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81:因果

色之羊予沁 | 2022-06-14 07:33:33 | 巴幣 8900 | 人氣 880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過世的前少主,確實都這樣喊阿雪呢。」


  「喔,你這是否認蒼雪宗後代,有人墮入魔修的意思。」憐如蒼淡然道:「但你也看到了,這些傢伙傷害不了我,證明仙祖所承認的少主依然是我,而我則認可阿姊,她才能自由進出蒼雪宗,你們也能私下搞暗殺不被反噬——爹怎麼那種表情呢?敢做敢當呀,阿姊不是沒發現,她只是懶得理而已,你們這些人怎麼就得寸進尺了呢?」


  子爾綠非常尷尬看這一齣,這時候憐如雪沒反應,他無法問當事人之一要不要把現場禁音?他雖然贊成讓蒼雪宗一些事情敗露,但憐如雪不免被捲入其中,即使什麼都沒做。


  「下來吧。」憐如蒼深呼吸,壓抑自己的怨氣:「看到你過得如此滋潤,我都肚子疼了。如果想拖時間,也可以,反正……」


  憐如天見到他的笑容不懷好意,凝神連接自己留在蒼雪宗的神識,見到外頭是什麼場面時,瞬間怒了。釋放出的威壓逼使旁邊的人腿軟,除了蒼雪宗以外的人,幾乎是跑得跑、爬得爬,被他的怒意壓得喘不過氣——瞪一眼默默釋放威壓反壓他的憐如雪,看回場上的憐如蒼,怒意更盛。


  「你竟然解除宗門大陣?讓魔族攻進蒼雪宗?」


  他這句震驚全場——魔族攻進蒼雪宗?


  當年蒼雪宗祖師爺花數百年才打退魔族,消耗數十萬條修士的命得到那地方。他們所在位置可是人間重要防守之一,影響整個北方脈絡,更別提他們打下後建設多少東西,撫育多少人文事物,要是又被魔族攻佔只會更難奪回,所以眾仙門即使不恥蒼雪宗,但必定會替蒼雪宗助力防守,避免這塊重要地又落入魔族手中,造成生靈塗炭!


  子爾綠第一時間,也是準備要傳令給自家青龍宗主跟白虎宗主。


  「你們緊張什麼?」憐如蒼好氣又好笑說:「才不是打呢,我只是覺得家裡太髒,請朋友幫忙掃地,怎麼會牽扯到無辜百姓呢?我只針對當事人,曾經出言羞辱、嘲諷、對阿姊不敬的人都得死!如果懂得尊重就沒事,難道堂堂蒼雪大宗沒一人符合條件?那我還真擔憂啊,戰仙尊都不放在眼裡,百姓又怎會放在心裡呢?」


  「看來你瘋得不輕!」


  「是呀,多虧爹把我逼死!把阿娘逼瘋!把阿姊逼走!」憐如蒼笑出聲,他的眼神卻是痛苦,張開雙臂巡視整個會場,怒吼:「別當縮頭烏龜了,下來!我要讓全天下人心服口服,蒼雪宗今日注定覆滅,全因你親自種下的惡果!怨不了任何人!也別想再找理由對戰仙尊潑髒水!」


  他一踏地,還跪在周遭的蒼雪宗弟子都噴飛出去,但沒死一人,憐如蒼只瞪著憐如天,隨著他跳下觀眾席一掌襲來,憐如蒼雖然被打退幾步,但立刻喚出自己真正的黑刀往前劈去,刀刀針對致命點攻擊,憐如天頻頻閃過,毫不客氣地反擊憐如蒼,一掌打到他的胸口,憐如蒼沒吐血反而扣住手腕又是一劈,憐如天不得已喚劍抵擋,開始第二波攻勢。


  觀眾席上的人們坐立難安,可鹿仙尊沒動作,他們就決定按兵不動。


  從剛才的對話聽來,台下那位曾經的蒼雪宗少主是可以選擇憐如天不在時攻打蒼雪宗,然而他選擇正當對決,還乖乖從第一場比到最後一場,用大會的規定換取憐如天一戰就是要討個交代;根據他說法是只傷害曾對戰仙尊出言不遜之人,如果只是想耍著人玩,倒不用繞這麼大圈,可特地搞這麼多步驟,讓眾仙門親眼見證蒼雪宗是自食惡果,人們的內心搖擺不定。


  而且從剛剛開始,戰仙尊的臉色就很難看……


  若芷真注意到時,已經來不及了。


  她剛剛太專注注意蒼雪宗的動靜,所以沒有發現憐如雪臉色蒼白,似是在忍耐不適——她確實如此,意識到那股香氣時,已經來不及閃避,情蠱忽然爆走,把她搞得全身難受、動都不敢動,更別提分神注意周遭事物,只能拼命跟慾望拔河,拉回理性試圖壓抑情蠱。


