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80:歸來

色之羊予沁 | 2022-06-09 21:43:37 | 巴幣 6906 | 人氣 1250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令牌最終被憐如雪用「方便進出」為由退回去,順道提了參加比武大會的條件,小刀猶豫半晌才答應,憐如雪將報名表推過去,小刀卻沒有動作,在她疑惑時,開口道:「拿劍,可以,拿筆,會抖。」


  憐如雪一聽,手指輕壓報名表要轉過來代寫,小刀卻阻止。


  「夜陽,會幫。」


  由於此刻,憐如雪已經將他跟江杞劃上等號,雖然師兄妹感情好天經地義,但她想到那兩人還沒回墨如蘭前的相處,以及慕夜陽那種大剌剌個性,感覺都把彼此的裸體看光了,內心猛然一噔,情緒被他人入屋打斷,見到若芷真進來。


  六苦長老見到小刀在這十分震驚,現在可三更半夜,怎會有弟子以外的人在?


  「長老。」小刀學慕夜陽他們行禮的方式,很自然地把比武大會報名表塞到袖裡,腳一拐向外走,撞到結界「唔」一聲,憐如雪想起還沒解開限制,上前看小刀有沒有受傷。他說著「沒事」又道晚安,憐如雪掙扎地讓他出去,書房一時剩下她們。


  「妳認為他是江杞?」若芷真唯一想到他人三更半夜還在這的原因,只有這點:「我倒覺得不是,雖說容貌可改,但性格難變,妳若……」


  「師姐來?」憐如雪這時才發現小刀走太急,只拿報名表,寒霜跟那袋糖忘了帶。若芷真也看到桌上東西了,頓時嘆氣:「這是幹嘛呢?妳清醒點,別被騙了。」


  「我沒……」


  「還沒?情緒都寫在臉上。」若芷真對她面無表情的臉說著,拿出一本厚重的冊子:「剛找掌門師兄談事,他恰巧收到比武大會的參加名冊要給妳。這次弟子的水準都很高,妳看過就知道了,幸好只有巧凝跟夜陽報名,妳兩隻小的不用上去當沙包,這次前十獎勵也不錯,拼拼看?」


  「無法,巧凝恐怕前五十,夜陽勉強二十幾已勉強。」憐如雪快速翻閱,說出自己的猜測,補道:「但變數多,冊子只登記仙門弟子,無散修,此次說不準。」


  「妳意思是,小刀也會參加?」


  憐如雪點頭,若芷真沉默兩秒,道:「妳心可別歪了。」


  「嗯。」


  若芷真不知這話說太遲,戰仙尊不止歪,還默許人家向蒼雪宗報仇。


  小刀雖然被再戰刺傷右胸膛,但憐如雪沒有灌輸靈力,及時治療就不到致命的程度,精力充沛地在柳山到處晃,甚至能看到他跟在憐如雪後面,總是笑嘻嘻地像個孩子玩躲貓貓,憐如雪回頭,不是裝傻就是躲起來,還會獻寶一樣抓蛇或甲蟲給憐如雪看……其他人越來越肯定小刀就是江杞,這完全就是她會做的事情啊!


  原本大家以為小刀會一直留在這,結果在比武大會前一個多月,他半夜收拾行囊離開,留下寒霜跟一張寫得非常歪七扭八的大紙條,說要回去準備一些東西,下次會場再見。


  憐如雪皺了整天的眉,似乎埋怨小刀還敢離開,寒巧凝感覺下次他出現,憐如雪非常有可能把人困在柳山……這是根據自家師尊近期在頻繁測試限制行動類型的術法得出的恐怖結論,然後寒巧凝也正大光明地學幾招,覺得能對某人用用看;遠在另座山的某人不寒而慄,差點弄翻剛熬好的枇杷膏。


  今日依舊是墨如蘭和諧友愛的一天。


  比武大會日期將近,孤晝蟾更加佩服寒巧凝與慕夜陽,能一派輕鬆地隨憐如雪訓練。他跟安雨蓉沒參加,卻為這件事緊張不已,如今的憐如雪聲名遠播,外人容易用高要求看待戰仙尊的弟子,憐如雪雖說忽略即可、量力而為,他還是怕丟她的臉,明明沒要下場比賽……深深感受到心境不足。


  孤晝蟾苦惱這點,當年他受到蒼雪宗挑撥,喪失理性衝上去打人,間接害死江杞。


  雖然沒人怪他,可這幾年見識到「被挑釁直接忽略,就只有對方會尷尬」的道理,內心如何不難受?


