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安樂席》第六章-兩位英雄的真相-2

九方思想貓 | 2024-04-13 15:55:47 | 巴幣 154 | 人氣 468


本文亦連載於



  岑仁美這麼說的同時,笑容沒有絲毫變化,情緒上風紋不驚,讓利小萌有些摸不著頭緒,不知道這究竟是一個過於激烈的玩笑,還是各方面看來都完美無瑕的岑首執,想藉此表達些什麼。
  
  她啜飲花茶的姿態甚至毫無動搖,曾歷經教育職場的利小萌,明白這就是飽經社會歷練者才能擁有的淡然。雖然外表看起來仍是妙齡女子,但她自己也承認是個八十幾歲人,那樣的年紀,顯然已經與利小萌這個AI世代的人有所差距。
  
  岑仁美對花茶手藝鑽研得深,左登樓也在食物料理上非常講究。真要說起來,還是向嵐這個奇女子要更奇怪一點。會去探究那些透過「中控」可以簡單完成的咖啡、早餐做法,她又不是AI世代之前誕生的人……
  
  而想到這裡,利小萌才發現——如今的她不論想到什麼事,總要回憶起向嵐的名字。她的態度、她的聲音;桀傲的面孔、張揚的語調;細膩的關懷,以及同床共眠時,曾牽過的溫暖手心。
  
  向嵐有著顯而易見的缺點與弱點。也許正是因為如此,才讓她在利小萌的記憶裡有著無比鮮明的印象。然而岑仁美這位才貌雙全的女人形象太過完美,直到利小萌察覺她心底的陰影之前,眼前的人工麗人一直有些透明。
  
  就在她淡淡說起曾經殺過人之後,「岑仁美」這個人便忽然鮮明了起來。
  
  「殺人,在全民健保6.0以後,可是一等一的重罪。」利小萌面上的苦笑更濃了,「套句老話說,是要『株連九族』的。身為公務員的妳,不可能不知道。」
  
  「那是當然的,非常清楚。」岑仁美撥了撥垂放在肩頭的秀髮,她的話語裡,開始有了沉靜卻熾熱的火,「但我這個人,有一分證據說一分事,妳可以信得過我,每說一分話,就有一分真相。在『中控』的轉播之下,安執委全體都聽得到我們聊天的內容,我說的當然也可以被檢驗。」
  
  「那又是為什麼……?」
  
  岑仁美站了起來,拉平她因為交叉雙腿而略有縐折的包臀窄裙,隨後來到利小萌身邊,與她並肩而坐。
  
  「妳知道有什麼東西是和全民健保6.0一起發展起來的吧?」
  
  曾經為了穩定生活,拼命唸過書的利小萌,當然知道這些專屬於合帶國民的重要知識,「燒魂專法,以及魂造義體?」
  
  岑仁美像是看著自己的好學生一樣,溫和地點了點頭,「沒錯。在全民健保6.0通過以前,首先取得突破性進展的,是『魂磚』製程的實用化,當然研究許久的魂造義體、人工內臟也隨之取得應用認證,國人的壽命,因為『中央魂研院』的劃時代成果,從一百歲達到一百二十歲,也是近年的事。」
  
  在第二次能源戰爭中倖存的海島國家「合帶」,並沒有直接被捲入第三次能源戰爭,四面環海的環境,本來是一個能源耗盡之後,就會被世界遺忘的死亡牢籠,所以各國爭相奪取「地熱礦工」與「剩餘能源」等資源,對合帶國而言並不是一場直接危機,而是一場慢慢步入死亡的安寧期。利小萌明白,這正是為何在世界大戰當中,國內還能保有「國民平均壽命一百歲」這樣的高齡。
  
  「我國醫療水準卓越,又因為接納各國送來的戰爭重傷、重病患,可以說是大發戰爭財。但這樣的榮景,只要國內僅存的舊世代能源耗盡之後就會一切成空。」岑仁美繼續說道:「但這和我們小老百姓有什麼關係呢?『魂磚製程』的成果,以及當時箭在弦上的『燒魂專法』變成政府非常重視,但百姓非常無感的問題。大家只知道,『魂磚』是由『政府』提供,來源公正合法。後來,『義體』讓我們這些本該垂垂老矣的中老年人重返年輕美麗……妳說,出於生物本能,會讓我們怎麼做?」
  
