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53:拉鋸

色之羊予沁 | 2022-04-23 07:01:38 | 巴幣 4016 | 人氣 780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六苦長老上柳山時,見到有顆成精的枸杞在快樂奔跑時以為自己看錯了。她揉揉眼睛,那顆枸杞脖子上多一條東西,六苦長老想起弟子養的靈犬,也是這般快樂地追蝴蝶,她扯扯嘴角、繼續走,融入柳山安靜的環境中。雖然柳山也有外門弟子,可數量也是七峰之少,這裡不像其他峰隨時都有人聲,總是覺得來到沒有峰主的山。


  推開憐如雪的屋門進去,習以為常來到書房,正要說話就看到寒巧凝正被捏臉。


  「夭壽,臉都變形了!師妹不要欺負巧凝呀!」六苦長老立刻奔上去拯救別人家的大弟子。寒巧凝哭笑不得,憐如雪根本沒出多少力氣,她被六苦長老自然地摟入懷中,還一臉心疼的秀秀……耳根緩緩泛紅,為什麼若芷真能如此自然地親近?不怕別人知道她們有那層關係?


  憐如雪面無表情看著自家師姐又吃大弟子豆腐的事實,問:「何事?」


  「等我替巧凝秀秀完再跟妳說。」


  憐如雪隨她去了,覺得大弟子脾氣真好,被長輩這樣揉來揉去都不生氣;然後若芷真也真的揉了一段時間,才放開寒巧凝,正經說道:「掌門師兄說這幾日天氣好,恰巧妳也出關,後五日想舉辦峰內比武。」


  寒巧凝一聽,有些擔心地看向憐如雪。


  半年前因為魔族的動靜過大,弟子幾乎都出任務,峰內比武就沒舉行。原以為會等明年,結果隨著憐如雪出關,魔族縮回去,掌門就想重新舉辦。


  「罰完讓她來。」憐如雪淡然說著,寒巧凝一聲「是」,若芷真則是疑惑:「罰?」


  「擅自開我東西。」


  「喔,可我看她挺開心。」若芷真想到那副樣子,就忍不住吐槽:「前幾個月行屍走肉,剛剛上來見到她繞著山跑,表情開心得像是快飛起來一樣。師妹,她脖子上多條東西是妳給的?那是什麼?怎突然性情大變?」


  「普通頸鍊。」


  「枸……江杞戴個頸鍊就能高興成這樣?」若芷真話題一轉:「心魔可不是這般好破解,師妹不傻吧。」


  寒巧凝內心猛然一拍,前幾日江杞還沒回來,若芷真也有來柳山找憐如雪,但都沒有提到這件事,她以為對方讓步了,打算等憐如雪自己慢慢察覺,卻沒想到突然提起……寒巧凝無法說話,她們一認真起來,氣氛驟變,弟子的修為難以插足峰主之間的對談。


  憐如雪揮手讓寒巧凝去泡茶。


  以往很聽話的大弟子,難得遲疑兩秒,才挪動腳步離開。


  憐如雪低語:「我知道。」


  她不傻,生在蒼雪宗那種環境,又有曼芙雪當極端的例子,喜歡一個人會有什麼反應,十個猜九個穩中,剩下一個之後中;至於弟子時期,也曾被許多人暗戀,有些膽大的更是直接示愛,只是這些若芷真不知道,畢竟她在第六峰不在第一峰,憐如雪甚至知道仍有哪些第一峰長老暗戀自己。


  眼見若芷真睜大眼,憐如雪忍不住道:「師姐,師妹對情愛確實無感,但非不知。」


  「那妳怎麼不好好跟她說清楚?」


  「她還年輕。」憐如雪淡道:「長年待在山上,缺乏交流機會,等能下山遊歷,大概會同夜陽一樣,偷偷交了對象。若我主動提點,怕她日後尷尬,還不如裝作沒這回事。」


  若芷真一聽,覺得她們不愧為師姐妹,但只捉到某個重點,問:「慕夜陽曾喜歡妳?」


  「我不好看嗎?」


  如此平靜的反問,若芷真一時不曉得該怎麼回答。雖然沒見過曼芙雪,但憐如天是公認的美男,他只挑美人雙修,所以憐如雪的外貌自然不會吃虧,為了那張臉皮暗戀她的人多不勝數,卻因憐如雪氣場太強,外加子爾綠的關係,喜歡她的人都只敢將愛意藏在心裡。


  所以慕夜陽曾經喜歡,這沒什麼好意外。


  但,江杞喜歡到生出心魔……


  「妳何時確定是情愛?」若芷真問,補句:「江杞。」


  「心魔。」


  「唉,那妳應當知道,不能繼續寵。」


  若芷真聽見寒巧凝回來的腳步聲,憐如雪沒有說話,在大弟子端茶過來後又把人喚出去;寒巧凝看若芷真一眼,內心十分著急,可引起這話題之人,神態自若地倒茶喝,露出微笑說「不愧是巧凝親手泡的」,她就有滿滿的挫敗感。


  寒巧凝一走,憐如雪才道:「我沒寵。」


  只是有點偏心。她心想著,有點而已。


  對憐如雪而言,江杞才是真正意義上,第一位選擇自己的弟子。


  若芷真覺得頭痛,看憐如雪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沉默良久才道:「如雪,妳待江杞的好,比其他弟子多太多,雖然妳自認是頂替母職,但師姐說句實話,現階段最需要關心的是安雨蓉。江杞今年過就到二九年華,雨蓉卻荳蔻年華,年紀還小,現在仍會夢到雙親逝世那晚。別看她什麼都沒說,平日笑容滿面,那孩子心事也重,不想造成妳困擾才閉口。」


