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安樂席》第三章-二次檢測的結果-2

九方思想貓 | 2024-03-11 18:54:35 | 巴幣 36 | 人氣 481


本作品同時連載於



  ※※※

  時光匆匆過了兩週,在安寧假期配屬的別墅裡,兩個女人在餐桌前安靜地吃著午餐。

  全熱交換器在素淨的白色天花板上靜靜發揮它的作用,將外部新鮮空氣帶入、排出室內的老廢氣體,健康與舒適管理AI「中控」將窗戶透光率調整成宜人的參數,陽光穿過偏光玻璃,溫柔灑落在利小萌的肩頭,將她一頭烏黑及肩短髮照得晶瑩且迷人。

  她的針織外套輕薄地披在身上,雙手動用刀叉的技巧是既溫婉且優雅,看在向嵐的眼底,彷彿是一幅畫。

  和有著金褐色削短髮的向嵐不同,利小萌雙肩窄小且精緻,在裡頭穿著細肩帶背心,遮不住分明的鎖骨輪廓。身板輕而薄,動作溫軟得像是微風,每一次將食物送進嘴裡的動作,都是替美麗風景點綴的清波。

  向嵐切開脆皮嫩烤雞腿肉,任由油脂流淌在白瓷盤底,將依舊冒著熱氣的軟嫩白肉小心送進她溫和室友的盤中,因而惹來一陣細碎的笑聲。

  「短短的時間,妳已經像媽媽一樣了。」

  「請妳說像『姐姐』好嗎。」向嵐微微蹙起眉頭,卻看不出怒意,逗得利小萌微笑不止,「畢竟妳手那麼金貴,我可不希望妳又受傷。」

  聽她這麼一說,利小萌有些調皮地張開她的兩隻手掌,皮膚白皙的掌底,有五隻修長且輪廓漂亮的手指延伸而出,然而整隻手上又是厚繭又是擦傷,看起來可不算是保養得宜。

  「吉他手的雙手,沒有一點風霜是不可能的。」利小萌得意洋洋地說,讓向嵐不由得揚起一邊眉毛。

  她將一口烤雞送進嘴裡咀嚼了一下,彷彿也將思緒整理了一遍,「我想想,彈到繭整個裂開,整把琴上都是血的吉他手,應該不能當成參考才對。」

  「啊、哈、哈……」即便是看起來春風滿面的利小萌,也給她說得啞口無言,她只好乾笑幾聲,毫無力道地表達一下反對意見。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聊著並不特別營養的話題,如此光景,竟然出現在安樂席候選人的「安寧假期」裡,對聰明絕頂的向嵐而言,稱得上是出人意表。

  畢竟自從「那時候」起,她就沒有真正的朋友。

  朋友是該像這樣,可以毫無壓力,交換著沒有意義的談話嗎?沒有意義的話題真的不要緊嗎?這樣子就算是朋友了嗎?向嵐作為知識菁英,在腦子裡升起的卻不只有一兩個疑惑。

  回想高中時期,她擁有一對菁英父母。這對高學歷夫妻為了給孩子最好的培養能夠付出一切,在他們全力施為之下,向嵐得以擠進口碑超群的私立貴族女校。那間學校有著悠久傳統及精實的辦學成績,學子們也個個不俗,家世背景格外精挑細選,在這樣的學習環境之下,本該期待有個能專心致志,醉心學業的高中生涯,誰知遑論是父母兩人,就連向嵐自己也沒想過——她會在人稱「菁英貴族女子高中」的地方嚐到最為難堪的苦痛。

  一切都從她那令男人也難以企及的帥氣外表,以及無比靈活的學習資質開始。

  向嵐不但身高令人欽羨,和一般男性相比毫不遜色的出眾外表也讓她在女校當中鶴立雞群,情感略顯淡薄的她,在同齡女性當中展現出來的,是冷酷且略顯倨傲的神情與氣質。

  儘管對她本人而言,這一切只不過是因為並不特別善於與他人拉近距離而已,但在同儕、低年級學妹,或甚至是高年級學姐眼中,這個人或者帶有雌雄莫辨的特殊魅力。極好的運動能力、優秀的成績以及聰慧的腦筋,讓她即便不愛說話,也能成為校園裡的風雲人物,許多可愛女同學向她靠近,而不擅長拒絕的向嵐只懂得照單全收。

  「帥氣又聰明的學姐」這樣的盛讚,在她高三即將畢業時達到頂峰,被動享受眾人蔟擁的向嵐,卻不知道這般境遇會為她帶來不可抹滅的副作用。

  資優的天賦、帥氣的外貌及不擅拒絕的靦腆,讓青春期的她擁有難以判別的性別認同,因此被可愛女孩包圍、捲入女孩子之間的爭風吃醋,甚至承受外校男同學毫無由來的嫉妒,成了始料未及的潛在危機。然而在學業、青春與人際關係的漩渦裡,少女向嵐並沒有能夠處理這些風暴的餘裕及心理準備。

