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安樂席》第三章-二次檢驗的結果-3

九方思想貓 | 2024-03-11 18:57:38 | 巴幣 42 | 人氣 506


本作品同時連載於



  ※※※

  這一天對向嵐而言很長很長。

  在利小萌的陪伴之下,她不知道究竟說完了多久以來的過往。細數了高中時代的壓力、畢業前夕的霸凌、大學時代的抑鬱以及就職前那段令人作嘔的不期而遇,還對著室友和盤托出自己成為SOHO族之後的一切拼搏,以及一個人面對生活的種種孤獨。

  她在心底無數次吶喊著,要自己不要再說了,但利小萌充滿耐心且溫和的臉龐讓向嵐止不住淚水,也止不住心底外溢的膿傷。直到紅腫的眼睛被衛生紙擦到如刀割一般劇痛為止,那如同長夢裡驚醒的情緒,還是讓向嵐感覺不像自己。

  「分明我之前已經跟妳說過我的事了,我也不明白今天我是怎麼了。」向嵐軟綿綿地躺在沙發上,任由利小萌用搓熱的雙手覆蓋在自己的眼睛上,「我明明沒有打算說到這麼細的,搞得我好像抱怨一整天。」

  利小萌卻並不答腔,輕柔的笑容始終掛在臉上,一如早上剛剛察覺向嵐有些不對勁的時候。彷彿她可以一整年都如此溫柔,彷彿那上揚的嘴角裡有永遠用不完的慈愛。

  「話說回來,妳用搓熱的手摸我做什麼呢?」

  「這樣子算熱敷吧,眼睛會比較舒服。」

  沒有科學根據能夠證明,這樣的動作對哭腫的雙眼有什麼恢復作用,況且利小萌那雙手,全都是與她柔和外表完全不相符的粗厚硬繭,既粗糙且刮人,理論上來說,這動作對從前的向嵐而言,可能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但現在,她卻真的覺得這雙搓熱的「吉他手」有著能讓心情安定下來的奇效。

  「這個方法呢,是我媽教我的。」利小萌淡淡地說道:「電影裡面不是常常有演嗎?要讓人安息的時候,就要把他的眼皮蓋起來——」

  「靠,那是對死不瞑目的人才這樣子好不好。」向嵐深深地嘆了口氣,「我還活著耶!」

  利小萌聽了她的反對意見,笑聲如銀鈴,在「安寧假期」的房間裡迴響了好一陣子,就連向嵐也給逗得笑了起來。

  「說得也對,我媽直到自己病得起不了身時,還在病床上對我這麼做呢。」利小萌收起了雙手,微笑著閉起了雙眼,「那時我天天以淚洗面,因為爸爸忙著音樂工作的事,幾乎沒時間來探望她。」

  「妳會恨爸爸嗎?呃不對,要是會的話,妳就不會拿父親的電吉他演奏吧。」

  「不,我恨他喔。」利小萌的笑意看上去沒有絲毫減少,但語調裡卻有了少許的黯然,「我確實是恨他的。」

  為了音樂,家庭功能失去了很多,人生也變得和心中的藍圖相去甚遠。利小萌回想起來,自己對於一心追求音樂的父親確實有恨。但是這股恨意時時和仰慕纏繞在一起,又混合著母親在病榻上對父親一再的諒解,最後變得很難弄清楚自己到底該不該繼續恨下去,一切變得曖昧不清。

  「我媽不恨父親,所以我也變得沒有辦法責怪他。久而久之,在我同樣走進音樂之後,才明白那裡面的魔力對我、對父親而言有同等的吸引力,所以我能理解他對音樂世界的痴迷。但這依然不影響我恨他,人就是這麼複雜,不是嗎?」

  無論要愛人,還是要恨人,只是一念之間,終究並不難。但是對利小萌而言,向嵐卻能夠明白這份無窮無盡的糾結,可能終將持續至終老的那一天。

  「停留在這份既愛且恨的曖昧情緒當中,父親又在家裡積蓄被騙走、欠下一身債務之後人間蒸發……因為他的關係,債主、討債公司日夜騷擾,我連家都回不去,那個曾經有我、他、母親氣味的家。」

  所以,這位溫柔的室友就這樣走近了安樂席——向嵐在利小萌的膝蓋上仰望她背光的笑臉,那表情背後深埋的創痛,似乎也和自己一樣,永遠沒有癒合的一天。

  利小萌也同樣再一次面對了自身的過往,將她推上燒魂之路的,正是她自己夾帶的這些煩惱。向嵐非常明白,利小萌又一次揭露自身的傷,是因為自己花了整整一天時間哭倒在沙發上,兩人站在同樣袒露的彼此之前,有了毫不隱藏的情緒。因此她也伸出了自己的手,輕輕覆蓋在利小萌柔嫩的臉龐。

  利小萌像是有些驚訝,但沒有拒絕這樣的撫慰。向嵐外表雖粗獷,但從事資訊工作的雙手卻非常細緻絲滑,彷彿這位渾身帶刺的女孩,將所有的溫柔集中在掌心一般,讓利小萌感到無比安心。

  爾後,淚水自臉頰滑落,經過指尖、指節、手背,再滴落在向嵐臉上。那淚水有些重量,也有些熱,弄得向嵐臉上有些癢。

  「看看我們,都哭起來了,像什麼話嘛。」還是一樣不帶真正的惡意與情緒,利小萌笑著哭,向嵐罵完,也是哭著笑。

  「我們都是大傻瓜呢。」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噠咩噠咩,噠咩呦,噠咩那諾有~₍₍ ◝( ゚∀ ゚)◟ ⁾⁾♪(X

當卸下心防時就會變得很願意說出一切諾https://youtu.be/JoyDpyh604E?si=x1rk5mtx8Re9hmPA
2024-03-11 21:44:44
九方思想貓
裸裎以對(心理),啊嘶
2024-03-12 12:46:5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