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82:群魔

色之羊予沁 | 2022-06-15 07:46:32 | 巴幣 7704 | 人氣 1463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他的笑意純粹,讓眾仙門後背發涼。


  如今的魔修竟有這般實力?甚至被憐如天砍下頭還不致死?他們兩眼緊盯憐如蒼,各有顧慮不敢鬆懈。此時憐如雪的任何動作都容易挑起神經,所以若芷真拉住她,然後牽過寒巧凝的手,示意把人看牢就親自下去;憐如蒼見到是她,難掩失落,放軟態度問:「長老,阿姊不願見我嗎……」


  若芷真見他這模樣,沉思片刻,問:「你當年,八歲沒了?」


  「沒了?什麼意思?是問我被憐如天逼到自戕幾歲嗎?那妳沒說錯。」


  他這句引起小騷動——八歲?才多大年紀!難怪見到憐如天怨氣衝天!


  「你從清醒到現在多少年呢?」


  「好像五年有。」憐如蒼伸出手指認真一算。若芷真立即理解了,難怪之前相處覺得他還是心智未開的兒童,這樣算算不過舞勺之年,只是外表看似成年男子,她直接問:「你可知自己在這展現的實力,會讓各家仙門不安?自古正邪不兩立,你為自己阿姊求藥才走這一齣,有想過後續怎麼辦嗎?」


  「沒有,我又不濫殺無辜,長老也見到了,那些弟子都還活著。」憐如蒼指得是此刻臉色慘白都在一旁的蒼雪宗弟子,他們仍是一臉不敢置信憐如天居然輸了;若芷真不打算說暗話,在這情況如果要保下憐如蒼,最好方法是全說開,她道:「那你朋友又該如何解釋?蒼雪宗的實力有目共睹,然而從憐如天的態度來看,你朋友似乎讓蒼雪宗陷入苦戰?」


  「對啊!」憐如蒼不知道為什麼若芷真要問這些,但說不定就是阿姊想知道,他才誠心道:「對他們而言,那裡是堅固能放心的避風港,自然就少了鬆懈;但我跟阿姊卻一直活得戰戰兢兢,這樣不覺得奇怪嗎?明明很多弟子是外人,卻是有血緣關係的我們無法放心過活,讓他們體會下當年不注意就隨時會喪命的滋味有何不對?」


  雖然有些修士想反駁蒼雪宗又無法傷害掌門跟少主,但想到憐如雪那異常強悍的實力,外加眾所皆知的重男輕女,就吐不出一句話。


  說不定她就是為了自保才不得以磨練自己?


  「啊,是擔憂我們做什麼嗎?」憐如蒼這時才反應過來,開口:「又不是所有魔修好戰……唔,我知道了,你們以為魔修全體一心?沒有喔,勢力變化挺大的,至少我在的魔尊這方是採取『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對策,可有些修士見到我們就窮追猛打,所以難免還是會殺生一下。」


  牽扯到兩道之事,一時間場內議論紛紛,憐如蒼將解蠱丹遞過去:「長老先把解蠱丹給我阿姊吧!反正想問什麼,我待在這就是。」


  他說完,感覺身後有人。憐如雪無法鎮定了,甩開寒巧凝跟身後的魔族,將憐如蒼護在身後,對子爾綠皺眉。


  「戰仙尊莫慌。」子爾綠抬起手,掌心有著一道陣法:「只是眼下蒼雪宗之事不利久拖,想問公子願不願意接受箴言鎖,證明他所說之言毫無虛假,大家便能放心了吧?」


  「好啊,箴言鎖不能撒謊對不對?我想試試看硬要說謊卻說不出來的感覺!」憐如蒼似乎從小乖順慣了,所以能挑戰什麼時都躍躍欲試。這時那名魔族也來到他身旁,無言數秒後,道:「傷不到你就試吧。」


  「不會給先生添麻煩的!」


  雖然知道事情早已結束,但觀眾席上的人們仍沒有離去。現在情況十分微妙,怕是將來不會再有這麼一齣。


  子爾綠對憐如蒼下箴言鎖,問:「你原為何人?今為何者?」


  憐如蒼想先皮一下撒謊嘴巴卻不受控制誠實道:「我原為蒼雪宗少主憐如蒼,生父憐如天,生母曼芙雪,上有一姐憐如雪。今為魔尊座下四大鬼王之一,魂怨刀。」


  眾人臉色不是很好……鬼王?雖然這說明他為何能打敗書醉山,但也證明其人的危險性,為憐如天竟能讓自己孩子怨氣深重到成鬼王搖頭嘆氣,但也有些人重點歪在震撼他們真是親姊弟,因為憐如天孩子眾多,有些感情不錯的異母兄弟會親暱互稱,所以名字相似的孩子不一定同生母,現在知道憐如蒼跟憐如雪同父同母,讓他們非常訝異。


