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86:徵兆

色之羊予沁 | 2022-06-22 16:08:38 | 巴幣 9110 | 人氣 1294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兩唇相碰,足以讓她把所有負面情緒拋於腦後。


  短暫十秒的吻,在唇辦分離後,丹玄青已經紅了整張臉,捂嘴不敢對視,結結巴巴唸著:「師、師尊、怎麼可、可以用這種方、方、方式、強、強灌弟子靈、靈氣?您是、是、是被誰帶、帶壞了?怎麼用、用這種方式,不、不要臉!臭、臭流氓!弟、弟子要跟師、師……師姐告狀!」


  告狀?她懲罰寒巧凝亂爬若芷真的床還差不多。憐如雪左耳進右耳出,伸手摸丹玄青的臉頰,低喃:「熱了。」


  她險些腿軟,怎麼覺得是下面被摸還被調侃濕了?


  「師尊!」丹玄青抿抿嘴唇,似乎想把剛才被吻的觸感忘掉,著急道:「請您不要再這樣子!」


  「為何?」憐如雪見她往後站出傘的遮蔽範圍,就將人拉回來。


  「不、不為何!」


  「但,不冷了。」她平靜道:「這說明妳仍活著,只有亡靈才似空殼,而妳不是,有情緒跟體溫,只是遲緩。」


  丹玄青聽到這番說詞,內心一陣苦澀,果然憐如雪心思單純,覺得來個驚嚇說不定能推翻她的說詞……確實翻了,心也疼了,丹玄青苦笑、聲音虛浮:「師尊……弟子對您……仍有那番心意,別再這樣了……」


  「為師記得。」


  她愣住,記得?


  「若妳見光死,躲陰影處即可?」


  話題突然一轉,「小刀到底說了哪些啊……」丹玄青扯扯嘴角,想揍人又覺得算了,百般叮嚀他別讓憐如雪知道自己,結果把人帶來,還什麼都說了。她咕噥完道:「說是見光死,不如說是……日出死。只要太陽升起,弟子就會開始腐爛,躲陰影處僅是把痛苦時間拉長,一炷香後仍會化成白骨,所以弟子習慣日出就去曬一曬,這樣化骨只需數秒。」


  憐如雪回憶夢境沒遇過這種事情……因為都在渡靈氣?不過背景為晝日時,丹玄青確實都一副無精打采的病秧秧模樣,到了夜晚就恢復精神,還以為全是修魔的關係。


  所以,渡靈氣確實有用,但非長久之計。


  「若是為師運氣,能助妳撐過晝日但無精打采,僅有入夜後才可恢復精神。妳會想為師助力?還是照原樣?」憐如雪看似平靜,心跳卻十分激動……夢裡的她如果清醒,一開始會是如何選擇?


  「照現在這樣,日出化骨就好。」丹玄青誠懇說著,沒意識到自己重擊某人:「有意識的無精打采,反而更讓弟子絕望;雖然見光死很痛,但除去這點,弟子醒來時都精神百倍。」而且再痛幾年就習慣了,她很有經驗。


  「真?」


  「是真的,弟子絕無一絲欺瞞。」丹玄青想想,覺得算了。原先想告訴憐如雪,以前在柳山時,夜間氣溫變化太大偶爾會冷醒,她就要再拿一條被子蓋,睡一睡又覺得熱就踢掉,只有沒下雨時才睡得比較安穩,可沒雨聲蓋過山上的蟲鳴鳥叫……她誠心覺得化成白骨不錯,沒有中斷睡眠的困擾。


  「手。」


  丹玄青回神,乖乖伸出手。憐如雪的靈力流入身體時,她猛然一震不敢輕舉妄動,渾身酥麻又美好……憐如雪不像從前用最低幅度的靈力緩緩試探,而是霸道地撐開她的經脈,狠中帶勁,又溫柔地輕撫,逼她夾緊雙腿,忍住聲音。


  「弟子沒……騙您吧?」靈力在丹田打轉,又癢又酥麻,讓她身體發燙:「變成這樣,自然不會有……金丹。」


  憐如雪始終沉默,眼前的弟子突然倒抽口氣站不穩,被她摟入懷中,繼續操控靈氣探索經脈,鑽入更深;丹玄青捂嘴強忍呻吟,雙腿微微發軟,有些需要依賴憐如雪才可站穩……魔修對靈力本來就敏感,外加她的靈力此刻正在自己的經脈亂竄,雖然不會疼,卻帶有難以言喻的酥麻,簡直像憐如雪的手在撫摸那裡,她舒服到快憋不住。


  難怪需要定心好才能雙修,用靈力試探經脈都能爽成這樣,丹玄青能理解為何常有協助運氣卻運到床上的例子在。


  這樣一想,六苦長老定力好強啊!


  還是她怕被揍才不得不有定力啊?


