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養女(母親節篇)

冰凜 | 2022-05-10 00:22:04 | 巴幣 104 | 人氣 68




五月啦,五月的重點節日肯定是母親節的嘛
可惜這次依然沒來得及寫完-v-

沒關係!就算遲了它還是母親節!
來看看這次的小凜準備了什麼禮物要送给卡珊媽媽吧!

-

五月的第二個星期天。

與其他節日相比,所謂的「母親節」對凜而言更像是一個模糊的概念。她不曾慶祝過,甚至不曾想起這個重要的節日。

回想過去幾年的母親節,卡珊德拉總會帶著凜去沃雷家族的墓園掃墓,那裡有卡珊德拉的父母,並且在入學後卡珊德拉就以專注學業為由不再帶著凜去掃墓了。再加上卡珊德拉從來不曾向凜要求任何禮物,就連一點點想要禮物的樣子都沒有,所以,凜一直以為在每年五月的第二個星期天去掃墓只是卡珊德拉個人的習慣。

但今年不一樣。

升上三年級之後,由於課程中排定的大量複習,凜跟朋友們都不必再像之前那樣忙著吸收新知識,讀書的時間少了,空閒的時間自然就多了,凜也輾轉從朋友們口中聽見他們的母親節規劃。

「我已經安排好貓頭鷹把上次看中的那套禮服送回家給我媽媽了」

「我買了最新的飛天掃帚保養套組要送給我媽,她老是在碎念她的掃帚都沒有好好保養,騎起來卡卡的」

「我父母給我寄了幾枚金加隆,還有一封吼叫信,我想只要我這陣子乖乖待在學校不要惹事,不要害他們被叫到學校來應該就是最好的禮物了」

「我沒有準備禮物,因為我爸爸要帶我媽媽去夏威夷度假,貓頭鷹沒辦法飛那麼遠,所以我就把我存下來買禮物的錢通通寄給我媽媽,祝她玩得開心」

「最近有什麼節日嗎?為甚麼大家都像商量好的一樣一起送禮物给家人?」

!?!?!?

面對朋友們聚在一起討論禮物的樣子,凜的發言屬實是引來不小的關注,尤其是琳絲更是差點咬到舌頭,看著凜的臉上完全就是一副「妳怎麼會在這裡!?」的驚訝表情。

「凜,妳不是在圖書館嗎?」

「我讀書讀得累了就回來了。所以你們是在討論什麼禮物?」

眨眨眼,凜對於朋友們私下討論的行為早已見怪不怪,除了好奇他們的對話內容之外並沒有多想,但那閃亮亮的琥珀色雙眼卻反而加深了朋友們的罪惡感。

「喔......沒什麼啦,因為下禮拜就是母親節了,我們在討論彼此送了什麼禮物」

琳絲沒有說,其實他們每年都會聚在一起討論母親節禮物,但由於某些原因他們從來不曾向凜提起這件事,本打算今年也要繼續瞞下去,卻沒想到凜會在他們討論禮物時突然出現。迫於無奈,琳絲也只好在其他人的注視下全盤托出。