  「呃……我……」利小萌明白岑仁美說的是什麼,登時滿臉通紅。
  
  「看樣子妳真的很用功,沒有漏讀那段事件。」岑仁美一笑嫣然,聲音甜美,猶如銀鈴。
  
  「那段時間被稱為『戰後私生潮』……」利小萌將她羞紅的臉蛋埋入雙手之間,「第二次能源戰爭過後,許多曾經失去親人的國民,獲得了由魂磚製成的健康肉體。那時候還沒有『奉獻英雄』的制度,魂磚都是從第一世代志願者靈魂當中提煉出來的……」
  
  「是。我們重新回到體能與外貌的顛峰,所以我和我先生,為了重新生出那奔赴前線而死的兒子……這種愚蠢的心願,日夜不停地以全新的身體……」
  
  聽到這裡,比起害羞,湧上利小萌心頭的,卻是一股揮之不去的苦澀。
  
  而這細微的情緒轉變,當然也沒有逃過岑仁美聰慧的觀察,「是的,後來的情況就像妳讀到的一樣。電光火石之間,『全民健保6.0』與『燒魂專法』相繼通過。而大家沉浸在擁有全新醫療進展、重獲全新人生的喜悅裡,沒人發現在這些法條當中暗藏了什麼,也沒人知道安裝在自己手腕裡的仿生晶片代表什麼意義。」
  
  後來的情形可想而知。
  
  眾所皆知,全民健保6.0為所有國人植入的仿生晶片,除了完美監控個人的健康狀況之外,還肩負了許多從前不得而知的功能。表面上,只需要抬手就能就醫、感應搭車、通行某些公共設施,聽起來是很方便。但相對的,控管單位也能夠利用感應軌跡進行個人的行蹤掌控,也能藉由健康資訊判斷當事人目前正處在什麼情況下。
  
  於是,埋藏在「燒魂專法」之下的生死規——「嚴禁人民擅自出生及死亡」,在便利之下,成為後知後覺的共識。
  
  起初,還有一些人零零星星地針對這條規定做出抗爭。但在「奉獻英雄」的制度——「安樂席」上路之後,習慣了「燒魂」帶來的純淨能源,超高齡化的合帶國裡,雜音逐漸消弭。
  
  高齡者、合法出生者,還有接管了健康及舒適管理工作的超級AI『中控』,共同雕塑了這個時代。那些曾經忘情「造人」的非法生殖犯,一一在政府的掃蕩之下被整肅。
  
  「非法生殖的刑度,是無期徒刑至死刑。」岑仁美微闔雙眼,從她秀美的瀏海之間,利小萌難以看清她態度與眼神的迷離,「戰後私生潮當中,據說出生的嬰兒有大約三十萬人。想當然爾,要論黑數的話,肯定不止這個數字。而合帶的監獄總收容人數是大約十萬上下,這時候問題就浮現了。」
  
  「抓到的人,都去哪裡了呢?」利小萌感覺得到自己手心有些發涼,「其中一個答案,是否就是像岑姐妳一樣?」
  
  岑仁美微笑著點了點頭,「為政府做事,活著。這是一個選項。」
  
  而另外一個選項,就算利小萌不直接說出口,也大概猜得到。可是岑仁美卻不打算放過她,「另外一個選項呢?」她問道。
  
  「可能全都……不在人世了。」
  
  「大致上就是這樣子沒錯,少部分逃了,也逃不了一輩子。誰能活著,誰該死去,都由『中控』看在眼裡,等於全都交由『官方』決定。」岑仁美站起身,走到窗邊,凝望著遠離喧囂市中心、寂靜如死亡世界一般的窗外。
  
  「是的,為了問出我們私自生下的兒子去向,我被拷問得半死不活,全身上下殘破不堪,生不如死。但AI判定我該工作贖罪,因此我被迫安裝全新義體,在體制的裁決之下活著,而我先生則不是。」岑仁美的凝望穿過街道旁的繁花綠樹,聚焦在不在此處的遠方,「我們相愛、一起犯錯,而後他死去。妳說,這人不就是我殺的嗎?」
  
  「怎麼會……這樣。」利小萌感到喉頭酸疼,眉間緊鎖,「執法單位怎麼能做這種決定?夫妻一起被抓,卻要其中一人效忠,處分另一個人……這種決定,也太不符合人情了吧。」
  
  「執法單位?」岑仁美提高了語調,像是格外不可思議地回頭望向利小萌。
  
  那眼神裡透露的森冷寒意,彷彿與剛才沖出一壺馥郁花茶的優雅女子根本不是同一個人,「咦?難道不對嗎?」
  
  「我說的『官方』,可是『中央魂研院』喔。」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需要來點自由民主之鼠( ´・ω・`)
2024-04-13 20:07:08
九方思想貓
社會主義的鐵錘還高舉在手
2024-04-13 23:41:0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