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以愛為名32

色之羊予沁 | 2021-02-27 15:47:57

連載中20- 以愛為名
資料夾簡介
受到名字詛咒的備選聖騎士,以及深受神殿寵愛的祭司。

羊\我說:


  匹蘭德真心覺得比起看劍,聖德芬更喜歡訓練她的樣子。


  練習場不知道怎麼時候一堆人圍著,匹蘭德知道那些聖騎士都是想看傳說中的斐恩之劍,可是聖德芬不准拔劍,匹蘭德就乖乖聽話不碰,而是拿著木劍跟他對練幾招,直到距離晚餐剩二十分鐘,聖德芬讓她先把劍帶回房間順便擦身一下,準備等等吃飯。


  匹蘭德乖乖聽話,回到房間擦掉身上的汗跟換好衣服,外面還沒有聽到鐘聲就不用出去,她坐上床上看著斐恩之劍,忍不住用手指戳幾下。


  那把劍真的很漂亮。


  劍柄與劍鞘都雕著精緻的花紋,因為聖德芬再三叮嚀先不要拔劍,所以就算在房裡她也沒有抽出來看,而是回想剛剛拿到的畫面——那是把一體成形的銀劍,有著漂亮的光澤跟鋒芒,拿起來輕巧不費力,劍長又剛好符合她的身高,握著還能感覺到生命的鼓動。


  這把劍是活的。


  匹蘭德靜靜凝視著它,直到鐘響才被打斷思緒。


  將斐恩之劍收好,她趕緊到男女房間分岔口那邊,幸好一起來的聖騎士沒丟下她,幾人會合後往餐廳走去,匹蘭德看一下上位的主桌都是不認識的面孔,沒有安莉瑪的身影。


  他們無聊地你一言我一語,同行的聖騎士知道她拔出斐恩之劍先是驚訝,就繼續聊其他事情,反應沒有太激烈,畢竟安莉瑪對聖騎士來說是女神,被女神選上的女人總要有出色的地方,聽到匹蘭德得到斐恩之劍,他們反而感到慰藉。


  然後匹蘭德發現祭司那邊有強烈的注目感,一看發現是阿芙拉,急忙搖搖頭表示安莉瑪不在這邊,阿芙拉就蹙眉轉開視線了。


  匹蘭德猜安莉瑪跟大祭司是在別地方吃飯吧?因為他們都不在這裡,可是這樣的話為什麼阿芙拉要看向自己呢?


  唯一的解釋僅有這不是正常狀況。


  用餐到一半,匹蘭德感覺到不一樣的視線,隨著她轉頭看過去,安莉瑪在主桌那裡笑吟吟地注視自己,匹蘭德放下心來繼續吃飯,用完餐時有名祭司悄悄靠過來傳話。


  「聖女大人請您在這稍留一會,先不要離開。」


  「好的。」


  她決定多吃一塊麵包,將感官全放在教廷的奶油真好吃上,回神時餐廳已經沒多少人,安莉瑪也不在主桌……匹蘭德頓時陷入尷尬,思考該不該動時,注意到強烈的視線,轉頭一看是安莉瑪躲在角落招招手。


  匹蘭德三步併作兩步奔過去。


  「父親想見您。」安莉瑪小聲說著、同時握住她的手;匹蘭德先呆滯幾秒,反應過來:「啊,因為劍的事情嗎?」


  「嗯嗯,請您別擔心,父親或許只是想叮嚀幾句,畢竟那是神劍。」安莉瑪牽著她的手開心晃兩下,兩人往後廊走去,路上意外遇到阿芙拉;阿芙拉看見她們十指相扣的手,嘴角一抽,匹蘭德又露出熟悉的傻笑,阿芙拉早習慣自己學生有女人就無視老師的個性,剛側身要讓她們過時眉頭一皺,立刻拉住安莉瑪。


  「沒事啦。」


  阿芙拉一句話都還沒問,安莉瑪就帶著微笑說著。


  匹蘭德問號,就被安莉瑪推著繼續趕路。


  阿芙拉看著她們離去的背影……要不是匹蘭德在,她早就直接問怎麼回事?為什麼安莉瑪身上會有神術混合藥膏的味道?她當年為了救回丈夫曾經大量接觸過那款藥膏,對這種特殊氣味很熟悉。


  可是她卻一派輕鬆地說沒事,所以是聖上出手了?


