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51:癡念

色之羊予沁 | 2022-04-20 05:49:57 | 巴幣 4114 | 人氣 749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江杞不敢避開,做好被打巴掌的覺悟,卻遲遲沒等到臉頰上火辣的疼痛,而是衣領被拉高,憐如雪伸手一拐抱起她御劍飛行。見到她能運丹,江杞就知道順利出關了,本來在想小糕點符不符合口味,發現目的地是憐如雪的屋子時寒毛直豎,來不及掙扎就被拖進去。


  進到這個她不想再來第二次的書房,心臟加速亂跳,但被憐如雪霸道的靈力穩住內心,只見旁邊茶几上堆滿瓶瓶罐罐,江杞原以為是憐如雪出關時發生意外,但是見到藥膏眼熟,瞬間明白是大師姐或六苦長老告狀。


  她被迫坐下,憐如雪手一動就把繃帶全拆,眉頭始終緊皺。


  因為江杞根本沒在管傷口,藥亂塗,只有繃帶算是認真綁,這傷口用「還能直視」來形容已經是客氣。江杞心亂如麻,知道憐如雪要出關,她已經比平常努力克制,這段時間也拼命擠出靈力配合藥膏塗抹脖子,想求傷口盡快好,然後注意到憐如雪的手指捉住自己領口,江杞想說話,但聲音卡在喉嚨,衣袍被拉開。


  憐如雪臉上的表情越來越凝重。


  江杞感覺淚腺崩潰,不是故意傷害自己讓她發現,而是真沒有辦法。過往她也是如此,思念與痛苦時總抓傷自己來宣洩,忘了現在的身體無法承受這種折磨,但不曉得能用哪些方法拯救碎裂的心靈。只能不斷糊塗,一錯再錯,殺死自己,再拼命用藥膏黏回去,落得這身傷疤。


  她上半身的衣袍被脫去,憐如雪的視線在脖子、雙臂、鎖骨與肋骨的地方來回看過,用力閉閉眼後,抬手巴江杞的頭。


  「胡鬧……」


  無力的巴頭,壓抑的斥責,江杞以為自己會崩潰大哭,結果只是流下一條淚水。


  「師尊……弟子很努力了……」


  她一直在忍,可是誰知道?


  夜裡窩在床榻上的疼痛,反覆折磨心智的夢魘,她必須時時刻刻壓抑——喉嚨又傳來癢意,江杞難耐伸手就抓,臉上表情痛苦卻露出彆扭的笑容,憐如雪捉住她的手腕,聽到江杞發出低鳴,才驚覺自己用力過頭,手立刻放開,皺眉盯著自己弄出的紅印,表面上的平靜實為心慌不已。


  她沒想過要傷害弟子。


  「為師先幫妳擦藥……」


  江杞沒有回應,但也不可能拒絕。憐如雪決定先處理她身上的抓傷,不然江杞裸上半身會著涼……她翻著茶几上的瓶瓶罐罐,找出最合適開始塗,那些傷疤令她心情沉重,眉頭始終皺著。


  出關時,除了江杞以外的弟子都來迎接。知道那孩子跑去支援苦山,憐如雪不氣反倒欣慰,雖然若芷真來找她時氣得不輕,說弟子沒經過允許就把船開走——雖然以前就常這樣。若芷真為了不耽誤治療時間,默許弟子直接開船出去,只因這次船上有一名不屬於第六峰的弟子,憐如雪一句「無妨」,吃著桌上的小糕點,覺得有些苦。


  「她做的?」


  憐如雪點頭,若芷真笑了。


  「妳知道那孩子入魔嗎?」


  憐如雪瞳孔一縮,剛要放下叉子,若芷真搖手:「已無恙,是巧凝跟夜陽合力制止,若還在瘋,我也不會坐在這裡悠哉喝茶。反正,江杞是怕妳罵吧,才跑去支援我山任務,這些藥師妹先收著,那孩子並非正常脫魔,是因為內丹不夠支撐幻影,雖然我很想建議把人拍到土裡去,但巧凝會傷心,所以妳隨機應變吧。」


  「還有……」


  憐如雪看過去,表示自己有在聽;若芷真微微張嘴,但最後搖手。


  「罷了,無事。」


  「所以,心魔未解?」


  「對,但我跟巧凝不知原因,她現在肯定還遭受心魔折騰,我們不敢任意戳破,但是妳的話就去嘗試吧。」


  「服藥有用?」


  若芷真嘆口氣,開口——


  憐如雪眉頭輕皺。


  在等弟子回來期間,她下山支援除魔任務。那些魔族似乎發現她閉關才出來鬧,在新戰場上打一打,魔族逃得逃、死得死,她完全不用說話,魔族大軍知道戰仙尊出關的消息就立刻撤退了。為此還見到仙門各自的反應,大部分跟玄靈派一樣鬆口氣,感謝她支援戰場;唯獨蒼雪宗面色不佳,似乎在氣她光是露面就能威嚇魔族。


  憐如雪覺得再多看幾眼傷眼睛,拎起頂替她上戰場的慕夜陽回墨如蘭。路途中,稍微聽到江杞的事情,但他沒什麼在山上,所以說得不多,唯一能分享的竟是小糕點哪種口味好吃,配哪種茶最順口,還提到江杞開始練廚藝……憐如雪真不知該說什麼,怕江杞又誤入歧途,打算見到人時唸一會。


  可是對上弟子那雙膽怯的眼神,她聞到藥味,想起若芷真說的——注意脖子。


  憐如雪真沒想到,江杞能把自己折磨成這樣。原先要斥責她又本末倒置,怠惰修練,可見到這身自己抓出來的傷,意識到那心魔非同小可,加上寒巧凝也說她有在認真修練,所以烹飪跟製作小糕點,興許是江杞宣洩的方式……猶如那些夢境,憐如雪差點吐出來。