  「無須師姐操心,我有在注意。」憐如雪知道,安雨蓉不太敢跟自己親近,是因為她覺得自己沒本事,加上江杞之前皮癢欺負人,所以現在有什麼東西要給安雨蓉,她都是讓寒巧凝或孤晝蟾拿過去;若芷真似乎現在才想起安雨蓉常被誰欺負,頓時嘆氣搖頭,道:「麻煩。」


  憐如雪喝一口茶,突然覺得有小糕點配著就好了。


  「若哪天江杞開口告白呢?」若芷真漫不經心道:「妳將自己的道理說給她聽,但她堅持就是要妳,怎辦?」


  「那就……」


  「師尊!弟子跑完啦!」


  若芷真被嚇到,咚咚咚的腳步聲從遠到近,只見寒巧凝笑瞇瞇地領著氣喘吁吁的江杞進來,那顆枸杞跑得滿身是汗,頭髮還在亂翹沒重新綁好,就開心說道:「弟子自知有錯,所以多跑一圈!啊,師伯。」她說完才注意到有第三人在,急忙補上拱拳,抬頭注視憐如雪時又雙眼發亮。


  「嗯。」憐如雪放下茶,起身:「在這等。」


  「是!」


  憐如雪走到屏風後,顯然是要回房裡拿東西;江杞此時才想到自己這樣有失儀態,急忙走到旁邊把衣袍拉好,頭髮重新整理一下,沒注意到寒巧凝跟若芷真之間有多緊張。一方慍怒不敢言,一方淡定又冷笑,雙方為了各自的師妹無法互相理解,在氣氛一觸即發時,寒巧凝見若芷真用唇語說——約嗎?


  那暗示性的微笑,寒巧凝身子一僵,憐如雪剛好出來,見茶水都空了,道:「收走吧。」


  「是……」寒巧凝瞧若芷真一眼,她已經轉過頭,顯然是故意說那句話。


  江杞聽到憐如雪的聲音才回神,將手從壓不下去的翹髮放下,臉上帶著笑容;憐如雪覺得有趣,也壓壓她那根翹起來的頭髮,還真的壓不下去,提起手上的東西。


  「給。」


  「謝師尊,這把劍是?」


  「寒霜。」


  若芷真一聽,無奈笑了,咕噥著:「都已經跟妳說……」


  江杞沒有注意六苦長老的話,正讚嘆手上這把劍的美。美麗的深藍色劍鞘有銀白色花紋,握起來只如一般鐵劍重,卻能隱隱感受到沁涼寒意,憐如雪握住她的手,將劍拔出,通體銀白的長劍帶出銳利光芒,彷彿倒映在雪地中的白光,江杞忍不住瞇眼,聽憐如雪說道:「這是為師換再戰前的佩劍。」


  「您、您要給我用嗎?」江杞一聽很驚訝,差點沒抓穩;憐如雪放開手,讓她自己拿著:「掌門臨時決定舉辦峰內比武,這五日盡快習慣寒霜。」


  「是!」江杞很開心,今天居然得到憐如雪的兩份禮物!


  寒巧凝急忙趕回來見到這畫面鬆口氣,現在氣氛不錯,憐如雪肯定沒要江杞下山。至於若芷真滿臉複雜,似乎不想再說了,拍拍衣袍站起身:「好啦,我也有事要忙就先走……對了師妹,妳從玄靈派帶回來的那些靈草有些結果了,等果子成熟我讓弟子送來,妳看要給巧凝還是巧凝吃。」


  江杞在心裡吐槽,巧凝跟巧凝不是都同個人嗎!


  「妳自留。」


  不知是憐如雪不想看大弟子被吃豆腐,還是靈草由苦山弟子照顧才結果,總歸玄靈派的好意,又被她分出去。


  六苦長老離開,寒巧凝見江杞笑得心花怒放,憐如雪如同以往偏寵三弟子,便悄悄退下。


  「師伯。」


  若芷真正要推門出去,聽到她的呼喚回頭,沒料到寒巧凝突然撲來一吻,手才剛要推開,人已經自己後退,笑瞇瞇說道:「師伯,請您晚上洗好身子,弟子如約拜訪。」


  然後就開門,請她出去。


  若芷真一出去,寒巧凝笑著關上門。


  她……怎麼突然覺得,惹寒巧凝生氣,比憐如雪持再戰追在後面還恐怖?


創作回應

現世.夢
其他人:洗好脖子給我等著ヽ(#`Д´)ノ
大師姐:洗好身子給我等著ლ(^ω^ლ)
2022-04-23 13:50:03
色之羊予沁
師伯:我當時怕極了
2022-04-23 13:56:03
Goodnight
白天是師伯疼愛師姐
夜晚是師姐疼愛師伯
2022-04-23 13:54:18
色之羊予沁
(橫批)
枸杞覺得羨慕
2022-04-23 13:57:24
青草
師伯,那是因為你已把巧凝當成自己的秘密情人了,惹火可愛的情人當然可怕www
2022-04-23 19:58:59
色之羊予沁
師伯傻傻ㄉ,自己玩火,笑死( σ՞ਊ ՞)σ
2022-04-23 20:18:57
無殤
再戰追頂多傷神,巧凝生氣就.......這時候該賭師伯修為高,還是賭師姊年輕有活力會獲勝呢
2022-04-23 20:24:08
色之羊予沁
師伯會贏(但是贏的很狼狽#
2022-04-23 21:00:05
Magnalia
「慍」怒不敢言
2022-04-23 23:37:14
色之羊予沁
修正惹~
2022-04-23 23:42:1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