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 番外:摘子

色之羊予沁 | 2022-06-27 01:54:05 | 巴幣 4426 | 人氣 847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苦山的性質不同於其他峰,就連首徒也很不同。


  被六苦長老寄予厚望的大弟子——子鶉安,除了煉丹天賦,其餘都奇差無比。他性子軟、腦袋差、幹不了苦力活,做什麼都容易失敗又常常生病,親爺爺嫌這孫子沒出息又浪費米,趁子鶉安父母離鄉時把他帶出去丟了。


  子鶉安在爛泥中發呆,連續吃了好幾日的泥丸子跟蚯蚓,一群年輕修士經過時,急忙抱他離開那裡。


  他們問他從何來,子鶉安淚水汪汪、搖頭不語,因為爺爺不准他離開爛泥也不許回家,說「你已經死了,以後與他們無關。」,子鶉安不曉得這是被拋棄的意思,以為是自己太笨又惹爺爺生氣,如果像以往一樣靜靜待著,就可以離開了。


  那些年輕修士不曉得該怎辦,其中一名掐指一算,帶他到一位男人面前,交頭接耳後離開了。


  男人很嚴格,不許他回去爛泥等家人,卻治好他身上的潰爛傷口,十日後問『想不想帶好吃的東西回家?』,子鶉安點頭,男人送他到一座山下,說上去就能得到美食。他想如果能帶東西回家,爺爺就不會再罵自己,所以努力地爬上去,誤打誤撞參加墨如蘭舉辦的入門弟子考試。


  說不出是運氣極佳還極差,定在前幾名通過才可晉級,他就剛好卡在最後一名。子鶉安幾乎整場哭,還不及放棄被迫繼續,七場考試剩三關時,子鶉安便被六苦長老看上,破例說要直接收徒,沒讓他繼續闖關,把這哭哭啼啼還搞不清情況的少年領走。


  因為那場試煉,很久沒弟子「正常」通過了。


  雖然只是讓他們分類藥草,這關即使是從小生活在山上懂野藥的孩子,也不一定能給出他們要的答案。


  大部分人都是將藥草分「寒性」、「中性」跟「熱性」,唯有子鶉安分出「止咳丹」、「止血丹」跟「化毒丹」的作法,還是在有眼疾的情況下,全憑感覺。


  苦山的長老們十分大驚,這種測驗方式是墨如蘭祖師爺傳承下來,據說如有一名沒經過訓練的弟子發現一種煉丹方法,那是可教之材,如現任峰主跟其他師兄弟妹都是這原因被挑中;若是兩種便是可塑之材;三種則是百年難得一見;要是能發現隱藏的第四種,便是千年難逢的罕世天才——墨如蘭除去最初幾代六苦長老,就無弟子在試煉時發現三種。


  六苦長老帶他前往苦山的路上問不出名字,若有所思後,一句「你以後叫『子鶉安』吧」,要他以後喊自己「師尊」,子鶉安以為要這樣叫才有東西吃,就連喊好幾聲「師尊」,在苦山長老們熱烈且感動的目光下,迷迷糊糊地對六苦長老行拜師禮,還伴隨肚子咕嚕咕嚕叫,雖然在聽到這位首徒叫什麼名字時,表情都愣了一下。


  那天他吃到好多好多食物,肚子久違地填飽,見到許多大人跑來找他師尊,不知道在「恭喜」什麼。子鶉安記得每當有大人來家裡時,長輩都要自己到別地方去,不要出來丟人現眼,所以他跑了。


  吃著雞腿,淚水汪汪,在苦山到處鑽,覺得這地方好大好可怕,快哭出來了。


  他想按原路折返,可是不記得路,握著雞腿哭哭啼啼亂竄,被樹根絆倒時撲到一個軟綿綿的懷裡,抬頭一看嚎啕大哭。


  五柳長老十分茫然,看著眼前大哭、手上拿著吃剩一半雞腿的少年,不斷拉扯她的外袍喊「妖怪」……這是害怕想跑?還是想徒手反抗?沒多久感覺到另個熟識的氣息,伴隨「夭壽」兩字,少年被六苦長老抱入懷裡,五柳長老一句話都還沒說,就被唸怎麼嚇壞她的首徒?


