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84:塵埃

色之羊予沁 | 2022-06-20 13:27:17 | 巴幣 11076 | 人氣 831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師尊……」


  「嗯。」


  她反覆吞嚥,口乾舌燥,想說的話全攪成一團,被憐如雪拉入懷裡——混雜安神凝的思念香氣,輕輕地撥動她的心弦,她用力閉眼、忍住哭意,又輕輕喊一聲:「師尊。」


  「為師在。」


  『小殿下——那些逃跑的王八又回來啦!』


  她聽到這聲,眼皮一跳,掙脫出憐如雪的懷裡,重新拾笛便要吹奏,又被再次擋下,正要解釋時憐如雪仰頭,道:「鹿仙尊幫個忙?」


  「確實,這情況讓我出手比較好。」子爾綠這時才說話,他仍停留在上空看底下的情勢,與一身髒污的憐槐天對上視線時,語氣無奈:「仙君誤會了,非我刻意忽略,而是憐如蒼公子在仙門百家面前,依照大會規章用合理手段向滄仙尊邀戰取得勝利。蒼雪宗目前情況正是公子與滄仙尊的賭局,在尚未違約前,玄靈派不得插手。」


  「憐如蒼?那廢——」


  憐如雪瞥一眼,憐槐天冷得硬是把話吞回去,憐如蒼這時從屍體山後冒出頭。剛剛某仙尊衝下來時,他趁機躲過去,此時一露面,還記得他的人們全傻住;憐如雪則是將失而復得的弟子帶到旁邊,手護得嚴謹,在她耳邊低問:「小殿下?」


  即使從憐如蒼那裡得知魔尊是她哥哥,憐如雪還是想聽弟子親口承認。


  她驚訝憐如雪聽得懂魔族語言,隨後覺得自己大驚小怪,小心翼翼道:「嗯……因為……反正就……弟子在那叫『丹玄青』,這是娘取的名字,已經沒在用『江杞』了,他們也不能直接喊名字,所以就……就小殿下。」


  「為師如何稱呼好?」


  「像、像以前一樣就好。」丹玄青小聲道:「不論丹玄青還江杞,都是師尊的……」她的心跳加速,即使魔宮的環境讓她比以前更放得開吐露心事,可對憐如雪說是她的人,臉頰就有點發燙、腿有些軟,聽到一聲「嗯」,心情更是緊張。


  好開心,她還要自己。


  「——可惜爹敗在我這廢物下。」


  在憐如雪把那名襲擊蒼雪宗的魔修帶到旁邊時,憐如蒼刻意走到憐槐天面前,道:「我呢,特意走比武大會的方式向爹邀戰,毫無懸念的贏了,所以其他仙門是不能阻止我殺掉曾經瞧不起阿姊的蒼雪宗弟子,我刻意讓你多活一會,只是想說清楚,讓你死得明白,就算不想心服口服也只能認命。」


  「屁!你肯定搞小動作才打贏他!或拿什麼威脅爹!」


  「沒有呢,只是說說幾句而已,爹就信心滿滿地答應邀戰,還沒有向我提出條件,結果就落馬了。」憐如蒼笑著,看到他後面的男人,摸摸下巴道:「他就是憐靖天?氣質完全不一樣啊,你竟然能教出有禮貌的孩子,自己倒是同爹噁心,不簡單。」


  憐靖天雖然沒被攻擊,可見到如此多弟子被殺,自然會想出手阻止,就被一隻千斤重鬼壓得動彈不得,現在光是撐著就很吃力,難以開口說話。憐如蒼沒看他太久,視線很快挪到其他人身上,還認得的熟識面孔都是該死之人,只是他太「想念」大家,所以多留一會,至於新生面孔大多是剛入門弟子,還沒被洗腦太深。


  憐如蒼穿梭在眾人的謾罵中,克制皺眉,聽魔尊的話當作耳邊風,這些人說得再難聽,也只是垂死掙扎。此時校場的情況十分兩極,不是異常安靜就是異常激動,有些人見到子爾綠真只幫忙擊退外頭的魔族並不管蒼雪宗內,漸漸地,謾罵變成哭求,許多人提出極為誘人的條件想保命,卻忘了他們說再多,都彌補不了撕裂他人的傷,挽救流逝的時間。


  他不受那些誘因影響,自己是因為怨氣夠加上恩師特意喚醒,他才得到機會重來,不像大部分人,死就是死。


  憐如蒼在一人面前停下。


  那是當年爬他爹的床,逼瘋她母親的小妾,被譽為心胸寬大的前掌門夫人,仍保有年輕時的姿色,是所有人中衣冠最端正的一名。在聽到憐如天戰敗時,她面無血色,聲音顫抖問道:「如天真……輸了?」