  若芷真指示孤晝蟾與慕夜陽別讓蒼雪宗靠近,趕緊讓寒巧凝去請示子爾綠過來,雖然這情況讓異性靠近非常危險,但是眼下只有他能信任也有能力應付,看是要把憐如雪打暈還怎樣,至少先帶離這裡比較安全!然後與小蜜蜂牽手,再與憐如雪握手,不出所料體溫刺燙,她默唸一句暗號,小蜜蜂大驚是要稀釋情慾,飛快鎮定下來協助自家師尊幫五柳長老調解,安雨蓉則是守在他們身旁,避免突發狀況。


  憐如蒼很快注意到那裡不對勁。


  「真是下三濫啊。」他鄙視憐如天,朝那裡大喊:「長老,我讓一名朋友過去幫忙,別擔心,他肯定能解決!」


  若芷真嘴角一抽,因為這煩人的情蠱她也很難受,此時眾多人將目光挪過來,很想罵「你打就打沒事把注意力都吸引過來幹嘛?」時,有個人擺明就是想靠近,直接走到他們旁邊,由於戴著與憐如蒼一致的面具,外加沒有特別敵意還對場內比「可以」的手勢,慕夜陽跟孤晝蟾決定放人靠近,只見他伸出雙手——若芷真皺眉,雖然很纖細,但怎麼看都是雙男人的手。


  當他拍他們肩膀,難以壓抑的慾望竟然一下子就被抽離,若芷真大驚。


  「戰仙尊!」子爾綠已經趕來,他也有聽到憐如蒼那句,只見那人雙手改放到憐如雪肩上,她原先繃緊的臉色忽然鬆開,難以理解地抬頭,欲言又止。


  雖然特意壓抑氣息,但她清楚知道對方是魔族。


  「師妹?」若芷真擔憂地呼喚;憐如雪開口:「很……清醒。」


  知道那情蠱有多麻煩的眾人,要不訝異都難!當初被搞得要死要活,這人怎麼一出手就有辦法壓制?可惜對方似乎也無解的樣子,憐如蒼才必須跟憐如天要解蠱丹。


  憐如雪任由他人將手搭在肩膀上,撈走情蠱產生的情素,看著底下的戰況皺眉。


  情況不樂觀,一開始他們不分上下,但隨著憐如蒼閃的次數越來越多,憐如雪知道他有些力不從心了。這是正道的地方,大會內又有重多術法,身為魔修的憐如蒼自然被削弱,外加憐如天的實戰經驗豐富,憐如雪扣緊手指,她不確定自己能否承受第二次失去弟弟的衝擊,當年是無能為力,但如今除了子爾綠,還真不知誰能對過三招。


  「戰仙尊。」子爾綠感覺出她的氣息有變,低語:「他們賭生死,任何人都不得下場干擾。」


  「鹿仙尊多慮了,我師妹只是擔心而已。」若芷真已經坐回憐如雪旁邊,雖然語氣淡定,可手緊緊抓著她不放。


  要是憐如雪下去事情真的會更麻煩。


  弟子們對現在這情況束手無策,雖然真發生什麼會果斷站在自家師尊這,可頭一次遇到這種情況,還牽扯到一個仙門是否覆滅,實在很難鎮定下來,尤其他們還在消化小刀就是憐如蒼的事實,等於墨如蘭只算半個置身事外,所有人都知道今日後,局勢會有重大改變。


  憐如天見到憐如雪能鎮定地瞪自己,驚訝情蠱真無效。


  「魔族朋友?」


  「爹,我真訝異你一直知道下在阿姊身上的蠱出自魔界。」


  憐如蒼雖然反諷,但沒有替自己爭取到贏面,反而又被憐如天重擊,即便姿態瀟灑,身上已經弄出不少傷,在地上灑了不少鮮血;憐如天卻是一身無恙且完好,伴隨自己人的加油打氣聲,他輕嘆:「若你當年如今日好,爹也不會移開視線。阿蒼也知我們宗內推崇強者的天性,不論旁系還直系,只要資質好自然就會受捧,可你當時連同齡都能過的三關五將都破不了一關半將,不能怪爹的狠心。」


