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安樂席》第四章-陰影之中的真心-4

九方思想貓 | 2024-03-27 22:42:50 | 巴幣 40 | 人氣 491


本文同步連載於



  ※※※

  離開安寧假期之後,左登樓坐上安執委專屬的電動加長禮車,任由這個安靜的文明器械將他帶回工作地點。

  帶著利小萌前來「安寧假期」時,他神情專注,精神上十分亢奮。當時在同一台車上,還曾經因為過度注視他的當事人而引發過一段對話。

  是有關於「奉獻英雄」的對話。與在安寧假期時不同,他曾經以高亢如歌劇一般的口吻,謳歌過利小萌的決心。

  但現在,他卻無法這麼做。

  「很少看到你這樣子呢,登樓。」

  會是因為利小萌不久之前曾經探詢過他的深層內心,意料之外的揭露讓他心浮氣躁嗎?又或者是因為,現在坐在他對面的女人是與他一向並不融洽的同事岑仁美?

  無論原因是哪一邊,他都確確實實無法保持過往的從容。

  「岑學姐比我年長,我相信妳不可能看不出來。」左登樓鼻子裡哼地一聲,「雖然我是年過七十的老頭子,自認為看過許多大風大浪……妳也是超過八十歲的老妖婆了,那雙義眼肯定看得很清楚。是的,我是有點無法平復。」

  「呵,看起來我們的當事人都很特別。利小萌能把你的不正常看在眼裡,那雙『肉眼』確實難得。」

  岑仁美在車廂正對面座位翹著二郎腿,她一面說,一面將穿了細高跟鞋的美麗義腿換了邊,短暫流瀉春色的黑色短裙並不特別吸引左登樓的目光。

  「過八十歲的老太婆,不必再賣弄風騷了吧。都換了一身義體,我們都沒有兩樣。換句話說,妳也不太正常了吧。」左登樓吁了一口氣,淡然說道:「妳……經歷過那些事,在安執委的工作上卻做得比我還順手,說實話,沒有做到這個地步的話,我還不能相信妳。」

  「我已經和『那時候』不同了。」岑仁美推了推她的眼鏡,「現在的我,不但是稱職的公務員,也跟你一樣爬到最高職階,是安樂席執行委員會並列最高的首席。無論是守法作風,還是對體制的接受與理解,自問沒有地方可以被人閒話。」

  「對,甚至妳也用了義體。分明妳曾經——」
  「曾經,我是無法接受的,沒錯。」

  左登樓的話還沒說完,岑仁美已經接走了話鋒。

  「而這就是為什麼,我會說我們的當事人都很特別。」岑仁美極為難得地在臉上露出了微笑,「畢竟就連你,登樓,連你都變成這樣了,說明無論向嵐,還是利小萌,與從前我們服務過的所有安樂席受選者都不同。」

  「妳到底想說什麼?」左登樓也是難得一見地流露出明顯的不耐煩。

  「我想說的是,你竟然會探討我使用義體,讓身體和二十多歲一樣年輕美麗這件事究竟算不算『正常』,說明我們今年帶來的兩位當事人都確確實實地與眾不同。」

  「有什麼不同?她們都是被時代打敗的人。」左登樓抬起頭來,直視著眼前的「學姐」,雙手在自己大腿上奮力一拍,「年滿三十以後,可以自己申請安樂席,獲得最受全國矚目的安樂死機會。妳說她們和從前的受選人不同?到底哪裡不同了!」

  「她們影響了彼此,讓生命的意義與樣貌被詮釋,讓彼此都變得與從前不同。」岑仁美的笑容更開了,「而且啊,登樓,還讓你這個奉獻偏執狂變得沈不住氣。你不覺得,今年的安樂席受選人,才真正當得起『英雄』這兩個字嗎?」

  「我沈不住氣?為什麼?」左登樓甚至有些氣惱。

  在他腦海的深處,有什麼東西在蠢蠢欲動。然而,他卻無法明確得知自己的深層內裡,究竟藏了怎樣的暗瘡。利小萌究竟看出了什麼?她為什麼做出了突如其來的徵詢?

  因為父親在第二次能源戰爭當中戰死,因此他才走上安樂席執行委員這條路。為了讓國家走上無須面對戰爭的「正途」,左登樓覺得自己可以獻上一切。

  「我甚至還記得我父親是怎麼死的。」左登樓喃喃地說。

  「喔?」岑仁美拉高了語調,「令尊……在合帶國奮戰過了嗎?」

  「父親是被刺刀殺死的,白刃戰。」左登樓艱難地抿起了嘴唇,「妳知道,在能源短缺的這個世代,碩果僅存的彈藥也珍貴得很,在衝鋒當中……我們……」

  如同雷擊一樣的電麻感讓他感到劇烈疼痛,緊緊皺起眉頭的神情,看得岑仁美目不轉睛。

  「登樓,我知道你在安執委的職位上出生入死過,但我可不知道你上過戰場,也沒有興趣知道。」

  話聲落盡,以此刻為始,彷彿兩人之間又再度被靜謐所包圍。沈默的氣泡讓這個過於寬敞的車室空間變得森冷寒涼,似乎就連健康與舒適管理AI,也無法調整人與人之間針鋒相對的冷漠。

  「喔喔——真不愧是——尊敬的學姐呀。」

  如同唱歌劇一般的語調再度響徹,在岑仁美面前,那個囂張、狂放,自信過剩且乖戾的左登樓忽然又回來了。

  「學姐說得是,她們都是不可多得的『奉獻英雄』啊!燒魂專法當中竟然明文規定每年只能有一位受選人,這是多——麼可惜,多——麼浪費她們『高貴的情操』啊!」

  特別在關鍵詞上加重語調的說話方式,再一次讓岑仁美臉上的笑容無影無蹤。

  「哼,隨便你怎麼說吧。回到工作的狀態是很好,但你實在太吵了。閉嘴吧,登樓。」

  於是又一次,冷淡且高雅的美人,及梳著整齊油頭,高唱詩歌的乖戾男士,在並不和睦的電動禮車裡,一路往他們的工作地點「中央魂研院」而去。

  一如往常,卻又好像再也無法回到從前的模樣。

  千頭萬緒之際,岑仁美的手機響了起來。她看著螢幕上的來電名稱,微微皺起了眉頭。

  「您好,我是岑仁美……嗯,現在方便說話。等等,怎麼會?」

  見她接起電話之後臉色大變,左登樓也閉起了嘴,靜靜聆聽她與來電者之間的問答。爾後這位高雅女子放下了手機,緊咬下唇的焦慮模樣令他疑心大起。

  「怎麼了,學姐?」

  「我的當事人死了。」岑仁美顫抖著說道:「向小姐死了,就在剛才……」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變化總是難以應對( ´・ω・`)
2024-03-28 05:58:19
九方思想貓
計劃趕不上變化,變化趕不上長官的一句話
2024-03-29 08:07:2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