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養女(IF‧控制)(放開)

冰凜 | 2022-06-10 06:47:46 | 巴幣 104 | 人氣 108

同人區ouo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HP同人】午後



是之前說過的想给IF控制寫的結尾ouob

說是結尾但其實我感覺只是畫下一個逗號,畢竟還有滿多東西可以補充的,搞不好之後也會產出一些也不一定

-

不對勁。

看著不遠處的稻草人偶,魔杖發出的光束精準的將人偶置身於火焰牢籠之中。乾草燃燒的氣味充斥在空中,明明是已經重複了不下千次的訓練,凜的心裡卻總是覺得哪裡怪怪的。

身後,原本不論多忙都會坐在那裡監督她訓練的金色身姿少有的不見蹤影,凜總感覺心底某個角落有股莫名的不安在滋生。

「......」

勉強壓下情緒完成訓練,凜在晚餐時間來到飯廳,對著餐桌上第五次的一人份的晚餐有些發愣。

「菲菲、萊比」

「是,主人」

「......不,算了,下去吧」

面對兩個低著頭、單膝下跪在自己跟前的家養小精靈,雖然是下意識叫過來的,但凜其實心裡明白就算問他們也得不到答案,畢竟她始終不是他們服從的第一順位,被下了封口令的兩個家養小精靈從來都不會回答任何她提出的有關她的問題。

一想到這她便沒了詢問的意思,乾脆揮揮手讓兩個小精靈離開。

用完晚餐,來到書桌前開始自主學習,面對學了好幾年、寫滿密密麻麻的筆記,早已銘記於心的內容,凜雖然感到煩躁,身體的習慣依舊讓她乖乖坐在書桌前,手裡握著羽毛筆不斷在羊皮紙上抄抄寫寫。

今晚的燈光特別不聽話,浮在空中的幾支蠟燭總會有幾支突然熄滅又亮起,光影的變化雖然細微,卻總襯的凜心神不寧。

布滿細繭的手指不自覺抬起撫弄著脖子上紅色項圈的吊牌,帶著金絲的羽毛筆原本整齊優美的軌跡隨著時間越來越顯凌亂,縱使她再怎麼面無表情,那股逐漸勃發的焦躁還是明顯的寫在泛著水氣的眼角與額間緊蹙的眉頭。

微微抽動的嘴角,情緒的引爆點從來都不會是大事件。在手中的羽毛筆不小心劃破底下的羊皮紙,黑色的墨水浸潤到下一張的時候,凜感覺自己一直小心翼翼勉強維持的神經好像在某個地方斷掉了。

羽毛筆在手中被攔腰折斷,破損的羊皮紙被揉成團扔到地上,凜將桌面上攤開的幾本書、整疊擺放整齊的羊皮紙、備用的嶄新羽毛筆連同筆筒一窩蜂全掃到地上,墨綠色的地毯吸收了大部分的聲響,短短一瞬間房內就恢復到原本的寂靜,只有凜因這突發舉動而急促的呼吸聲在空氣中迴盪。

「啊......不行......」

稍微冷靜下來後,即使身後並沒有人,凜還是像做錯事的孩子一樣看著滿地狼藉露出擔心害怕的表情,掏出魔杖给房間施了修復咒。

下一秒,陽台爆炸了。

「!」

爆炸的威力從陽台一路延伸到了房內,巨大的衝擊將凜從書桌炸飛到門口,要不是她反應足夠迅速,及時使用魔咒防禦,現在的她就算不暈也快暈了。

即使如此,爆炸的衝擊波還是讓凜受到不小的傷害。

摀著胸口靠近被炸開一個大洞,連痕跡都不剩的陽台,凜清楚看見不遠處沃雷宅邸的大門,一群眼神不善的人舉著魔杖四處張望,還來不及躲起來她就跟其中一個人對上眼。

「噓──」

肩膀被一隻手搭上,耳邊出現聲響,凜下意識就想伸出魔杖排除敵人──不論對方來意為何,凜早就在心裡將那些擅自入侵的人判定為敵人。

但,她轉頭後看見的卻是卡珊德拉。

「不要說話」

聽見她的話,手臂被抓住,在一陣令人不適的擠壓感後凜發現自己跟卡珊德拉出現在通往地下室的金屬門前,平時總是燃燒著的蠟燭此刻並沒有點燃,只有一點點從走廊盡頭照過來的微光,顯得有些灰暗。

