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以愛為名31

色之羊予沁 | 2021-02-23 17:35:01

連載中20- 以愛為名
資料夾簡介
受到名字詛咒的備選聖騎士,以及深受神殿寵愛的祭司。

羊\我說:


  「大概就是這樣!」


  安莉瑪開心說著,聖德芬被震驚到嘴巴開開、點頭,匹蘭德不好意思地抓抓頭。


  「所以為了安全,您們如果想看劍,千萬不可以拔出鞘,避免劍上依附的神術太強傷到匹蘭德以外的聖騎士。」安莉瑪想了想,補充:「雖然聖德芬大人可以施展防禦型的神術,不過這畢竟是神劍,破壞力不同凡響,所以您不要嘗試比較好。」


  所以只是來跟他炫耀匹蘭德得到斐恩之劍嗎?聖德芬無言數秒,然後意識到:「這麼說,您已經體會過神劍的威力了?」


  「嗯嗯,匹蘭德喚醒時,是沒有鞘的。」


  聖德芬恍然大悟,然後收斂情緒:「我知道了,雖然不能抽出來欣賞很可惜,但是我跟匹蘭德這麼久沒見面確實有想話想聊,您能把人送過來,實在幫了大忙!」他笑著拍拍匹蘭德的肩膀,打趣味說著:「看看我們真像父女,我缺條手、妳缺條腿,辛苦了吧?難度瞬間增加不少,抱歉我當時有任務無法親自看看妳。」


  「不、不會,我很感謝您即使沒有來,也委託了其他位聖十字軍大人關照我!」匹蘭德心裡又驚又喜,像父女?聖德芬大人是這麼想嗎?她很開心又不好意思;安莉瑪也感到高興,放下了心。


  「那麼聖德芬大人,匹蘭德先麻煩您照顧了,我想先淨身一下,晚餐時見。」


  「沒問題的,您也辛苦了。」


  「謝謝您!」匹蘭德聽到安莉瑪要先去洗澡,趕緊道謝一聲,對方做了鬼臉後蹦蹦跳跳的離開,其他聖騎士都在驚奇聖女難得俏皮,連匹蘭德都沒注意到聖德芬皺著眉頭、面露擔心。


  好痛。


  安莉瑪壓抑著疼痛,裝作無事跟路過的人打招呼後加快腳步往大祭司的臥房前進。


  快點。


  還是得忍住。


  不能在這裡。


  好痛。


  我必須忍住!


  敲門兩聲,得到回應她立刻進去、關上門,就不再壓抑身上的痛,唔地一聲哭出來,慢慢鬆開治癒的瞬間,原本雪白的袍子漸漸染紅——大祭司被震驚到,立刻放下手上的工作靠過去,呼喚一名女祭司進房,幫忙安莉瑪解開衣袍看身上的傷口。


  「這是怎麼回事?」


  老祭司很驚恐,安莉瑪上半身像是被千刀萬剮,一條條大小不一的鮮紅色刀痕割開她的皮膚,有些甚至深之見骨,如果沒用神術壓抑……她不敢想像,老祭司照顧安莉瑪快六年,清楚對方的神術有多強大,怎麼會無法替自己療傷?


  「是我……我不自量力……」


  安莉瑪痛得發抖,因為匹蘭德不在,她才敢露出這一面;大祭司已經在施展神術替她治療傷口,血終於慢慢停下來,他閉著眼感受:「不,孩子,是我太心急了,低估斐恩之劍的破壞力,如果是我陪她拿劍,妳就不必遭受這些痛苦。」


  「那把受詛咒的劍啊……」老祭司身體一震,差點腿軟。


  極少有人知道,斐恩之劍雖然是神劍,但是被詛咒了。


  它的破壞力太強,如果不是天生免疫攻擊性的神術,任何靠近或是想嘗試觸碰甦醒的它都會被強大的神術攻擊——就像安莉瑪,即使已經使用最強的防禦型神術保護自己,當斐恩之劍甦醒時,她還是受到強大的神術攻擊,直到飛撲匹蘭德,那些傷害才消下去,得到喘口氣的時間替傷口治療。


  可是斐恩之劍造成的傷害太深,是她無法自癒的地步。


  她只能趕緊找大祭司,卻擔憂匹蘭德再次拔劍,唯一想到的方法是先把她交給聖德芬,聖德芬是所有聖十字軍裡第六感最敏銳之人,只需要說幾句,對方就知道絕對不能讓匹蘭德拔劍的暗示,自己也能放心先療傷。


