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血液(番外)

冰凜 | 2021-11-01 01:29:13 | 巴幣 10 | 人氣 60

同人區ouo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HP同人】輓歌



番外篇!
兩個人要結婚囉!


卡珊德拉在煩惱。

在她的視線裡,那個一頭棕色長髮,有著琥珀色眼睛,總愛穿著素面上衣跟短褲的人正悠閒的在花園裡散步。

那是她的羈絆者,她的愛人。

自從五年級彼此確定心意之後一直到現在已經過了十個年頭,連麻瓜總愛掛在嘴邊的七年之癢她們都風淡雲輕的度過了,逐漸趨於平穩的日常在她們之間蔓延開來,卡珊德拉為此產生了某個疑問。

她會向我求婚嗎?

畢業前的一切動盪不曾動搖過她們的感情,畢業後,卡珊德拉繼承了家族,與她的愛人一起生活在可以稱作與世隔絕的偌大宅邸中,一起經營家族事業,閒暇時還能一起照顧這片美侖美奐的花園,她本不該有這種煩惱的,想要的一切都能擁有,甚至已經擁有,她本該滿足於這一切,卻還是想更深刻的擁有她。

卡珊德拉對自己非常自信,她自認是非常完美的伴侶,能為她做的事情她都會做到,但卡珊德拉總對那些接近她的東西的人感到不滿,直到某次她被指著鼻子笑道:「妳們只是在交往,又不是結婚,如果我能搶走那也是我厲害!」。

面對那個瘋女人,卡珊德拉還沒說話,她就先動手賞了那女人一巴掌,語氣陰沉的讓那女人不要再出現在她們眼前,隨後用溫柔的語氣安撫卡珊德拉,讓她不要在意那種瘋話,她會一直陪在她身邊。

但那女人的話卻讓卡珊德拉開始遲疑,維持現在的關係不夠嗎?

獨自思考之後,卡珊德拉認為最好還是要有婚姻關係才能更徹底的擁有她,也更好趕走那些覬覦她東西的飛蟲。

但,出於某種奇怪的自尊心,卡珊德拉希望能讓她向自己求婚,並為此煩惱了很久很久。

「卡珊德拉,在想什麼?」

不知何時,她已經來到卡珊德拉面前,臉上掛著溫暖的笑容對著她揮手吸引注意力。

「妳想要孩子嗎?」

回過神,卡珊德拉才注意到自己說了什麼,眼前的她也慌的滿臉通紅。

「孩、孩子什麼的......」

她脹紅著臉,沒有再說下去。

「不想要?」

「想!超級想要!」

卡珊德拉笑了,她總能在每個小事情裡察覺到她對她的愛意。

「沃雷家不曾有過混種吸血鬼的出生,妳知道為甚麼嗎?」

將她拉進懷裡,卡珊德拉提出問題,讓她回答。

「因為沃雷家族重視血統?」

她看上去有些沮喪,或許是因為她將這個問題當作是在告訴她,她們無法有孩子。

「不是,傻瓜」

卡珊德拉忍不住輕笑出聲,收緊環抱她的雙手。

「只有純種吸血鬼才知道下一代的出生方法,但我保證不是因為看重血統」

而且我還不想告訴妳。

卡珊德拉沒有把話說完。

又過了幾個月,卡珊德拉這陣子一直在忙草藥出貨的事務,已經很久沒回家了,今天她總算能結束工作回到溫暖的家中。

綠色的火焰燃起,一陣刺眼的光後,卡珊德拉從家裡的壁爐走出來,正好撞見她的愛人縮在房間角落。

縮在某個男人懷裡。

男人的衣著凌亂,一副粗框眼鏡歪歪斜斜的掛在鼻梁上,手裡握著魔杖正對著卡珊德拉。

而她也好不到哪去,縮在那男人懷裡,表情寫滿震驚與恐懼,經常穿著的袍子也半脫的掛在手臂上。

「你們在做什麼?」

卡珊德拉掏出魔杖對準那個男人,她說不準自己現在是什麼心情,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那男人別想走出這座宅邸。

但事情總是出乎意料。

「卡珊德拉,小心!」

她指著卡珊德拉背後的牆壁大喊,轉頭,一隻足球那麼大的海葵鼠正用牠的爪子緊緊卡在牆壁上,背上的海葵狀增生還在瘋狂蠕動。

「整整石化!」

咒語出口,那隻海葵鼠馬上就全身僵硬落到地上。

「嗚哇──謝謝妳,卡珊德拉!」

事情才剛解決,她一把撲進卡珊德拉懷中一邊道謝一邊放聲大哭,她這才想起來,她天不怕地不怕的愛人最怕的就是海葵鼠這種看上去很噁心的生物。

「那個......」

那男人舉起雙手向她們靠近,卡珊德拉用魔杖對準他,一點都沒有放鬆警惕。

「卡珊......他不是壞人......」

她吸著鼻子,用那雙還帶著淚光、琥珀色的眼睛拉拉卡珊德拉的衣服掛保證。

卡珊德拉這才放下手中的魔杖。

「解釋清楚」

她一邊拍著懷中人兒的背安撫她,一邊狠狠瞪著那個剛才把她的愛人抱在懷中的傢伙。

經過解釋,原來卡珊德拉不在的時候,她們的花園出現害蟲危機,她想在卡珊德拉回來前處理好便找了害蟲諮詢處的人來評估情況,那個男人剛從海邊出差回來就接到她的委託,於是直接到她們家裡,卻沒想到他的公事包裡不知何時混了一隻海葵鼠進去,剛打開公事包就竄了出來。

男人對害蟲非常有一套,但對海葵鼠這種非害蟲就有些力不從心,為了不破壞房子抓住海葵鼠用了很多方法卻都沒什麼用,加上她因為害怕海葵鼠一直死死的抓住他也限制了他的發揮,兩人縮在牆角跟海葵鼠對峙時卡珊德拉剛好回來了,這才演變成剛才的狀況。

「你可以先走了,我不會向魔法部呈報,除非你想留下來聽聽我寫的報告」

卡珊德拉不客氣的下了逐客令,看著男人溜出自家大門才轉換成溫柔的語調捧起懷中愛人的臉,手指輕柔的替她擦去眼淚。

「好了,我已經解決掉那東西了,別哭了,妳這樣以後要是我不在身邊該怎麼辦?」

她看上去楚楚可憐,委屈的嘟著嘴像是在賭氣,過後又拉著卡珊德拉的手用臉蹭了蹭她的手心。

「我想一直跟妳在一起,我們結婚好不好?」

她可以保證,這肯定是史上最時機不對,也最牛頭不對馬嘴的求婚,但卡珊德拉不知為何感到非常滿意。

「好」

她沒有遲疑,直接開口答應。

卡珊德拉抱著她,腦海中已經開始規劃未來要怎麼讓她懷上自己的孩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