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85:壞人

色之羊予沁 | 2022-06-21 02:36:20 | 巴幣 13702 | 人氣 1057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你緊張啥?」丹玄青連忙拉住他的手臂:「我師尊又不是壞人!」


  「就她?」男子用血淋淋的手指過去,忽然帶上微笑:「那更該打!」


  「魔尊!」


  魔尊一掃剛才的嚴肅,露出小虎牙,已經連續出招攻擊,手傷也瞬間用魔氣治好;憐如雪見丹玄青面帶擔憂,似乎真怕他被自己打死,原要喚出再戰,反手散去直接接招,被震退幾步,心裡捏了把尺、腳一踏站穩,出掌回擊但故意打偏。魔尊被她的靈力掃過感到寒毛直豎,卻是笑得更燦爛,攻擊越來越猛烈,憐如雪依舊面無表情,彷彿在逗後輩打鬧,雖然回擊的招都狠烈,卻沒一個真往魔尊身上打去。


  「動真格啊!讓我看看妳有沒有能力可保護她!」魔尊覺得十分開心,很久沒遇到對手了,但想到丹玄青的遭遇又不放心,覺得人還是留在魔界好。


  人間這般複雜有諸多束縛,怎可能保護好她?


  憐如雪一邊抵擋一邊把還在校場上的蒼雪宗弟子都甩出去,廣大的校場不自覺間剩他們,一人一魔的對招更為犀利。


  雖然這位魔尊不是她的敵手,但經過交手她立即明白,對方絕對不宜久留。他的實力放在正道上,會是仙門百家求而不得的稀世天才,會比書醉山更為閃爍,可對方是魔尊,嘻皮笑臉的態度正是對自己實力的保證,要不是丹玄青在旁喊「你別鬧啦」,還有憐如蒼不斷提醒「阿姊別打死魔尊呀」,憐如雪好幾次險些喚出再戰,直接剷除後患。


  魔尊沒有一絲留情,是真想把憐如雪擊退,帶丹玄青回魔界。但她卻站得穩,還遊刃有餘甚至不屑喚武,魔尊嘖一聲,最後一掌打去、手向後勾握背上的劍柄,問:「小刀,玄鐵還剩幾塊?」


  「一塊。」


  「那夠了。」


  「尊主別這樣!」


  「哥!」


  憐如蒼與丹玄青同時高喊,憐如雪感受到他們的擔憂,魔尊釋放的魔氣張狂,隨著劍出,一時風雲變色,日月無光——方圓百公里的人們同時感受到極大恐懼,熟睡之人紛紛驚醒、未眠之人突然腿軟,他們不明所以地渾身顫抖,即便是修士也不自覺中棄武,彷彿身後有巨魔張口,隨時將他們吞噬,人們一時不論遠近,不約而同地因恐懼縮在地上、小心地呼吸,試著降低自身的存在。


  身在中心旁的蒼雪宗弟子,來不及舒緩將近滅宗的悲泣,被隨之而來的恐懼吞噬。


  憐如雪十分淡定,魔尊僅釋出壓迫感,並無殺意不足畏懼。


  她揚手示意趕來的子爾綠別插手,同時迎接魔尊的攻擊。原先想喚出再戰抵擋,但看清楚魔尊所使用的劍時,兩指夾住劍身,蠻橫的魔氣絞碎她周圍事物,但憐如雪只有袖口劃破、手指流血,她的靈力順著劍身電擊魔尊,想奪劍卻失敗,魔尊寧願被電到起飛也不肯鬆手,操控魔氣鑽入她手指的傷,結果憐如雪依舊不放手。


  「這劍從何來?」


  魔尊嘖一聲,接連腿踢才總算逼憐如雪鬆手,他往後躍抓住丹玄青,憐如雪見他們身後裂出一道黑縫,心猛然一縮。


  「江杞!」


  這聲大喊,丹玄青毫不猶豫踢魔尊一腳,讓他自己跌回魔界,伴隨那聲悽慘的「妳這見師忘兄的好妹妹——」黑縫立即閉合。一腳把哥哥踹回魔界的好妹妹開心地抱著傘奔到憐如雪身旁,小心翼翼地捧住她的雙手,柔聲道:「師尊,弟子幫您把魔氣逼出,這樣癒合較快。」