  終於,在妒恨之中,校內女生與校外男生聯合起來的惡意,在一瞬間達到了頂峰。

  即將畢業之前的某一天,向嵐準備牽起腳踏車踏上歸途時,等在校門的一群男女學生將她強行拉走。在校園僻靜一隅,她被塞住了口、捆住了手,面露前所未有的驚恐,而那十幾個人卻彷彿沒有停止惡行的理由。

  有再高的身高,都頂不過同齡男性的腕力;有聰明的邏輯思辨能力,也想不通同儕女性的恨意。她被毆打、被羞辱,被褪去衣物,被強壯的他者侵入。疼痛撕裂她的身體,搗毀她最隱密的幽處,心被踐踏得四分五裂,看同樣身為女性的同學笑靨如花,任異性的汗水滴在自己袒露的胸口。

  直到太陽下山、四周一片漆黑,不間斷的傷害始終沒有停歇,燙傷、割傷、挫傷都比不上心底被撕裂的痛,而下腹深處傳來的火燙,早已分不清楚是疼痛,還是被碰碎的自我已經蓄積成膿。

  這一切,讓向嵐成為現在的模樣。

  美麗、複雜且華貴的刺青,掩蓋了她最醜陋的傷,讓她能最低限度接納已經零碎、不潔的自己,抵禦無力面對真實惡意的恐慌。危險的冰冷眼神,挑染成辣眼髮色的金褐色削短髮,搭配積極訓練的肌肉及帶刺的話語,向嵐獨自一人,切割了從前那個被按倒在黑暗校舍一角的自己。

  那個性侵受害者,與我無關。
  那個性別認同障礙者,與我無涉。
  那個曾經享受可愛女孩蔟擁的,無知的年輕女孩,她過於愚蠢,那肯定不是我。

  透過否定、否定、再否定,向嵐得到的是忘乎所以的寧靜,有很短的時間,她覺得終於走出了新路。擁抱孤獨,兀自灌溉、培育在心底重新養成的自我,大學畢業之後,她順利斬獲知名大企業的肯定,與另外一位競爭者共同角逐唯一一席夢寐以求的工作——

  而那個對手,竟然是過去霸凌過自己,知曉她一切秘密的某一個男性。

  未成年犯罪者在成年之後,幾年之間前科就能塗銷,儘管他曾和其他人一起摧毀過向嵐的生命歷程,如今卻站在同一個殿堂上,競爭著一樣的榮譽。

  他私下找到向嵐,說他至今依舊記得,在她最幽深的地方,有過怎樣柔韌且溫熱的舒服感受——

  「咳噁——!」

  忽然開始激烈嘔吐的向嵐,著實把對面桌前的利小萌嚇得不輕。這位溫和的前代課老師急切起身,在虛懸半空的按鈕當中找到了「溫水」字樣,趕緊倒了杯水給她新交的室友。

  向嵐依然咳得厲害,幾乎要將自己一切醜陋全給咳了出來。然而就在此時,溫柔的拍打從她背後傳來,搭配與心跳頻率相符的節奏,「蓬、蓬、蓬、蓬……」緩緩理順了她急促的呼吸。

  「妳還好嗎?」

  向嵐咳得抬不起頭,眼角餘光看著這位爭奪赴死資格的室友,那張娟秀臉龐上,有著真正的關愛。她輕拍背部的每一個節拍,都能透進千瘡百孔的心裡。

  「我去梳洗一下,妳別忙,地板什麼的我等一下來擦就好。」

  向嵐想要起身,但利小萌將她按在椅子上,力道之強,猶如她心底的決心一般堅定,「不,妳有事,所以妳有比梳洗更重要的需求。」

  「我真的沒——」

  沒等她辯解,利小萌將向嵐緊緊擁抱在懷裡,高挑的她,一張臉就這麼深埋在利小萌胸口,任由溫柔的心跳為她帶來寧靜。

  「我剛吐過……沒有擦嘴。」埋在胸口的向嵐含糊地說道。

  「沒有關係,妳就是需要這個。」

  「什麼嘛,妳、妳真的……有毛病……」

  毫無預警地,不講道理的。

  向嵐的眼淚奪眶而出,嘶啞的嚎哭在利小萌胸前化為悶堵的抽噎聲,細膩地述說起長久以來的疼痛與不甘。

  而利小萌只是撫摸著這位室友的頭髮,「別擔心,我在這裡,沒有別人,沒人可以讓妳受傷。」她說。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心理創傷被治癒了,套用古代某一睿智酒肉僧侶流傳百世的經典名言: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107/a6d87f241e75e643f5d1f7d905b6f547.JPG
2024-03-11 19:54:15
九方思想貓
快交往R
2024-03-11 20:28:1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