  當憐如雪把對江杞的溺寵表現在小刀身上時,或許出於補償心態,孤晝蟾會幫對方找甲蟲、告知憐如雪的行蹤。他如果問有關蒼雪宗或比武大會的事時,孤晝蟾也會盡全力解答,雖然不曉得小刀要用什麼方式報仇,想想就有身為共犯的緊張感,期待即將來臨的狂風暴雨。


  這次比武大會,墨如蘭只有柳山參加。


  原本他們打算御劍前往,苦山那邊主動借來一艘十人的飛船,還附送一位明顯想翹班的六苦長老。憐如雪沒把人踢回苦山,這樣弟子受傷可以即時治療,而且小刀可能打一打失控——這是魔修特性,他們不一定想傷害人,但力量源自貪嗔痴這類的負面情緒,一旦理性被魔氣干擾就容易暴走。要是發生這情況,若芷真能下場救傷患,至於小刀,她搶在子爾綠動手前敲昏帶走即可。


  不對,直接說場內有魔修鬧事她處理就好,子爾綠就不會動手了。


  打定主意的憐如雪,完全沒在理身後尷尬的氣氛。


  慕夜陽想問他能不能下船……萬幸船雖小,但一人一間沒問題!他立刻溜進自己的房間;安雨蓉沒孤晝蟾那麼粗神經,也感覺出不對勁,就拉拉他的衣袖,小情侶到後方的甲板吹風;若芷真一直偷看寒巧凝的臉,確定憐如雪沒注意後方,偷偷勾住她的小指,被反握時心裡才緩口氣,但是見到她不變的表情立刻憂鬱。


  若芷真不懂,為什麼寒巧凝要為死咒發脾氣?就是怕她擔心才沒說,而且死咒在憐如雪不斷找解法跟子鶉安瘋狂煉丹,還有萬年不回苦山的師尊拿了把藥草、罵句「蠢徒」砸在她臉上時,已經壓制一半了。剩下這半她也沒放棄,說句真心話,寒巧凝就算知道也幫不上忙啊。


  她覺得委屈,但不敢抱怨,就怕能牽的小手又收回去了。


  比武大會的會場十分廣,但為防發生空中相撞意外,不論御劍還搭船,都必須在規定的區域停下來,徒步前往主會場。


  會場人山人海好不熱鬧,他們繞了些路才進到會場,領了牌子上觀眾席,慕夜陽跟寒巧凝則去選手區等候。


  若芷真看還有時間,就帶自家負責開船的弟子跟剩下的兩個逛會場,他們第一次來比武大會,這裡是固定場地,將來還有機會參加,先熟悉環境沒什麼不好——至於為何不是憐如雪親自帶,因為她看到子爾綠出現,想必有事找人。


  憐如雪隨他們,兩個小弟子在見到這氣氛時,腳居然向後退,這又不是那裡,她一定會從頭待到尾。


  一定。


  眾人紛紛窺視在觀眾席上交頭接耳的兩位仙尊,在人群中,有雙黑眼閃爍星星,很高興她現身。


  若芷真帶弟子們回來時,不知從哪買了茶跟不同口味的瓜子,等比賽開始,看著各家仙門弟子在比武場中較勁。憐如雪這時才看到小刀,他換了一身白袍,輕輕鬆鬆打贏第一場就下去,由於前面比式都是十秒定輸贏,所以輪得非常快,慕夜陽打贏第一場、笑著望向觀眾席,看到自家師尊跟師伯正在猜拳,贏了,奪走一包瓜子……


  他可以哭嗎?身為弟子,存在感居然比瓜子低?


