身軀裡,包藏著一顆容易受傷的心。她對利小萌這個在社會上佔不到正職缺的「代課老師」,給予了超越正式老師的尊重。她嘴上不老實,卻總是把心思投注在料理、包紮、粗野的問候及同床共眠的細語。

  利小萌富含情感的那一部份,就像是向嵐身上的刺青一樣,跟著她離開了「安寧假期」,因此,她感覺不到自己的飢餓。

  「平均年齡120歲。」

  左登樓的聲音打斷了她對向嵐的想念,像是凌空一刀,劈開了包圍利小萌的那一層靜謐。

  「您說什麼呢?」

  「利小姐您知道的,這是我們合帶國人現在的平均年齡。」左登樓雙手支在下巴,鄭重的態度前所未見,「就算是我本人,如今也七十好幾了,要說的話,大概是在『第二次能源戰爭』末期出生的世代。」

  第一次能源戰爭發生在距今一百年前,全世界打了三十年的仗,造成當時的強權解體,世界也從233個國家分裂成數千個國家。第二次能源戰爭開始於距今約六十年前,和平只維持了短短十年,地熱能源之戰旋即開打,這一打又打了三十年,世界被統整成東、西、中三大聯盟。

  「第三次能源戰爭是人力資源之戰。」利小萌在腦內梳理過自己在學期間學到的東西,「由於地熱能源佔據主流,但絕大多數國家都因為長年戰爭失去了科技基礎……礦工以肉身開採能源,成為各國最主要的能源維持方式。全世界都需要更加新鮮的人力,來維繫住好不容易開始復甦的『文明』。」

  「沒錯,正是現在依然在打的戰爭,三大聯盟沒人能置身事外,除了我們合帶。」

  左登樓神情嚴肅地點了點頭,伸出他的義手,艱難地揉了揉眉心。

  「近四十年前,合帶國秘密研究的『燒魂科技』終於實用化。當其他國家讓礦工作為『國家的英雄』,以身體的健康、個人的生命為代價,以極為沒有效率的方式,人工開採地熱能源、殘存的煤或其他可燃礦物時,我們合帶國已經知道如何將人類靈魂製作成『魂磚』。」

  這是利小萌早就知道的歷史,為了考上教師資格,且為了背負家庭債務,她比任何同齡人都用功得多,這些知識,自然瞭然於胸。但她感覺左登樓似乎和往常相比有些不同,因此雖然他說的都是些已經知道的事,利小萌還是沒有插話。

  「奉獻英雄的靈魂,會被做成魂磚。不但可以直接萃取為驚人的能量,還能藉由『中央魂研院』機密製程,轉化為劃時代的嶄新材料『再生魂基纖維』,做成如今讓大家延命、長壽的各種『魂造義體』和『再生臟器』,是更有效率地讓『英雄』最大化的作為。我認為,我國這樣的舉措,是充分尊重奉獻者的大愛,和當今世界虐待礦工、掠奪人力的野蠻相比,是非常文明的作法。」

  「但這也讓合帶國成為一個平均壽命一百二十歲的超高齡國家。」利小萌無奈地搖了搖頭,「我有時候也會想,這樣『正常』嗎?」

  過度悠長的生命,對個人而言,到底有什麼意義?

  藉由魂科技與醫療技術的發展,超高齡人口再度回流職場已開始造成許多現象。屆齡退休年齡不斷展延、年輕一輩找不到追得上物價的正職工作,社會資源掌握在活得更久,也耕耘更久的人手中,存活超過一世紀的第一線工作人員,和年輕族群爭奪職位。逐漸支應不上的社會福利鍊,讓這個遠離能源戰爭的國家變得變得越來越愚鈍,社會結構更是難以撼動。

  然而,左登樓卻是不慌不忙地回答道:「什麼是正常?」

  博學且用功的優等生利小萌,聞言卻不禁語塞。

  「是飽經戰火摧殘,人們在戰爭當中增產報國,人們草草出生、草草死去的國家算正常,還是一個平均壽命一百二十歲的國家算正常?」

  左登樓的問話並不是一個簡單的選擇題,他字正腔圓,態度鄭重,和從前的戲謔有天淵之別。

  哪一種算是正常?自己選擇走向死亡的利小萌,也不知道這一題該如何回答。

  「原命主義者說,我們不該取奉獻英雄的靈魂來延長他人的壽命。人們應該自然出生、自然死亡。這一點,在文明消弭殆盡時,我左登樓一百二十萬個認同。」餐桌對面的油頭男子閉上眼睛,彷彿有什麼在他的黝暗視野裡閃爍,「但今天,我們有了世界各國都無法複製的燒魂科技,我們讓自願奉獻的靈魂坐上安樂席,用英雄能夠接受的死,供養整個國家。英雄如您,讓我們不必面對嚴酷的戰爭,而內需問題,也透過嚴密的生死控制在逐漸解決。您所坐上的安樂席,其重量就是如此不可撼動。」

  左登樓說完,從餐桌邊起身,九十度向年僅三十,在合帶國而言算是非常年輕的「奉獻者」致上絕高的敬意。

  然而利小萌卻覺得這其中肯定有什麼理由,才讓左登樓成為一個在家國認同上擁有絕高使命感的人。

  「左執委,是什麼讓你選擇走上安樂席執行委員這條路?」

  似乎是沒有想到利小萌會問這個問題,左登樓直起身子,一臉詫異地望向她。

  「這麼久以來,還真沒人問過我這個老頭子。」

  「我是老師,我考的是高中以下教師的證照。我所受的訓練,以及代課老師生涯裡,可並不只有學到該怎麼教學。與我交談的學生,我有能力分辨他是不是話中有話。」

  利小萌面色肅然,這神情,左登樓在「中控」傳來的監視畫面裡也曾經見過。

  那正是向嵐哭倒在利小萌懷裡的那天,是外表剛強的女人,揭露自己傷痛的一幕。一股熱流從人工胃袋裡向上蔓延,一直到全臉整形過的皮膚表面。麻癢、刺痛、酸楚,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在執行對象前變得眼眶濕潤、泫然欲泣,左登樓必須得咬牙、擠眉弄眼,才能避免自己脆弱的醜態隨著監視器畫面播送出去。

  這女人確實不一樣——在心底,左登樓一面拼命撿回自己被利小萌撞碎的心防,一面淡然地說道:「我的父親是軍人,他在第二次能源戰爭時殉職。」

  短短一句話,卻彷彿已經說明了許多事。

  左登樓抿緊了嘴唇,向他負責的安樂席受選人微微頷首,隨後一言不發地走出「安寧假期」。

  白色瓷盤裡,專門為利小萌準備的早餐兀自散發著熱氣。她吁了一口氣,拿起叉子,舀起炒蛋往嘴裡送去。汁水豐富、蛋體軟嫩,在口腔裡蔓延著美味,她卻又一次深深嘆息。

  「很好吃。」向著虛懸的空座位,她淡淡地說。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也許我們不知道什麼是正常,畢竟這觀念隨時代演變
2024-03-25 18:39:27
九方思想貓
正常也不具備絕對性的年代
2024-03-25 19:07:17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確實,就像中世紀娛樂(例如吊燈裝置藝術)在中世紀被認為很正常,但現代來看則是荒唐w
2024-03-25 19:18:2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