  想到自己吃下的小糕點,是弟子在飽受內心折磨時做出來的,她就很不舒服。


  揉合她靈力敷上的藥膏,能一天治癒好傷口,但江杞脖子上的抓痕,已經嚴重到她得自己修為提升,才能消去那些難看的疤,不留半點痕跡。憐如雪雖然知道自己丟再多靈力都沒用,江杞的肉體承受度已經飽和,依然細心地擦好每塊皮膚,檢查有沒有遺漏,幫她整個弄完,已經耗去兩時辰。


  江杞上半身幾乎都被纏上繃帶,憐如雪一句「等」,起身往屏風後面走。她眨眨眼睛,揉揉手腕,皮膚被掐出紅印的地方已經恢復正常血色,江杞小心翼翼親吻自己的手腕,感到心滿意足。


  那是憐如雪出關後贈與的第一份禮物。


  她搓搓手指,終於鼓起勇氣看向桌子,那個盒子早已不見了。


  心臟猛然抽痛,江杞忍不住咬緊下唇,無法克制地伸手抓脖子。剛包紮好的傷口得不到安寧,血肉混著藥染紅繃帶,才剛感到舒爽,手就被拍掉,江杞迷茫看過去,與憐如雪對上眼時猛然回神,見著指尖上的血跡,口乾舌燥說不出一句話,憐如雪會是生氣還是失望?才剛包紮好的傷,弟子彷彿作對般用亂。


  「別咬嘴唇。」


  江杞默默鬆開牙齒,對自己的表現十分沮喪,已經準備好挨罵,憐如雪卻一句都沒說,反而重新幫她上藥,包紮好繃帶,然後拿出一項東西。


  「戴著,這是師姐送為師的東西。」


  「師伯?」江杞恍恍忽忽,拿起來看,那是一條皮製的黑色頸鍊。


  憐如雪搖頭,江杞疑惑,想到她說的是「師姐」,但憐如雪在他們面前稱呼六苦長老是「師伯」——江杞靈光一閃正要問,憐如雪沒給這機會,拿起頸鍊親手替她戴上,手指一點,說道:「緊嗎?」


  「不會。」她伸手碰,原先還能感覺到存在,問:「師尊是不是施了術法?」


  「嗯。」


  「難怪……」


  戴上去時有感覺,可隨著憐如雪手指點一點,那頸鍊彷彿憑空消失,沒有半點存在感。憐如雪摸摸她的頭,說:「為師知道妳盡力了,所以不勉強,想抓就抓吧。」


  「師尊是……對弟子……失望了嗎?」


  聽到那句,江杞很難過;憐如雪沉默半晌,道:「妳若想知道,先跟為師說為何入魔?」


  江杞整個人繃緊。


  也是。


  她們不可能隱瞞憐如雪。


  「弟子……」


  想起桌上的盒子,還有那張小卡。她的呼吸又開始凌亂,憐如雪察覺、伸手要調節靈力,江杞慌亂一拍被緊緊抓住,逃避不了現實,也不知用什麼表情面對憐如雪,感覺到體內屬於她的靈力,都在溫柔地安撫自己每一條神經,內心更為之崩潰,不斷推憐如雪想拉開距離。


  憐如雪皺眉,下意識把江杞壓在身下,原本還激烈反抗的弟子傻住了,她也是。


  一時尷尬,冷靜不少。


  憐如雪默默坐起來,江杞也是,低著頭不敢亂看,心跳囂張地在胸膛飛奔。


  「說。」憐如雪決定裝作什麼都沒發生。


  江杞仍看向旁邊,不敢直視那雙眼。她的心臟在鼓動,熱血充斥冰冷的身軀,彷彿一把刀片不斷來回,隨著呼吸,刨下許多肉,隨著吐氣,帶走許多血……無法制止身體顫抖,手指握了又握,江杞深呼吸,鼻腔除了藥味就只剩喜歡的花香,連忙用衣袖擦拭眼角,她很害怕,但是也想知道真相。


  反正,都已經走到這地步了。


  給自己致命一擊,徹底死心也好。


  江杞開口。


  「弟子想知道……師尊……是否已與……鹿仙尊,成親?」


創作回應

Eden
問了問了啊!快來下注阿綠到底是不是來送糖果的ヾ(*´∀`*)ノ 好期待師尊的反應啊啊啊,已經腦補出師尊一臉矇逼的說哩洗勒工三小的畫面,堅定的站阿綠就是產糖大亨!
不過江杞這輩子分真的很努力了(;´༎ຶД༎ຶ`) 對比上輩子成熟了好多啊…但痛苦卻沒減少,搔脖子一開始就出現,有猜到應該是上輩子的習慣沒想到原因這麼洋蔥。
最後那個六苦長老的建議,到底多討厭江杞XDDD 師尊什麼時候才會發摟到師姐組的進度呢(⁎⁍̴̛ᴗ⁍̴̛⁎)
2022-04-20 14:45:27
欹嵐
喜歡上這樣的人真的很痛苦
永遠不知道該怎麼把握和她的距離
靠得近一點怕無法隱瞞時被認為早有居心,濫用身份
強迫遠離卻同樣折磨自己
很想讓她知道,又無法讓她知道
要命,師尊這種類型真的很討厭啦
(有苦說不出.jpg
2022-04-20 15:41:48
樂天
鳩竟吾妻到底是誰!!!
2022-04-20 16:39:06
沃教授
感覺下一章開頭就是師尊:「蛤?」
2022-04-20 18:30:51
無殤
師伯是好人,
不然依她倆目前的機率說破的機會趨近於零,一個是憋到重傷,一個是覺得自己徒弟好怪好正常
2022-04-20 22:25:0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