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安樂席》第六章-兩位英雄的真相-4

九方思想貓 | 2024-04-22 19:45:50 | 巴幣 172 | 人氣 488



本文亦連載於



  男人的探詢讓向嵐一身冷汗。
  
  她只負責開車而已,也因此,項紀風並沒有教給她應對各種狀況的辦法和勤前教育。她眼神渙散地望著遠方,無法轉頭看那窗邊說話的男子一眼。
  
  自從求職挫敗,被蔡翰林挖開舊傷的那一天起,向嵐一直是在家工作者。她是網路上最神秘的「超級工程師」,雖然有無與倫比的天賦,但幾乎沒有任何一個業主能夠真正意義上和她見過一次面。儘管透過線上會議討論,或者在虛擬實境當中溝通,向嵐換過許多替身與代號,沒人知道這位接案人到底是什麼名字,也沒人知道她的底細。
  
  這樣的環境,才能讓她得到安寧。
  
  反過來說,向嵐非常不擅長面對陌生他者。猶如是在「安寧假期」與利小萌的相遇,她除了利用帶刺的言行偽裝自己,在暴戾之氣當中蜷縮自我,早已不知道有什麼其他辦法,可以和尋常人正正經經地交流。
  
  在「抽薪者」的根據地,每個人都帶著露骨的目標在行動,也毫不掩飾自身意圖與向嵐相處,與其說是工作,這些人更像是捨身,和從前不顧一切武裝自己的向嵐很像。不受祝福的親切感,讓她比較容易融入這一群被體制遺棄的人之中。
  
  但眼前這個男人,一來不知是敵是友,二來那完整社會化的態度與面孔,無不令向嵐極端想吐。她無法停止想起,從前在那個菁英女子高中裡,外表楚楚可憐,卻狠心加害於她的女孩子們,最後是帶著如何扭曲的笑容,又是怎樣漠視她遭受的欺凌。她也無法忘記,在競逐同一個職缺的面試會場裡,蔡翰林帶著森冷意圖的笑語是怎樣刺穿她的心。
  
  「怎麼啦,這位有好看刺青的小姐……」橘色工作服的男人摸了摸下巴,「嗯……怪了,我們有在哪裡見過面嗎?總感覺妳好像很面熟啊。」
  
  向嵐感到胃袋翻湧,她吃力地彎下腰來,只恨無法把自己藏到某個洞裡去。
  
  她明白自己沒有很好。在利小萌的懷裡哭過,在蔡翰林被項紀風所殺之後,她都曾經覺得自己好了。但顯然並不是如此,那些在心口上潰爛十餘年的舊創,要完全被治癒,自然是沒有那麼容易。
  
  又一次她體會到,自己被生命中難得一見的貴人支持著。
  證據就是,那個能夠包容她全般自我的人——利小萌不在身邊,竟然會讓她找不回內心的平靜。
  
  這時,俏皮的語調從後座傳了過來。
  
  「幹嘛呀這位小鮮肉,你不要嚇我們家的新進好嗎?」說話的是林雲,她一面微笑著向男人搭話,順手還取了一頂墨綠色棒球帽往向嵐頭上一戴,「搭訕我們家帥氣紋身妹妹,是要付出很高代價的喔。」
  
  林雲不愧是在組織服務許久的老成員,面對突如其來的突發狀況,她臨危不亂,笑臉迎人,與攀在窗邊的男人就這麼聊了起來。
  
  她流利地聊到虛構的公司背景,談論起對方服務的公司行號,還特別有見地。甚至有些專屬於貨運業者的行話,也都講得頭頭是道。從集貨中心的運作調度,到貨運司機一整天疊貨的時間點,甚至面對點貨異常以及難搞的業主,林雲甚至都還能隨口抱怨上幾句。難以想像她本業是地下組織「抽薪者」的首席醫護員。
  
  「原來如此,是黃柴物流的人啊?難怪好像在這一帶沒怎麼見過。」男人像是心領神會地說道。
  
  「別說是在這附近見不到,你去哪裡找得到像我們家紋身妹一樣年輕貌美的物流士?大部分都像我啦,沒錢換義體的老阿姨囉。」林雲笑嘻嘻地和男人聊著,彷彿她就是那黃柴物流的正式員工,「最近因為那個時節了嘛,貨量比較大,沒辦法的事啊,連我們黃柴倉管課都需要借共享倉庫來當週轉空間。」
  
