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87:玉子

色之羊予沁 | 2022-06-29 23:50:51 | 巴幣 8776 | 人氣 852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蒼雪宗一事,終於迎來落幕。


  憐靖天帶領剩下的人尋來,他逼自己將私事放到一旁,現在安撫百姓跟重新穩固結界為重,必須先搞清楚魔族襲擊蒼雪宗的原因……十之八九牽扯到上一代的新仇舊恨。所以心情再難受,他都必須打起精神收拾殘局,彷彿置身事外,忽略遍地的血跡,一具具斷臂殘屍,隨意在宗內行走的惡鬼……


  仙尊們都在,卻無人干涉。


  這種無力是蔓延全身,他感覺自己是苟且偷生。


  與此同時,憐如雪已經帶魔尊到蒼雪宗用來接待賓客的廂房,心情大好。一路上遇到的魔族鬼將,都出自丹玄青之手,它們未散等同召喚者未死,想到入夜就能再次看到弟子,憐如雪如何不激動?雖然她此刻面無表情地奪走魔尊的小糕點,榮得一聲「嘖」,在他反擊時巴頭,某魔就被鑲入地板。


  魔尊瞬間懷疑魔生——有沒有搞錯?一個巴頭就贏了?


  他把自己拔出來時,仙尊手上的糕點已經消失不見,只剩她在舔手指,還評論一個字。


  「辣。」


  「有得吃還嫌!」魔尊跳起來,又被仙尊打回地上。


  除了辣味格格不入,她吃得出丹玄青的手藝進步不少。回味完小糕點,憐如雪坐上椅子,魔尊再次起來就見到她一臉「趕緊進入正題」的表情,回敬一個磨牙的表情,拉開她前方的椅子坐下、彈指,兩名鬼侍從送來茶水跟點心。散去祂們,魔尊替自己倒茶,邊喝邊說。


  「有手就自己來嘿。」


  憐如雪點頭,依舊安靜。


  沉默片刻,魔尊先坐不住。


  「妳不是要問玄青的事情?」魔尊見她不說話,想起見師忘兄的好妹妹曾說過「我師尊人美心好就是性子冷了些不愛說話時常需要大師姐幫忙開悟」時臉色一黑、放下茶杯:「有夠麻煩,我直接說重點!玄青自暴金丹而死,我勉強撿回大部分的殘骨,把三魂七魄拼回去。這對我不難,主要是主體得慎選,剛好玄青那塊共生黑隕是最佳材料,就用它代替金丹了。」


  憐如雪眉頭輕皺。


  「壞女人,說話!」要不是自己略遜一點點,魔尊很想撬開她的嘴:「我不會通靈!妳想知道什麼細節?」


  「捉魂魄術,捏隕塑丹,修補殘身。」


  「妳可以說,詳細一點。」魔尊故意學她說話。憐如雪覺得新鮮,除了若芷真偶爾抽風,沒人敢這樣噹自己。


  「你用什麼術法捉回三魂七魄,穩固黑隕替代金丹,進而修復全身?」


  「妳這樣說話我就懂了嘛!」魔尊讓鬼侍從送上文房四寶,提筆道:「哪裡看不懂就說喔,我們的目標是盡早讓玄青脫離苦海!」


  「嗯。」


  憐如蒼正午時跑出密室,晃一大圈才知道他們在廂房,進去就見到兩人對著桌上密密麻麻的術法沉思,他決定等大人忙完再來打擾,隨意晃到以前居住的地方,這裡除了院子那顆樹,已經見不到過去生活的痕跡。憐如蒼隱約記得他們死後,這地方就變成大夫或貼身隨從偶爾暫居之所……


  不自覺間,坐在習慣的位置。


  曾經覺得高大無比的石牆,原來這麼矮;看似寬闊漫長的走廊,居然如此狹短。


  憐如蒼伸出手指比劃,不禁傻笑。阿姊在院裡,母親陪伴身旁,微風吹過……帶來他的家……


  「如蒼……」


  「姨娘有什麼事情呢?」


  他的笑容滿面春風,姨娘在一段距離外停下腳步、臉色依舊慘白。


  憐如蒼注意到她手上捧著一個怪異的正方形木盒,看似八卦鎖,那是種不用釘子就能把東西牢牢扣緊的卡榫方式,大至蓋房常見,小至幼兒益智玩具都會出現。他房裡最多這種東西,不是自己喜歡,是母親跟憐如天一直塞給他想鍛鍊腦力,可每次玩,他只懂得拆不懂裝,最後都是阿姊代勞拼回去。


  「我問過子爾綠事情經過了……」


  「嗯嗯,姨娘是打算在出家前,說些什麼嗎?」


  「是。」她將視線挪到手上的盒子:「既然他不在了……靖兒的想法與槐天也不同,姨娘覺得這交給你也好……」


  「那是什麼呢?」憐如蒼看不出那盒子有何古怪,但也沒有收下;姨娘也不催促,雙眼無神地看向一旁,問:「如蒼是否曾經想過,為何妾都生男不生女,即使有女兒也十分早夭折,或嫁為人妻後總難產身亡?」