  「如蒼公子所屬的魔修陣營為何?」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你們魔界情況為何?」


  「很……複雜耶。」憐如蒼傻住了,跟旁邊魔求救;那名魔族輕咳一聲,說:「粗分三類。魔尊陣營,妖王陣營,魔帝陣營。」


  憐如蒼照著那句話說,他們都大吃一驚。


  「魔尊不代表整個魔界?」


  「好比你們仙門上百家,但以鹿仙尊代表世人所說的仙風道骨,可蒼雪宗那副德性,驗證一粒米養百種人,這在魔界也是同道理。你們看我們是魔修就喊打喊殺,跟我們看你們是修士就喊打喊殺同道理,哪管雙方立場如何,先打或先跑就是。」


  「就如先生所說,一粒米養百種人。我們魔尊只是想推翻倻璽喏禾才上位,對打打殺殺沒興趣。」


  「倻璽喏禾?」


  「倻璽喏禾早死了?魔界什麼時候移主的?」


  場內議論紛紛,子爾綠久違地呆滯數秒,收斂表情問:「你們魔尊上位多久了?能問問名字嗎?」


  「這我不知道,大家都喊魔尊或陛下,所以要問先生。」憐如蒼看旁邊的魔族;那名魔族頓時無言,要不是顧忌旁邊的戰仙尊,肯定直接揍下去,面具後發出重重嘆息才有聲音道:「行吧,看你態度好,我尊主名為倻侓鸞鷖,上位至今三十年有。還有你傻啊,不知道就別叫我回答。」憑白無故透露消息給他們幹嘛!


  「可鹿仙尊是好人,告訴他無所謂。」憐如蒼說完,憐如雪皺眉,他補一句:「我原本計畫處理完爹就跟阿姊說!」


  「還說勒!」那名魔族碎唸一下。


  「鹿仙尊?」若芷真呼喊:「還有要問的?」


  子爾綠這時才回神,笑一笑:「有的。所以現任魔尊的態度是不侵犯我人界,但戰事頻繁,因他而起?」


  「這你要問清楚。」那名魔族突然開口:「是指哪裡的戰事。」


  「我是指近三十幾年,魔族主動攻打我人間那些事。在場仙門都派過不少修士處理,折損不少弟子,目睹難以計算的諸多悲劇,所以想確認你們說法。」


  「嘖,覺得我們說一套做一套嗎?你告訴他,從尊主上位後,我們不曾主動挑起事端,都是魔帝或妖王那邊挑撥。他們只要打不過就故意引起事端,引你們來對付我們就逃之夭夭,那群死兔崽子!」該名魔族非常不屑,憐如蒼照實說一次,箴言鎖沒有任何反應,這個證明引起不小譁然,有些人甚至覺得夠了,今天怎麼發生這麼多事,都快消化不良。


  「你們主要敵人是魔帝跟妖王?」


  「沒有主動挑釁就不是敵人,我們不是忍讓的類型。」那名魔族再三強調,憐如蒼重述一次。


  「幹嘛不乾脆讓那魔族回答算了?」若芷真吐槽,用眼神問憐如雪到底什麼時候滾回來旁邊。


  「再問公子一些問題。」子爾綠似乎對調查魔修上癮,繼續問:「魔尊為何喚醒你呢?」


  憐如雪原先對他問的事情都沒興趣,只想著什麼時候可以帶憐如蒼走,聽到這提問,注意力都回來了。


  「不是魔尊。」憐如蒼搖頭:「是恩師喚醒我。」


  「恩師?」


  「不要回答。」那名魔族低語,但箴言鎖的強大就是能撬開想保密的嘴,尤其這是子爾綠親自設下,即便憐如蒼想聽話,嘴巴還是自動說:「對啊,阿姊都喊她江杞。」


創作回應

jtwe_716
話說重看好多遍還是一直被「旁邊魔」戳到笑點哈哈哈哈哈哈 大家留言也好好笑好愛LOL
2022-06-15 17:19:38
色之羊予沁
這兩章好歡樂(?
2022-06-15 18:21:11
伊諾羅斯
其實我看到這章最後腦中浮現的是狗杞在魔界懶散曬骨頭猝不及防地被衝來的師尊空拋項圈套脖子抓回家打晶片(?)的畫面......(艸)
2022-06-15 18:33:55
色之羊予沁
狗勾剛剛伸懶腰,突然感覺到強烈的視線+壓迫感,以為是哪個找死的魔,結果回頭居然是師尊直接丟糖砸昏她打包帶走哈哈哈哈哈哈哈
2022-06-15 18:48:13
無殤
枸杞隔了好久才出現個名字,好歹說你的恩師原名啊,弟弟真的好單純?
師伯恢復成智商上線的師伯了,師尊等等直接捆弟弟去抓人了
2022-06-15 20:30:16
色之羊予沁
弟弟真的很單純wwww
師伯終於從暈爆中清醒一下子了師伯
師伯:我只有在巧凝面前才不清醒好嗎(ꐦ°᷄д°᷅)
2022-06-17 19:53:13
木南
一二三四五,等更好辛苦QAQ
2022-06-17 19:16:15
色之羊予沁
快到收尾了,晚些能貼83
2022-06-17 20:09:58
木南
好耶!赞美作者大大!抱一个
2022-06-17 20:50:52
色之羊予沁
\\\\٩( 'ω' )و ////
2022-06-18 16:28:5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