  「咦?大姐妳說的什麼時節……」
  
  「當然是國慶日,以及同一天即將公開進行的『安樂席上座儀式』啊。這次不是說『安樂席』推遲一個月嗎?所以十月十日國慶之後,再一個月有什麼?是雙十一瘋狂購物節欸。從前在政府的宣傳之下,全國都會為奉獻英雄盛大慶祝的,現在又撞上安樂席延後上座,等於國慶狂歡繼續保持一個月,貨量不可同日而語啊!年輕人你真的是搞貨運的嗎?怎麼可能連這個都不知道?」
  
  竟然拿這種問題來反將一軍?向嵐藏在帽沿底下的詫異神情如果被男人看見了,可就得露出馬腳了。看那男人支支吾吾的模樣,她敢說自己如果被這麼一問,肯定也是這副不經世事的菜鳥神情。
  
  林雲當然也看得出男人心虛的表情,但她的目的其實也很單純——要這位來監視的小菜鳥別來礙事。
  
  「怎麼啦,你們那裡不忙嗎?」林雲眨眨眼睛神秘地笑了笑,「我們家的刺青妹妹是不可以啦,還是你喜歡阿姨我,想要聊久一點?」
  
  「呃呃呃大姐妳忙啊,打擾妳們了……」
  
  男人陪著笑臉說完,微微鞠躬,就準備要從車窗邊離開。向嵐不禁鬆了一口氣,她直起腰桿,重新打起精神往共享倉庫的方向望去,卻沒有發現腰間的傳統式對講機耳機線不小心被扯了開來。
  
  「小向,阿雲,得手了,準備好。」
  
  項紀風的聲音傳遍車室,而還沒離開車窗邊的男人,當然也沒有漏聽。
  
  「不受中控管理的通聯?怎麼回事?妳們在幹什麼?」男人迅速從懷裡取出手槍,那雙銳利如劍的雙眼底有著顯而易見的詫異,「出示妳們的識別晶片,把手舉到我看得見的……」
  
  然而一聲細小的氣音之後,男人的眉毛之間便多出了一個血洞。硝煙氣味與血腥味一同撲面而來,向嵐都沒能來得及看見林雲什麼時候取出滅音手槍,又是什麼時候對準那人的臉上毫不猶豫扣下扳機。
  
  「衝過去小向!」
  
  沒等話說完,向嵐那聰明的腦袋也明白事態刻不容緩。儘管悔恨自己的粗心打亂了行動節奏,已經發動的八人座電動車,還是飛快來到抬著一口大箱子的抽薪者成員面前。
  
  大開的後車門口,項紀風拉著大箱子連人帶貨摔了進來,隨後林雲一面關閉艙門,一面吼道:「快開車!阿風會給妳指示!」
  
  向嵐大驚失色地望著車外四名成員,他們正挨著車門和四面八方偽裝成貨運業者的監視人員駁火,「可、可是他們還沒——」
  
  「他們本就是準備好要殉職的。」項紀風爬到副駕的位置,往向嵐就是一個巴掌,「快點開車,妳想讓他們白死?」
  
  被打得眼冒金星的向嵐一咬牙,將方向盤死死打到底,隨後重踩油門,在槍聲當中衝出重圍。從照後鏡中,可以看見四名抽薪者戰鬥員身上的制服在槍擊當中破損,露出底下的強化外骨骼裝甲。
  
  即使是這樣,面對周圍接連不斷的射擊,他們也不可能支撐得太久。向嵐不笨,她當然知道這就是項紀風不跟她說明計畫全貌,只要她開車的最主要原因。
  
  這更加令她存疑——到底是怎樣的人,讓他們必須不惜犧牲性命,也要搶到手?
  
  「小向,不要放慢速度,盡量往郊區開。」後方傳來林雲嚴肅的指示,「盡量開穩一點,我現在就要斷開會被追蹤的訊號來源,等等會立刻進行手術,所以妳要穩住,明白沒有?」
  
  「欸幹?難道……」向嵐無法回頭,她的問句也來不及說完,就被一個男人戚厲的慘叫聲給蓋了過去。
  
  一隻左手掌掠過肩頭,砸到前擋風玻璃,落在項紀風的大腿上。
  
  果然是這樣啊!向嵐在心底無聲地大喊道。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心理創傷長則一輩子,要治好沒那麼容易( ´・ω・`)
2024-04-23 00:01:07
九方思想貓
沒有人溫柔切開來清創引流,最後就只會壞死而已
2024-04-23 10:13:2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