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安樂席》第六章-兩位英雄的真相-3

九方思想貓 | 2024-04-17 19:35:12 | 巴幣 52 | 人氣 489


本文亦連載於



  ※※※
  
  「行動的時候,務必要注意手腕上的網路訊號。」
  
  在八人座的方形電動廂型車當中,除了向嵐與項紀風,其他幾位「抽薪者」的成員,正在安靜聆聽林雲的簡報。
  
  「透過『值得信賴的友人』,我們得知目標人物現在正被軟禁當中,而這個人對我們的『抽薪』行動,有非常重要的功能。務必要在今天取得成果。」
  
  林雲是抽薪者其中一位醫療專員,對於私生人而言,醫療人員的重要性不言可喻。她除了醫術高超、能不依賴AI解決問題之外,還必需要能保守秘密。這樣的人才無比稀少,但連她這麼重要的人物都被拉出來執行這次任務,對向嵐來說,是百思不得其解的事。
  
  儘管如此,向嵐卻並不特別有心情聆聽他們的簡報。
  
  因為在這次的行動裡,她只負責開車。
  
  說到底,她並不知道今天準備前往營救的人到底是什麼背景,也不清楚那個人的存在,對抽薪者的行動又有怎樣的重要性。她對組織來說是一個過客,並非正式成員,讓她負責開車,對項紀風來講已經是最大的讓步。
  
  向嵐非常誠懇地向所有人承認,她只是坐不住。
  
  離開「安寧假期」別墅,已經過了一個星期又四天。根據『值得信賴的友人』所提供的情報,在「安樂席」正選人決定出來以後,利小萌又獲得了足足一個月的「假期」。曾經也是局中人,向嵐當然能夠明白,這段時間,或許就是利小萌所剩不多的「餘生」。
  
  雖說項紀風承諾要帶走利小萌,但所剩的時間正點滴減少。這樣的焦慮令她如坐針氈。
  
  在別墅裡,離別時,她因為萬念俱灰,在道別時刻意表現出不合時宜的灑脫。但事到如今,她分明知道抽薪者能夠帶走利小萌,卻沒有辦法立刻行動起來,這一切都讓她追悔莫及。
  
  為什麼沒有說得更多?為什麼沒能將心意交託給重要的室友?如果再說多一點的話,利小萌會不會也尋求一個機會,從安樂席上站起來,從安寧假期裡開脫?
  
  「看妳這鳥樣,就該知道為什麼不能讓妳直接參與行動。」項紀風微笑著,以平淡的語調說著話——這是他在「地面上」時必然使用的口吻,也是一張假面具。
  
  如同兩人首次相遇時一樣,他看來無害、平凡,手中還有能夠製造假訊號的偽晶片在混淆中控AI偵測,身體徵象平和,到了舒適管理系統根本無法察覺到異常的地步。
  
  這些抽薪者確實藏得夠深,向嵐痛切明白,她確實正與合帶國的黑暗面,地下社會的成員建立起關聯。
  
  「我跟你們這些壞份子沒有一起訓練過,狗都知道我沒辦法直接參與全程。」向嵐一面開車,一面不耐煩地說:「但怎麼講,媽的……謝了。」
  
  「謝什麼?」項紀風挑起一邊眉毛的傷殘臉,看起來又更陰陽怪氣了些。
  
  「啊就……靠北喔,不想講。」
  
  「呵呵,小向只是害羞而已啦。」做完簡報的林雲已經坐回位置上,在向嵐的背後嘻嘻笑著說:「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啊,我已經知道了,小向每次不好意思的時候,就會支支吾吾的喔。」
  
  「林姐!」向嵐求饒般喊著林雲的暱稱,「別洩我的底啦……欸幹,我就是毛躁,就是坐不住,怎樣啦!」
  
  「嘿,沒有想要怎樣啊,小向。」項紀風樂呵呵地說道。
  「項紀風,誰說你也可以這樣叫的,只有林姐可以這樣叫我,明白嗎!」
  
  向嵐脹紅著臉,驅車在都會中心的喧囂街頭穿梭。她跟著由AI掌控的前車,以不會引起中控注意的和緩速度駕駛著。
  
  冷光招牌和電子音樂迴盪在市區街頭,人潮熙熙攘攘,道路兩旁,有形形色色的合帶國人,共同織就市中心的繁華街景。他們有些沉浸在混合實境當中,張開嘴、搖晃著身體,任由資訊澆灌他們無聊的心靈。有人三五成群,用年輕的義體踩著衰老的步伐,暢談上個世紀至今不變的政治話題。還有些人,他們一早就用了中控給的電子酒,讓訊號打擾一下中樞神經,紅著臉在路邊走走停停,既不用花錢,還不太傷身體。
  
