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養女(二十八)

冰凜 | 2022-03-22 23:04:47 | 巴幣 4 | 人氣 78




需要透過比較來獲得優越感,在某種程度上已經可以說是吃醋了吧ouo

關於魔力,原著其實沒有完整設定,雖然有法力的強弱,但好像沒有魔力量的描寫,所以這篇是私設:
氣象咒每個人都能學會,但只有卡珊德拉通過自學掌握了將魔力傾注到雨勢裡,並且透過雨滴接觸到的事物大致感知到附近一定範圍內的地形跟人事物的方法,但這種作法需要非常強大的魔力,所以會引發頭痛之類的副作用

說起來,十三歲已經開始發育了吧,看來之後可以寫寫卡珊德拉帶女兒去選購內衣的故事了(X

-

卡珊德拉踩在溫室外的草地上,按照剛才的景象來看,凜坐在溫室的左側,倘若要從她的左後方攻擊,要不是魔咒神奇的會轉彎,就是有人躲在溫室外伺機發出攻擊,因此,卡珊德拉迅速追了出來,試圖抓住那個現行犯。

人還沒跑遠,卡珊德拉甚至都沒走幾步就發現那個可疑的身影。

「昏昏倒地!」

咒語出口,卡珊德拉驚訝的看著不遠處那個略顯矮小、套著寬大黑色斗篷,健步如飛的身影居然一邊維持著同樣的速度奔跑,一邊彎下腰躲過她的攻擊。

魔杖一甩,一個無聲咒又飛了過去,出乎意料的是,那人居然跳起來躲開了,好像背後長了雙眼睛一樣。

怎麼回事?

天空逐漸昏暗,卡珊德拉跟著那個身影一路跑到禁林邊緣,相比起她因紊亂的呼吸而逐漸慢下的腳步,那個人卻一路都用著相同的速度在奔跑,彷彿這點距離對他來說只是小菜一碟,根本就不會累。

必須想點辦法解決他。

杖尖射出電光,貫穿了眼前人的左臂,原本應該沿著血肉充滿全身的雷電卻不知為何直接穿了過去,看著被雷電燒焦落下的一截衣袖,卡珊德拉明白了,原來那人根本沒有左臂,所以才對她的攻擊毫無反應。

伴隨著稀哩嘩啦的聲音,清涼的雨水落進大地,水氣在空中逐漸蔓延,遮蔽了兩人的視線,既给了對方良好的藏身機會,也给了卡珊德拉絕妙的追捕想法。

「斗篷飛來!」

伸出手,那人黑色的大斗篷旋即被咒語連同主人一起拉向卡珊德拉,但卡珊德拉並不打算只用這招,舉起魔杖,凝聚而成的電光從杖尖發射,對準了那件斗篷。

這下肯定成功了吧!

然而,事情並沒有照卡珊德拉預料的進行,電光閃現,那人卻在快被擊中時將身體從斗篷中抽了出來趴到地上躲開了,飛進卡珊德拉手裡的只剩下一件寬大的黑色斗篷,而在她反應過來之前,那人已經頭也不回的躲進樹林深處,留给她的只有一瞬間瞧見的紅色的後腦勺跟矮小卻壯闊的背影。

「可惡!」

高舉魔杖,卡珊德拉不能接受她居然讓敵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逃走了,杖尖發射的魔力加劇了雨勢的變化,轟隆雷鳴在滾滾烏雲中閃爍著,帶著她魔力的雨水澆灌著整片禁林,也替她標識出那個人的方位,咒語出口,數道強而有力的閃電對準了某個方向一齊落下,聽見那聲雖短卻飽含痛苦的慘叫,卡珊德拉知道自己成功了。

忍著因過度使用魔力引起的頭暈目眩,卡珊德拉抓著魔杖跟斗篷向閃電落下的方向快步前進。

「......嘖」

到底還是錯判了。

卡珊德拉看著面前泥土地上不甚明顯的血跡與一旁幾片掉落在地燒焦的葉子,焦躁全寫在臉上。

太陽穴還在斷斷續續的抽痛引起陣陣不舒服的刺激,眼看再繼續留在這裡也抓不到人,迫於無奈,卡珊德拉只好轉身朝學校的方向前進,戴著白手套的手指還不忘一邊揉著自己的太陽穴。

