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安樂席》第六章-兩位英雄的真相-5

九方思想貓 | 2024-04-26 15:49:26 | 巴幣 222 | 人氣 523


本文亦連載於



  電動車飛快開出市區,窗外景色不斷向後飛掠,向嵐聽從項紀風的指示左彎右拐,只覺手心發熱,胸口發燙,幾乎沒有思考的餘裕。血味在車廂裡蔓延,而後座傳來的男人叫喊聲,似乎也在麻藥的作用之下逐漸變成厚重的喘息。從照後鏡上看來,並不算非常安穩的後座上,林雲低頭為男子施術,滿頭大汗、無比專注。
  
  「好,已經到計畫中的地點……準備換車。」
  
  項紀風示意向嵐慢下來,停在一處郊區與都會之間的交界地。這裡有一處風景宜人的「自然公園」,放眼所及綠草如茵、百花怒放,翠綠路樹與嬌艷花草,在風裡婆娑生姿,若不是因為風吹過渾身汗濕的身體,讓人禁不住發抖,單看這個景象,真叫人以為如今還是盛夏酷暑。分明已經接近十一月,自然公園裡,所謂「自然景觀」竟然如此不合時宜,都是舒適管理AI「中控」刻意維持的結果。
  
  不正常的鄉野風情之間,有人為的冷光照明點綴其間,這裡也是受到「系統」妥善照顧的地方,而在項紀風等人的調查之下,也是AI管理網路觸手的末端。
  
  他開門下車,將染血白布包裹起來的斷手往垃圾桶一丟,隨即機械運作的吵鬧聲響起。向嵐明白,那是因應都市計畫而廣泛設置的垃圾粉碎機正在全力運轉著。總體回收系統在這個氣氛祥和的人造自然當中,理所當然地妥善運作,而男人的左手,就這樣進入垃圾處理的一環,專屬於他的健康信號,也將在這裡戛然而止。
  
  「接下來的路程會很平穩。阿雲,止血手術做得怎麼樣?」
  
  「已經都差不多了。」林雲汗如雨下,眼神渙散地說:「狀況緊急,但我的手藝你是知道的,嘿嘿……」
  
  「好,我知道了。向嵐,幫阿雲把『貴客』搬下來。」
  
  項紀風一面說,一面從附近草叢裡摸出預藏好的箱子,隨即獨自忙著拆卸。雖然這人在地面上裝得一副慈眉善目,但向嵐非常明白,他在地下系統棲身時,是個不苟言笑,說一不二,只要開口絕不說廢話的人。在行動開始之前對她的那幾句調笑,說不定這輩子都很難聽見第二次。
  
  她明白項紀風的指示刻不容緩。於是向嵐打開車尾,將身材乾瘦的男子拖出車外。
  
  「貴客」有著白慘的膚色及消瘦的臉頰,深重的黑眼圈說明工作疲勞與睡眠不足同時存在,與膚質幾乎一樣色調的骯髒白大掛,就像他的臉色一樣青一塊白一塊,絕大部分是污穢不堪、深淺不一的噁心黃。從歪歪斜斜掛在他臉上的厚重眼鏡片及穿著看來,這男人恐怕是個醉心研究,幾乎到了病態地步的研究員。然而她也沒有心思觀察更多一些,畢竟砍掉一隻左手掌足以讓他那戰功彪炳的「白」大掛處處腥紅,和他身上的不衛生相比,這絕對是更顯眼的問題。
  