  「話說得好聽,阿姊不論當年還今日,都是最厲害的那個,可你重男輕女,讓她受盡折磨也不管。」


  「爹從未教唆過人欺負阿雪呀。」


  「但是你縱容。」憐如蒼似乎感覺不到痛,明明身上越來越多傷,卻只顧著同憐如天抱怨:「我一定會讓你死最難看。」


  憐如天嘴角一扯,一劍將他頭顱砍下。


  全場驚呼,憐如雪想起身衝下去,但被若芷真拉住——彷彿一切突然放慢,憐如蒼的笑容忽然更加猖狂,噴出體內的血由紅轉黑,彷彿有自己的生命,居然伸出黑色觸手接住他將落地的頭顱。憐如天吹出三昧真火,那團黑液猛然向前將三昧真火吞噬,憐如天同時向後閃,驚覺前面那團黑液是假攻擊,有另一團黑液已經撲上他的背,用力纏住脖子。


  他徹底說不出話了。


  「憐——如——天——」


  那團黑液竟然化成另道熟悉的身影。


  「娘……」憐如雪氣音卻顫抖,不喜歡現在這情況,最不願想起的過去,彷彿被赤裸地展現在眾人面前;若芷真用力握握她的手,安撫道:「不要多想,那是蒼雪宗的因果,妳同我們都是旁觀者,只是過去留在那而已。」


  「爹開不開心?跟娘團聚了呢。」


  憐如蒼的頭已經接回身體,扭扭脖子發出喀喀聲,此刻的憐如天動彈不得,曼芙雪對他的怨恨與貪戀,以及拜天地為證的婚姻成一種難解的枷鎖,他無論反不反抗都難以脫身,曼芙雪化成的黑液人形逐漸侵入他的口鼻耳,充滿靈力的身軀被魔氣入侵痛不欲生,他的五臟六腑逐漸劇痛卻擺脫不了。


  戰況逆轉直下,所有人傻眼。


  仙尊竟然會像手無寸鐵的凡人,被魔族纏住就動不了了?


  憐如蒼雙手叉腰,笑道:「太好了,這樣娘不會每天在我腦子裡催促去找爹了,可以真的跟你結成一體,浪不浪漫?爹似乎很喜歡在床上同人說這類的話?」


  憐如天被纏得死緊,腦裡全是曼芙雪瘋狂示愛的笑聲,體內東痛西痛折磨得很、四肢越來越不受控制,連反抗都只能維持一秒,曼芙雪無視他的靈力繼續入侵,憐如蒼嘆道:「爹,娘是真的很愛你呢。為了合成一體,可是捨棄永世的輪迴,換取無效你靈力的怨體。」


  他一聽心冷,以永世,換怨體?


  曼芙雪的恨意,竟然深到能用永世換取?


  「所以我其實殺不了你,因為娘不放。」憐如蒼笑著割破手掌,用血在地上畫出陣法:「所以你會繼續活著,永遠,跟娘在一起。」


  憐如天只有露出的雙眼能透露出驚慌,被黑液包覆的身體站得筆直,動都不動,渾身僵硬。


  「為了不打擾兩老相親相愛,我特地準備能獨處的小房間,保證不受打擾。」憐如蒼畫完後,雙手往地上拍;憐如天感覺背後有什麼吸力在拉著他進去,也不用特別回頭看,曼芙雪癲狂的笑聲在充斥他腦袋同時,把人往後拉——憐如天瞬間下墜,原先還有光彩的世界只剩一片漆黑,開在上頭唯一的光芒,是親兒子笑著送別。


  「爹就在地獄,好好陪伴娘吧。」


  憐如蒼腳一撇,破壞陣法、關上門,地上只留下一個白瓷瓶,他拔開來看看,獻寶般舉起來向憐如雪揮手,笑容十分燦爛。


  「阿姊阿姊!我拿到解蠱丹囉!」


創作回應

小鞭
覺得蠻歡樂的呢!ㄎㄎㄎ…(☆▽☆)
2022-06-14 14:31:01
色之羊予沁
歡樂ㄉ一章~
2022-06-15 17:00:29
希布拉
阿蒼在眾讀者間瞬間好評加加加ww,看得好爽好爽哇啊啊!!!
我同意樓上上上上上的說法,說不定是枸杞告訴阿蒼我悶家師尊近況ㄉ!
2022-06-14 16:47:56
色之羊予沁
到底是誰偷偷打小報告ㄋ!
弟弟:窩可以說嗎?現在還不能說嗎?
2022-06-15 17:00:52
沃教授
雖然是他應得的,但天哥的狀況想想就覺得絕望到極致
2022-06-14 17:14:19
色之羊予沁
一個極樂各自表態(?
2022-06-15 17:01:24
姜月影
弟弟真的瘋了
OAO
2022-06-14 18:55:47
色之羊予沁
只是氣死了,終於能宣洩出來
2022-06-15 17:01:36
無殤
後面就看宗門情況了,能維持不被魔族吞掉就好談
師伯回去後可以藉情慾轉移撒撒嬌?
2022-06-14 20:41:27
色之羊予沁
師尊(再戰
師伯(縮
2022-06-15 17:01:4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