  她覺得無辜,剛回山,一身妖魔血,想說先來苦山晃晃,誰知讓一名孩子撞見。


  六苦長老興奮地介紹剛收的首徒,提起他的名字時,五柳長老氣勢一變,勒住她的衣領問「瘋了?」,一笑一怒,靜止數秒後,五柳長老率先放開,甩袖離去。


  對她們而言沒什麼的衝突,對子鶉安這剛入門的弟子而言十分恐怖,從那時候起就很怕見到五柳長老,覺得自己不該出現在她面前。


  六苦長老替大弟子醫好眼睛,開始訓練他識別藥材,結果學習異常緩慢,其他長老感到擔憂,別長老收的弟子即便比子鶉安晚入門,基本知識已經學得差不多,人體圖也懂一半,不像他還在識別藥草,甚至會陷入奇妙的鬼打牆……他們漸漸意識到,這孩子似乎是傻的,行為舉止古怪、說話常顛三倒四,總是想帶食物下山,沒有半點心思在修練上。


  「師、師尊,爹娘找弟子,可、可去嗎?」


  「師尊,家想、弟、弟子了。」


  「師、師尊,讓爹娘回去,弟子能、能吃這塊餅,嚐嚐嗎?」


  「師尊,弟子會、會挨怕,再不找家。」


  「師尊……」


  「師尊……」


  委託人調查,六苦長老確定大弟子確實是傻子,甚至被拐騙到墨如蘭。雖然子鶉安當時的眼疾讓他看不清男人的樣貌,可聽形容十分像前峰主……她心裡五味雜陳,探子也傳來找到「子鶉安」真正家人的消息,六苦長老知道他爹娘也在找人時,扼殺自己的私心、悄悄地聯繫上,他爹娘連忙趕來墨如蘭,見到他還活著時相擁大哭


  子鶉安十分開心,跟爹娘抱著抱著就哭了。


  這對年輕夫妻拼命道謝,六苦長老從他們身上見到自己沒能得到的天倫之樂,選擇了放手——她原本打算跟對方說,這孩子已經拜入自己座下,要是思念可以來墨如蘭看看,並不打算讓他們帶走;可見到被自己冠上「子鶉安」這名字的青年,在見到真正的家人時激動落淚,就說不出這般殘忍的話。


  當他笑著說「謝謝」,她更開不了口,讓「子鶉安」回到親爹娘身邊,送他們下山。


  有些人不懂她為何對一個傻子放這深情感?六苦長老自己也不明白,原以為送走人會鬆口氣,卻只感到難過。


  或許她天生得習慣失去。


  或許她天生得習慣藏住秘密,才不會再失去。


  隔年,六苦長老再次收徒。二弟子資質比首徒好上幾百倍,除了煉丹一如既往差,不論醫學還藥學,幾乎都過目不忘,六苦長老寄予厚望,卻時常想起另一名弟子,曾多次想打聽他現在的生活,又不斷阻止自己,畢竟他們的相似處只有同齡、都是前峰主送上山,明明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人。


  可是每天見到收藏在盒裡的失敗丹藥,就會想起吃根雞腿能把雙手跟嘴巴弄到膩油油的傻弟子。


  或許是那名字作祟,難怪她師妹一聽大怒,三天不理自己。


  六苦長老難得在一場午休,夢見孩子回來——牽著她的手,母子漫步在苦山的後花園。太陽高照不悶不熱,清爽的風溫柔地吹走白雲、美麗的花朵隨風搖擺,五彩繽紛,一切安好。她知道兒子無痛無病身在極樂,帶著眼淚從桌上爬起,恰巧二弟子敲門說外頭有找,六苦長老擦去淚痕,出去見到來人時一愣。


  雖然看起來沒以前傻,但仍一眼認出他是誰。


  「師、師尊。」


  這次,她的首徒無須別人叮嚀,就懂得先行禮,吞吞吐吐道:「抱、抱歉,當年弟子同爹娘離開,害師尊傷、傷心了……」


  連說話也能聽懂了。


  「你也知道?」


  六苦長老特意挖苦,見他自責就笑了,招手讓二弟子也過來,介紹他們認識。


  子鶉安解釋父母當年帶自己離開,是因為找到專治傻癡的奇醫,這兩年他都在治療——或者說,學習怎用自己的方式,理解大多數人所認知的世界。六苦長老那時才知道,原來有些人見到的字、聽見的詞會成亂數,所以他才無法像一般人學習,需要用其他方法,將對自己是亂數的字句扭成能理解的型態。