「......母親節......」

喃喃覆誦,對凜來說這個詞實在過於陌生,凜思考著母親節的定義,顧名思義母親節就是屬於母親的節日,但這時第一個出現在凜腦海中的母親的身影並不是卡珊德拉。

「對耶!我從來沒有送過母親節禮物给卡珊德拉,謝謝你們提醒我,我要去準備禮物了!」

是為了掩蓋什麼呢?凜幾乎是落荒而逃的一邊對朋友們表示感謝一邊轉身離開,留下朋友們在原地面面相覷。

然而,就算第一個想到的母親並非卡珊德拉也不代表凜不打算送禮物给她。母親節前夕的這整個禮拜凜都在苦惱著該送什麼才能讓卡珊德拉感到開心。

送奢侈品?很不幸,凜的生活費並沒有那麼豐厚,即使她有存錢的習慣,面對那些動輒上百加隆的奢侈品她也實在是買不下手,更別說卡珊德拉會不會喜歡了。

送必需品?可笑的想法。如果真的要買必需品根本輪不到凜出手,菲菲跟萊比就能把整個宅邸的必需品一個不漏的補齊了。

送新的植物?別說了,凜長這麼大可從沒見過比沃雷家還要設備齊全的花園跟溫室,裡面除了設備完善,植物的種類自然也是不必多說的豐富,要凜找出裡面沒有的植物再想辦法弄到手送给卡珊德拉,這難度勘比地獄。

那麼,送卡珊德拉想要卻捨不得買的東西?可惜,並沒有。沃雷家族的財力可不是一般巫師能比擬的,要是真有想要的東西,卡珊德拉肯定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接買下去了吧。

左思右想,凜還是沒辦法想到該送什麼禮物才好,總感覺外在的物質都不是卡珊德拉會喜歡的東西,難道只能往非物質的方向去思考了嗎?

話是這麼說,但人在學校,能送什麼樣的非物質禮物呢?

「偷溜回去,不要被發現不就好了?」

「嗯......好吧,晚安」

苦惱的凜只好在睡前找上同寢室的琳絲尋求答案,但昏昏欲睡的琳絲的答案果然不怎麼靠譜,放她回去睡覺之後凜又獨自一人坐在窗邊看著黑湖中不時游過的滾帶落和巨型烏賊。梅林,她現在偶爾還是會被巨型烏賊那雙巨大的閃亮眼珠给嚇到。

先說結論,凜並不是沒想過要偷溜出學校回去找卡珊德拉,但這個想法很快就被她自己给否決了。並非害怕校規或被扣分,凜害怕的是被卡珊德拉發現她偷溜出學校,這可比被扣分可怕多了。

思來想去依舊拿不定主意,猶豫的凜找上了格魯斯當她的參謀,但事實證明,格魯斯真不是當參謀的料。

「送她一把新掃帚!妳不是說過卡珊德拉幾乎不騎掃帚嗎?肯定沒有比掃帚更好的禮物了!」

這是格魯斯的原話。

要是事情真有這麼簡單的話倒也令人開心,不過凜非常清楚卡珊德拉是因為不喜歡才不騎掃帚的,要是真送了掃帚......凜完全想像不出卡珊德拉會做出什麼開心的表情。

苦思無果之下,凜又找上了派克西斯尋求意見。

「如果能買到的東西她都不喜歡的話,送點買不到的不就好了?」

派克西斯的話讓凜茅塞頓開,她怎麼就沒想到要送買不到的東西呢!但......轉念一想,問題似乎還在原地打轉,如果要送買不到的東西,那又該送什麼好呢?

「呃......新型魔藥?」

忍住翻白眼的衝動,凜也算是了解到派克西斯沒什麼好想法了,簡單的道謝過後便轉身離開。

走投無路了,凜帶著破釜沉舟又帶著一點期待的心情找上萊拉,溫柔的她雖然因為父母出去度假沒能送禮物,但在挑禮物這方面肯定還是有些眉目的吧!

「要不我們一起做點心送给卡珊德拉吧?」

聽完凜的訴苦之後,萊拉歪著頭,雖然能看出帶著一絲疑惑,但還是老實的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點心......」

沉默。

凜並不是不能接受這個提案,而是她對自己的廚藝實在是沒什麼自信。以前雖然過得不好,但至少還能得到施捨的飯菜,被卡珊德拉收養之後在飲食方面也基本都有菲菲跟萊比這兩個小當家,更別提入學之後,霍格華茲的小精靈們各個技藝高超,手藝非凡,凜需要自己動手做飯的時間幾乎等於沒有。

嗯!打起精神來!

「好啊!我們一起做吧!」

下定決心,面對挑戰要勇敢的上前征服,這才是沃雷啊!

