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以愛為名28

色之羊予沁 | 2021-02-20 03:53:05

連載中20- 以愛為名
資料夾簡介
受到名字詛咒的備選聖騎士,以及深受神殿寵愛的祭司。

羊\我說:


  在眾人們快被閃到有怨言時,安莉瑪也將回去教廷了。


  「您願意陪我看星星嗎?」安莉瑪邊問邊折衣服;匹蘭德歪頭:「星星?」


  「嗯嗯。」


  匹蘭德覺得安莉瑪的眼睛跟星星一樣漂亮,根本不用特地去賞星,還是點點頭答應,隨著她收好最後一件衣服,兩人悄悄地離開房間,在安莉瑪的帶領下到神殿最高的塔。


  看到通往屋頂的門被鎖上,匹蘭德正在思考怎麼開時,安莉瑪一用神術就解鎖了,還俏皮地嘻嘻笑兩聲,她就知道對方曾經這麼做過,隨著門推開迎面來冷風,匹蘭德縮縮身體,隨著安莉瑪走過門,外面是一片寬闊的平台,四周被尖尖的高塔群圍繞,她仰頭讚嘆星空的美,隨著走到圍牆邊低頭,差點直接軟腿。


  「好、好、好高……」她第一次到這麼高的地方,身體都快硬化了。


  「別跳到圍牆上就不會出事,您試著放鬆只看星空,很快就能習慣了。」


  「好……」匹蘭德邊說邊退到安莉瑪旁邊,這次換她主動黏著對方不放。


  安莉瑪忍著笑意,連魔獸都不怕的人,居然會因為高度而嚇到?她享受被匹蘭德依賴的感覺,輕聲說著:「其實還沒認識您之前,人家晚上睡不著都會來這裡看星星,去到教廷之後,因為您不在身邊,所以我晚上都會偷偷溜到最高的屋頂看星星。」


  「教廷的星星跟這裡的星星一樣嗎?」


  「嗯……不太一樣。」安莉瑪勾住她的手肘、頭依靠著:「或許是有父親的關係,所以教廷的星空特別漂亮,可是我總覺得遙遙無期,那些星星如似捉不住的夢;但是這裡的星星卻彷彿觸手可及,我能夠成為照耀他人的星辰,指引迷途羔羊回到正軌上。」


  「可是您如今在教廷裡,已經是不可或缺的星星,怎麼會覺得自己並非一員呢?」


  「因為我是在這裡閃耀的吧?所以教廷的星空就算空闊,也沒有我的位置。」


  匹蘭德對她的想法十分訝異,安莉瑪卻是注視著星空微笑,好像為了即將的分離而寂寞,她緩緩開口:「請您不要這麼想,雖然教廷跟這裡的星空看似不一樣,卻是在同一片天空,我們都在神的擁抱,並沒有誰被遺棄或者只適合哪裡,所有人都在同一片星空綻放各自的光,所以不論去了哪裡,光芒都不曾改變,請不要將自己侷限起來,就像星星一樣,雖然看起來都是白色,但是有些偏黃、有些偏藍,它們的本質都是光,如同您跟聖上,指引人的方式不同,卻一樣都是為了愛。」


  「您居然知道我在暗喻什麼?」安莉瑪掩嘴笑,匹蘭德也回應微笑。


  「因為您是細心又重視禮節的人。」


  「什麼啦?」


  她這次笑開了,主動與匹蘭德五指相扣,仰望著星空。


  「如果以後您想我,也可以看看星空唷,說不定同個時刻,我也正看著。」


  「好,但是我不會開鎖……」


  「噗,您在房間外面看就可以了啦,人家只是喜歡在高處看星星!」


  「這樣啊,那您千萬要注意安全喔,印象中教廷的建築都蠻高的。」


  「我會的,請您放心吧!」


  匹蘭德的臉上帶著淡淡笑容,用力握握安莉瑪的手。


  明明還沒有分離,卻已經在想念對方的陪伴,她們在屋頂看了整夜的星空,直到晨曦將夜幕驅散,兩人才回到房間,安莉瑪將自己的行李帶出來,陪伴匹蘭德吃早餐,算準時間替待不住就帶一半隊員出去的伊里亞德開門,隨著太陽越升越高,禮拜堂距離越來越多從教廷來的聖騎士與祭司聚集。


  安莉瑪帶領他們做完晨禱,便啟程出發。


  匹蘭德代替阿芙拉送他們走出城鎮,安莉瑪克制自己別一直回頭,感受到匹蘭德的目光始終黏在自己身上,忍不住摸摸手繩、制止住顫抖;她送走了安莉瑪,坐在馬匹上看著逐漸遠去的隊伍,直到看不見才回去聖殿,頓時覺得時間好漫長,一切都安靜下來。


  從原本的活人再次變回聖殿的幽靈,偶爾存在、偶爾不存在。


  匹蘭德這次換義肢時麻煩木匠用厚實的木頭,終於走的比較穩也快,不會有一邊輕一邊重的不和諧感,能回歸隊伍做些簡單訓練,自己練習時偶爾會脫下義肢,學習抓住單腳的感覺,這使得她的平衡感越來越好,用的感覺越來越順暢,除了偶爾腳斷裂處會隱隱作痛,匹蘭德有時晚上睡覺都會夢回斷腿的那一天,醒來總是非常心酸。


  是因為安莉瑪不在,所以她這些惡夢就跑出來嗎?


