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以愛為名33

色之羊予沁 | 2021-03-01 22:13:16

連載中20- 以愛為名
資料夾簡介
受到名字詛咒的備選聖騎士,以及深受神殿寵愛的祭司。

羊\我說:


  「聖上。」匹蘭德再次行禮,沒膽亂喊對方;大祭司嗯了一聲,將她扶起:「別緊張,我找妳來是為了斐恩之劍的事情,安莉瑪那孩子有介紹什麼嗎?」


  「她跟我說斐恩之劍的傳說。」匹蘭德停頓幾秒,搔搔頭:「希望不會冒犯到聖上,安莉瑪描述的傳說與我曾經讀過的故事相似,但是故事中提起的神器名字卻不相同。」


  匹蘭德說完覺得怪怪的,當大祭司說別緊張後,她的情緒忽然沒那麼害怕,還可以自然地對答……是因為大祭司散發一種慈悲感嗎?匹蘭德莫名覺得自己如果有什麼話想說,都可以請教眼前的長者,對方會包容孩子的無知,點出明亮的道路。


  「看來我們可以省略一段故事了。」大祭司微微一笑,跟匹蘭德說起被教廷隱藏的那段歷史。


  從最初到最後,上任持有者幹過的事情被詳細交代,匹蘭德聽的一愣一愣,在大祭司的指示下召喚了斐恩之劍,原本只是要看鋒芒,誰知道才剛握上劍柄,她的內心突然湧起瘋狂的殺意,控制不住身體拔劍往大祭司奮力砍去——


  這些動作她都是有意識的,卻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腳,匹蘭德瞪大眼,腦袋一片空白。


  大祭司卻露出能理解的表情,伸手輕點她的額頭,一股暖意退去不該有的殺意。


  匹蘭德聽見唰地一聲——原本擺放整齊的長椅全被劍風毀成木屑,祈禱室裡甚至下起木屑花瓣雨,她的心跳十分笨重,腿已經逐漸發軟、後背狂冒出冷汗,整個人都在顫抖,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大祭司收回手,他的左胸跟左手被劍風削出一道見骨的傷口,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連衣袍上的血跡都消失無蹤,露出左胸膛的皮膚,大祭司拉拉衣袍遮掩、一派悠哉地說著沒事;等匹蘭德能控制身體時,立刻把斐恩之劍往一旁丟去,膝蓋重重敲在大理石地面上、頭低到不能再低。


  「我……我……」


  剛剛突然失去控制,如果不是大祭司……她早就殺人了,但就算是大祭司也不能這樣,匹蘭德整個人陷入恐懼中,祈禱室裡已經是一片狼藉,她四周的大理石地板被鎮得粉碎,其餘則龜裂到門口還連上牆壁,有些小天使雕像甚至破碎掉下來……


  大祭司雙手輕輕拍她的肩膀,把人扶起。


  「孩子,別緊張。我很高興妳願意配合,這樣就能開始正事了。」


  「正、正事?」她的身體仍在顫抖,眼淚都快掉出來。


  「是的。」大祭司點頭,從口袋拿出別針把衣袍裂開的地方暫時接起,語氣仍是和藹:「幸好是我呢,還沒發生太糟糕的事情。」


  匹蘭德用力吸了一下鼻子,聽大祭司的解釋——


  安莉瑪仍在外面,她蹲在角落練習神術時感覺到大祭司的魔力,裡頭甚至傳來一股波動,但是因為有防護罩的關係,所以聲音跟動靜都被屏蔽住,她無法得知裡頭發生什麼事情,問守門的聖騎士也只得到「聖上說不論出現什麼動靜都不允許開門」的命令,她就只能乖乖等待,直到傳來門開的聲音才停下動作,把練習用的石頭都收起來。