  賽事過一輪,兩時辰後大家才較為專心看賽。這種比武大會的變數不大,後面幾乎都是前幾大仙門弟子在互打,尤其是玄靈派跟蒼雪宗,兩邊弟子的單體實力不分上下,變成看誰家出新秀,或有沒有比上次更進步。


  寒巧凝打到七十二名,慕夜陽則是五十七,成績看似差,但比武大會有萬名弟子參加,運氣的比例佔據不小。憐如雪在上面看得很清楚,別仙門有跟慕夜陽差不多實力的弟子,因為運氣好打到三十幾名,不像慕夜陽跟寒巧凝百名後就次次苦戰,都遇強敵。


  這沒什麼不好,他們得到更多實戰經驗,憐如雪送弟子進來,就是為這目的。


  不過這次比武大會有匹黑馬,打破玄靈派跟蒼雪宗的平衡。


  由於墨如蘭除苦山以外都知實情,所以不意外,但訝異小刀竟有如此實力,打到前五都是一招定輸贏,搞得所有仙門蠢蠢欲動——散修,意味隨時都能加入其他宗門,這樣的高手,他們恨不得招攬進來。


  由於小刀先對上蒼雪宗,他們入座第三,終於擺脫萬年老二,小刀最終對上玄靈派。


  書醉山,備受矚目的玄靈派青龍宗弟子,成熟穩重,也是最有望成仙尊的新人。從第一次參加比武大會就年年奪冠,讓蒼雪宗氣得牙癢癢,是青龍宗重點栽培的弟子,甚至有謠言子爾綠打算將他培育成下一任掌門——此時此刻,他的呼吸與心跳加速,同小刀行禮。


  只有與掌門對練才有的緊張感,竟然在此時此刻,爬上神經。


  書醉山很期待,非常期待。


  即便站在對面戴著面具的男子,正懶洋洋地搔後頸,然後拔出劍、行禮。


  場內瞬間安靜,都屏息等待交手的瞬間。


  會是書醉山贏?還是散修獲勝?


  憐如雪皺眉。


  從第一場開始,小刀即使對上蒼雪宗的弟子,都只把劍打離手、或是讓對方膝蓋碰地,這種主動判輸的方式,沒有多給不必要的傷害——不是要報仇?小刀至今都沒動作,憐如雪很難不在意他,是不是為了掀起更瘋狂的風暴。


  「開始!」


  隨著裁判揮下紅旗,兩方持劍互擊。書醉山在連接五招後,兩人雙掌對持內力,三秒後向後方跳,手撐著劍單膝跪下,竟已大汗淋灕,累到站不起身。


  小刀收劍,場內安靜五秒才意識到——書醉山竟然輸了?


  觀眾席頓時爆發騷動,都在替新冠軍鼓掌,書醉山也道恭喜,小刀扶起他、用手勢表示感謝,送人走到場邊。憐如雪面無表情地鼓掌,總覺得哪裡不對勁,無法像身旁亢奮的弟子真心恭喜,裁判宣布這次小刀奪冠,子爾綠拍掌起身,聲音傳遍整場道:「恭喜公子奪冠,贏得此次獎——」


  「不用。」小刀平靜道,震撼了墨如蘭眾人。


  他的聲音,竟與常人無異,甚至動人好聽?


  「我不需要獎品,呃,不,換個說法,鹿仙尊記得比武大會有條規定是,『冠軍可將獎品退回,換取某人強制一戰』的規定嗎?我要求這個,退獎換戰。」


  「他、他之前說話不是?」慕夜陽傻住,與其他幾人對看,注意到憐如雪愁眉深鎖,想起。


  報仇。


  「公子想向誰指戰呢?」鹿仙尊意外有人記得這條老規定,還特地為這個參加比式;小刀手指向蒼雪宗,朗聲道:「憐如天,我要他下來一戰!」


  「什麼?」


  「那位有來?」


  場內出現騷動,聽到憐如天的名字,憐如雪感到噁心、捏緊手看過去。


  那是一名平凡無奇的蒼雪宗弟子,正一臉不知所措地東張西望,似乎在表達「認錯人」的感覺。


  小刀堅決地指著他,壓抑不住怒意:「下來!那副破偽裝瞞不過我的眼睛!」


  「滄仙尊?為何不以真容見人?」子爾綠稍無凝神就看穿了,帶著疑惑注視他。


  被子爾綠證實容貌虛假,那名蒼雪宗弟子就懶得裝了。先低頭後抬起,變回眾人所熟悉的憐如天樣貌,卻再次引起震撼——憐如天雖然如同以往笑著,有隻眼卻閉著,眼皮上帶著傷?這世間何人可傷到仙尊?憐如雪聽到,恍然大悟。