  即使如此,還是得向前。


  分不清第幾次晝夜交替,將自己的思念化成信紙。


  當阿芙拉帶著信來聖殿找她說可以一起去教廷時,匹蘭德差點高興過頭,雖然她能去的原因是安莉瑪已經找到那位鐵匠,匹蘭德如果要換義肢得親自前往才可以。


  她期盼著日子到來,終於不像前幾年只能用複雜的情感目送阿芙拉帶其他人離開。


  懷著期待的心情等到當天,直到騎馬顛得屁股疼,匹蘭德的腦袋才稍微冷靜下來,等到教廷所在的國家時,匹蘭德彷彿回到過去,憶起跟安莉瑪來這裡所見到的場景,當時她們像第一次游入大海的魚,還為四周的熱鬧大驚小怪,如今這裡成了其中一人的家,只有她仍會為此感到驚奇且移不開眼。


  「阿芙拉大人。」


  而且她們當年沒有人會特地來迎接。


  匹蘭德跟在阿芙拉身後,看著他們熟練地交談幾句,隨著介紹主動跟教廷的祭司點頭行禮,一行人開始往教廷的方向移動,匹蘭德不記得當初是走哪條路,但是肯定沒有這次迅速到達目的地。


  那些雄偉的教堂建築映入眼簾時,她還是被震撼不已,忍不住邊看邊跟著進入不開放給民眾出入的內部,下馬後跟著同伴把行李卸下來。


  她的心在碰碰跳跳,情不自禁想著安莉瑪在做什麼?拿著行李繼續跟著教廷的祭司往神殿走去,他們這些陪同的聖騎士要先去領徽章才可以自由地在教廷行動,不然會因為階級低被攔下來,到時就要靠阿芙拉拯救了。


  其他聖騎士是想到薪水被扣的畫面;匹蘭德卻是想到阿芙拉一臉無奈把她領進來。


  接受完淨身的祝福,匹蘭德才剛戴好徽章,就聽到阿芙拉一聲嘆氣。


  「注意儀態。」


  然後就被飛撲了。


  「匹蘭德!」安莉瑪開心笑著,緊緊抱住自己的聖騎士,眼睛眨了又眨,把老師的話晾在腦後:「您剛到嗎?」


  「嗯。」她感受到一股溫暖包圍自己,原本的疲倦感瞬間消失,笑著:「謝謝您。」


  「不會唷!」安莉瑪說完也替其他人施展神術,才從她身上下來,瞬間啊了一聲、驚慌失措:「討厭!我剛練習完身上都是汗,對不起!」


  「沒關係的,我不在意。」她面帶微笑,之前自己練得滿身汗對方都照抱不誤,怎麼自己撲上來就覺得讓她困擾?反正早晚都會洗澡,而且安莉瑪是祭司,再怎麼練習都沒有聖騎士全身動起來的出汗量誇張,她每次被抱都擔心自己讓對方臭。


  匹蘭德後退一步,打量安莉瑪在教廷的聖女裝,誠心稱讚著:「非常適合您。」


  「太好了!」


  什麼太好了?聖女的裝扮又不是穿來給人欣賞——阿芙拉在心裡吐槽,注意到後方走進來的身影,立刻彎腰。


  「聖上。」


  所有人都即時行禮,只有匹蘭德因為被安莉瑪捏臉來不及彎腰,用著奇怪的表情迎接大祭司的和藹笑容。


341 巴幣: 2194
小佑
終於見到岳父惹XD
2021-02-20 12:24:16
色之羊予沁
匹蘭德覺得緊張(#
2021-02-21 07:02:00
希布拉
因為被捏臉所以是奇怪的表情wwwww天哇好有畫面www
看到安莉瑪說自己閃耀的天空不在教廷的時候就覺得有點心疼,擔心她在教廷時會不會其實很有被排在外頭的感受(想太遠)
2021-02-20 12:34:52
色之羊予沁
愛的捏臉(#
安莉瑪484偷偷在用激將法刺激匹蘭德過去陪她呢(#
2021-02-21 07:02:29
青草
香汗淋漓X香汗淋漓(剛練習完的兩人抱在一起)
double的香氣真讓人神往w
2021-02-20 15:10:21
色之羊予沁
好像意外開發到什麼惹
2021-02-21 07:02:51
現世.夢
被滿身汗的安莉瑪抱--匹蘭德,這是獎勵啊匹蘭德!
2021-02-20 23:12:59
色之羊予沁
匹蘭德:?!?!
2021-02-21 07:03:01
無殤
本以為神術=治癒方面的術法,但現在看起來又好像不只是這樣?
2021-02-21 22:35:39
色之羊予沁
把神術定義為這世界的魔法稱呼就比較清楚惹
2021-02-21 22:44:1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