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安樂席》第三章-二次檢驗的結果-4

九方思想貓 | 2024-03-13 16:53:09 | 巴幣 44 | 人氣 518


本作品同時連載於



  ※※※

  一夜歇息後,向嵐在床上睜開眼睛。全身上下傳來的舒暢感,讓她明白自己真的睡了一趟好覺。前所未有的睡眠品質令她有少許的詫異。

  安全又閒散的空間裡,有她與另一位女性的平穩呼吸交疊在一起。

  往身邊一看,雙人床一側,依舊熟睡的利小萌近在咫尺。她那過於乖巧的黑色平瀏海本來令向嵐感覺無比呆板,但如今側躺在床上的她,髮際卻在額上誇耀著叫人難以忘懷的可愛弧度。

  可愛?向嵐對心中浮現的形容詞感到有些疑惑。但當她掀開被子,發現自己竟和她的新室友牽著手入睡以後,馬上又覺得似乎也沒那麼需要大驚小怪。

  「確實是可愛。」她噘了噘嘴,用氣聲對自己說道,隨後輕手輕腳從被窩裡鑽出來。

  然而還沒等她離開,滿是刺青的手臂便傳來了輕柔抓撓感,微弱嘆息從被窩裡「飄」了出來,「嗯……妳要去哪……?」

  向嵐於是停下動作,摸了摸利小萌的秀髮,「幹嘛那麼黏人?做了什麼夢?」

  「嗯……」利小萌迷迷糊糊的聲音如同牛奶糖一般既甜且軟,「我夢到爸爸離家失蹤那天……」

  「沒事,妳昨晚說了很多自己的事,日有所思、夜有所夢而已。他都失蹤五年了吧?別想了,乖乖躺好,我去弄早餐。」向嵐悠悠地吁了口氣,反手又幫身子看上去比自己更單薄的利小萌蓋上被子,順便把她纏著繃帶的每一根手指都輕輕撫摸一遍,「有傷口的地方藏好來,外面這麼冷。」

  「有『中控』在,怎麼可能……會冷……」利小萌輕軟的提問很快又被平順的呼吸取代,似乎她也跟向嵐一樣,對於昨晚罕見的安眠十分享受。

  看她瞇成細線的雙眼,向嵐自己都沒發現,臉上早已掛著從高中時代以來便告失蹤的笑容。隨後像是忽然驚醒一般,她揉了揉自己的嘴角,對於這個不可思議的變化感到震驚不已。

  兩人見面至今,才不過短短兩週時間。那些糾纏自己有十餘年以上的痛楚,能在這裡變得微不足道,完全是始料未及的事。

  思量著這一切,向嵐來到廚房,一面向「中控」提出需求,一面檢視自己心裡發生的變化。

  自從她的人生被高中時代的霸凌者毀滅以來,日夜被憤怒與焦慮籠罩的日子裡,幾乎沒什麼事情能夠讓她再一次感受到欣喜。那些人從她身上奪走了尊嚴,似乎也把她心底一些重要的欲求也給搶走了。

  關乎自我認同,關乎對未來的想像,關於他人的善意,關於夢。在那場摧毀身心靈肉的霸凌之後,生而為人,所喪失的何止是魂魄。

  「我甚至有想過,像我這樣的人,靈魂難道還乾淨嗎?說不定早已喪失『燒魂』的價值了。」向嵐低頭炒香了散蛋,俐落盛盤之際,向虛空中某處這麼說道:「我本來也以為,你們準備了利小萌這個名額,也是打算要來否定我的。」

  廚房沒有別人在,烤箱裡起司烤馬鈴薯發出陣陣焦香,清洗西洋芹菜的水聲滴落在洗水槽裡,淅瀝聲響甚至比向嵐的自言自語更宏亮。

  儘管是這樣,向嵐卻也沒瘋。她說話的對象,是透過監視器鏡頭觀察,在「安寧假期」顯得無所不在的「安執委」,也就是「安樂席執行委員會」的眾多觀察者。利用「中控」的網路鏡頭,他們當然看得見向嵐的身影,也能聽見她語調深沉的提問。

  然而,這注定是得不到回應的質詢。低階安執委的權限,只能讓他們「觀測」志願者,任何對話都有可能造成志願者心態變化,從而被嚴格禁止。受到「塑魂儀」遴選的志願者是何等公正的評判?萬萬不是以人類之身、肉體凡軀的智識可以妄加判別。因此,安執委一如從前的制約——將向嵐的提問視為無物,任由她的自言自語飄散在空中。

  本應是如此的。

  「向嵐小姐,我們不需要做這種假設性的對答,沒有意義。」

  廚房本來應該迴盪著由AI挑選的放鬆系輕音樂,但此時此刻,揚聲器卻傳出了首席執行官左登樓的聲音。

  「怎麼會沒有意義,甚至連小萌和我的對話都有了意義。你我之間的對話會是全無意義的嗎?」向嵐微笑著,一面剝除芹菜堅硬的纖維部分再加以冰鎮,「你們這些變態應該也透過鏡頭看過我們在客廳裡談過什麼吧。我都察覺得到自己心裡有變化了,相信你們應該也不會毫無感覺才對。」

