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養女(二十九)

冰凜 | 2022-04-12 07:35:32 | 巴幣 4 | 人氣 72




搞事的預感越發強烈(X

這次其實寫的有點糾結,糾結的點在於,看著十三歲的孩子換衣服到底會不會有慾望呢?如果有,這樣算蘿莉控嗎?
在這一點上糾結了非常久-v-
最後決定不管了,寫就對了!

另外,我就是那種選擇障礙症患者,但又會很奇妙的在猶豫非常久之後突然下決定,連我自己都搞不懂我自己-v-

-

隔天早上起床,卡珊德拉因為上午沒有課,並不需要急著準備,因此決定坐在床上看著凜換衣服。

十三歲的身軀雖然還稍顯稚嫩,但已經能看出女性特有的曲線,在這短短一年間抽高的身體讓雙腿顯得更加修長,白色棉質底褲包裹的臀部也是圓潤豐滿,再往上則是還有些肉感的直筒腰,看了眼她布滿扭曲疤痕的背,卡珊德拉的眼神暗了暗,隨即便強迫自己不要多想。

「凜,過來」

看著她扣好襯衫的扣子,卡珊德拉對凜開口。

在她困惑的眼神注視下,卡珊德拉伸手,手掌正好覆蓋凜正開始發育的只有一點點突起的胸部。

「!?」

而突如其來的襲胸行為則換來凜後退一大步、雙手抱胸,驚恐的看著自己的巨大反應,從她紅透的臉看來,卡珊德拉認為她應該已經意識到所謂身體接觸的底線了,索性收回還在半空中的手,给自己跟凜一個解釋。

「我沒發現妳開始發育了。這周末我帶妳去買內衣吧」

「......不要!」

臉頰鼓的像一隻塞滿食物的倉鼠,凜轉身抓著袍子跟課本就往外跑,留下坐在床上的卡珊德拉一個人。

看來是惹她生氣了。

俐落的翻身下床,卡珊德拉坐在梳妝台前,赫然發現自己上揚的嘴角。

周末,卡珊德拉還是半強迫的帶著凜來到活米村了,面對她賭氣的表情還有甚至不願意跟她牽手的肢體動作,卡珊德拉倒也不著急。

用「不去的話假期就禁止回家」來威脅就閉嘴乖乖跟來的傢伙能有多生氣?

「還在生氣?」

走在大街上,拉住凜的手,卡珊德拉在試探她的反應。

「......」

換來的則是嘟著嘴,把臉轉向另一邊,手卻沒有放開的一只明顯只是為了面子在生悶氣的小凜。

「不說話的話,手就要放開囉?」

「!」

面對卡珊德拉作勢要放開的手,凜一下把臉轉了回來,抓住那隻戴著白手套的手,不願放開的意味非常濃厚,但還是沒有開口。

「不說話嗎?」

「......卡珊德拉好壞......」

雖然還是嘟著嘴,但比起生氣,凜現在的表情更像是委屈,對卡珊德拉這番把自己拿捏在手心裡的操作非常不滿卻又無可奈何。

「不管妳怎麼說,開始發育的孩子本來就該穿內衣。作為補償,就讓妳提一個要求好了」

話才剛說完,卡珊德拉又想到什麼,開口補充:

「五加隆以內」

而凜呢,突然得到了提一個要求的權利,一下子陷入沉思。

前幾天被襲胸之後凜一直到出校門前都處於一種震驚的情緒中,卡珊德拉在她眼裡的形象無疑是完美的,不論是外表或者能力。而這完美的人居然對自己做出了這麼挑戰道德底線的事情,而自己居然還感到一點高興......雖然後者帶來的震撼更大,但這兩件事加在一起给凜帶來的衝擊簡直難以言喻。

一股無法理解的情感在心底默默滋長,以這次的事件做為契機,凜開始思考到底對她而言,卡珊德拉是什麼樣的存在。

然而可惜的是,凜一直以來都比別人更難察覺到所謂的「感情」,在不向其他人徵詢意見的前提下,光靠她自己一個人是沒辦法得出答案的,正因如此,凜到了現在依舊沒有搞懂自己對卡珊德拉抱持著什麼樣的情感,也不明白應該對襲胸這件事抱持什麼樣的看法,不過,小孩子的思考總是簡單粗暴,如果不考慮其他因素,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就是最正確的方式對吧?

