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54:委屈

色之羊予沁 | 2022-04-25 01:06:57 | 巴幣 4304 | 人氣 677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不知道被大師姐默默庇護的江杞,隨著憐如雪來到校場試劍。雖然她只用眼神示意試招,並沒有說寒霜的特別之處,江杞也在自己耍了幾招後發現暗藏玄機——寒霜可以儲藏靈力。


  由於憐如雪還是原主,所以這劍只能儲藏她的靈力,但是已經很夠了。


  江杞試招同時憐如雪從旁調整,寒霜很快適應新主,任由她使用儲藏在其中的靈力護體,無須擔憂在比武時受傷;憐如雪看著才剛拿到劍就已經習慣的弟子,承認江杞在這方面確實天資優異,其他弟子碰到寒霜時都會凍傷,只有她能直接把玩,耍得不亦樂乎。


  目前來看,比試大概沒問題,江杞的分數應該落在二十四名。對只用弟子劍又無法運丹的江杞來說,成績非常不錯了。


  憐如雪想到若芷真前幾日欲言又止,今日卻提及情愛之事,所以她那時就在懷疑了嗎?反正等江杞可以下山遊歷,增廣見聞,這份不該有的情感就能慢慢淡化——憐如雪腦中閃過江杞嬌喘的畫面,立即止腦。


  已經一年多,夢裡的衝擊雖然減緩不少,可自己欺壓江杞的畫面依然歷歷在目。


  憐如雪五味雜陳,再次注意江杞的眼睛,才感到放心。


  得到寒霜的江杞,除了沐浴以外,其他時間都把劍帶在身邊,甚至抱著睡覺,所以與寒霜的連結逐漸穩定,短短五天,就已經不用特意借力,手一碰劍柄,儲存在裡頭的靈力便會自動護體。


  憐如雪知道後,給予江杞摸頭當獎勵。江杞笑得非常開心,峰內比武是大事,她絕對會努力拿到前三十名,不丟憐如雪的臉——墨如蘭現在全峰的內外弟子加起來,約有七百多人。


  看似多,可跟玄靈派的弟子數量比,只夠塞他們一個門吧。


  內門弟子是強制參加,外門弟子則是自由挑戰,一峰至少得派二十人參加,所以一定會有外門弟子加入隊伍。一大清早,峰內氣氛十分嚴肅,各峰弟子整齊地排列等上場,江杞在等候時一直望著坐在峰主位的憐如雪發花癡,看著看著突然感到奇怪,等一炷香過去還是一樣,她終於忍不住向前傾,無視慕夜陽因為過於貼近而紅的臉,戳戳寒巧凝的手臂。


  「師姐,師伯是不是扭到腰啦?她怎麼一直揉?感覺好嚴重喔。」


  「師伯昨晚熬夜吧。」寒巧凝笑笑說著,然後上場了。


  上場順序是掌門與長老安排,江杞見到寒巧凝拿下第五峰首勝,與其他幾人一起興奮叫好。隨著人數越來越後面,終於輪到江杞上場。當她拿出寒霜時,不少長老看去憐如雪,憐如雪面無表情,反正他們只知道寒霜是自己弟子時期的佩劍,並不知道它能儲藏靈力。


  江杞是她五名弟子中打最吃力的,但是仍順利擊敗對手拿到一勝,下擂台時興奮看向坐在峰主位的憐如雪,她點頭表示讚賞,江杞頓時心花怒放,到下一場時越戰越勇。


  最後的成績讓憐如雪意外。


  扣掉某些弟子無法參加,將近有五百名弟子比武,在這其中,安雨蓉三百七十一名,孤晝蟾一百二十名,江杞二十四名,寒巧凝第七名,慕夜陽——竟然第四!


  去年寒巧凝十一,慕夜陽十六,江杞雖然名次沒變,但她去年比武時金丹還很正常,今年身體狀況大不相同,名次沒掉已經很勵志了。


  掌門對這成績很滿意,以往前十都是第一峰包辦,現在終於有其他峰,還一次兩個!憐如雪即使平時沒有競爭心,見到弟子們如此爭氣,心中不免感到愉悅,輪到長老跟峰主上去比劃時,她直接碾壓,繼續穩坐墨如蘭第一的寶座。


  新入門弟子見到五柳長老竟是如此強悍都目瞪口呆,江杞就喜歡看他們這種反應,只差沒有呵呵笑說「我師尊就是這麼厲害!」,等全部人比完,掌門迫不及待將所有峰主召去開會,弟子們各自回去,路上都在樂道峰主跟長老之間的比式,江杞倒是回想七位峰主同時都在的畫面。