  「師尊……」丹玄青試著胡思亂想也無法轉移注意力,只能開口:「太、太敏感了唔……」


  她說到一半急忙捂嘴。


  憐如雪這時才意識到,弟子雖然實力大增,經脈能承受自己的靈力,所以無須調整直接來就行,但定心還是不穩,這下進退兩難。靈力試探一停,她看起來比較能站穩,卻有些欲言又止、表情難受;稍微再動一下,弟子又是夾緊雙腿、靠著她輕蹭,呼吸也加重,但是表情得到舒緩……


  「為師……失禮了……」憐如雪從她羞怒的眼神得出答案。


  丹玄青埋首在她懷裡猛然一震,腿軟站不穩;憐如雪加重抱人的力量,內心大地震。


  她,光天化日下,把弟子搞到高潮站不穩。


  這情況實在難堪,憐如雪在弟子腿軟後,立刻收回靈力,沒繼續亂探別人經脈的行為。丹玄青覺得丟臉到不行,還好現在只有她們跟一群傀儡,等身體比較不敏感後,她盯著地面尷尬問道:「師尊有發現什麼嗎?」


  憐如雪探得如此忘我,肯定被什麼吸引住。


  「有類似金丹的東西。」


  「應該是怨核之類的?」


  像憐如蒼死後金丹散去,是她用魔尊給的媒物凝聚怨氣,重塑核心他才再次甦醒。


  「不。」憐如雪急忙收回手指,差點又試探一次:「是其他媒介。」


  「師尊想到了?」丹玄青見她神色一跳,應該是有了答案;憐如雪頷首,語氣帶著猶豫:「是……共生黑隕。」


  「共生黑隕?」她這下懵了,記得六苦長老曾說世間僅有兩塊,一塊憐如雪用到再戰上,一塊贈與她——此時正在自己體內?腦袋一時轉不過來。


  憐如雪見這反應,就知她也沒有頭緒,如果要知道答案可能得問魔尊。由於他手上那把劍,憐如雪覺得遲早都會再碰面,伸手摸摸弟子的臉頰,雖然沒那麼燙了,可有溫度就令人高興,看她神色慌亂,開口安慰:「贈妳,自然不管用到何處。若它能凝聚妳破損的金丹,代其運轉,沒什麼不好。」


  如果丹玄青現在是因為共生黑隕才得以重生,憐如雪就理解許多不合理之處。


  日出化骨、入夜化體,卻擁有非比尋常的魔氣,不但能聚集怨氣,還能奏曲催動惡鬼,可丹玄青入魔至今不過八年半,卻有如此不尋常實力,憐如蒼也說「恩師比起修仙更適合修魔」,就如千年難得一尋的好石子,要是沒機緣入仙門,也很難撬開蘊含在裡頭的光輝。


  憐如雪意識到一件事。


  他們以為丹玄青的金丹出問題,其實沒有。雖然相關紀錄少,但據說仙魔混血兒,只要血脈中屬於魔族的部分多一些,即便最初能修仙,身體一旦開始發育,沉睡的魔族血脈便會慢慢甦醒成顯性,她才突然出問題,怎麼檢查都沒用。丹玄青會因為體內兩種屬性相抗導致性情大變,情緒激烈或受到刺激,容易卡心頭血,再繼續修練肯定爆體而亡。


  所以她弟子注定得修魔或斷經脈,才能保留一命?


  憐如雪的眼皮一跳,內心沉重。


  「可這塊黑隕,原是您想讓弟子拔劍後……」


  結果她的傻弟子還在糾結這問題,絲毫不在意自己的事,憐如雪皺眉,彈她額頭。


  「修士普遍只知鍛劍、煉丹、修法器、聚法寶,思路沒魔修變通。」


  丹玄青一聽,竟然無法反駁。


  對上憐如雪的視線,她再次緊張,逼自己別想剛剛的事情,身體忽然一震,下意識往日出的方向望去,天已經從深黑轉為深紫,向遠方伸去的末端則為淡粉混橘……丹玄青再次吹笛,對死屍傀儡群下達護宗的指令,確保清醒時不會出現問題,免得憐如雪要多花費心思幫憐如蒼處理蒼雪宗的問題。


  「師尊,弟子先歇息啦。」丹玄青雙手放在身後,身體輕晃幾下。


  「要什麼?」憐如雪見她這副神情,下意識摸摸身上有沒有糖;丹玄青不敢說自己想要抱抱,所以搖頭,退出傘下。


  憐如雪要伸手拉她的瞬間,日出了。


  晨光照到皮膚時冒出淡淡白煙,表皮開始龜裂成黑色塵埃,底下的肉層層腐爛,露出一節一節白骨,紛紛掉落在雪地上。憐如雪壓抑情緒,這不是夢中弟子的最後一口氣,等到入夜,人就會回來,她試著靠近,但丹玄青一直轉身,不想被看到現在的樣子,僅能聽到她在呢喃「今天怎麼這麼慢?」,憐如雪再次內心地震,下次不敢隨意渡靈氣了,害她受苦的時間拉長。