  喧囂處處,代表了城市與國家的活力,和寧靜得猶如死去的住宅區相比,這裡有活人的生息。
  
  但看在向嵐眼裡,這些人和死了也沒有什麼分別。
  
  隨波逐流,任由體制決定生命的去向,這些人的靈魂,在電氣訊號裡腐朽,在0和1之間消弭於無形,注定在人間吵吵鬧鬧一回,最後什麼也沒剩。真要說的話,也就留下了一組身分證號碼,無所不在的「中控」資訊流裡,那一組又一組的LOG記錄,指的是「國民」活動的足跡。
  
  相較之下,抽薪者們有著共同的理念,投身於可能被逮捕的陳抗活動當中。他們被世界遺棄,卻憑自己的意志與肉體,試圖鑽出幽深的地底,用活人的話語高聲言說。
  
  她不禁悠悠想起,自己曾經也走上過安樂席,用自己的意志,去試圖選擇生命的使用方式。然而追根究底,將自己的靈魂放在天平上,稱斤論兩賣給國家,也能算是「生命選擇」嗎?
  
  「我們快到了。」
  
  林雲的提醒打斷了向嵐的思緒,她搖搖頭,試圖趕走籠罩在心頭的迷霧,重新望向他們作為目標的自動化無人倉庫。
  
  共享用途的無人自動倉庫以合金防爆門作為出入安全措施,有良好的通風,以及同樣受到中控管理的舒適環境,但凡濕度或溫度,都讓使用者客製化,達到令人滿意的恆定。只需要感應自身手腕裡的識別號碼,就能短期租用、堆放資材。對於需要搬家,或者做些小生意、沒有地方可以放貨的小資本電商而言,可以說是非常便利的共享服務資源。然而,有些窮人把這裡當成「臨時住所」的事情也時有耳聞,因此向嵐也不是不能理解——這裡確實存在軟禁「重要目標人物」的可能性。
  
  證據就是,分明不需要有人看守,從開設以來基本上只靠AI進行控管的共享無人倉庫服務區,竟然有好幾組人馬流連在此。他們穿著各種不同制服,喬裝成各家不同公司的貨運人員,狀似忙碌,卻同一時間有好幾組視線向她駕駛的七人座電動車望過來。很顯然地,這裡確實有些蹊蹺。
  
  雖然向嵐也參與了行動,但就像是項紀風說的一樣,她只能負責開車。所以一到達目的地,就只有抽薪者的行動小組成員穿上了預先準備好的墨綠色工人制服。除了向嵐與林雲兩人之外,其他四人下了車,面帶微笑走向倉庫區域。它們熟練地向周圍投來的視線回以友善的微笑以及和睦的態度,猶如是久經職場的社會人士一般,既圓滑且人畜無害。要不是因為向嵐知道那些人的真實身份,看在她的眼裡,也會覺得就是一間尋常貨運公司的職員。
  
  四個男人走遠以後,兩個女人只能枯坐在車廂裡等待。抽薪者所準備的對講機是上個世紀流通的款式,只能達到極為簡單的點對點通訊,在這個幾乎完全使用AI與網路達成通聯的年代,反而是個容易規避調查的漏洞。
  
  反過來說,放在車子裡面的舊時代對講機也就是行動組與駕駛組之間唯一的生命線了。當他們準備要上車時,透過對講機傳來的通訊就是逃跑行動的契機,在這個時候,絕對是不可以節外生枝的——
  
  「兩位小姐,妳們是哪家公司的啊?」
  
  正在向嵐心裡七上八下時,一位身穿橘紅色制服的男人竟毫無預警地走了過來。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無人自動倉庫我居然看成了無人自動倉鼠,看來人類倉鼠化計畫相當順利(´∩ω∩`)
2024-04-17 21:10:52
九方思想貓
倉鼠補完計劃密切實施中
2024-04-17 21:26:0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