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 番外:阿姊

色之羊予沁 | 2022-06-11 05:35:00 | 巴幣 3710 | 人氣 946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他想當個好弟弟,卻總是拖累阿姊。


  白雪紛飛下,哭得雙眼通紅,他凍僵的身體,只剩手還有知覺。


  為何走到這地步?


  從前人們都敬稱地稱他少主,即便父親有不少小妾跟孩子,他也是被放在第一順位,備受所有的寵愛。母親總是笑著說他是自己的希望,溫柔地揉捏肩膀,看到在院裡練劍的另人身影,卻是唉聲嘆氣:「若她是男孩有多好,娘就不用吃這麼多苦。」


  少主眨眨眼睛,知道自己還沒出生前,母親跟姐姐吃了很多苦,但因為有他,才不用生活得如此艱苦,能光明正大地參加宗內各種活動,甚至同父親出席晚宴。少主沒附和母親那句,而是看著阿姊練劍的身影,開心說道:「孩兒將來想跟阿姊一樣厲害,不只要打敗那些瞧不起娘的人,還要光宗耀祖!」


  「不愧是蒼兒,一定可以的。」母親溫柔道,似乎為了哄他開心,對著院裡的身影喊:「雪兒,進來吃些水果。」


  「是。」


  「阿姊阿姊,坐我旁邊!」


  「好。」


  他啊,最喜歡看阿姊吃東西,那張總是緊繃的臉,只有在吃東西時才會稍微舒緩。少主望去一旁的玄鐵劍,成年人單手拿都很吃力的武器,阿姊卻用得彷彿輕如鴻羽,他小跑步過去、拿乾淨的布擦拭劍柄,張開一看滿是髒汙與血垢,帶股不好聞的鐵鏽味……如同阿姊的手,十歲不到卻粗如樹皮,遍布傷口、掌紋也幾乎磨平,身上總帶著鐵鏽味和汗臭,沒有半點女孩的甜。


  「等蒼兒開始練劍,妳身為姐姐要好好指導他,知不知道?他這麼乖又聽話,全天下可沒第二人會如此待妳了,外面人都不可信,唯有娘跟蒼兒……」


  他們的娘,總是喜歡日日重述一樣的話,而她總是日日回覆一樣的句子。


  「知道。」


  少主想快點開始練劍,成為跟阿姊一樣厲害的修士。雖然其他人總是嘲諷她的穿著打扮,少主只覺得他們在嫉妒阿姊,她不是普通厲害,能單手拿起玄鐵劍,掃地般把對手打出擂臺,即便對上成年弟子也不會輸,卻因為性別被看不起……等他當上宗主,就要把那些不尊重阿姊的人都趕出去!


  可是從他拿起劍的第一天,情況慢慢變糟。


  第一次練習,他不小心刺傷阿姊的胳膊,留下一條難看的疤。少主為傷害人的觸覺而恐懼,阿姊卻說沒關係,彷彿習慣——不,她正是對疼痛麻痺,才能無視滿身的駭人傷疤,有些人嘲笑她像怪物不是空口說白話,除了臉看得出是女子,身上有哪個地方完好?


  就連母親也多次對她面露嫌棄,覺得自己生了怪物,所以禁止阿姊有任何表情,最好別說話。


  隨著他想放棄修練,家裡的氣氛變了。父親明明笑著說沒關係,隨他的意;母親也聽到了,卻哭著求他再次拿起劍,轉頭對阿姊動粗,斥責她怎麼故意受傷?害少主留下陰影——父親沒有阻止,母親拼命將原因丟到女兒身上,她默默承受,他哭著求母親別再打阿姊,自己會努力不辜負他們期望。


  但天不從人願,事不從人心。


  他即使吞下持劍的恐懼,使出的招破綻百出,父親原先還會在旁指導,但隨著搖頭次數多,有天,他就不再來後院,反而轉往另間院子教另個兒子,從前那些拍母親馬屁的聲音,也開始轉向捧最近重新受寵的小妾。


  母親彷彿被奪舍,雖然以前就有些偏激,可從父親不再踏入這間院子開始,他被硬逼著練劍,就像阿姊,練到手破皮流血或是斷劍,即使颳風下雨甚至飄雪,如果沒達到期望,母親總是有各種理由可以責備女兒沒教好,對她動手動腳,甚至出現巴頭、賞臉、扯頭髮的情況,阿姊依然默不做聲,即使被打到暫時失聰,也只一句「是女兒不好」,用眼神示意他別過來,在那種情況下,居然是擔心他貿然擋在中間會不會受傷?


