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52:下山

色之羊予沁 | 2022-04-21 09:52:36 | 巴幣 4000 | 人氣 766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為師與誰成親重要嗎?」


  重要啊。江杞目光一暗,心想——這樣我才可以在入魔之後殺了對方,把妳搶過來啊。


  然而她能表現出來的,是悲痛一笑,以及低頭認罪。


  「是弟子踰越了。」憐如雪沒有否認,代表什麼很清楚。江杞感覺很奇妙,心居然慢慢不痛了,反而冷靜下來,說道:「弟子已告知入魔原因,師尊願回弟子所問?」


  「入魔真只為此?」


  「是。」


  憐如雪沉默片刻,起身:「不失望。」


  「謝師尊。」她沒對自己感到失望就好,江杞想,自己不能再貪圖更多。她把衣袍拉好,腦中全是那句「重要嗎?」,說不出心中是何感受,有種豁然開朗的清爽,一陣狂風從碎裂的心中穿過,將所有破裂的雜質一掃而空,思緒久違地感到清爽,無法理解自己之前為何痛得死去活來。


  憐如雪不曾屬於她過。


  就算有上輩子的夢境——對那一閃而過的片段,江杞嗤之以鼻,自己到底多可憐才會產生那種幻覺?


  殊不知,這忽然想通的情緒,正是痛到粉身碎骨再無東西能裂,才以為自己清醒了。


  「明日陪為師下山一趟。」


  「是。」


  江杞出去碰到寒巧凝時打招呼,想伸手搔脖子,卻在碰到頸鍊時失去這欲望。面對大師姐擔憂的臉色,她搖頭說「不重要」就走了;目送大師妹離開,寒巧凝進到書房的瞬間深鎖眉頭,茶几上全是沾血的繃帶跟使用過的紗布,藥味十分濃重……她有點生氣與難過,這哪裡不重要?只能自我安慰江杞願意對憐如雪敞開心胸。


  「師尊,弟子來收拾了。」


  憐如雪聞言,將一張小卡放回盒子裡。


  那個導致江杞入魔的盒子。


  「嗯。」


  隔日。


  江杞起了大早來校場晨練,憐如雪不知為何現在才驗收小師弟跟小師妹的功課,所以注意力不在他們三人身上。江杞心如止水,維持拱門式不動;寒巧凝想理解她的感受,就跟著做;慕夜陽不明白她們兩人在幹嘛,等憐如雪將視線掃過去,就見到自己前三名弟子都在練拱門式。


  他們今天是不想碰劍嗎?


  晨練結束,憐如雪帶江杞下山,一踏出墨如蘭的結界,她扛起身旁的弟子御劍飛行。


  感受到憐如雪的體溫,江杞內心終於有一絲波動,但她回想那句話,亢奮的心立即平靜。之前還能找各種原因,說服自己理解錯誤,現在倒是沒有這必要了,心已經碎到連渣都不見,痛是什麼?難過是什麼?情緒意外成為另一種奢望。江杞吹著冷風,腦袋空空,望著腳下畫面瞬變,沒有問要去哪裡。


  如果沒有憐如雪帶她飛,這段路肯定更漫長。


  她們到達一座人稀罕煙的城牆前,或者說,堡壘。


  站在外面就能感受到沉重的死氣,空氣裡還有淡淡血味,城門緊閉,顯然生人勿近。江杞見到城牆上插著蒼雪宗的旗子,代表這裡歸他們所管,她疑惑地望向憐如雪,對方剛好看過來、伸出食指表示噤聲,江杞點頭,結果又被她當成沙包扛起來,腳一踏,無視結界,翻過七八層樓高的城牆。


  城牆後,是已經荒廢的人間。殘破不堪的腐木能勉強看出曾是房子,街道一片狼藉,四處留有打鬥痕跡,各種大小的深褐色斑點四處潑灑,唯一存有鮮豔色彩的,竟是地上那一支支蒼雪宗旌旗——江杞仔細看城門上的字,跟記憶中對比,得知這裡是哪。


  拓石城。


  曾經的豐沃之地。


  這裡是最慘烈的古戰場之一,殺意與血味留存至今,不難想像當年死傷多慘重,才導致蒼雪宗至今仍在想辦法淨化此處。這裡設有嚴密的結界禁止他人靠近,巡邏的蒼雪宗弟子身上都掛著驅邪鈴,他們十分警戒,卻不知道有名戰仙尊帶著她弟子闖入,輕鬆穿過嚴密的防守隊伍,離開城鎮,直達後方主戰場。


  這裡殺氣更重,江杞雞皮疙瘩,放眼望去一片荒蕪,地面四處插著劍,不見一絲血跡,空氣卻瀰漫濃郁的血腥味,畫面十分詭異。


  憐如雪帶她走入其中,江杞仔細感受,確定這些其實是劍冢,但是沒走多遠便停下腳步,她們站在一把已失去鋒芒的劍,憐如雪一蹲下,江杞也跟著動作,見到她從乾坤袋拿出盒子時,心臟猛然一跳。憐如雪打開,取出那張她在意到入魔的小卡,在上頭畫了術法,兩指夾著往劍身上壓,左下角瞬間燃起火光。