  「嗯。」她看一眼站到身旁的子爾綠,果然若有所思,視線挪回來,見到弟子熟練地操控魔氣,內心頓時悶,問:「金丹……」


  丹玄青默不作聲,轉移掉魔氣,撐開傘替自家師尊擋雪,不敢對上視線。


  『妹啊,再半個時辰就日出了,妳真不回來就讓小刀跟著,還是我讓離殷過去?』


  突然一隻三眼烏鴉憑空「擠」出來,拍拍翅膀後停在她肩膀上,嘴裡傳來魔尊的聲音。彷彿剛才逃跑的不是他,把校場砍爛的不是他,將蒼雪宗摧毀的也不是他,全部都是錯覺,魔尊陛下可是好端端地待在魔界,沒有到人間搗亂。


  丹玄青看一看,嗯,憐如雪身後的建築全被魔尊的劍氣摧毀,一片狼藉。


  『都不用,師尊會保護好我。』


  『保護個屁,她把靈力捏成繩子綁妳腰上,一副不懷好意!這種壞女人不可信,妳還是趕快回——嘎!』


  『滾滾滾,我還沒算你傷害師尊的帳,別煩我跟她談情、談事情。』丹玄青粗魯地捏爆那隻三眼烏鴉,一陣黑霧散去,什麼都不剩,轉頭就向憐如雪傻笑,只差屁股後沒冒出一條尾巴搖。子爾綠見她伸手摸弟子的頭……發現有條靈力捏成的無形繩子,十分自然地從頭丟下滑到腰部拉緊,他露出尷尬不失禮的微笑,用眼神請示她在幹嘛?


  戰仙尊當著鹿仙尊面前綁魔界小殿下還裝傻?


  他哭笑不得,想起魔尊手上那把劍,心情又下沉……


  「阿姊阿姊,我剛剛晃一下,戰況差不多穩定了,想說先去找解蠱丹,能麻煩妳幫忙坐鎮嗎?還是阿姊曉得蒼雪宗現在有誰管得了?我本想找憐槐天他兒子,但還沒從打擊回神的樣子。」


  「攻打前沒先想過?」


  「大家都說隨機應變,反正現在的情況比當初預想好很多了!」


  憐如雪覺得這回答很魔族,眼神往旁邊的仙尊飄;子爾綠直接把友情小船掀翻,道:「我派介入容易引起糾紛唷。」


  「你有經驗。」憐如雪理直氣壯,憐如蒼正想提某座山,忽然意識到發生任何事情,弟子都是「大師姐」、「巧凝師姐」的喊來喊去,只有談不攏要吵起來時,他的阿姊才會出現,但也只把弟子凍住,讓他們自己冷靜下來解決,並不會特意介入糾紛,真有其他長老急忙來山上找她,也是請求支援戰鬥……


  他家阿姊,似乎,嫌處理公文麻煩,都丟給別人了。


  「或者公子帶我看下還剩哪些人,說不定能給些主意?」子爾綠把剛剛打翻的友情小船立回來,憐如蒼連連拍手:「好啊!當然好!鹿仙尊人真好!阿姊,我先帶鹿仙尊去逛逛,等等就直接去找解蠱丹,恩師就麻煩妳保護了!然後恩師記得跟阿姊說等等會發生什麼事情,不要嚇著她喔!」


  「嗯……」


  憐如雪沒出聲,對憐如蒼頷首,兩位仙尊各有心事,趁這機會刻意分別尋找解答。


  數秒後,校場安靜了,直到丹玄青先開口。


  「師尊,能幫弟子拿下傘嗎?」


  「好。」


  她接過這把傘感覺到陌生的靈力,很淡,卻盡力地想守護站在裡頭的人們。


  丹玄青終於能再次吹笛,被打架波及散去的惡鬼重塑,一隻又一隻把屍塊拍成肉泥、揉成大顆肉丸子,憐如雪沒問她在做什麼,只見尾端有隻矮惡鬼往肉丸子塞入東西,無生命的肉團忽然扭動化成人形……丹玄青心大,當著憐如雪的面製作死屍傀儡。


  那些死屍傀儡穿上蒼雪宗的弟子袍,空無一物的臉浮出各種臉譜面具,它們整齊一致地排列好。丹玄青持續吹奏,把指令都下達好才收笛,鼓起勇氣道:「師尊,弟子製作死屍傀儡是為守護這裡,您也見到了,有不少魔族想趁虛而入,呃……其實魔界主要分三個陣營……」


  「我知。」


  「也是,師尊很厲害又是仙尊,肯定博學多——」


  「江杞。」憐如雪直接打斷她:「重要事,未說。」


  丹玄青深呼吸,明明不受氣溫影響,可在憐如雪身旁,卻感覺到真實的寒意,尤其要跟她坦承自己的變化……即使憐如雪一副不在意,她依然掙扎,十年,對她們而言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卻有滔天巨浪的變化,憐如雪肯定也已經看到眼裡的邪火了。