回到學校後發現凜跟其他學生都平安無事應該就是最大的安慰了吧,卡珊德拉忍著頭痛,甚至忘了清點人數就解除魔咒放學生們離開了。

「教授!」

熟悉的聲音叫住自己,卡珊德拉回頭,果然是凜,身邊還站著一臉不情願,不正眼看她的琳絲。

「那個......」

「我沒事,妳不用擔心」

見她支支吾吾老半天說不出一句話,卡珊德拉當然也明白她想說什麼,原本想伸手摸摸她的頭,卻又想到自己現在被雨淋濕一身狼狽,便又縮回手,不料,被凜一把抓住。

「真的真的沒事嗎?」

見她擔心的好像下一秒就會直接哭出來的表情,卡珊德拉愣了一下,旋即露出跟以往一樣自信的笑容,輕輕捏了一下凜泛紅的臉頰。

「當然沒事,快回寢室準備吃晚餐吧」

像是為了證明自己真的沒事一樣,卡珊德拉說完便给自己施了個烘乾咒將渾身的水氣一同蒸發,並很好的藏起了太陽穴的刺痛。

而凜看到卡珊德拉這般遊刃有餘的樣子,雖然不清楚事情的發展,但也收起心裡的擔心,轉而拉拉琳絲的手催促著她,卡珊德拉則好奇的挑眉看著琳絲還是一樣不願看她,只是在凜的要求下彆扭的開口。

「剛才謝謝妳幫我們擋下魔咒......教授!」

「不客氣。這次事件的確有些蹊蹺,希望不會再有下次了」

極力忍住嘴角的笑意,卡珊德拉將原本打算說出口的那些嘲諷通通吞回肚子裡,用成熟穩重的語氣說著關心的話,無非就是不想讓凜認為她討厭她的朋友罷了。

但這還是改變不了卡珊德拉因為琳絲的道謝感到得意的事實。

「道完謝了,我們快走吧,我肚子餓了!」

聰明如琳絲,她當然看的出卡珊德拉這副樣子是裝出來的,感覺被看扁了的她生氣的拉著凜轉身就走,凜只好回頭朝卡珊德拉揮手道別。

看著那兩個孩子漸行漸遠的背影,卡珊德拉帶著那件斗篷轉身離開。

臨近宵禁時間,卡珊德拉在移動的階梯上站著,稍早她集合了幾名教授,在校長室講述了事情的經過並親自给校長施壓後便離開了。明天,她會根據現有的線索試著去調查並追蹤那名敵人,但現在,頭痛已經稍微緩解,身體卻非常疲累的卡珊德拉不想去思考那些事情,她只想好好洗個澡然後睡一覺。

而她正是為此而來到史萊哲林公共休息室。

說出口令,在眾史萊哲林學生的驚呼聲中,卡珊德拉淡淡的掃視了整個公共休息室,卻發現她想見的身影不在其中,視線一轉,看向某個離她最近的銀髮女學生。

「凜‧沃雷的寢室是幾號?」

「咦?啊、是347號!」

被問到的女學生明顯很緊張,在卡珊德拉逼視的目光下遲疑了一下又有些結巴的回答問題,緊繃的樣子全被卡珊德拉看在眼裡。

但她一點都不在意,得到想要的答案之後便立刻動身離開,無視了在她離開後瞬間炸開了鍋的公共休息室。

「凜......」

推開寢室的門,卡珊德拉在看清裡面的情況後,原本準備要出口的話都哽在了喉嚨裡。

寬敞的寢室中,凜穿著寬鬆的綠色睡衣躺在床上,一隻手舉在頭頂,手裡似乎還抓著某樣東西,另一隻手則高舉著抵住壓在她身上的身影,琳絲穿著合身的銀色睡衣,一手撐在凜的頭部右側,另一手則伸長了想去搆她手裡的那樣東西,兩個人都沒有注意到這個姿勢的不恰當,也都因為卡珊德拉的突然來訪而愣在原地。

「嘿!」

先回過神來的是琳絲,她一把搶過凜手裡的東西,得意的跨坐在凜的腰上。

卡珊德拉這時才發現,她們在搶的東西原來是一盒巧克力蛙。

「琳絲!卑鄙!」

原本抓得好好的零食被趁機搶走,凜不可置信的看著一臉得意抓著巧克力蛙直接開吃的琳絲,氣鼓鼓的坐起身將腰上的琳絲一把给推到床上。

「不管,我搶到就是我的了~但是可以分妳吃一口!」

「欸......!」

故意的,完全就是故意的。琳絲趁著凜不注意,直接將手裡剩下一半的巧克力蛙塞進凜嘴裡,看著她什麼都沒察覺,一臉無辜的吃著甜膩的巧克力蛙,再挑釁的看了卡珊德拉一眼,要是這不是故意的......喔不,卡珊德拉發誓,她絕對是故意的。

下午才發生過那樣的事,現在還有心情在這裡打打鬧鬧是吧?