  「是啊。」憐如蒼笑道:「娘的怨體把他拖入地獄,別想回來了。」


  「有事你衝我,別動我娘!」憐槐天慌張大吼,不顧身上的束縛扯痛皮肉,想挪動身體爬過去保護人,一隻千斤鬼從天而降,把他壓得吐血,發出骨頭崩裂聲。憐如蒼靜靜注視著她,心裡有恨,恨了整個童年,可想到要不是她確實有吹耳邊風,憐如雪一定還傻傻留在這裡,後果不堪設想。


  憐如雪強悍又是爐鼎體質,是極好的雙修人選。


  「我不會殺妳。」他低語:「但妳得毀容,剃髮出家。若想讓憐如天脫離阿鼻地獄,往後日子,必須改過遷善,為我娘功德迴向,換取圓滿重得輪迴,化解她心仇之恨,化解怨恨之體,而妳過往所犯之錯也能一筆勾銷。」


  「我是否……保不住槐兒?」


  「是。若妳擔心他兒子,那倒不必,姨娘忘了阿蒼不是那種性格嗎?我只針對欺負自己跟阿姊的人而已。」他說完,補一句:「但妳真要乖,我這麼做全是看在阿姊份上。沒有斬草除根,只是想『嘗試』再信一次,就像阿姊不斷包容你們的幼稚行為,我有能力也有辦法直接碾壓你們,所以不要挑戰最後的機會,好嗎?」


  他最後一句是說給全場聽,看到某兩人在牆邊大眼瞪小眼,一時沒忍住嘴角上揚。


  「如此簡單的二分法,就要一群人命陪葬?」


  有人試著講道理,憐如蒼覺得煩,喚出自己的刀,通體銀白的刀上有黑紋,隨著他握住,雙目泛出紅光,一陣刀風掃過,那人成了碎肉塊,憐如雪瞥一眼但未出聲,憐如蒼覺得渾身暢快,道:「諸位忘記我為魔修啦?講不講道理本就隨心所欲,此次看在過往『恩情』才多說幾句,怎就以為有商量空間呢?」


  他開始一刀一刀討命,不曾羞辱過憐如雪的弟子拼命替師兄弟求情。憐如蒼越來越難受,為何將他逼到這地步,才總算見到兄友弟恭的一面?如果童年也有人願意釋出善意,說不定全揍一次就出氣了,用不著奪人性命。


  為什麼啊?為什麼?


  親手奪去性命的人,他都記得是誰。那些人抱狗腿到當面嘲諷,憐如蒼見到他們的臉孔,彷彿又重新經歷一次童年陰影,雖然沒有過多殘害屍體,但下手越來越猛烈,從原先拼回去還能看出人身到無法拼回,憐如蒼任由他們的鮮血噴灑於身,眼淚混著血水流下,這裡只有痛苦。


  只有痛苦而已。


  他不想傷害人,卻還是殺人。


  校場只剩無助的抽泣,他終於成為蒼雪宗所畏懼的厲鬼,滴落血水走到憐槐天面前,看了看自己的手指,蹲下。


  「師尊,我得阻止他!」丹玄青見狀,在憐如雪耳邊急忙道:「小刀想開啟獄門,但每開啟一次,心靈會受到嚴重的負面影響,他若是短短半年內連開兩次,容易走火入魔!」


  「打昏?」


  「別打啊,他那麼小!傷了怎辦?」丹玄青急忙吹笛,憐如蒼算是她喚醒的棋子,所以幾個笛音就讓他停止動作,呆呆站著不動。憐如雪偷偷用靈力捏製成無形的繩,綁在丹玄青腰上才放開手,就見到她急行到憐如蒼身邊,把流露出的怨氣全塞回去,又重新吹了幾聲笛,靜止不動的惡鬼們紛紛動作,將屍塊踩成肉泥才摳起來,丟到校場兩旁開始搓成一顆顆大肉丸子。


  丹玄青走到憐槐天面前。


  「我讓你說完最後一句遺言。」她用下巴指向被壓制在校場上,雙眼通紅、痛苦不已的憐靖天。


  憐槐天開口但欲言又止,最後只說一句:「重振蒼雪,抵禦魔族,光宗耀祖。」


  憐靖天哽咽,拼命想發出聲音,但只有眼淚得到自由。


  丹玄青讓憐如蒼清醒,在他們之間低語幾句,兩人互視、眼神堅定。


  隨著她後退解開束縛,憐槐天與憐如蒼同時出掌,強大的靈力與怨氣相撞,兩人彈退一段距離,各自拿起校場上的弟子劍,用著蒼雪宗的劍法對招,靈力不斷交錯、鐵器不斷交響,男人的身影彷彿回到年少時,校場成擂臺,他們相互較勁,但不再有此起彼落的吆喝聲,也不再是為博得父之眼。


  一名少年意氣風發;一名少年萎靡不振。


  他們最終都不得志。


  月光下交錯的影子,掀起塵沙共舞,隨著掌力震出,一人落於下風、狼狽地撞上圍牆,五臟六腑全碎;一人優雅地拍拍衣服塵埃,走至他面前,喚出自己的刀,斬首。


  少年們過往的較量塵埃落定。


  憐靖天悲痛地強忍淚水,他雖然不如堂哥憐馗天那般強,但憑藉自己的性格,從底部鞏固自己的理念,是想既然無法影響長老們,就從新血改變再慢慢逆流。因為很多人只是隨波逐流,在宗內稍有不一樣就會受到排擠,像他身為少主都能被憐馗天騎到頭上,那些沒背景的弟子又會如何?