  安莉瑪不斷擦眼淚。


  「父親,可以請您先替我的臉療傷嗎?我不想讓匹蘭德察覺,她一定會很自責……」


  「好,放心吧,父親不會讓妳留下任何疤痕。」大祭司在專注治療時話比較少,才需要資深的老祭司在旁邊協助,不需要他多說幾句,老祭司已經拿來一套新衣服,也準備各種瓶瓶罐罐的藥膏,讓大祭司一邊搭配一邊施展神術。


  「太好了,有用。」


  老祭司看見安莉瑪的傷口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時鬆口氣,心情平緩下來。


  「謝謝您。」安莉瑪吸吸鼻子,終於沒剛才那麼疼:「我以為自己的神術只在您之下,就有能力應付斐恩之劍的傷害。」


  「別自責,這只能怪我。」大祭司難過,替她其餘的傷口不斷施展神術,細心感應有沒有哪裡漏掉:「妳很厲害了,如果是其他人在那當下早已碎成屍塊,而妳為了不讓心上人難過還特意忍到現在,受了這些痛苦。」


  「斐恩之劍現在在哪?」老祭司擔憂問著:「僅是甦醒就有這般傷害,拿出那個房間可能會造成大規模的傷害。」


  「請您別擔心,匹蘭德拔劍之後問有沒有鞘,那把劍就自動變出一個自封了,我過來時暗示過聖德芬大人幫忙顧一下,應該不會出事。」


  「聖德芬大人啊?那能放心了。」


  「不愧是安莉瑪,很細心呢。」大祭司帶著笑容點點頭,治療完最後一個傷口後收手。


  「謝謝父親。」安莉瑪再次道謝,披著老祭司剛剛拿進來的大毛巾包住上半身,準備等等直接回自己房間洗澡;大祭司點頭表示明白,不過在她出去前還是開口說一句:「等等用完餐,帶匹蘭德過來找我吧,有些話得跟那孩子說。」


  「好的——啊,這個剛好能分給您幾個,是匹蘭德送我的豆豆糖唷!不要一次吃太多,會甜過頭。」安莉瑪忽然想起豆豆糖,從口袋拿出小盒子,慶幸斐恩之劍直接碰觸才會傷到死物,挑出幾顆自己喜歡吃的口味,交給老祭司。


  「您真是的,都這時候還吃糖。」老祭司即使這麼說,仍是替安莉瑪將豆豆糖轉交到大祭司手上,大祭司用手指輕捏、將一粒豆豆糖送到嘴裡。


  「真甜呢。」他的喃喃自語伴隨安莉瑪的關門聲,老祭司還是有些擔憂。


  「您打算怎麼辦?那孩子拿到劍之後,殺意仍在。」


  「只能等時間慢慢感化了,畢竟斐恩之劍……是墮天使嘛。」


  大祭司再將一粒豆豆糖放入嘴中,陷入沉思。


  這是被教廷竄改的歷史。


  上上任大祭司時期,斐恩之劍不叫斐恩,有著另個好聽的名字。


  但是上任持有者從神僕墮落成惡魔,利用它為非作歹、濫殺無辜,讓神劍沾染不少鮮血,教廷犧牲將近一萬名的聖騎士才制服對方,由於神器與使用者的心靈相通,劍受到太強烈的惡意與殺氣污染……像極了天使墮天。


  為了區分時期,那把劍的名字變成斐恩,以墮天使命名。


  所以匹蘭德不知道很正常,因為她所知道的名字是舊版的。


  大祭司以為將劍供奉在教廷將近百年,已經淡去至少一半的殺意,結果低估前任持有者死前的恨意,差點讓他損失繼承人。


  大祭司很慶幸安莉瑪的機靈,但是也心痛她受傷。


  如今斐恩之劍已經移主,他確認過匹蘭德的靈魂依舊純潔,只能祈禱神靈繼續庇護那孩子,藉由她淨化斐恩之劍,讓神器回歸正確的名字。


321 巴幣: 1390
無殤
匹蘭德:斐恩,去面壁思過
2021-02-23 21:45:25
青草
我覺得匹蘭德會為了安莉瑪放棄斐因之劍,而不是渡化它。當然,路不可能這麼好走就是。會否有個可能性,當兩人牽著手使用斐因之劍時,安莉瑪也會受到匹蘭德的免疫攻擊性神術影響,而能在實戰時安全用劍?
2021-02-23 22:03:50
二邑
心疼QQ
2021-02-23 22:14:12
mushroom
那把受″阻″咒的劍啊 任何靠近或是想嘗試觸碰甦醒″的它″都會被強大的神術攻擊 ″它的″?
2021-02-23 23:30:13
色之羊予沁
前面修正惹~後面確實是的它
2021-02-23 23:32:39
影樹林
木頭不會變成金木犀之劍吧……
2021-02-24 01:02:2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