  她這一提,憐如蒼眉頭一跳。


  「在這呢。」姨娘輕撫手上的木盒:「這是玉子箱,如蒼聽說過異國的取子箱嗎?玉子箱基於那東西改造,唯一不同是都放女性,那些消失的女娃都在這了。她們一出生就被壓縮成珠入箱,每放滿十一位女娃,便會讓第十二位女嬰長大,但必須出嫁,身懷六甲時入箱,繼續下個輪迴……在我生下槐天前,有過兩名女兒,連看都沒看到,就被放入這兒呢。」


  「這、這,他怎如此喪心病狂!折磨我們還不夠,連無辜嬰孩都?」憐如蒼渾身寒毛豎起,取子箱是什麼他不了解,但聽姨娘的話,這看似平凡的木盒裡裝滿了……強烈的噁心衝擊上來,他乾嘔難受。


  「不是他,是仙祖流傳下來的,至於哪代就未知了。」姨娘沒再拿著這看似無害的木盒,放在地上、推到他面前,繼續道:「醉死花正是從玉子箱孵育出。」


  「這到底……在幹嘛?」憐如蒼渾身顫抖:「為什麼突然跟我說這種事?醉死花真是這樣孵育?」


  「我親眼所見他取出情蠱,才意外得知此……」


  「妳先回答我!親眼所見是什麼時候?」


  「約十幾年前,如雪回來宗內找東西……你這反應是,如天在更早之前就下蠱了?」


  「對。」憐如蒼抿抿嘴唇:「阿姊孩童時就被下蠱了,所以妳見到的那次,應該是他為了喚醒情蠱才取出來……然而,妳什麼都沒表示?得知親生的兩女嬰被拿去煉蠱,還能冷眼旁觀?看他取出血肉飼養的蟲,對我阿姊幹出那種事?」


  「我當時暈過去了,醒來已是五日後,病了一年。」她的聲音有氣無力:「姨娘不是想來爭論,既然蒼雪宗移主,你也在找解決情蠱的方式,這東西或許能有線索,在找出辦法後,請你……摧毀玉子箱吧。這是姨娘一生一世的請求,若是可以,別讓靖天知道玉子箱的存在,蒼雪宗內部骯髒的束縛,就到你們那代吧。」


  「妳是說,所有痛,所有苦,明明都是你們製造出來,卻是我們這些後代扛起血污,新生代卻淨如清水?」


  姨娘身體一頓,低下頭,竟在他面前緩緩跪下——磕頭。


  「求你了……如蒼……求你了……」


  一次又一次的磕頭,他想起那場雪夜,當時她心中為何所想?


  嘲諷?


  還是憐憫?


  憐如雪從沉思回神,丟下魔尊、離開廂房,下意識來到熟悉又陌生的院子。她遲疑一秒,為了坐在走廊盡頭的人過去,感覺有股淡淡胭脂味,好聞但是她不喜歡,來到憐如蒼身旁坐下,見他望著天空發呆、眼睛通紅似是哭過,大腿上放著一個盒子……神似兒時常常玩的八卦鎖,雖然比腿上這個小了幾倍。


  「阿姊還記得,爹常丟這造型的八卦鎖要我玩嗎?」


  「嗯。」她想了想,自己應該多說幾句:「你只會拆不會裝。」


  「是啊……」憐如蒼喃喃:「幸好只會拆……」


創作回應

沃教授
古有壓縮女嬰煉蠱,今有吃食胚胎養顏
2022-06-30 09:46:03
色之羊予沁
人類真ㄉ有病
2022-06-30 12:23:02
Eden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窩…窩來打賞魔尊哥哥了!謝謝哥哥捨命為我們帶來的表演ヽ(*´∀`)ノ
魔尊哥哥該不會是第一個有辦法第一次見面就跟師尊正常交流的…生物吧XDDD

取子箱的出現讓我起雞皮疙瘩,弟弟跟憐靖天此生最大的悲劇就是出生於蒼雪宗吧,最後弟弟的呢喃餘韻好深啊~
憐·內心激動但面無表情只想著日落見弟子·如雪,看起來沒有要安慰弟弟的意思XDDD
2022-06-30 12:44:35
色之羊予沁
感謝贊助\\\\٩( 'ω' )و ////
沒錯,魔尊超厲害ㄉ對不對(#

弟弟:阿姊窩好難過喔喔喔(◞‸◟)
雪雪:嗯(ㅍ_ㅍ)oO 想吃甜甜的小糕點…應該慢慢吃才對…
2022-06-30 18:12:33
Goodnight
蒼雪宗噁爛程度更上一層樓了
2022-06-30 15:16:23
色之羊予沁
應該是不會挖到更噁的了(#
2022-06-30 18:12:59
無殤
先祖是因為這樣想補償嗎?(滅世之後被其他神祇推出來善後...
2022-06-30 20:00:53
色之羊予沁
J個就不好說惹
2022-06-30 20:25:17
mushroom
乾...蒼雪宗垃圾先祖...真的是無恥不人道無極限...被滅剛好而已... 剛看了噗浪 怎麼覺得玉子箱需要魔尊介入才有辦法處理裡面放的數萬女嬰...
2022-06-30 20:46:29
色之羊予沁
狗杞:葛~你把這個吃掉窩就當好妹妹┏(_д_┏)┓))
魔尊:哩係工山小,這ㄊㄇ怎吃(゚∀。)
2022-06-30 20:48:4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