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88:軌跡

色之羊予沁 | 2022-07-02 15:47:50 | 巴幣 7812 | 人氣 1036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沒什麼不好。」憐如雪道:「阿姊會幫你。」


  憐如蒼緩緩勾起嘴角,對她露齒一笑,眼中閃爍的星星如以往美好。憐如雪摸摸頭,說:「還是不習慣你這樣子……」


  「老實說身體變大、視野變高,我也不習慣。但恩師說外面變態很多,用成人樣會比較安全。」憐如蒼頓時露出鬱悶表情:「要時常注意舉止好累呀,什麼都要符合大人形象,不然會被人笑幼稚。夜陽倒是挺好,完全不在意,偶爾會陪我鬧呢!不過他曾說我『看不出來』,這啥意思?只是說恩師偶爾會帶我去青樓逛——」


  「青樓。」憐如雪抓到重點,眉頭緊皺、心口不一:「為何去那?」


  「不清楚,那裡飯菜油膩,只有茶水還好。」憐如蒼看回手上的木盒,內心再次沉重:「阿姊,我沒有找到剩餘的解蠱丹,現在也疑惑讓妳吃下的解藥有沒有用。剛剛姨娘給這盒子,說醉死花從這孵育的……」


  「沒開吧?」


  「阿姊明明知道。」憐如蒼苦笑;憐如雪也覺得自己問了傻話,將木盒拿過來,感覺不出異樣:「先開?」


  「不太好,我想等恩師醒了跟她說,這可能需要尊主插手。」


  「那,我保管。」


  「好。」憐如蒼點頭:「阿姊不能偷開喔,一定要有尊主或恩師在才可以!」


  憐如雪用摸頭代替回應,將箱子收入自己的乾坤袋,知道弟弟沒有解釋原因,是想等魔尊或弟子在場才說,所以靜靜地陪伴他,望著童年那棵樹。


  枝葉隨風搖曳,還是一樣好聽。


  魔尊抬頭才發現只有他在廂房,嘖了聲出去,在走廊上見到一個人時屁顛地跑過去,熱情地揮手打招呼:「嘿——子爾綠,鹿仙尊!這不是好巧嗎?還在蒼雪宗啊?會不會無聊?要不要跟我過過招?不流血那種,如果沒空也可以另約時間喔!魔界沒一個打得過老子,雪雪又不講武德,跟你玩應該比較有趣!」


  「魔尊這樣想可能得失望了,正道講求規矩,過招前得過些儀式。僅有少數人,例如戰仙尊不講究細節,對他人任意邀戰不會當一回事,可對其他道友這是十分危險的挑釁,尤其你我身分不同,更容易引起不必要的事端與猜疑。」子爾綠優雅道,對魔尊自來熟的態度不反感,只覺得像宗門內還在牙牙學語的幼兒,因為不知道眼前人身分,也無須理會他人,用最真誠的態度迎接來者。


  「蛤,你們正道那些規矩我不懂啦,真不能過招嗎?有實力卻不展現出來很浪費耶!」


  「修士尋道是為飛昇,所學之意不為鬥爭。」


  「好吧,本尊倒是得爭鬥才能活,跟你們不一樣。搞不懂在擔心什麼?又不是隨便出手就能毀天滅地,就算能,這片天跟那塊地偶爾翻一翻也好啊,風景一樣不會膩嗎?」魔尊唉唉叫同時閃人;子爾綠欲言又止,正魔兩道本就陌路,先不提魔尊是否聽得進去,他還得弄清楚那把劍從何來……子爾綠覺得自己終究失了心境。


  魔尊一副在巡視老巢的模樣,大搖大擺地亂晃,順道吞噬一些蒼雪宗的亡靈,覺得這地方實在奇妙。


  那些被丹玄青弄死的新鮮怨靈不提,怎麼會有如此大量的怨靈堆積在宗內?尤其女人居多,這在所謂的正派十分不尋常。魔尊嘖嘖稱奇,溫柔地吞噬她們的怨氣、吐出乾淨的靈魂——如果說,誦經超渡是讓祂們自己頓悟、解開心結得以升天;魔尊這作法就是強扯下心結,不顧祂們是否想飛的意願,直接把靈魂往極樂世界扔過去。