於是,凜就這樣被失敗的點心给淹沒了。

「萊拉......妳說,我是不是沒有做料理的天分啊?」

面對這滿坑滿谷的失敗小餅乾,凜隨手拿起一片送入口中,甜到幾乎讓人反胃的味道立刻在口中擴散開來,逼得凜只能捧起桌上的水杯大口大口灌下,又因不想浪費而勉強吞下去,最後才露出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看著眼前堆成一座小山的餅乾。

這些餅乾各有各的失敗原因,有些是烤焦了,有些是奶油過度打發造成碎裂,有些則是太厚了沒烤熟,更有甚者是不小心把糖放成了鹽,一放進嘴裡就立刻讓人體驗到什麼叫生不如死。

「......只是經驗不夠,再多做幾次肯定能成功的,要有信心!」

萊拉笑著對凜加油打氣,雖說是笑著,但她開口前那片刻的猶豫還是打擊到了凜的自信心,再配上旁邊那一包包已經分裝好,包裝精美的萊拉出品杯子蛋糕,凜也只能苦笑著接受萊拉的好意。

「我再試試看吧,不就是個餅乾嘛!我一定能做到的!」

「對!妳一定可以的!」

最後,在母親節前一天,在霍格華茲廚房內的家養小精靈哀怨的注視下,凜終於成功完成了她的第一份小餅乾,並成功讓家養小精靈們哀怨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絲希望,他們終於脫離食材浪費的循環了!

「恭喜!我們終於趕上了,我就知道妳可以!」

在旁邊看了兩天,萊拉從頭到尾見證了凜的進步,此刻给了她一個最真心的擁抱。

「現在就......剩下把它包起來送出去了......」

時間已經來到半夜一點,凜這兩天除了上課時間之外幾乎不眠不休的泡在廚房內做餅乾,好不容易完成的現在,原本緊繃的心情瞬間放鬆,整個人立刻變得昏昏欲睡,說話也變德斷斷續續。

貼心的萊拉當然不會讓凜就這樣回房間,雖然已經想睡了,但她依舊陪著凜將那盤小餅乾包裝好,連同卡片一起交给亞德納之後便聯絡到琳絲讓她將凜帶回房間,這才安心的回到自己的寢室。

躺到床上,幾乎下一刻就要失去意識的凜在朦朧的意識中開心的想像著卡珊德拉收到禮物後的反應,就算不會笑出來,至少也能讓她感到一絲窩心吧。

帶著這樣的期待,凜縮進被窩中,抱住那隻玻璃獸娃娃進入夢鄉。

隔天早上,沒有課的凜一路睡到中午起床後看見站在床邊的亞德納正悠閒的整理身上的羽毛,再一轉頭,便是一邊吃著餅乾,一邊向她說早安的琳絲。但那包裝、那形狀,怎麼就這麼熟悉呢?

「琳絲!妳的、妳手中的餅乾是哪裡來的?」

「欸?妳昨天回來的時候给我的啊?很好吃喔,謝啦!」

「??」

抱著頭,凜看向自己書桌上那一包包隨手包裝好的失敗小餅乾,朦朧的記憶中她的確記得自己有將小餅乾跟卡片一起交给亞德納,也記得她有把其中一包失敗但還能吃的小餅乾送给琳絲,難不成......

「啊啊啊啊!给錯包了!!」

這個中午,凜的慘叫聲響徹整個史萊哲林休息室。

鏡頭來到沃雷宅邸。

一大早便從亞德納嘴裡接過卡片跟小餅乾的卡珊德拉正拿著卡片細細閱讀,那包小餅乾已經被打開放到盤子上,跟一旁剛泡好,還冒著些許熱氣的無糖紅茶放在一起,嘴角露出一絲不甚明顯的微笑,卡珊德拉拿起一片小餅乾送入口中。

嗯,恐怕卡珊德拉一輩子都不會向凜提起這次品嘗小餅乾的感想。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