  她站得越來越搖搖欲墜。


  「江杞。」


  「是?」


  「為師等妳。」


  「……嗯!」


  丹玄青哼完最後一聲,整個人化成黑色塵埃,憐如雪伸手輕碰,這點灰竟然也消失於空氣中,只留下那件大喜紅外袍,朵朵金線花在光下閃爍。她走過去撿起一節一節的白骨,放到紅外袍上,拿起頭骨時有握再戰的感受,這絕對是共生黑隕的力量,猶豫要不要釋出靈力試探。


  「別亂來。」


  「你是如何凝聚她的三魂七魄?」


  「哈!我怎可能會說,妳剛還想綁走她呢!」


  「你凝聚的主體,是我贈與的共生黑隕。若說說方法,我興許能想辦法,讓她成完人,不再受這種苦。」


  「唉呀雪雪真是聰明賢慧有才智,不愧是我妹看上的好女人!我們到旁邊好好聊吧!快快快,撿完了嗎?妳習慣喝淡茶還濃茶?要加糖嗎?還是配茶餅?想配什麼都能說喔,我讓手下準備!」


  魔尊變臉之快,旁人或許會無言或欲言又止,但身為戰仙尊,總是讓別人尷尬的那位憐如雪,十分自然道:「玄青做的小糕點。」


  「蛤——不可以啦!我只剩最後一塊耶!」


  「不管。」


創作回應

Eden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窩…窩好難過啊( ´༎ຶㅂ༎ຶ`) 我決定不再期待師尊會開竅這事了(淚奔~狗杞怎麼喜歡上這樣的大魔王啦!師尊真的是⋯⋯沒那意思然後又各種一本正經無意識亂撩欸,雖然可以理解啦只要能讓狗杞活著或減輕痛苦的方法都好…真不知道該開心師尊只對狗杞這樣,還是該難過師尊看來是不會開竅了(ノД`)

有嚴重睡眠障礙的我也想化為白骨了怎辦(不是,不過狗杞這是拒絕了每晚讓師尊弄到高潮的好機會嗎XDDD 突然覺得這樣也蠻方便的,想要的話隨時可以來一次連衣服都不用脫,師尊別慌啊!人總是有第一次的!多練習幾次就會習慣在光天化日下把人搞到高潮了(๑•̀ㅂ•́)و✧

老實說我之前也挺疑惑為何六苦長老跟大師姐可以對師尊免疫,後來看了大師姐悲慘的修煉故事就懂了ˊ_>ˋ在她們眼裡師尊就只是個不懂事的孩子而已…好吧很強很會打架但不懂事的孩子(´๑•_•๑)

是說師尊意外跟魔尊相處融洽是怎麼回事,最後的對話害我笑噴XDDD 魔尊哥哥正式出場比在回憶中更搞笑哈哈哈哈
上一秒魔尊哥哥:你這個綁架我妹的壞女人(ꐦ°᷄д°᷅)
下一秒魔尊哥哥:不愧是我妹看上的好女人(⊙ꇴ⊙)
2022-06-22 21:18:55
色之羊予沁
感謝贊助\\\\٩( 'ω' )و ////

師尊快直接娶狗杞以示負責!反正妳只對狗杞這樣,就直接娶了吧(๑•̀ㅂ•́)و✧
這樣太刺激太緊張了,不要隨地澀澀,要澀澀回自己房間澀澀(⁎⁍̴̛ᴗ⁍̴̛⁎)

狗杞:窩還要臉好嗎(゚∀。) ←有色無膽
師尊:不是故意((((ㅍ_ㅍ)))) ←無色有膽

師姐組表示:師妹/尊好看是好看,但照顧起來很心累(O
不知道後面會不會變成師尊跟魔尊太有默契,結果狗杞吃醋哈哈哈哈哈
師尊&魔尊 ←明明在爭奪狗杞,結果意外讓狗杞吃醋#
2022-06-22 22:29:13
希布拉
覺得羊羊下標題都大有玄機!這個徵兆到底是不是指師尊開竅呢!!!
2022-06-22 22:10:56
色之羊予沁
有很多意思┏(_д_┏)┓))
2022-06-22 22:29:24
小鞭
小糕點之爭果然發生了!
2022-06-22 23:54:36
色之羊予沁
搶起乃!
2022-06-23 00:03:31
沃教授
「我們」的糕點!
(共產音樂激烈的響起)
2022-06-23 07:28:17
色之羊予沁
笑死wwwww
2022-06-23 07:39:36
現世.夢
跟師尊搶糕點還叫人家雪雪的魔尊,最後被小殿下的迴旋踢送回魔界x
見色忘兄淒厲吶喊again
2022-06-23 14:31:36
色之羊予沁
魔尊:我好苦,誰懂(擦淚
2022-06-27 18:22:3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