  阿芙拉仍是不放心,決定等匹蘭德不在時去追問。


  「您受傷了嗎?」


  「咦?」


  安莉瑪一愣,匹蘭德小聲問著:「剛剛阿芙拉大人拉住您時,我注意到一股藥味,很像我們受傷時祭司會使用的藥膏……您這麼晚才出現,是因為受傷嗎?」


  「唔,您注意到囉?沒事啦!」安莉瑪故作正經說著:「只是走路沒注意,不小心跌下樓梯而已,父親已經幫忙治好囉!沒事沒事!」


  「您、您——」匹蘭德無言了,安莉瑪肯定跌的很嚴重才用上藥膏,還說沒事?她心裡有點生氣,語氣也嚴肅不少:「下次要注意安全。」


  「您不要生氣啦……人家也不敢再跌一次,好痛喔……還要被父親唸……走吧,他還在等您!」


  匹蘭德頓時滿滿愧疚感,主動緊緊牽著她一起去大祭司在的地方;安莉瑪感覺到這細微的變化,在心裡哼哼兩聲後倒是開心,決定以後受傷還是跟匹蘭德撒嬌好了,搞不好能得到牽手跟抱抱以外的東西。


  例如親親?


  安莉瑪壓抑快翹起的嘴角。


  雖然下午時已經看過一次,但是每當有祭司、聖騎士跟安莉瑪行禮,匹蘭德的內心仍是欽佩。那些人不是因為安莉瑪身為聖女才得到這些尊敬,而是因為她「符合」這層身分,才得到人們尊敬。


  或許這就是人們的本性,總是會羨慕比自己年紀輕卻更有成就之人。


  「嗯……父親在這!」


  走過許多長廊,安莉瑪最終往一扇大門邁進。


  負責守衛的聖騎士行禮之後推開門,她們看到大祭司的背影。


  「父親,我帶匹蘭德過來了。」


  兩人行禮的方式不同,當門關上後——安莉瑪就不顧形像往匹蘭德黏上去,大祭司笑出來,將手上的花瓶擺好,匹蘭德注意到這間大型祈禱室裡的長條木椅上都放滿花瓶,心裡頓時有許多疑惑。


  「孩子,到我前面來吧。」大祭司和藹說著,匹蘭德感覺到有股風輕輕推後背一下,就知道在點名她,說了一聲是便往前走;安莉瑪正要跟上時,大祭司又開口:「至於安莉瑪就先到外面等。」


  「您是要跟匹蘭德抱怨人家的壞話嗎?」安莉瑪這句讓匹蘭德有些嗆到,全天下恐怕只有她敢這樣頂……算是頂撞嗎?


  大祭司呵呵笑著:「是呀,老人家總得找個人抱怨一下,不然我再去找阿芙拉?」


  「我覺得匹蘭德是最棒的聆聽者!」安莉瑪飛快改變態度,雖然還是拖拖拉拉:「那……那您跟匹蘭德聊完之後,要叫人家進來喔!好久沒見到她了,有好多好多事情想聊。」


  「別擔心,先出去吧,老人家抱怨完就把人還妳了。」


  她當然不擔心,唯一會擔心的只有匹蘭德——安莉瑪心想著,看看匹蘭德一臉緊張到爆跟大祭司一臉悠哉到爆的對比,故意做了鬼臉之後,哼哼兩聲。


  「那我出去囉,還有您別緊張啦,當成見岳父就好。」


  「呃,啊?」


  匹蘭德已經緊繃到快升天,腦袋不斷思考岳父是什麼,想起那個詞的意思後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回頭就是大祭司溫和的笑容。


  所以她現在得稱呼大祭司父親還是聖上……


414 巴幣: 1494

創作回應

mushroom
怎麼原本是很緊張聖劍的事 瞬間就變成見岳父這種神奇的(?)畫面?
2021-02-27 18:54:48
色之羊予沁
因為安莉瑪的愛克服一切難題(????
2021-03-02 03:41:18
Leone
還客氣什麼 叫父親啊啊啊啊啊!!!!!
2021-02-27 19:18:56
色之羊予沁
安莉瑪:快叫岳父大人( ͡° ͜ʖ ͡°)
2021-03-02 03:41:30
無殤
第一次見岳父應該比見聖上緊張吧
十指相扣好像比較順?
2021-02-27 21:55:56
色之羊予沁
不管哪個好像都很緊張ww
修改惹
2021-03-02 03:41:50
現世.夢
岳父!您能幫忙證個婚嗎--(被拖走)
2021-02-28 01:39:27
色之羊予沁
很可以!(也被拖走
2021-03-02 03:42:01
mushroom
安莉瑪最″終″往一扇大門邁進
2021-02-28 08:49:06
色之羊予沁
修正惹
2021-03-02 03:42:0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