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養女(三十)

冰凜 | 2022-04-15 05:43:17 | 巴幣 4 | 人氣 75




終於邁入三字頭了呢

至於禮物當然是那條綠色的細繩,而功用呢......當然是後續揭曉aua

寫一寫突然覺得主角很廢,超級不會安慰人w
雖然懂得換位思考,但還是老樣子容易把自己越陷越深,這起事件又會给她什麼樣的影響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啊對,卡珊媽媽不可能讓主角嫁給別人的,畢竟是自己的東西,所以不用擔心

-

時間過得很快,這才一轉眼三年級就快要結束了,卡珊德拉早在復活節假期前便解除助理教授的職務,臨走時還不忘瞞著所有人來到宿舍给凜留下叮囑與禮物。

大考在前,今天的凜特地約了朋友們一起去圖書館複習。

手裡抱著幾本教科書,裙子的口袋塞的滿滿當當,凜將脖子上稍微有些緊的領帶鬆開,露出底下一條染成綠色的皮製細繩,抬起左腳的皮鞋鞋尖輕點幾下地面,做好準備後便在走廊上奔跑起來。

實在不是她故意要這麼做,只是她明明約了朋友們自己卻快遲到了,她真的是逼不得已才在走廊上奔跑的,真的!

一邊跑一邊给自己的行為找合理的理由,凜在上樓梯時完美錯過了一抹身後亮起的細微閃光,只覺得脖子上的綠色細繩似乎有些發熱,隨即便當成錯覺一把拋到腦後。

「我來了!」

遠遠的,凜就看見幾個好友都聚在圖書館門口話家常,帶著一點罪惡感,她馬上舉起手朝朋友們揮舞。

「妳怎麼這麼晚?教授又留人了?」

「對啊,教授請我幫忙整理作業,我做完之後才發現已經這個時間了,東西拿了就馬上跑過來」

回想起老愛請她幫忙的那幾個教授,凜無奈的回答,隨即又發現少了一個人,四處張望起來。

「對了,格魯斯呢?我也有邀請他,怎麼沒看到人?」

「死掉了」

「琳絲!」

「好啦好啦,別吵架。葛來芬多的球隊突然要加練,格魯斯剛剛才被叫走,還要我們跟妳說一聲抱歉」

「原來如此......」

「我說,既然今天天氣這麼好,不如我們出去晃晃,就別複習了吧?」

「還晃啊!敢情我們的蠢獅子已經忘了你岌岌可危的魔藥學成績了?可憐的派克西斯,連自己的成績都顧不好,唉~」

「至少我不像某人明明跟學年第一住在一起,成績卻只保持在中下游!」

「一科頂尖總比全部墊底好啊」

「啊啊啊!出去!我們出去晃晃吧!好不好,凜?」

又是一次唇槍舌戰,萊拉在凜看得津津有味時又一次當了和事佬,平時總像紫水晶般閃閃發亮的雙眼求救般的看了過來詢問凜的意見。

「嗯......」

視線在滿臉不開心的琳絲跟忿忿不平的派克西斯之間游移不定,凜歪著頭,雙手抱胸,仔細的思考。

派克西斯的成績說實在......不太好,雖然不到墊底,但也總在下游,只有幾堂拿手的例如黑魔法防禦術或變形學能維持在中游水準,也就是所謂的偏科生。即使本人看起來對成績毫不在意,但被別人調侃時還是能明顯看出他的不高興。或許派克西斯在成績方面也會覺得不甘心,不過這些不甘心應該大部分都被他自己愛玩的天性给抵消了吧?

而琳絲的成績大概就跟派克西斯是一樣的情況,只有幾科比較頂尖,其他就稍顯不足,兩人之間最大的差異就是,派克西斯的成績大部分都在下游,而琳絲的成績則是大部分都在中游,甚至擅長的那幾科連凜都不得不佩服她的才能。但......真的是因為考試快到了嗎?凜總是覺得琳絲這陣子特別毒舌,每次跟格魯斯或派克西斯見面時總要吵個幾句才肯罷休。

如果真的是因為壓力太大的話,比起在圖書館複習,果然還是出去放鬆一下比較好吧?