  他花費不少心血,也安插自己的人手佔據重要位置,可天不從人願。


  「真好,有人為你們這些混帳哭呢。」憐如蒼喃喃:「可你死時,這些人不見得會掉淚。」


  憐如雪眼皮一跳,想起他自戕那晚,宴會內的笑聲不斷。


  然後,一片雪落下。


  憐如雪想起溫柔的師尊,回頭見到弟子拿出一把紙傘,對自己開懷一笑。


  「師尊,弟子替您執傘!」


  她小跑步奔來,憐如雪伸手。


  忽然,一道犀利的魔氣斬斷憐如雪纏在她腰上的靈線,一團黑霧籠罩住丹玄青——憐如雪靈力一掃,黑霧裡化出一隻手對掌,凶猛的魔氣與靈氣互撞,爆裂之時,丹玄青被推到一旁,雙雙在她身上丟了結界免得人受傷,下秒又一次對掌,魔尊與仙尊的靈力引起大爆炸。


  霧散,只見一名俊美男子站在丹玄青前方,他身穿素色黑袍,圍著紅色披肩,上頭繡著朵朵金線花,眼裡閃爍邪光紅火,右手血流不止,警覺地注意憐如雪。


創作回應

jtwe_716
這篇細節好多重點也好多啊啊啊啊╰(*´︶`*)╯ 唉雖然靖天日後大概也是很需要造化才能好好長大了?小小年紀內心肯定五味雜陳。 不過憐槐天的遺言怎麼想都還是覺得微好笑,你們蒼雪宗以什麼聞名自己不知道嗎?是要重振什麼,多虧你們這些長輩,祖宗的臉早就被你們丟光了wwww 但枸杞跟師尊的對話真的好可愛XDD 師尊表示:所以說我是真的笨拙,不是故意弄傷別人ㄉ(一轉身斷了師伯的腿) 話說阿綠如果師尊沒開口,是不是想一路看熱鬧到尾◝(⁰▿⁰)◜
2022-06-20 22:29:19
色之羊予沁
靖天加油啊!就按照你的理解重新打造蒼雪宗,把被搞後代搞臭的名聲重建(吶喊

師伯:關我什麼事啊啊啊啊_(ˋཀˊ」 ∠)_
阿綠:唉呀,鎮楝君還好嗎?我只是貫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理啦\\\\٩( ˊωˋ )و ////
2022-06-21 14:49:04
jtwe_716
而且這些年過去,枸杞真的變了好多TAT 可是想到是什麼際遇換來了成長就心酸又心疼ಥ╭╮ಥ
2022-06-20 22:35:19
色之羊予沁
努力在泥漿裡生存的狗勾QQ
雖然這句話寫出來覺得是狗勾自己在泥漿裡打滾玩(?
2022-06-21 14:49:50
Annafa
堂還是表…記得有兩說
一說只要是爸爸那邊的就是堂,所以姑姑的兒女雖非原姓也算是堂兄妹;另一說就是只有同姓的才是堂,也就是姑姑的兒女隨夫姓就是表兄妹。以我個人對「堂」這個字的認識,覺得傳統應該偏向第二說。
至於稱謂,印象中母親那邊親戚就是姨和舅,母方比較好推稱謂。父親那邊就姑/叔+嬸(阿ㄐㄧㄣ)/伯+伯母(阿ㄣ)……往上稱謂男性比較好推,女性就會跑出什麼ㄐㄧㄣ婆,ㄍㄧㄣ婆,這個沒有特別去了解就不知道怎麼分了
2022-06-20 22:44:11
色之羊予沁
這個太深奧惹
2022-06-21 14:50:03
Goodnight
想了很多東西,用一句話總結的話就是

好喜歡這個小說(ノ>ω<)ノ
2022-06-21 00:30:45
色之羊予沁
謝謝\\\\٩( 'ω' )و ////
2022-06-21 14:50:16
小鞭
為什麼一直劃錯重點?
看到千斤重鬼:想到相撲力士with獠牙
看到大肉丸子:想到糞金龜(?)
是說師尊現在一頓把人/魔攥得緊緊的操作,是準備原地成親了嗎?講清楚啊雪雪←_←
但願小刀往後幸福,太苦了。(感覺可以和靖天加line好友或一起成立雪雪粉絲後援會)
2022-06-21 01:48:01
色之羊予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師尊:鹿仙尊證婚吧
阿綠:沒問題~
狗勾:?!?!?!
其他還在旁邊的蒼雪宗弟子:?!?!?!

希望弟弟君的將來可以好好的QQ
2022-06-21 14:51:4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