  他們一字排開而坐,意外有氣魄。


  一雲,二喬,三竹,四蓮,五柳,六苦,七風不同山,江杞那時才注意到,每位峰主的長袍上都有不同花紋,對應不同峰。她看寒巧凝一眼,將來大師姐也會坐上那位置,一定很帥氣。


  可惜下一代只有她是女峰主。


  柳山難得有兩人入前十,憐如雪默許成年弟子飲酒慶祝。江杞藉機喝了十杯,意外酒水不像魔界烈,難怪魔尊都說人間酒如水,對需要吃辣才能嚐到味道的他們而言確實如此,讓江杞不禁懷疑常有人說自己千杯不醉,是因為酒本身不烈。


  「師妹喝太多了,會頭痛的。」寒巧凝見她喝完又要倒,試著制止;江杞優雅地閃開,繼續道:「不會啦!師姐放心,師妹還站得穩呀,您應該去關心小師弟才對,師兄剛剛是不是偷偷給他喝一杯?」


  「我、我才沒有喝!」


  「夜陽——」


  「沒有啦師姐,我是倒果汁給師弟!」


  江杞成功轉移注意力,繼續喝時注意到小師妹都在發呆,就問:「要不要也喝一點呀?師姐心情好,可以分一口喔。」


  「不、不用啦,師姐喝就好!師妹還沒成年呀。」安雨蓉嚇到,這是江杞第一次主動分享,她不想掃對方的興,誠實說道:「其、其實不喝的另個原因,是師妹碰到酒會、會起疹子,所以受傷時,也不能用藥酒,碰不得。」


  如果是以前的江杞,安雨蓉絕對不敢說。江杞聽完點頭,幸好峰內平時禁酒,自己沒用這東西欺……等等,上輩子好像有?忘記是哪個外門弟子偷偷帶酒上山,小師妹被她強灌,最後吐得悉哩嘩啦,她開心以後拍拍屁股就走人,留在原地的外門弟子似乎發現情況不對,連忙送安雨蓉去苦山。


  那時再晚一些,或是六苦長老不在,她真要被自己搞死了。


  當時憐如雪回來就是把她丟去給第一峰的三師兄懲罰,跟寒巧凝交替陪伴安雨蓉。因為過敏太嚴重的關係,導致安雨蓉躺很久才好,起來時發現修為有礙,憐如雪才決定雙修助攻——喔幹!江杞想拍死自己,如果她沒欺負小師妹,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啊!她吃醋安雨蓉有憐如雪的保護,但如果沒欺負她,自己就不會被冷落,也不會讓她們關係越來越親近啊!


  我真的很厲害。江杞在心裡翻自己白眼。


  「原來妳這麼敏感,六苦長老知道嗎?」


  「知道,以前有先告知了。」


  「那就好,小蜜蜂還挺喜歡用藥酒,或是苦死人的湯藥。」江杞鬆口氣,又喝一口:「若有人逼妳喝酒,別怕,跟師姐說,師姐幫妳喝!」這樣就不怕修練又出問題,需要憐如雪雙修了。


  「謝、謝謝師姐!」安雨蓉訝異之後微笑,心裡一暖。


  江杞換個姿勢側躺在校場上,感嘆今天沒空做小糕點,看著慕夜陽跟孤晝蟾在那邊打鬧,笑唸「還說沒喝?」,他們一下前空翻一下後空翻,像兩隻靜不下來的猴子。寒巧凝口頭上唸唸他們,就到兩位師妹旁坐下,看那耍寶二人組,無奈的神情中帶有暖意,江杞忍不住爬過去,抱住大師姐的腰,躺在她腿上。


  小時候不敢跟憐如雪撒嬌,她都是跟師姐討抱抱;寒巧凝帶著微笑摸摸師妹的頭,依舊溫柔。


  果然是我最溫柔的大師姐。江杞心裡想著,緊緊抱著蹭幾下,回憶上輩子寒巧凝也曾在比武中得過前十,慕夜陽……忘了。那時普遍認為是第一峰的二師姐、三師兄、六師兄都身亡才造成名次變動,所以得到前十也沒有喜悅感,江杞掐指一算,不知不覺間,有許多事都跟上輩子不同了。


  「師姐,您有笛嗎?」


  「笛?師妹想奏樂嗎?」


  「嗯嗯,可以嗎?」江杞眨眨眼睛,覺得這時候很適合吹笛,反正誰覺得吵就自己捂耳。


  寒巧凝回憶一會,確定自己有根笛子,起身回房找一下。


  江杞繼續躺地板,見到大師姐回來才起身,接過笛時手一抖,叮嚀自己別亂轉,寒巧凝這根可是白瓷玉笛,摸起來手感極好,但明顯不耐摔,她只吹過用竹削成的笛,因為講求爆音……