  剛剛在一旁觀看時,她就在想該如何開口。


  憐如雪肯定願意聽,就是過不去心裡這關,只要開口,就必須承認過去的自己……回不來了。


  她真的很害怕。


  「我……」


  「穿好,別著涼。」


  憐如雪將脫下的外袍披到她身上,拉緊;丹玄青透過衣袍感受到她的體溫,柳山的過往於腦海狂奔——


  太陽的溫度、苦藥的刺鼻、飯糰的多變、排骨的鹹甜、烈酒的燒心、糖果的寬恕……好多好多,人間的溫暖。她不討厭魔界,雖然嘴上嫌棄魔尊,可如果沒有他陪伴,絕對會活得更痛苦。因此有很多事情,尤其是入魔後的改變,因為她的方式不同於他魔,所遭遇的痛苦不同凡響,又不想讓他們擔心,或是讓魔尊自責,所以再痛再苦,她都會裝作無事,不可能跟他們吐露真心話,說,真的好痛。


  每天都要化成白骨,真的好痛。


  她想念陽光的滋味。


  想念溫暖的體溫。


  想念擁抱的溫度。


  想念……


  「師尊……」丹玄青哽咽,憐如雪的面容逐漸模糊,她無法再強迫自己微笑:「弟子好疼……」


  「每天都好……痛……苦……」


  ——求您,讓我安息。


  快遺忘的記憶,使憐如雪將丹玄青緊緊抱入懷中,拼命釋出靈力到她身上,這種方法不會對魔修造成傷害,可懷裡的弟子依舊冰冷,手無力地推拒、不斷搖頭說著沒用,但憐如雪不肯放手,將她抱得更緊;丹玄青感到窒息卻破涕而笑,都這麼明顯了,她為何裝傻?這副身軀不可能暖起來呀。


  可自己推拒幾下,卻選擇沉淪,將頭依靠在她頸側,用力深呼吸,嗅到清淡的安神凝香氣。


  「師尊……不要浪費靈力啦……」丹玄青吸吸鼻子,安神凝讓腦袋冷靜不少,她抬起頭,不再畏懼眼裡的邪火被發現。憐如雪皺眉,伸手輕碰她的臉龐;丹玄青自己歪頭,讓臉頰貼著掌心輕蹭,輕描淡寫道:「弟子已經……死了。您就不要浪費靈力啦……永遠,暖不起來的。」


  「可為師,正抱著妳。」


  丹玄青眨眨眼睛,憐如雪溫柔地將她的淚痕抹去。


  「所以妳……還活著,就在這裡,就在我懷裡。」


  「師……」


  憐如雪低頭,主動親吻她的唇。


  她眼神驚訝;她眼神清澈。


  閉上雙眼。


創作回應

姜月影
論子爾綠和師尊的友情小船wwwww
2022-06-21 13:54:09
色之羊予沁
說翻就翻wwwwwwwww
2022-06-21 16:24:29
無殤
玄鐵跟前面的黑鐵有親戚關係?
以後枸杞只能上大夜班了?
前面研究這麼多限制法術,結果直接套繩子綁人...
師尊這次下嘴也算是另種命中狗杞要害...
2022-06-21 20:55:32
色之羊予沁
沒有關係,不過後面應該會稍微提
狗杞:還是不能見光的大夜(眼神死
師尊想來想去覺得這樣最安全(#
親下去狗杞直接腿軟乖乖回家wwww
2022-06-21 22:10:36
Goodnight
直接綁回柳山ㄍㄟˋ婚吧!
順便把師伯也綁來跟巧凝ㄍㄟˋ婚
洞房就兩間小黑屋,狗勾跟師伯各一間
師伯在巧凝氣消前都不能瑟瑟,還要改公文
2022-06-21 21:12:27
色之羊予沁
然後隔壁的狗杞卻能一直澀澀(?
師伯傷心難過在角落畫圈圈
2022-06-21 22:11:19
mushroom
魔尊的劍感覺有掛 而且為什麼要問小刀玄鐵? 師尊跟子爾綠的反應很奇怪 是不是跟哪位前輩有關?(歪頭
是說...上輩子的江杞也是見光死 但不覺得痛是因為麻痺了嗎? 師尊有沒有方法可以讓江杞重回陽光的懷抱....?
2022-06-21 23:39:53
色之羊予沁
這個時候就要相信萬能ㄉ師尊惹!
2022-06-21 23:59:21
小鞭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親下去了……(有種憂喜參半的港覺,怎麼可以這麼複雜啊啊啊啊啊)
2022-06-22 03:26:42
色之羊予沁
感謝贊助\\\\٩( 'ω' )و ////
因為我太喜歡糖中藏玻璃渣(?
2022-06-22 15:25:2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