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養女(IF‧控制)(續)

冰凜 | 2022-05-18 05:57:25 | 巴幣 104 | 人氣 85




扭曲的關係-v-
可是好讚ouo

不知道該不該額外說明,所謂的人偶其實是人,原本在卡珊德拉麾下,但是對卡珊德拉而言沒有用處的人就會被抓來當作練習用人偶,啊被凜喀擦掉的人會稱做人偶則是為了體現出她受卡珊德拉影響之深才這樣寫-v-

-

「完成了?」

「是!」

一如既往坐在床邊看著跪坐在地上,恭敬的向她報告執行命令的過程的凜,卡珊德拉的聲音少見的多了幾絲訝異。

這才過去三天而已命令就被完成了,要知道當初卡珊德拉訂下的一個禮拜期限可是計算過凜的能力之後给出的極限值,結果她居然只花了不到一半的時間就完成了?的確值得誇獎。

「做的不錯」

短短一句不輕不重的誇獎,對卡珊德拉而言不過是隨口一說,對凜而言卻是如獲至寶一般,身體依舊跪在地上,雙眼卻閃閃發亮的看著卡珊德拉,滿溢的情緒從眼中傾瀉而出,那是依戀與崇拜。

卡珊德拉很滿意凜的眼神。

脫下平時絕不摘下的白色絲質手套,手心向上伸到凜的眼前,卡珊德拉嘴角掛著笑意,看著凜主動將頭放進自己手裡一臉滿足的輕蹭,指腹輕搔喉頭處,還能聽見低聲的、小貓一樣的呼嚕。

這是獎勵。


訓練及執行命令以外的時間,凜會待在書房學習。

手裡拿著七彩的蠟筆在紙上塗塗抹抹,隨著凜的意志,蠟筆畫出的顏色也不斷改變,不用多久,一幅精密到將每個器官的位置、器官功用乃至骨頭與血管的分佈通通畫出來的人體透視圖便躍然紙上。

滿意的看著手中的畫作,凜又確認了一次,確定沒有任何錯誤之後從椅子上溜下,趴到身後的大床邊,炫耀般的秀出那幅畫给半躺在床上,手裡捧著書細細閱讀的卡珊德拉看。

「......他有裝心律調節器啊」

看著紙上用蠟筆畫出來的心臟剖面圖,明確的註明曾經發生過的病症以及現在裝上的東西,卡珊德拉若有所思的看看圖又看看凜,馬上擬定一份計畫。

「這次可能連攻擊魔咒都不需要......」

勾起一抹陰冷的笑,綠色的眼睛目光幽深。

「给妳一個月,住進去,然後用氣象咒殺了他,兩天後出發」

「是」

看著趴在床邊眼神清澈,不帶一絲雜念,毫不猶豫回應的凜,卡珊德拉猶豫了一瞬,終是伸手摸了摸她黑色的小腦袋瓜。

「這次如果成功,我會給妳其他的獎勵」

「咦、啊......是!」

凜的動搖完全就是肉眼可見的程度,從她說的話就能清楚,也因此引起卡珊德拉的注意。

「不滿意?」

「不是的!」

凜緊張的直搖頭,頭頂的髮絲在卡珊德拉的手裡不斷摩擦逐漸變的雜亂。

「摸......我比較......想要摸摸......」

意料之外的答案讓卡珊德拉有些發愣,但仔細想想,親密的肢體接觸對於身心的穩定的確有所幫助,雖然沒想到這樣一個小動作會被這樣重視,不過兩個獎勵一起给應該也不壞事,便決定不再糾結。

「那麼就给妳兩個獎勵吧,不要讓我失望」

「是!」


漆黑的夜晚,新月似有若無的高掛在天上,燈火通明的大宅內,凜跨坐在臃腫遲暮的人偶上,嘴裡哼著小調,手裡的小刀緩緩劃開衣服的布料,纖維斷裂的感觸從刀尖傳導至指尖,一陣陣撩撥著凜的情緒。

「才兩個禮拜......為甚麼你們總是這樣毫無防備?這樣不是讓我一點挑戰性都沒有嗎?我也想......我也想要更多的刺激......反正都會消失的,讓我搗鼓一下,可以吧?」

琥珀色的雙眼閃動著危險的信號,小刀猛的刺進胸口向下破開,露出裡面溫熱的臟器。

跟她兩個禮拜前畫的一模一樣。

「開心嗎?您會成為萬物」

雙手從溫暖的液體中抽出,染上紅色的顏料,掌心捧著某個不成原形的器官,控制不住嘴角的笑意,凜手上用力,艷紅的肉沫四濺,在她白皙的臉龐留下幾個汙點。

「因為有您,我才能擁有容身之處,所以請放心,我會心存感激的,讓您成為萬物」


在猩紅的日常中度過了童年,轉眼間凜已經到了青春期。

一頭俏麗的黑色短髮,粉嫩的嘴唇,白皙的肌膚,穠纖合度的身材與長年生活在血肉中培養出她自帶的邪魅氣息,不論是誰來看都會承認凜已然是個亭亭玉立的美少女。

「差不多是時候了」

「嗯?」

坐在沙發上研讀下一個目標資訊的凜聽見卡珊德拉的聲音,抬起頭看向卡珊德拉的方向,正巧撞進她正打量著她的那雙湖綠色的眼眸。

「我需要一個藉口,迴避那些不斷上門的婚約」

仔細的將凜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卡珊德拉垂下眼簾,對她招招手。

「我给妳準備了一個新身分,父母雙亡,妳是唯一的遺孤,具體設定我已經另外印了一份資料,妳等會兒去多看幾遍,最好是能背起來」

「是」

揮揮手,凜感覺到脖子上的項圈出現一股巨大的拉力將她拉向卡珊德拉,她沒穩住,只來得及伸出雙手撐在辦公桌及椅子的扶手上,從而避免了一把撞上卡珊德拉的悲劇。

在這樣曖昧的姿勢下,凜的臉正對著卡珊德拉金色的頭頂,卡珊德拉看著眼前凜完全裸露的脖頸與紅色的項圈,帶著絲質手套的手輕輕撫上她的喉頭。

「咕......」

微涼的絲綢撫上喉頭,那股觸感讓凜忍不住顫抖,雙手絲毫不敢懈怠,深怕一個鬆懈就要整個人撲進卡珊德拉懷中。

不知從哪拿出一個金色的小吊牌,卡珊德拉抓著項圈,強硬的讓凜再多靠近她幾分,然後慢慢的,像是刻意在測試她一樣將吊牌掛到項圈上。

「凜‧斯諾。以後有需要公開活動妳就用這個名字」

滿意的玩弄了幾下金色小吊牌,卡珊德拉抬起頭,湊到凜耳邊,帶著佔有慾的話語從口中溜出。

「但別忘了,妳還是我的東西,是我的凜」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