  少主無能為力,想哭卻不能表現出來,怕刺激母親繼續傷害阿姊,只能哽咽求母親住手,深夜時在棉被裡無聲痛哭,希望見不到明日的陽光,可想到阿姊隻身一人的背影,他咬牙撐下去,雖然達不到父親要求,失去很多東西,可阿姊就剩下他了。


  明明劍術最好的是她,腦袋最聰明的是她,最有潛力的人是她,為什麼卻沒有人願意抱抱她?


  明明做不好的是自己,練不好的是自己,讓人失望的是自己,為什麼卻不是他遭到懲罰?


  阿姊為什麼不怪他?依然有耐心地教導,日復一日,即使身上帶著傷。甚至還要打勾勾約定,以後母親失控時別過來擋,怕她恢復理智時,見到他受傷會心疼自責——少主難以理解,問:為什麼他搞砸一切,卻不用承擔?


  他的阿姊說:兩個人,她受傷就好。


  少主的絕望隨日遽增。


  他不想阿姊再因為自己無辜受罰,或是她朝自己生氣也好,罵一句也好,可不可以斥責他是廢物?劍拿不好、招練不好、拳打不好,貪生怕死、優柔寡斷,沒有半點繼承人該有的姿態,就算被稱讚善良有什麼用?他無法拯救阿姊脫離苦海,反而加劇那些言語上針對她的羞辱跟謾罵——他根本不配被說溫柔,真正溫柔的人,是不會傷害一直保護自己的人。


  一名少年隨著年齡增長意氣風發;一名少年隨著年齡增長萎靡不振。


  少主被打下擂臺、狼狽地滾了許多圈才停,此起彼落的笑聲不斷。


  他不敢看向主位,另名少年高興地喊著「爹」,看他一眼時還噗嗤嘲諷。隨後那人說出讚賞的話,少主以為自己是別人的兒子,眼角瞥見姨娘掩嘴笑,同父親說「咱們兒子真優秀」,他點頭認同又一句「長大必有成就」,許多人出聲認同,就只有阿姊沒忘記場外地上仍躺著一個人,走過去抱起腿受傷的他,溫柔地拍掉衣袍上的髒,用眼神示意「別怕」,最後,確實又是她獲勝。


  沒人贏得過她,一次又一次,卻不曾有人恭喜,反而滿眼厭惡,彷彿這冠軍是耍暗招得來。


  那天阿姊冠軍,卻只得到母親破口大罵,怪她太貪心偷走不屬於自己的天賦,少主會如此平凡全是她的錯,甚至說出「早知懷她時就打掉,生下來的阿蒼就會是天之嬌子,不會輸得這般落魄。」……少主心頭流血,為什麼母親能對阿姊說出這種話?知道她不會回嘴也不會反擊,就可以繼續拳打腳踢嗎?為什麼阿姊也不哼聲,明明同樣都是有血緣的家人,憑什麼他吃好睡好用好穿好,她卻要不斷遭到羞辱與折磨——到底為什麼?


  連被說這種話,也只是眼神難過,默認母親是對的,全是自己的錯?


  少主再也承受不住,打破與阿姊的約定,衝過去保護快被打死的她,不斷推拉母親求她住手,高喊是自己不爭氣也無能,到底為什麼要打阿姊?他氣得破口大罵,這是第一次反抗母親,將母親推倒時他心裡並無暢快,但忽然意識到自己早該這麼做,站出來保護阿姊,即使母親面露驚訝、錯愕、難過,跟著哭出來,嘴裡說是為了自己好。


  那個自己,是指哪個自己。


  少主感覺自己的世界徹底崩塌,熱淚燃燒了腦袋,可是束縛在身上的鐵鍊也融化,從今以後他都會站出來保護阿姊,管什麼打勾勾約定。世上愛他的只有母親跟阿姊,但母親是想利用他束縛父親的愛,只有阿姊是毫無條件且無怨無悔的待自己好,只有她。


  當阿姊恢復意識時,他止不住淚流拼命道歉,她卻如同以往不怪罪自己——


  他意識到,阿姊是不是只怪自己沒教好?才任由母親欺負?


  母親到底將她洗腦到什麼地步?