「那,我也想摸卡珊德拉的胸」

完全不經過大腦的言語暴擊就這樣正中卡珊德拉脆弱的心臟,逼得她只得趕忙轉頭隱藏自己地震的瞳孔。

「為甚麼?」

靜下心來,卡珊德拉努力控制臉部肌肉,用盡可能和藹的語氣詢問睜大雙眼,一臉無辜看著她的凜。

「因為卡珊德拉摸了我的,所以我也要摸妳的,這樣才公平啊!」

OK!這是非常合理的藉口,卡珊德拉差點就答應了,但要是真答應了就要出事了。

「不行。換一個」

「為甚麼!?」

這下輪到卡珊德拉被問了,這該怎麼辦才好呢?

「沒有為甚麼」

很顯然,卡珊德拉決定不解釋了,選擇強硬的結束對話。

沒有得到回應的凜只好又陷入要提什麼要求的思考,兩個人在下雪的活米村手牽著手漫步,而不知道是有心還是無意,享受難得休假的卡珊德拉牽著沉浸在思緒中任由她帶領的凜,慢慢的繞了遠路。

等到兩人終於來到卡珊德拉預約好的可訂製衣物的服飾店時已經是下午接近傍晚了,卡珊德拉坐在柔軟的沙發上看著凜站得直挺挺的方便店主丈量尺寸,兩年前在斜角巷訂製長袍的場景還歷歷在目,那時的凜還只是一個身高不到她胸口的小女孩,到現在居然只跟她差了半顆頭,要是照這個勢頭繼續發展下去,恐怕在未來的哪一天卡珊德拉還要抬頭看凜。

想到可能發生的未來,卡珊德拉默默將感慨放在心裡。

在尺寸確定好之後,店主拿出一塊板子讓凜挑選,板子上是一片片裁剪成小塊的布料,從質地、顏色到圖案,種類繁複,花樣繁多,各種款式應有盡有,這反倒讓凜這個選擇障礙症患者苦惱起來了,慌亂的眼神下意識的看向卡珊德拉。

面對凜求助的眼神,卡珊德拉只是擺擺手,示意她自己挑就好,完全沒有要起身的意思。

「唔......」

卡珊德拉不來幫忙,凜只好靠自己了。手指捏著下巴,眼神緊盯面前這一大片板子,卻怎麼樣都沒有頭緒。

畢竟凜連衣服都是卡珊德拉给她買的,不管是什麼圖案她都會覺得可以接受,自然也就沒有特殊的喜好。

「嗯......」

猶豫了許久,面對店主跟卡珊德拉完全沒有改變的表情跟姿態,凜反而開始急了,她總擔心會不會因為自己猶豫太久,讓店主雖然不滿卻又因為她客人的身分而敢怒不敢言,這樣一想,就連表情姿態毫無變化的卡珊德拉都變得好像正在催促她一樣,讓凜感覺壓力山大。

正當她想乾脆隨便選一個結束這個環節時,角落一塊布料引起了凜的關注。

那是一塊接近白色的淺金色布料,上面布滿了一條條彷彿雨水落下的銀色斜線,還有幾道淺綠色的波浪線條,不知道為甚麼,凜在剛剛那陣沉默中完全沒有注意到這塊布料,但她現在發現了。

「我想要這個」

剛才的猶豫好像裝出來的一樣,凜伸出食指,毫不猶豫的指著那塊布料,一點都沒有剛剛的迷茫。

付了錢,在魔法的幫助下凜的內衣很快就完成了,抱著紙袋,裡面裝著剛剛完工的內衣,凜開心的走在卡珊德拉身旁,至於為甚麼開心,只能說就算不買衣服,也不代表拿到新衣服會毫無感覺對吧?

「回去之前,先去蜂蜜公爵逛逛吧」

自然的握住凜的手,卡珊德拉沒等她回答便帶著她往蜂蜜公爵前進,這儼然已經成了她的習慣。

跟在卡珊德拉身邊,凜抬頭,遠方的天空不知何時染上一片落日餘暉,火紅的雲彩在空中連綿不絕,映照在眼中,勾起某段不堪回首的記憶。

「卡珊德拉,我可以現在提要求嗎?」

蜜糖般的琥珀色瞳孔此刻也染上一分夕陽的紅,凜剛才的好心情隨著回憶片段的出現逐漸消散,她現在在想什麼呢?

「可以」

不著痕跡的看了她一眼,卡珊德拉不傻,但也只是允許了,然後默默聽著。

「這次假期我想去麻瓜世界一趟,一個人」

「......给妳一天」

一大一小的身影走在活米村的大街上,西下的夕陽將兩人的影子在身後拉的長長的,也將原本一片雪白的大街蒙上一層猩紅。

宛若某種開場的信號。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