  雖然說話還是不流利、學習也慢,但現在的他已經能過上正常生活,爹娘就放心讓他離開了。


  子鶉安正要對六苦長老下跪,被她拉住。


  夢裡兒子對自己遞來一朵小花,她沒來得及伸手便被敲門聲吵醒,此時此刻有機會捉住,六苦長老拍拍他的額頭,道:「趕緊換換衣服回你屋裡吧,有什麼不懂也能問問谷海,知道嗎?」


  「好——」


  那份回應的笑容,六苦長老恍惚中理解到,原來啊——她這般難忘,全是因為笑容神似他。


  「但你必須使用『子鶉安』這名字。」神差鬼使中,六苦長老說出這句,她還是無法忘記兒子,總是想盡辦法在他人身上尋到相似的身影,填補內心空虛。子鶉安只當師尊喜歡這名字,便一口答應了,覺得自己當年用這名字拜師,現在回來繼續沿用也正常。


  二弟子靜靜地注視這一切。


  去年他無意中聽到長老們提起「若鶉安」這名字,還伴隨此起彼落的嘆息可憐峰主,如今大師兄回來,被師尊要求用「子鶉安」為名……我兒,名為鶉安的意思嗎?二弟子越來越好奇這座山有過什麼秘密,殊不知將來的自己,根本沒時間管秘密不秘密,只想忙裡偷閒,或是炸大師兄的屋子宣洩壓力。


創作回應

現世.夢
大徒弟這是學習障礙嗎?不過能找到適合自己學習的方式真的很棒的OwOb

聽到六苦收徒的五柳:(-ι_- )
聽到徒弟名字的五柳ヽ(`д´)ノ
2022-06-27 07:26:21
色之羊予沁
類似~

師尊(討厭師姐有關那男人的任何事情
師伯:我還是第一次知道???
2022-06-27 21:15:54
Goodnight
應該是閱讀障礙吧?
嗚嗚嗚巧凝快來抱抱師伯
2022-06-27 12:16:46
色之羊予沁
類似~
巧凝快原諒師伯讓她貼貼ㄅ
不然師伯QQ死了
2022-06-27 21:16:24
Eden
我很抱歉,雖然重點應該是在鶉安很慘師伯更慘這件事上,但我實在忍不住想吐槽,師尊的腦迴路怎麼長的啦!為何一身妖魔血不是先回去淨身而是跑去苦山晃XDDD
還有那個…江!杞!啊!有人拿著雞腿偷吃你家師尊豆腐啦!!!(大喊
抱歉了鶉安,就算你天生蠢萌,也不能亂鑽人家狗勾飼ㄓ…我是說師尊的懷抱_(:з」∠)_
2022-06-27 18:23:14
色之羊予沁
師尊:就想…先逛逛…嚇師姐
師伯:……(◔⊖◔)

狗杞:師尊只有窩可以抱( ಠ_ಠ)
鶉安:我沒抱過師、師叔呀(´A`。)(已忘光
師伯:不准欺負鶉安(ꐦ°᷄д°᷅)
巧凝:師妹要對師兄有禮貌唷(❛◡❛✿)
狗杞:豪~๛ก(ー̀ωー́ก) <窩超有禮貌
夜陽:師妹誰給的自信(゚∀。)
師尊:我(ㅍ_ㅍ)
夜陽:(゚∀。)……
2022-06-27 21:20:07
無殤
師伯其實不是補師,而是坦吧
怎樣都可以出來刷一下......
2022-06-27 19:52:40
色之羊予沁
這樣師伯才可以神出鬼沒的跑去找巧凝貼貼呀๛ก(ー̀ωー́ก)
2022-06-27 21:14:29
小酌一杯
原來子鶉安並不是本名!好奇鶉安的本名啊!另外雖然鶉安呆呆的,可是知道自己師尊是因為這樣而給自己取這名字,不知道會怎麼想
2022-06-27 20:19:17
色之羊予沁
鶉安應該不會想太多(?
只會覺得師尊確實是自己的老母(一日為師 終身為父ㄉ概念
2022-06-27 21:21:1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