  「您們聊好久喔,父親說了什麼嗎?」安莉瑪快步上前,觀察匹蘭德的表情,她看起來驚嚇過頭了,安莉瑪立刻握住手捏捏幾下,蹙眉看一眼關門的祈禱室,對大祭司吐舌頭。


  「說……說了斐恩之劍的事情跟注意事項。」匹蘭德努力讓自己鎮定,剛剛聽到的事情太震撼,左思右想後,決定挑出安莉瑪可能會高興的消息:「聖上說我、我得學習怎麼控制斐恩之劍的力量,所以會留在教廷的樣子。」


  「真的嗎!」一聽到這點安莉瑪的注意力被轉移,非常克制地小小一跳,忍住飛撲的衝動:「父親要您留在這裡?沒有騙我吧!」


  「是,沒騙您,我應該會被編入聖德芬大人的隊伍。」匹蘭德提到就有點沮喪,別人都是靠實力,她則是靠神劍……雖然也是無可奈何的事實,因為在教廷才可以控制斐恩之劍,而且聖騎士中神術最強的是聖德芬——雖然對方的位階是聖十字軍。


  安莉瑪因為她即將留下來而興奮過頭,但是看匹蘭德心事重重也不好意思繼續高興,兩人懷抱不同的情緒離開祈禱室,雖然安莉瑪想一直黏著對方,但是顧慮到匹蘭德可能需要時間冷靜或是釐清一下思緒?就依依不捨地送她回房間才離去。


  雖然在離開前還是黏了十分鐘才走,叮嚀她不要太晚睡,明早鐵匠會看來義肢。


  匹蘭德目送安莉瑪的身影消失在長廊,才關上房間門。她嘆口氣坐在床上,剛剛離開前大祭司要她回房裡再召喚斐恩之劍,隨著內心一想,那把銀劍出現在眼前,她伸手抓住劍柄,用力握住。


  沒想到獲得斐恩之劍會如此沉重。


  上任持有者死前的恨意太強大,似乎瞄準了大祭司攻擊,即使現任的大祭司與下令殺他的是不同人,只要身為「大祭司」就會成為被咒殺的對象,依附在斐恩之劍的恨意將控制現任持有者做出弒聖的行為——大祭司為了確認這個猜測,才要她召喚斐恩之劍。


  所以那句幸好,真的是幸好。


  幸好這份仇恨瞄準的十分準確,只對「大祭司」有效,不過這也代表匹蘭德必須學會淨化斐恩之劍,不然等安莉瑪成為大祭司,她們就必須永遠分離,直到匹蘭德可以控制斐恩之劍為止。


  實際要怎麼淨化她沒有頭緒,如果是祭司,用神術就好;但是她身為純正的聖騎士,簡直是出了一道難題。即使大祭司說她只需要維持信仰,保持敬畏神靈的心自然就可以淨化斐恩之劍,匹蘭德還是覺得不可思議。


  即使一開始與它有心靈相通的感覺,現在也只覺得自己是拿塊感覺不到重量的輕鐵,一點感應都沒有。


  匹蘭德決定先漱洗睡覺了。


  風塵僕僕的趕到教廷,一下跟安莉瑪跑來跑去,一下子得到斐恩之劍,然後聽大祭司說一段被隱藏的歷史,變成現在要學會怎麼淨化斐恩之劍……突然跑出這麼多事情,她真的吃不消啊,而且明天還要去找鐵匠看新義肢。


  匹蘭德總覺得要失眠了,但是想起安莉瑪開心的笑顏,她用力深呼吸,替自己加油。


327 巴幣: 1396

創作回應

無殤
結局分岔路出現中,對老婆的愛VS對大祭司的恨
2021-03-02 00:25:18
色之羊予沁
匹蘭德覺得心累(#
2021-03-02 03:42:25
小佑
看來岳父出了考題在考驗匹蘭德啊XD
2021-03-02 02:34:16
色之羊予沁
不愧是岳父鍛鍊自己的女婿(??
2021-03-02 03:42:47
現世.夢
拿劍砍岳父這事對匹蘭德的心臟太不友好了,不過砍大祭司都能造成這樣的傷口……真的會對上次安莉瑪被傷到這件事感到後怕(つд⊂)
2021-03-02 11:08:4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