  項紀風組裝好預藏的搬運架之後,向嵐死拖活拉地和項紀風一起搬人上架,這時她才注意到林雲一直沒有從車上下來。
  
  只見那位既果決又能幹,溫柔且強悍的私生人護理師,歪歪斜斜地倒在車廂裡。她大氣粗喘,全身棉軟,半閉的雙眼底,幾乎看不見她平日裡與向嵐輕鬆閒聊時閃過的慧黠光采。
  
  「林姐很累嗎?」向嵐鑽進滿是血污的後座,「我來扶妳。」
  
  然而,當她用強化過臂力的義手往林雲的腰際一扶,濕潤黏糊的手感立刻漫過指尖。沾滿銀色義手的溫熱鮮血,隨著輕微的呻吟聲,正一股一股從手中癱軟的林雲腰際冒出來。
  
  意識到車廂底不斷擴大的血泊並不只屬於研究員所有,向嵐失聲大喊:「林姐!」,但眼前這位雙眼漸漸無法對焦的女子,卻只能勉強擠出微笑。
  
  「肝臟槍傷……」她氣若游絲地說道:「對我們這種……沒有全民健保的私生人而言,就算不是這麼重的傷也……」
  
  「操!妳不要說話啦!」向嵐氣急敗壞地罵著,但她壓住出血口的手卻抖得無法達成工作,「媽的!聽話啊!我的手!」
  
  「沒有用的……」
  
  林雲的微笑非常溫柔,她無力地抬起手,摸了摸向嵐的頭,「那位古桎成先生……就交給……妳和風……」
  
  她的聲音越來越細,冰涼且沾滿鮮血的手重重落在車廂的血泊裡,濺起了美麗的紅色血花,就如同這座自然公園一樣不合時宜。
  
  向嵐彎下身來,將吶喊擠壓在喉嚨裡,成為尖而細、能擦出火花一般的懊惱氣音。林雲蒼白而放鬆的臉龐映在她擰緊的眼眉之間變得模糊不清,她跪倒在血池,全身上下因緊繃而抖震,幾乎咬碎的牙齒在狹小車廂裡摩擦出聲,脆弱且瑣碎。
  
  項紀風將名為「古桎成」的男人放上擔架之後,只是默默地看著被後悔淹沒的向嵐。時間分秒而過,那位名叫林雲,曾經作為私生人第一護理師的女人悄然無聲,如同諦聽者一般安詳而靜謐,如同安撫者一般慈祥而婉麗。而向嵐在無聲的懊喪裡放盡了力氣,最後帶著滿面的淚痕,艱難地退出車廂。
  
  「好了嗎?那走吧。」
  
  「幹你媽的!項紀風,你還算是人嗎!」
  
  向嵐回身揪緊了男人的衣領,卻看見他傷殘的眼皮底下,竟然也流著淚水。
  
  「怎麼?有事嗎?」項紀風的口音裡很顯然地漫上了酸楚,「妳想讓大家白死嗎?我們已經耽誤很多時間了。」
  
  向嵐不笨。她雖然經常表現出衝動的樣子,但腦內理智的部分,卻一刻都不曾停止運作過。沒等項紀風下更多指示,她迅速脫下全身衣物,接過男人遞過來的特效洗劑,讓全身上下的血污瞬間一掃而空。爾後換上乾淨裝束,同時也想給缺了手的古桎成換下染了血的大掛。
  
  但古桎成的衣服卻像是死咬在身上一樣拖都拖不動,她根本無法想像這男人到底幾天沒有洗過衣服,甚至是洗過澡。無奈之下,他們也只得拖著這樣的邋遢鬼盡快展開行動。
  
  如果自己沒有失誤的話,林雲和其他成員是否就不會死?他們可不可能還在這個沾血的車廂裡合作無間?然而從項紀風僅僅只準備兩套男人、兩套女人的替換衣物看來,至少有四個人是注定要在這個行動裡喪命的。
  
  這行動有人會犧牲,但或許林雲真的是被自己的失誤害死的——帶著這樣的歉咎,向嵐完全止不住淚水。
  
  「別哭了,就像妳們決定坐上安樂席一樣,我們也有決定自己生命終點的權力,不是嗎?」在向嵐把血衣血褲扔進垃圾處理系統裡時,項紀風的話語飄散在魔幻的自然景致當中,雷走風切一般,切割著她的心靈,「什麼是最具意義的死?什麼能彰顯他者的生?」
  
  「這種事情——」向嵐想要辯解些什麼,但事到如今,她卻從來不曾對自己的想法這麼沒有把握。
  
  她忽然覺得想不起來自己為什麼要坐上安樂席。
  
  而似乎是看穿了這樣的躊躇,項紀風只是拍了拍她的肩。兩人於是一前一後,推著載運古桎成的擔架,一路避開自然公園的監視器鏡頭,往他們準備更換使用的車輛迂迴前進。途中,一直沒有出聲說話的枯瘦研究員,首次開口出聲問道:「你們剛剛……是不是講到『安樂席』?」
  
  「啥小啦,講了又怎麼樣?」向嵐心緒混亂,面對古桎成虛弱的提問,焦躁感更是無以復加。
  
  「我是相關人士,不……準確地說,安樂席候選人就是我負責選定的……」
  
  就算是向嵐心頭再怎麼混亂,也絕對沒有聽漏古桎成如同夢話一般虛渺的自白,「等一下,幹你媽的,你再說一次?」
  
  「兩個安樂席的正選人……」古桎成在急速移動的擔架上,沉痛地說道:「是我修改程式,故意做出的BUG啊……」

創作回應

山梗菜
思想貓大,這一章重複發表了兩篇喔,可以把多的那篇刪掉[e34]
2024-04-26 17:06:57
九方思想貓
傻眼w,謝謝告知
2024-04-26 17:17:4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