  贈,吾妻。
  孤眠獨宿,何時再逢?
  除難解思情,一切無恙,順也。


  帶著思念的字,隨著吞噬小卡的火燒去。


  江杞感到茫然。


  憐如雪拿幾顆糖埋入土中,十分順手地把袋子放到弟子頭上;江杞想開口,但是憶起噤聲,就把話吞回去,拿下頭上的袋子收回袖裡,感覺血液又重新暖起身子。


  她重新站起,捏捏江杞的肩膀後轉頭,兩人重新走到城鎮範圍,憐如雪才再次扛起她輕功移動,悄悄地離開拓石城,沒有驚擾到蒼雪宗的守衛。


  江杞感覺頭暈暈的,心跳很快,小心翼翼注視著憐如雪。她的師尊一路上沒說話,江杞也維持沙包的姿勢被扛著御劍飛行,雖然風大會頭痛,但是喜悅的心情吹不散,一路想著——原來是這樣?因為那地方是蒼雪宗管制,只有他們可以進出,子爾綠如果思念未婚妻,又不想跟蒼雪宗打交道被勒索東西,確實找憐如雪比較快。


  原來是這樣。


  是她誤會了。


  江杞難掩自己的喜悅,又想抓抓脖子,結果肚子被用力一捏,她把手放下,某人才罷手。


  師尊,御劍請專心。她默默想著。


  回到墨如蘭,寒巧凝見江杞恢復以往的神采時放下心來,雖然訝異憐如雪成功安慰人,而不是誤會越來越深、越描越黑;江杞對寒巧凝揮揮手,知道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樣,整個人精神抖擻,打算衝去校場舒緩亢奮時,憐如雪伸手勾住後領,她被扯回來。


  「師尊?」


  「尚未領罰。」


  「啊?」江杞愣住,領罰?為什麼?她剛剛不是都沒說話嗎?


  「繞柳山跑五圈。」憐如雪見她神情,繼續道:「念在妳嚇出心魔,這次輕罰。下次再擅自動為師的東西,就到知錯堂。」


  「是,謝謝師尊輕罰!」


  江杞都忘了,憐如雪看到盒子,肯定知道她擅自打開過,卻沒有直接問罪而是問心魔……江杞忍住搔脖子的衝動,憐如雪此時低語:「為師只帶妳下山逛街。」


  「好的,下山逛街。」


  雖然逛得有些遠,還不小心跑到拓石城參觀。


  「對了,師尊。」江杞忽然想到一件事,憐如雪回頭看她,才小聲繼續問:「為什麼鹿仙尊寫小卡不封起來?」


  雖然是她有錯在先,但若是封起來就不會引起心魔,想一想就開始憂疑憐如雪是做作樣子騙自己,這就是心魔的麻煩點,如果只拆一個結,並未全部散掉,就會復燃再生,陷入死胡同……見到江杞的雙眼又被陰影遮蔽,憐如雪輕嘆,道:「次數一多,浪費紙,為師便要他寫重點。」


  「那另封信……」江杞縮縮脖子,知道自己得寸進尺,但是寧願挨罵也想知道答案;憐如雪拿她沒辦法,知道心魔的麻煩,所以又給回覆:「蒼雪宗少主,情蠱之事。」


  「好的!謝謝師尊解惑!弟子先去跑五圈了!」她開心揮舞雙手,徹底滿血復活。憐如雪有些無奈,回到屋子沒多久,見到大弟子從外回來,一臉欣慰注視自己,在對上視線時,她十分誠懇道:「師尊,您終於學會怎樣安慰人了,弟子深受感動,可告知師伯您這一大進步嗎?」


  「皮癢。」


創作回應

欹嵐
皮癢XDDDDD
2022-04-21 14:18:08
色之羊予沁
下章師姐會被怎樣ㄋ!
2022-04-23 12:47:48
小鞭
師尊眉頭一皺,發現大弟子與師姐之間案情不單純... ಠಿ_ಠ
2022-04-21 15:45:25
色之羊予沁
不知道師伯能不能跑過再戰(?
2022-04-23 12:48:34
Eden
我腦中也浮現跟某樓類似的畫面XDDD
六苦長老 -> 怒視想來摘上自家好白菜的枸杞的老父親(ꐦ°᷄д°᷅)
大師姐 -> 帶著欣慰之情慈愛的看著自家上好白菜的老母親(✿◠‿◠)

江杞:我復活啦哇哈哈哈哈,又是一顆頭好壯壯的枸杞了✧٩(ˊωˋ*)و✧
不過江杞都這麼明顯了師尊還看不出江杞喜歡她嗎???阿綠的五星好評裡面有尚未過門妻子去世的這段敘述吧( ・᷄ὢ・᷅ ) 應該不至於會誤會成江杞喜歡阿綠吧…?
江杞的心魔解決了,師尊要拿再戰追殺六苦長老了嗎(⁎⁍̴̛ᴗ⁍̴̛⁎)

阿對了回去翻了一下確認過這一章的標題「下山」跟18章一樣喔~不確定是羊羊忘記還怎樣提醒一下XD
2022-04-21 19:01:28
色之羊予沁
一定是以前ㄉ我撞我章節名(?
2022-04-21 19:28:31
色之羊予沁
她們的關係越來越亂了哈哈哈哈哈
師尊!師伯端了妳家第一顆大白菜,快點察覺啊(吶喊
2022-04-23 12:49:55
無殤
信如果封起來,就會變成另一種戰場了
2022-04-21 21:11:25
色之羊予沁
江杞(入魔
師尊:…
2022-04-23 12:49:00
Goodnight
每天早上起床都是先看有沒有新文,羊羊的文章真的讚,期中考都不地獄了
2022-04-21 22:32:07
色之羊予沁
期中加油rr (雖然好像過了?
2022-04-23 12:49:1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