  「希望不會糟蹋師姐這根笛。」江杞不好意思地輕咳;寒巧凝掩嘴輕笑:「放著不吹才糟蹋呢,師妹快試試吧。」


  「好。」江杞深呼吸,有些緊張,手指按一按,決定先吹一段試試,不意外殘害同門耳朵。


  「誰啊!」小師弟第一個抗議,發現是她時毫不客氣地吐槽:「江杞!師姐!妳這音色!師尊聽到都要暈了!」


  「還好啦,師尊嫌吵會自己隔音。」


  有孤晝蟾的吐槽,江杞瞬間信心滿滿,說完又繼續吹。第二次嘗試明顯好多了,音色開始柔順起來,他們不自覺靜下來聽,直到笛聲停,才從恍惚的意識中回神,大為驚訝。江杞的笛音柔和,似慢水淹沒腳踝,腰,肩膀,再到鼻腔,最後整個滅頂。


  忘了呼吸,忘了掙扎,直到笛音消逝,才發現自己溺斃在其中。


  「我吹得不錯吧?」江杞笑著,但還沒等到回應,就先感受到一股強烈的壓迫感從遠到近。


  「江杞!」


  憐如雪顯然剛回柳山,呼吸竟然有些喘,還帶著明顯怒意。


  「誰許妳夜晚吹奏!」


  「呃、我……」江杞愣了,其他幾人也是,從未見過她有如此大的反應;憐如雪揮袖,一道靈力將笛從她手中打落,怒喝:「回房面壁思過!」


  「為什……」


  「為師還需要說理由嗎?」


  「不……對不起,弟子知錯,立刻回房。」江杞低下頭覺得委屈,只是吹笛子又沒怎樣?以前慕夜陽曾在三更半夜亂吹,憐如雪也沒這麼大的反應啊!她強忍住淚水,轉向寒巧凝:「師姐對不起,笛子被我……」


  憐如雪回頭看一眼,江杞咬緊嘴唇用衣袖擦淚、身體止不住顫抖,寒巧凝急忙安慰她,無法理解地看過來——那滿是疑惑的眼神,憐如雪也知自己莫名其妙,怎麼無緣無故吼弟子?


  可夢裡的江杞正是吹笛,喚出千萬惡鬼滅宗。


  強迫自己無視弟子的委屈,急忙回屋裡的憐如雪心煩意亂,靠著門扉、身子慢慢下滑,手搔著髮,眼眶逐漸染濕。


創作回應

Eden
大師姐好寵江杞,師尊也好寵江杞啊!既然喜歡七位峰主一字排開的畫面,這輩子就別再砍人家了好嗎江杞( ・᷄ὢ・᷅ )你看搞到你家師尊都PTSD了!
師尊不哭,人家江杞有師姐,你也有師姐啊!快去找六苦長老討抱抱(⁎⁍̴̛ᴗ⁍̴̛⁎)
2022-04-25 09:44:15
色之羊予沁
枸杞:窩沒有砍r QQQQ
想到師尊哭紅眼走過去,然後把六苦長老嚇到唉唷威(?
2022-04-27 00:46:27
青草
之後師尊就莫名因江杞而吃巧凝的醋了
2022-04-25 13:45:44
色之羊予沁
巧凝:師尊,您再吃我的醋,師妹就要生氣囉
師尊:……(默默把醋收回去
2022-04-27 00:47:13
Goodnight
既然是比武,那重醫療的第六峰還會上場嗎?
師姐最近很常夜襲師伯齁(姨母笑
2022-04-25 14:20:41
色之羊予沁
第六峰會,因為趕時間,所以是第六峰先打(#
師姐最近吃苦吃的很補(?
2022-04-27 00:48:03
小鞭
連名帶姓!師妹組為什麼就是要這樣不明不白?稍微向師姐組看齊呀,什麼都赤裸裸的(咦?)
2022-04-25 21:13:10
色之羊予沁
什麼都赤裸裸的wwwwwwwww
2022-04-27 00:48:13
無殤
師徒倆都有勾魂攝魄的本錢?
希望有人可以發現師尊的不對勁,那個人好像除了師姊還是師姊,師姊好忙
2022-04-25 21:29:52
色之羊予沁
呼呼呼呼呼呼
師伯:我真的要過勞了唉唷威
2022-04-27 00:48:2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