連逃走的對策都有嗎。

卡珊德拉看著面前地下室的門,心裡暗暗咒罵。

「要排除?」

闊別五天的重逢,凜並沒有搞清楚現在的狀況,也沒有試圖要搞清楚,在看見卡珊德拉沾上塵土的面龐與身上殘破的衣裳之後,是什麼情況已經不重要了,她手裡握著魔杖,心裡只想將那些傷害卡珊德拉,擅自闖入她平靜生活的敵人通通排除。

「不需要」

但,卡珊德拉卻沒有下命令。

她看著凜,在那雙琥珀色的眼睛裡她看見的只有些微的憤怒與猛烈的服從。

凜看著她,在那雙翠綠色的眼睛裡她看見的只有滿滿的掙扎與少見的感情。

為甚麼要露出這種眼神?

凜沒有問。

「妳走吧,走得遠遠的,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

「咦?」

看著那雙充滿受傷之情的琥珀色眼睛,卡珊德拉強迫自己轉過頭避開眼神接觸,不願讓她發現自己的不捨。

「但......我是妳的......」

語氣遲疑,凜拉開身上衣服的領口,露出繫在脖子上陳舊的紅色皮革項圈,金色的吊牌在灰暗的光線下反射出點點微光,宛若某種微小的希望。

屋外已經被人下了層層魔咒,卡珊德拉感覺到了,她是最明白時間所剩不多的人,恐怕再過幾分鐘,甚至幾秒,外面的人就會衝進屋裡。

在凜期待又害怕的注視下,卡珊德拉伸手將項圈解了下來,然後一個咒語將凜轟飛,直到撞到牆壁才停下來。

「我已經不需要妳了,快離開我的視線」

扯下金色的小吊牌,卡珊德拉將那陳舊的紅色項圈扔到倒臥在地的凜身上,無視了她帶血的嘴角,握緊魔杖就準備離開。

"轟──"

屋子的不知道哪個角落被炸開了,爆炸的餘波震的整棟房子搖搖欲墜,卡珊德拉來到廚房,翻出幾條餐巾將身上的傷口綁緊,也遮蓋住欲露的春光,然後,她喚來兩隻家養小精靈。

「是,主人」

兩個嬌小的身影恭敬的低下頭,單膝跪在卡珊德拉跟前,卡珊德拉沒有一點遲疑便開口下達命令。

「離開這裡,跟在凜身邊,從現在開始她就是你們唯一的主人」

「是,前主人」

家養小精靈高深的消影術顯然不受其他魔咒影響,兩個小精靈在卡珊德拉眼前消失,同時家裡的大門也開始響起猛烈的撞擊,在魔法的守護下就算能炸開牆壁也無法從炸開的洞口進入,果然是因為如此才改從大門侵入吧。

到底還是太大意了,居然淪落到被魔法部追捕的地步。

肩上原本潔白的餐巾逐漸染上一絲鮮紅,卡珊德拉忍著痛楚朝大門前進,不料卻被拉住了褲腳。

低頭,剛才被她擊飛的凜嘴角還滴著血,右腳似乎受了傷無法行走,只能用雙手跟僅剩的左腳撐在地上努力向她爬了過來,身後拖著一道怵目驚心的血痕,嘴裡還叼著剛才被她卸下的項圈。

琥珀色的雙眼盈滿淚水,滿臉都是哀求的神情,看得卡珊德拉蹙緊眉頭。

凜趴在她腳邊,叼著項圈懇求。

看著她這副德性,卡珊德拉索性接過項圈,在她期待的眼神中念出生火咒轉身就走。

衝出大門,卡珊德拉早就做好赴死的覺悟,她從不覺得自己能善終,但......她心裡的確默默在期待凜能有個好的歸宿。

電光閃爍、火光四溢、爆炸引發的塵土飛揚,卡珊德拉在漫天飛舞的花瓣中發起攻擊,淺綠色的衣襬早在火星中被燒的殘破不堪,燦金色的柔軟髮絲也在攻擊中被削去部分,精緻白皙的臉上多了幾道血痕,但敵人的數量卻有增無減。