  是她。


  那次逼迫,不是憐槐天,而是偽裝成他的憐如天。


  那隻眼,就是她一鼓作氣下,用再戰刺瞎的。


  「滾下來!」


  小刀見到他真容,壓抑不住心中恨意,一股強大怨氣瘋狂湧出——全場驚覺他是魔修,正在動手壓制時,鹿仙尊抬手釘住眾人,也用眼神示意憐如雪且慢,就怕人在胸口上開個洞,問道:「你身為魔修卻隻闖這裡,不怕遭圍剷?」


  「怕什麼?我有殺人嗎?沒有,那為何怕?」小刀說完笑幾聲,手再次指向憐如天:「下來,我打贏你,就交出解蠱丹!」


  「放肆,一名魔修竟敢對我宗掌門大小聲!」


  蒼雪宗弟子確定他是魔修後開始怒喝,全場跟著起鬨叫囂,如果沒有鹿仙尊的限制,他早已被眾仙門圍攻。柳山弟子們坐立難安,慕夜陽抿緊嘴唇想怎麼辦?看一眼旁邊的憐如雪,知道她也許會趁小刀被千刀萬剮前帶走人——那剩下的人怎辦?憐如雪如果出手,墨如蘭會受到波及,他就算了,畢竟小刀是自己帶回來,可師姐、師弟、師妹還有小蜜蜂跟師伯怎辦?


  這種時候能指望玄靈派嗎?


  還是他下去把小刀帶走?到時憐如雪直接切割關係就行。


  「我只是要回自己的權利。」小刀悠悠說,道:「鹿仙尊,麻煩您解開蒼雪宗等人的束縛,這是私事,我正是為今日得出結果,才選擇參加。等了結後,要殺要剮隨便,任憑處置。」


  「為何……」憐如雪出聲了,虛弱無力。


  他為何要自暴?好不容易回來,又要把自己逼死?


  一定要死才開心嗎?


  「為了妳。」小刀忽然溫和的語氣,所有人目光在他們身上打轉……


  鹿仙尊驚覺有人嫌事不夠亂,準備嚼舌根,搶先道:「既然如此,尊重公子的選擇。」


  他特意舉起手,彈指。限制一解,蒼雪宗眾弟子聯合使用殺陣襲擊——只見小刀冷哼,他們頓時無法控制身體。整齊地散招,在他面前單膝跪地、表示服從,甚至丟下手上的武器,身體僵硬不已,喉嚨發不出聲音,臉色都帶著驚恐。


  「居然想刺殺少主。」小刀隨便踹一人,折自己的手指發出喀喀聲。


  「少主?憐靖天?」


  「天啊,那孩子入魔了?」


  憐如天原本還從容不迫的態度變了,皺眉起身:「憐靖天……」


  「唉,你是孩子太多才認錯嗎?啊,我忘了拿下來。」小刀這時才想到臉上還戴著面具,伸手拿下。


  整場鴉雀無聲,盯著那張臉瞧一瞧後看向憐如雪,反覆比對。


  小刀嘻嘻笑著,眼裡閃爍懷念的星光。


  「竟然是你……」


  憐如天被震撼到差點說不出話。


  「憐如蒼……」


  「對。」憐如蒼笑道:「爹,別說兒子不孝,您要是不想死,留下解蠱丹就可以了,我趕著去陪阿姊呢。」


創作回應

樂天
師尊現在肯定百感交雜哈哈哈
2022-06-10 07:50:12
色之羊予沁
師尊沒空百感交集
應該只想著跟若芷真借繩子綁汪汪(?
2022-06-11 15:53:15
jtwe_716
過了一晚還是忍不住在想,該不會這輩子魔尊...是 如蒼 吧(‘◉⌓◉’)
2022-06-10 08:22:47
色之羊予沁
不是啦wwwwwwwwwwww
2022-06-11 15:53:29
Eden
夜陽勉強二十幾已勉強 -> 多字?
滄仙尊?為何不「以」真容見人
2022-06-10 09:18:27
色之羊予沁
已經的意思,師尊直接省略經(#

修正惹
2022-06-11 15:53:47
姜月影
師尊重要的人回來了但沒有完全回來
2022-06-10 11:08:52
色之羊予沁
真的QQ
2022-06-11 15:53:54
青草
這次有弟弟在,應該走不到屠世end了

之後看江杞怎麼回來和師尊互相表白好了
2022-06-10 16:02:43
色之羊予沁
結果狗杞一出現還沒表白
就被師尊綁回家(?
2022-06-11 15:54:0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