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安樂席》第四章-陰影之中的真心-1

九方思想貓 | 2024-03-19 19:33:01 | 巴幣 142 | 人氣 500



本作品同時連載於



  ※※※

  雖然住進那間別墅,頂多算起來也只有一個月時間而已,但是對向嵐而言,卻好像已經過了一輩子那麼久。

  拖著自己帶來的行李箱,走出別墅大門並不費時,更不費力,畢竟裡面裝的衣服以及日常用品並不真的很多,整頓打包,不花多久的功夫。

  安樂席執行委員會的行政人員早已等在門外,向她收回感應磁卡的手攤放在向嵐面前,約莫也有一分鐘之久。

  「請問……向小姐?」

  彷彿是從夢中驚醒,走出「安寧假期」的向嵐表情迷離,即便機械性地將磁卡交到他人手中,瞳孔卻怎樣都無法向附近的人影對焦。

  「安樂席的正選人員,是利小萌小姐。」向嵐的負責人,也是與左登樓同列首席執行官的岑仁美神情溫柔地望過來,「我也不知道該說恭喜還是遺憾,委員會這邊對於您的『生存』充滿祝福,也將為這一個月以來的麻煩及傷害,做出相應的補償……」

  「妳說補償?」聽到這裡,向嵐像是終於回過神來,惡狠狠地往岑仁美臉上瞪,「造成麻煩?操你媽的,你們安樂席執行委員會,把別人的人生揉成一團爛j衛生紙,只是覺得『添了麻煩』這麼簡單?」

  向嵐絲毫不加掩飾的怒容,在情緒上有著確確實實的感染力。現場所有低階安執委無不低下頭來,只有身為首席的岑仁美依舊抬頭挺胸,堂堂正正面對當事人的火氣。

  「人生,是你們這些事不關己的政府官員可以補償的?」向嵐甚至沒有發現,她說到激動之處,已經紅了眼眶,「你們他媽能夠明白,大半生命總是孤獨的人,遇到人生第一位知己,卻必須眼睜睜看著她死去,是什麼心情嗎?」

  「我們——非常同情妳的遭遇,向嵐小姐唷。」

  如同唱男高音一樣誇張的聲音,幾乎是和岑仁美的嘆息一起登場。身形挺拔的男子從加長型黑色禮車跨出一隻腳,精心擦過的皮鞋在並不溫暖的晨光下,幾乎比太陽更奪目。

  「我左登樓是多麽感動啊!」他一手擺放在心窩,一手高舉向天空,「一場不該有的錯誤,發生在神聖的儀式之前,是多麽不祥!但是,但是啊!」

  他清了清喉嚨,以慨嘆語調接著說道:「如今,錯誤已經得到改正。而一個真正下了決心的仁者,她無敵。求仁得仁者,她無匹……」

  「好了,登樓。」岑仁美目光掃過氣得發抖的向嵐,出聲制止道:「你也應該考慮一下向小姐的心情,少說幾句吧。」

  「說什麼呢?」左登樓卻沒有一點消停的意思,「無論怎麼說,向小姐都應該高興的吧。她是不該死的那個人呢!」

  匡噹一聲,尚未上車的行李箱摔到了地上,向嵐一個箭步上前,單手揪住左登樓的衣領,眼神銳利得能將面前的男人一刀兩斷,但相較於周遭低階安執委的慌張失措,男人卻顯得十分泰然自若。

  「你他媽再說一次看看。」向嵐語調低沈且滯重,「什麼叫做我才是不該死的人,說得像小萌就該死一樣。」

  「如果戳到妳的痛處我很抱歉,不過,我不覺得有什麼需要道歉的地方。」左登樓歪斜著一張嘴,似笑非笑的態度看著更令人怒火中燒,「誰更適合坐上安樂席,是透過已經修正的機器再次判讀過你們兩人的靈魂,所得出的結果。既公正,也公開,經得起社會檢視,也經得起魂研院的研究小組論證。」

  「原本不是這樣的。」向嵐揪著領口的手捏得更緊了,「你們說過,要讓我們競爭,看誰更加適合!」

  「唉唷唷,不小心告訴妳真相了呢,瞧我這嘴喔。」左登樓嘻皮笑臉地自打嘴巴,「不過,直接告訴妳,這是塑魂儀修正BUG之後的最新檢驗結果,比較不會讓你們不服才對啊,這樣才省得被人說是『人為操作的結果』嘛。」

  向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麼,她憤恨地提高了音量,右拳往左登樓的臉上恨恨地招呼過去——

  然而,抱著拳頭骨折也要狠狠砸爛那張臉的覺悟,預想中的痛楚,卻沒有像預期一樣降臨。仔細一看,安靜的岑仁美竟單手抓住她盛怒之下揮出的拳,彷彿絲毫不費力氣。

  「向小姐,我為同事的無禮向您道歉。但對公務員行使暴力,絕對不是明智的行爲,還請您忍耐。」

  「忍耐?我為什麼該忍?」向嵐掙扎著如同被鋼條箍緊的手,忿忿地罵道:「這位狗屎執行官講的算是人話嗎?我幹他媽需要把他當人看的嗎!」

  岑仁美卻並不說話,她那雙經過改造的義手有令人不安的冷光開始流動起來,無論向嵐如何掙扎,想往左登樓撲過去,卻始終是徒勞。她只得滿滿不情願地放開了手裡捏著的領子。

  默默走向掉落在地上的行李,向嵐彎身整理一下略顯散亂的衣服,淡淡說道:「你們都給我去死吧。」

  「請恕我拒絕,向小姐唷。」左登樓像是非常無奈地聳聳肩,「在全民健保6.0之後,最新的衛生保健法早已說明,國民有義務配合國家人口管理政策。任意出生和任意死亡,都是犯法行為,最高可處……」

  「最高可處死刑,或靈魂納管之刑。」

  岑仁美接走話鋒時,不知為何語調裡有了不著痕跡的陰冷。

  然而向嵐早已聽不進去他們的話,在數位安執委的慰問之中,她頭也不回,拖著單薄行李箱逕自而去。留下一眾不知所措的低階安執委,以及兩位時而爭鋒相對,時而卻又好像默契十足的首席。

  「學姐,真難得妳會替我說話耶。」左登樓嘻嘻笑著說:「這就是將近九十歲人的從容嗎?」

  「登樓,我只是尊重國家,遵守法律而已,不需要說成這樣吧。」岑仁美眼睛瞇成了一條線,口吻裡又再度恢復到早先的淡然及溫婉,「理所當然的事情,沒有所謂討論空間。依法行政不是我們公務員該有的素養嗎?」

  「該說是學姐妳變了很多嗎?」望著這樣的同事,左登樓也收起了狂妄,以莊重的語調應答道:「畢竟妳以前可是……」

  「以前的事情,那就是以前。」

  以這句話為界,左登樓再怎麼不識趣也明白,兩人之間能夠進行的和平對話,也就到此為止了。

  岑仁美負責的安樂席候選人已經失格,兩位首席需要分工合作,共同主理「安寧假期」種種事務。於是她踩著黑色高跟鞋坐上其中一台豪華加長型電動禮車,放下左登樓的人馬拂袖而去。

  「也對,她現在已經是最出色的安執委了。」左登樓歪斜了嘴角自言自語道:「那麼,接下來,就讓我繼續為這個國家盡忠吧……」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國家人口管理政策,與某個已經埋入歷史塵埃的獨裁國家十分相似
2024-03-19 21:22:39
九方思想貓
不能說出名字的男人
2024-03-20 08:45:0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