就這樣吧。

明明清理了那麼多汙垢,這個世界卻一點都沒有變好,已經......不想再繼續了。

只要多拖一點時間,她就能逃得更遠。

就在這裡結束也不錯。

花朵的芬芳在火焰燃燒中蒸發,膨脹的空氣模糊了視線,蒸騰的熱氣燒灼著鼻腔,卡珊德拉身上應急處理過的幾個傷口根本禁不住她這樣亂來,純白的餐巾早在幾分鐘前被染成深紅,連痛楚都被麻痺的當下,只剩下失血引起的頭暈目眩不斷折磨她的所有感官。

明明不是想對她有這種感覺才帶回來的,但現在卻是真心希望她能平安離開。

雖然是為了讓她死心才這樣做的,但還是傷害到她了,有點抱歉。

希望在這裡就能徹底結束,不要再去打擾她了。

分不清是哪裡來的咒語,卡珊德拉只感受到一陣巨大的衝擊,疲軟的身子早就承受不住這種程度的攻勢,眼前一黑,卡珊德拉雙膝跪地,徹底暈了過去。

身後的沃雷大宅中,一個高挑的黑色身影緩緩走了出來。

再一次醒來,卡珊德拉看見的是滿臉鮮血,表情寫滿擔憂的凜。

「妳的眼睛......」

比起搞清楚狀況,比起憤怒,卡珊德拉首先選擇的是舉起傷痕累累的手,輕撫凜因受傷而染血的眼角,她琥珀色的瞳孔似乎是因為傷勢,變得更像金色而非原本的琥珀色。

「我把他們清除了」

虛軟的手扶著卡珊德拉的頭放在自己腿上,凜完全沒有把自身的傷勢放在心上,反而有點像在邀功的意思,把自己做的事情說了出來。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血肉燃燒的氣味,卡珊德拉大概明白自己昏倒的期間發生了什麼事,看著凜期待的眼神,這一次,她捨不得再傷她的心。

「......做得不錯」

「......那......我......可以留下來......?」

從口袋掏出被燒得焦黑,完全看不出原本顏色的項圈,凜小心翼翼的將項圈放進卡珊德拉手中,眼神比起期待,更多的卻是害怕。

看來卡珊德拉剛才的舉動的確傷她很深。

在殘破的大宅與燃燒的火光中,卡珊德拉躺在凜的大腿上,手裡握著燒焦的項圈。縱使心裡還有些猶豫,卡珊德拉依舊不願辜負那雙眼裡滿溢的情感,她抓住凜殘破的領口輕輕向下拉,讓她靠近自己。

「以後,再也不要離開我」

話畢,卡珊德拉抬頭吻上凜柔軟的唇。

創作回應

冰凜
劇情沒寫出來的補充:
1.人偶原本是真人,但是因為卡珊德拉不在沒人補充存貨所以改成稻草人偶。
2.所謂逃走的對策其實就是反消影術,禁止離開,但沒有反現影術,方便援軍抵達。
3.兩個家養小精靈是因為被命令跟房子共存亡所以才沒有逃走。
4.家養小精靈的主人變成凜之後凜下的第一個命令就是讓他們去地下室拿備用的魔藥給自己治療,所以才能衝出去拯救卡珊德拉。
5.眼睛受傷變色是本篇跟IF都會出現的場面。
6.其實IF的凜從來沒有叫過卡珊德拉的名字(對,我故意的)。
7.這一篇是兩個人的初吻(因為卡珊德拉在床上的時候不允許凜親她)
2022-06-10 06:48:54
冰凜
再補充一點:卡珊德拉不在家是因為被魔法部懷疑並被「邀請」去問話,然後就被軟禁起來了。
會趕回家則是因為意外得知魔法部掌握到凜的訊息,並且已經決定派人去殺掉凜,知道這件事之後才逃獄回家放凜離開。
而凜其實有很嚴重的分離焦慮,所以才會在分開五天後就情緒失控。
2022-06-10 06:49:2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