「凜‧沃雷」

雙手抱胸,倚靠在門框邊,卡珊德拉壓下心中的怒火叫了凜的全名,看著她慌張的吞下嘴裡的巧克力蛙,小心翼翼的轉頭,肢體動作全都透露著緊張的情緒,卡珊德拉對她招手,讓她來自己身邊。

「卡珊德拉?」

忐忑不安的抬頭,凜看著卡珊德拉翠綠色的眼睛,從那裡看見幾分怒意,又更加緊張起來,而卡珊德拉看著凜,又看向她因為打鬧而有些敞開的領口中裸露的一部分白皙胸口,乾脆伸手给她拉整齊,動作滿是溫柔。

「今天跟我一起睡」

說完,拉著她的手就走,把琳絲的抱怨全關在房裡。

就連卡珊德拉自己都沒發現,她也早就將下午的事情都给拋諸腦後。

凜在房內看見卡珊德拉替她整理衣服時眼裡滿溢的溫柔後,猜測卡珊德拉應該是為了別的事情在生氣,便試探的抱住卡珊德拉的手臂,卡珊德拉沒有其他動作,默許了凜的行為,凜也樂得繼續維持這樣的動作,雖然有些擔心被丟下的琳絲明天一定會生氣,但她也被搶走了巧克力蛙,這樣就算她們扯平了吧!

走過比來時聚集了更多人的公共休息室,在一大群人驚愕的目光中,卡珊德拉直接帶著凜大搖大擺的離開。

「妳跟希瑪格裡特......妳們經常這樣玩嗎?」

走廊上,卡珊德拉開口詢問,這句話也讓凜開始思考卡珊德拉是不是因為她們玩的事情而生氣。

「嗯!寢室裡只有我們,所以不用擔心吵到其他人,而且琳絲很喜歡跟我搶零食吃,我又不想輸給她,所以常常在寢室裡互搶」

凜才十三歲,還是個孩子,對肢體接觸的界線稍顯模糊是很正常的。

卡珊德拉思緒紛亂,試圖用這樣的理由說服自己不要那麼在意。

「妳跟其他人也會這樣玩嗎?」

「嗯......萊拉很溫柔,她都會直接讓给我所以不會跟她搶,格魯斯會直接說要跟我一人一半所以也不會跟他搶,派克西斯就......偶...爾......」

回想起跟朋友們的相處,的確她也會跟派克西斯有這種身體上的互動,派克西斯總會杖著自己比較高,舉著零食讓凜來搶,凜也會扶著派克西斯的胸口,以一種幾乎整個人貼在一起的姿勢試圖搶到零食,一想到這,凜似乎意識到這樣的打鬧模式哪裡不太對了,移開視線,模糊其詞試圖蒙混過去。

「偶爾?」

「......對不起,以後不會了!」

面對卡珊德拉的質問,眼看蒙混不過去,凜果斷選擇了道歉,一邊抱緊卡珊德拉的手臂,一邊委屈的看著她。

「進去」

此時兩人正好來到卡珊德拉在學院裡的個人寢室,卡珊德拉用眼神示意,讓凜趕緊進去,凜自然是乖乖聽話。

這裡或許是經過卡珊德拉的改造,雖然跟家裡的臥室有些差別,但整體擺設的位置跟風格還是能看出卡珊德拉的影子,這讓凜有種自己好像回到家裡的感覺,非常溫馨。

「我去洗澡,妳先上床吧」

推開連接到浴室的門,卡珊德拉沒有對凜剛才的道歉發表想法,只是扔下這句話便關上門,留下凜獨自一人。

凜爬上床將自己埋進棉被中,她聞著熟悉的卡珊德拉的味道,感到放鬆的同時也為剛剛才意識到的,身體之間的界線覺得有些害羞。

「派克西斯......應該沒有其他意思吧?」

想到自己一直以來都用這種曖昧的姿勢跟人家搶東西,凜現在真心希望派克西斯並沒有那麼早熟,他真的只是不想把零食讓给她而已。

葛來分多的寢室內,呼呼大睡的派克西斯在睡夢中打了一個響亮的噴嚏。

卡珊德拉並沒有花太多時間在洗澡上,她並不想讓凜等太久,畢竟要是不小心讓她睡著了,身邊又沒有人......她可不想明天就聽見學生間流傳著什麼「教授的寢室會傳出尖叫聲」這種詭異的傳聞。

推開門,凜正抱著棉被在床上滾來滾去,發現卡珊德拉出來了又趕緊坐起來,手裡還抱著棉被不放。

弄乾頭髮,卡珊德拉穿著整套剪裁合身的綠色睡衣靠在床頭半躺在床上,將凜拉進懷裡。

「以後注意點自己的行動,知道了嗎?」

「知道了」

整個人埋在卡珊德拉剛洗好澡,充滿熱氣與熟悉草藥味的柔軟懷抱中,凜開口回答,腦袋卻舒服得有些昏昏欲睡。

「很好。現在睡吧,我會在這裡」

帶著一絲絲「凜果然最依賴我」的優越感,卡珊德拉心想,琳絲算什麼?

輕輕拍著凜的後背,伸手一揮燈光瞬間消失,看著窗外透進的皎潔月光,卡珊德拉知道自己很喜歡現在的時光。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