  少主意識到這點,強忍快崩潰的情緒,他必須跟母親好好談,求放過阿姊一馬,還她自由、還她本該有的幸福,卻意外聽到牆角悄悄話……被震撼到思緒空白。


  母親是真心認為他學不好,是在子宮時本該有的養分都被搶走才這樣,所以趁今日宗內舉辦宴會,私下找一些奇怪散修進來,打算動用邪門歪道的方式,剖出阿姊的金丹,轉移到他身上。


  失去金丹會死,可是母親不在乎。


  要是阿姊知道是為了他,一定會無腦答應。


  少主崩潰,在漫雪紛飛的廊上漫無目的地奔跑,遇到那名小妾,她盛裝打扮正要前往為兒子舉辦的宴會。那名小妾見到他這副狼狽時愣在原地,少主主動上前,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他下跪磕頭請求對方——若他出意外,可不可以幫個忙,在父親耳邊吹風,趕阿姊出去。


  他知道母親今晚就要動手,得趁宴會還沒開始前解決,但年僅八歲的孩子,在這樣的環境長大,哪知道能找誰求救?只意識到自己正是困住阿姊的枷鎖,他存在的一天,阿姊就會受苦,要她離開,自己肯定也得走。


  可是他走不了,只能用這方式。


  最好的情況,是以他不孝害死母親;最糟的情況是母親活著,再次將錯歸咎到阿姊身上。


  所以不論好壞,都必須讓她離開。


  最好心無掛念。


  找到阿姊時,她果然還在後院練劍,不顧身上的傷。


  這是他第一次撒謊,說身子冷想喝熱湯,傻傻的阿姊點頭去拿,少主深呼吸,仰望白雪紛飛下,哭得雙眼通紅,他凍僵的身體,只剩手還有知覺。


  為何走到這地步?


  他深呼吸,聽見母親回來的腳步聲,握住劍架到脖子上,在她見到時笑著一句「我恨妳」,出力劃破喉嚨——遺憾最後一眼不是阿姊溫柔地呼喊自己,而是母親痛苦的扭曲表情,被鮮血蓋過。


  不後悔,只是恨。


  恨父親,恨母親,恨他們,恨……除了阿姊以外的所有人。


  恨自己,無能為力。


創作回應

jtwe_716
(ಥʖ̯ಥ)
2022-06-11 13:03:13
色之羊予沁
(☍﹏⁰)
2022-06-11 17:56:24
欹嵐
打算動用邪門歪道的方式,剖出阿姊的金丹,轉移到「她」身上。
阿蒼(›´ω`‹ )
2022-06-11 15:54:48
色之羊予沁
修正惹

弟弟QQQQQ
2022-06-11 17:56:30
Eden
弟弟如果知道自戕保下來的姊姊後來曾想自剖金丹給狗杞不知道會作何感想XD 試求弟弟和狗杞的心理陰影面積(ノД`)
嗯雖然說師尊肯定不在意自己受傷,只希望對毫無理由自己釋出善意的人都好好的,但偶爾還是會希望師尊可以換位思考一下,弟弟的犧牲跟當年狗杞的決定,都是在用自己的方法保護師尊…總之歡迎弟弟加入柳山大家庭ヽ(*´∀`)ノ
師尊:鹿仙尊,送糖來。
阿綠:戰仙尊終於接受新口味的糖了✧٩(ˊωˋ*)و✧
2022-06-11 19:48:29
色之羊予沁
弟弟:阿姊QAQQQQ!!!!!
師尊:不是…(((((ㅍ_ㅍ)))))故意…

柳山大家庭又新增人數了,雖然是魔修(####
子爾綠的賣糖事業重新起動,柳山終於要繼續變糖山惹(?
2022-06-11 22:51:41
無殤
被趕出門,才有內心震盪的師尊,弟弟長大後,也讀得出師尊的情緒了
以後會看到弟弟頂著師尊的臉在抓甲蟲......
2022-06-11 20:41:03
色之羊予沁
一臉(ㅍ_ㅍ)的師尊
左邊弟弟在抓蟲
右邊狗杞在挖洞(?
2022-06-11 22:52:31
三明治
所以我說什麼時候才能看到弟弟跟江杞玩甲蟲王者對戰?
枸杞:師尊你看看我的甲蟲又圓又大!
如蒼:不不我的又黑又硬才比較強!
2022-06-11 22:19:04
色之羊予沁
狗杞不會玩這個辣
但是魔尊會(#
2022-06-11 22:52:5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