「就今天下午,我們出去晃晃吧!」

就因為這句話,凜跟朋友們今天下午的行程就決定是出門踏青了!

走在霍格華茲東邊不遠處的小山坡上,用眼神给萊拉示意之後,凜跟著琳絲,萊拉帶著派克西斯,兩組人馬稍微拉開了一點距離。

「我都知道喔」

「咦?」

「琳絲壓力很大吧?我只是想讓妳放鬆一點才同意出來走走的,希望妳不要不開心」

「......我沒有不開心,謝謝」

「那,這個给妳吃!我本來想在圖書館跟大家一起偷吃的,既然沒去圖書館就用不到了,我只给妳喔!」

看著琳絲悶悶不樂的表情,凜當然知道她還沒開心起來,這種情況該怎麼辦呢?當然是吃甜食!

從塞的滿滿的口袋裡掏出一顆檸檬雪寶放進琳絲手裡,凜可沒有說謊,這種小小的違規總是讓身為資優生的她有種背德的小快感,因此很愛這麼做。

「雖然妳平常就很喜歡跟他們吵架,但這陣子吵得特別兇,大概是從......假期回來之後?可以的話,這次假期再一起約出來玩吧,大家一起!這次就別吵架了」

「妳不問我為甚麼嗎?」

「為甚麼要問?遇到這種事會有壓力是很正常的吧,不要想太多啦!」

「那......妳對這件事有什麼想法?」

「想法?嗯......畢竟是一定會遇到的嘛,躲也躲不掉,就只能做好準備了對吧?」

「所以,凜也會遇到嗎?」

「肯定會的啊!畢竟我們是巫師嘛!」

「嗯......那以後我結婚了,我們還要當好朋友喔!」

「那當、等......蛤??」

一臉錯愕,凜萬萬沒想到她一開始以為的琳絲只是考前壓力太大這個論點會被帶到這麼一個不知所云的方向,什麼結婚??她們才十三歲啊!

而琳絲看著凜一臉錯愕,自己也是滿臉困惑,只不過她很快就發現了,八成是自己會錯意,誤把凜知道的事情套用到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了。

「那什麼......琳絲不是因為考試前壓力太大才不開心嗎......?」

聽到這句話,琳絲就知道自己的論點是對的,凜真的完全不知道自己發生的事,還誤以為她只是考前壓力大而已。

但話都講一半了,現在又改口不說的話凜一定不會接受的吧?更別說她自己也不會接受說謊了。

嘆了口氣,琳絲終究還是選擇坦白。

「我要訂婚了。跟大我們兩屆的一個學長」

就這短短兩句話,順利的在凜因錯愕而罷工的腦袋裡投下一顆震撼彈,什麼晴天霹靂、驚濤駭浪、五雷轟頂都不能清楚解釋她此刻所感受到的震撼,十三歲,再怎麼早熟也就只活了短短十三年,連戀愛都不曾經歷的人生突然就開始討論起結婚了,這讓她怎麼不驚訝?

「是......兩情相悅?」

而琳絲呢,聽見這一句話馬上翻了個大白眼。

「怎麼可能!我也不想訂婚的,只是我爸爸堅持這樣是對我好,擅自就跟學長家裡談好了,我連發表意見都不行!」

越說越生氣,一想到自己未來的人生就這樣被預訂了,琳絲氣不打一處來,看到地上的小石頭便用力踢了下去。

看著琳絲用力踢飛腳下的一顆小石頭,凜感覺自己終於明白她為甚麼會這麼煩躁了。

沒有感情、沒有相處,甚至不是自己所選,莫名其妙就被告知要和一個素未謀面的男人定下終生,這要換作是她,肯定......

肯定怎樣?

卡珊德拉精緻又充滿威嚴的臉龐出現在腦海,這時凜突然不確定了。

如果卡珊德拉親口要求她嫁給別人,她會反抗嗎?

分不清是為了安慰琳絲,還是為了讓自己鎮定,凜沒有開口,只是牽起琳絲的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