  他舔舔嘴唇,覺得肚子很撐。


  魔尊看似漫無目的地遊走,卻是用最短距離找到那對姊弟。看到他們互相依靠的背影,魔尊蹦蹦跳跳跑過去,手勾住憐如蒼的脖子哀聲嘆氣:「你們感情很好耶——不愧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姊弟!像我跟玄青很小很小時候就分開了,這沒良心的妹妹全部記憶都忘光光,回來只懂虐待她哥,有企圖才來撒嬌求幫忙,好慘啊我!」


  憐如雪挑眉,憐如蒼驚訝道:「原來尊主以前跟恩師相處過?」


  「對啊,姨娘生下她的當天我就抱到了!玄青這麼小這麼小——又醜又難看,卻已經懂得抓人手指咬,很聰明喔!看到我手上這個小疤嗎?就是玄青長牙後咬的,我當時痛到快飛起來,但是怕甩手會傷到她,只好給啃了。」魔尊伸出右手食指,真的有一道短小的淺疤,他動作一滑,從勾脖變成躺在憐如蒼的大腿上,還翹起二郎腿繼續道:「不過忘了也好,那時候沒意思!她對魔宮的印象只留老子的就好。」


  「尊主對恩師真好。」


  「當然,老子懂得感恩。當年姨娘護我母親,讓她在魔宮好過,現在輪到我護玄青,她要星星月亮哥都會搶過來——唉唉,雪雪現在還是單身齁?」


  「嗯。」


  「甚好甚好,繼續維持!」


  「尊主別幼稚啦,連我都知道感情事不能硬來。」憐如蒼無言,他知道恩師非常喜歡阿姊,但魔尊這句是吃醋不肯讓恩師嫁給阿姊,還是鼓勵阿姊繼續保持單身直到對恩師動心……他想起一件事,拉拉憐如雪的衣袖:「阿姊,尊主都跑來了,我要先說盒子的事情嗎?」


  「啥盒子?」魔尊跳起來。


  「撫育醉死花的盒子。」憐如蒼將自己沒找到其他解蠱丹的事情說出,正要接續講時被魔尊打斷。


  「玄青不是很在意這件事情嗎?她也快醒了,等會一起說吧,不然你等等又要再說一次,盒子收哪了?」


  「在阿姊那。」


  「喔,那行,她要是保護不了就吃下去。」魔尊搔搔頭,像沒骨頭一樣再次滑到憐如蒼腿上,任由這個大孩子玩自己的頭髮;憐如雪注視魔尊的臉,不得不說那是張好看的臉,甚至十分面熟,就像曾經認識的某人,然後問:「你母親名字?」


  「問這幹嘛?」


  「想知道。」憐如雪淡道:「江杞是我弟子,她的事情,周遭的人,想知道多一點。」


  「哇,阿姊話變多了!」


  「那妳要問玄青她母親的事才對。」魔尊臉上露出的笑容有了殺意;憐如雪無畏,直戳重點:「不能說?」


  「是不想說。」


  「那,鷖玄劍,我拿走了。」


  「混帳!」


  魔尊見她手上竟然真握著鷖玄劍,整個理性斷裂爆怒,帶有強烈殺意往憐如雪攻擊——憐如蒼嚇得腿軟,魔尊總是笑嘻嘻,一副不正經的模樣,如今動起真格,感覺死亡籠罩在頭頂上。他清楚感覺到那一絲絲魔氣飽滿的力量,如果對手不是憐如雪,這地方肯定被剷成平地,但現在不是看戲時候。