  「確實是有些不必要的接觸和變化。」左登樓在語氣裡漫上了顯而易見的不屑,「畢竟妳們兩人都是自己申請赴死的『志願者』,聽著,不要以為自己還有選擇的權利,都是被系統選上的人,只要乖乖按照遊戲規則走就好。」

  明白繼續說下去也沒有交集,向嵐也不再順著左登樓的話鋒走。她將烤箱裡烤得正好的起司烤馬鈴薯,搭配綠竹筍裝盤,與煎好的荷包蛋組成一份令人垂涎的豐富早餐。放上餐桌以後,她準備躡手躡腳摸進房間裡,卻看到利小萌已經穿戴整齊,坐在床沿微笑望著她。

  突如其來的對望,倒讓向嵐不知為何有些退縮。就像是一種直覺——向來聰明絕頂的向嵐幾乎能夠篤定利小萌有話要說。

  「早餐已經好了喔。」儘管如此,向嵐還是盡量擺出一副處之泰然的態度,正面迎上利小萌的笑容。

  「好喔。」

  伸出帶繭的手,利小萌牽著有些踟躕的向嵐往餐桌走去。已經換上乾淨紗布的手指尖,讓向嵐無法感受到她的溫度,只覺自己的心跳是多麽急促。

  她們如同前幾天,就著餐桌兩側坐下,芬芳撲鼻的焗烤馬鈴薯與烤筍,新鮮處理好的西洋芹都令人食指大動。利小萌拿起一根芹菜,沾了向嵐特製的沙拉醬一口咬下,那雙秀眉舒展開來,滿足的模樣甚至讓向嵐沒能想起利小萌是不是還沒洗過臉刷過牙。

  她呆呆望著身穿寬鬆居家服的利小萌,沒有動自己眼前的早點,數次張開嘴,也沒能說出一句話。

  「妳在想……要我退出『安樂席』,對嗎?」

  「妳、妳怎麼會這麼想?」面對利小萌溫軟的提問,向嵐竟是有些慌張。

  「其實我早就醒了。」利小萌一面用刀子切開焗烤綠竹筍的鮮嫩筍肉,一面帶著笑意說:「妳透過中控和左首執的對話,我全都聽到了。」

  「既然妳有聽見的話,那我也不要再假掰了吧。」

  與利小萌不同,向嵐面前雖然也放著自己準備的早餐,但明顯沒有享用的餘裕。

  她那張本來冷漠的臉龐上,有著前所未見的誠摯,以及不說不可的堅定,「雖然我不知道妳是怎麼發覺這層含義的,但我承認是有這麼想。」

  「為什麼呢?」利小萌也放下了餐具,她雙手交執下巴尖,溫柔嗓音與婉麗的眼神,彷彿隨時能滲出蜜。

  「因為我錯了,妳真的是個老師。」向嵐沒有察覺自己述說時,已經擰緊了拳頭,「之前酸妳,說妳只是個代課老師……講這樣的話,只是想要惹妳生氣而已。」

  「嗯,我知道。」利小萌瞇著眼聽,嘴角的微笑弧度依舊。

  「可是,妳做到了。那是以前我所有老師都做不來的事。」感受到利小萌的輕鬆餘裕,向嵐有些著急起來,「妳傾聽,而且引導了我,我那些從來不曾好過的傷⋯⋯沒人想過要醫治我,只有妳。」

  「嗯,這我也知道。」

  「我從來不覺得自己可以從影子裡走出來,應該沐浴在陽光下的那些年,我都在房裡,獨自一人!被從前的傷拉住腳,一步都走不動!」向嵐的聲音越來越大,「妳這樣的人,不應該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

  彷彿忘記換氣,向嵐的聲音在房裡撞出回聲,爾後她氣喘吁吁,與利小萌帶著的溫柔笑顏相比,兩人的情緒竟像是完全沒有關連。

  這份微妙的疏離,讓向嵐有點失落,也有點吃驚。

  「妳並不明白我的全部。」利小萌靜靜放下手中的刀叉,溫和的語調裡卻有著不容違抗的莊重。

  「妳對他人有幫助,不像我!」向嵐開始高聲大吼,「看看我,我傷害別人,我獨善其身,我企圖用賺錢的速度,來否定那些人給我的屈辱!我、我是已經被弄髒的人……」

  「所以,妳想要擅自證明,我更有活下去的價值,妳才應該接受安樂席,成為合帶國的能源。」利小萌歪了歪頭,閉上了眼睛。

  「這麼自我中心的判斷,我當然無法接受。」

  那句話,甚至比向嵐掃落桌上的早餐時,餐具撞碎發出的聲響更加鏗鏘,在她心底烙下的印痕也更為熱切。

  「那麼我,也不能接受!」

  利小萌這麼好的女人,怎麼可以一死了之——此時此刻,向嵐無法向自己撒謊。

  她很珍惜眼前這位看似嬌弱,卻無比強大的女人。

  「那好吧。」利小萌依舊溫軟的語調,如同輕輕撫過向嵐胸口的微風,「那我們就來比賽吧。」

  「比什麼?」

  「比誰更適合贏得安樂席,就像一開始一樣。」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應該沒辦法手牽手一起走,可能能量氾濫會爆炸( ´・ω・`)
2024-03-14 00:50:45
九方思想貓
爆炸就是藝術
2024-03-14 06:50:1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