  憐如蒼大喊:「阿姊!把劍還給尊主啦!他真的生氣了!」


  「不還。」憐如雪已經喚出再戰,才能毫髮無傷地擋下魔尊的攻擊。


  他出招犀利帶狠,破壞力十分強大,見自己的攻擊都被憐如雪化解,心裡怒氣增強,想親手將她脖子折斷,把劍奪回來——可是面對實力差距,魔尊越來越無力,如果他想,是能隨便摧毀這間院子甚至整個蒼雪宗,但是無法,因為憐如雪直接消散傷害,讓他連根草都傷不到,彷彿自己被股無形防護罩包圍,每一招的力量都被吸收,不論他如何掙扎,都彷彿……倻璽喏禾還在的時候。


  那張臉,他恨意更深。


  魔尊額頭上浮現七瓣花紋,暴漲的魔氣使他身繞紅息;憐如雪轉動再戰,迎接衝撞自己的滔天怒氣。


  「阿姊!」


  足以撼動整個世界的天搖地動,竟被壓制在這小院子裡,狂風只吹搖枝葉晃動,逐漸散去。


  「阿姊!還尊主啦!」憐如蒼揮出魔氣打散院裡掀起的塵土,急忙看他們在哪,見到僵持的影子時急忙奔過去,注意到第三人,雞皮疙瘩起身同時停下腳步。


  「你們……唉……」丹玄青擋在憐如雪前方,迎面抱著魔尊、舉起的左手掐著他的右手腕;憐如雪踉蹌後退,她剛才只想砍斷魔尊的右手,再給個巴頭冷靜一下,所以再戰往左前方——她卻做了跟夢境裡相同的事情。


  再戰穿膛而出,血順流而下,溫柔地染濕她的手。


  憐如雪意識動盪,瀕臨崩潰。


創作回應

小佑
怎麼QQ
怎麼同樣的事情又發生了!希望狗杞沒事QQ
2022-07-02 19:12:46
色之羊予沁
狗杞RRRR QQQQQQ
2022-07-13 16:55:34
無殤
枸杞的小糕點是不是塞得不夠多
2022-07-02 19:42:52
色之羊予沁
一定是(#
2022-07-05 14:54:46
伊諾羅斯
啊喔......師尊心魔要爆炸了,在場兩個擋不住,一個不清楚原因不知道擋不擋得住,不會最後又會是工具人苦王蜂要上場吧(師伯:幹
2022-07-02 21:55:28
色之羊予沁
師伯:明明劇情才過一天,讓我休息(;´༎ຶД༎ຶ`)
2022-07-05 15:23:58
Eden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感謝羊羊幫魔尊哥哥加戲!豪喜歡魔尊哥哥的人設啊ヽ(*´∀`)ノ 說來諷刺,一個正道的大宗派搞出一堆怨靈,然後這一堆怨靈是魔道的尊主出手幫忙(強行)升天的(´๑•_•๑)

師尊這社交能力⋯⋯連我一個嚴重社恐患者都覺得,真他媽太爛了吧(ノД`) 師伯跟大師姐什麼時候才會來啊!控制一下這戰力100社交0的大麻煩啦QAQ (默默出門補貨奶糖
剛長出肉的江杞:…我他媽現在是要先搞定哥哥還是安撫師尊呢( ・᷄ὢ・᷅ )
是說魔尊哥哥都要解師尊身上的情蠱了,那六苦長老的死咒真的不順便一下嗎XDDD 賣個人情給柳山未來峰主我覺得挺划算的呢!

最近幾章又蹦出好多新支線,我是看得很開心啦,不過羊羊這是要寫150章的節奏嗎哈哈哈哈
2022-07-02 22:10:25
色之羊予沁
感謝贊助\\\\٩( 'ω' )و ////

後面越來越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感覺我真的要寫一百多章了,當初開坑的我到底在想什麼(;´༎ຶД༎ຶ`)
2022-07-05 15:28:31
伊諾羅斯
不過看了看覺得狗杞平定一切了解來龍去脈後魔尊應該會被算帳,可憐啊食物鏈底層(?)的哥哥
2022-07-02 22:40:05
色之羊予沁
可憐的魔尊

魔尊:嘿(;´༎ຶД༎ຶ`)
枸杞:齁(揍
2022-07-05 15:28:5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