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養女(三十二)

冰凜 | 2022-07-04 03:07:59 | 巴幣 6 | 人氣 99

同人區ouo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HP同人】午後



直球才是最有效的(筆記

總算要開始迎接動盪的三年級假期了,在回家的前一天收到這麼一個重磅消息到底會造成什麼影響呢,好期待啊(*゚∀゚*)

卡珊媽媽也準備好載凜出門了呢

-

結束了三年級的期末考,凜的成績單一如既往的漂亮,並沒有需要擔心的地方,正因如此她才能悠閒的收拾行李準備回家。

在她身後是整個人看起來就很低氣壓,一言不發默默收拾行李的琳絲,畢竟有兩科不及格,對自己要求不低的琳絲肯定很難過吧。

「別難過啦,至少妳的魔藥學有拿到O啊!多少人在魔藥學都拿不及格啊,琳絲很棒!」

雙手比讚,凜在稱讚朋友這件事上從來都是不遺餘力的,但琳絲的反應似乎就......

「誰難過了,我是在生氣!格魯斯那傢伙天文學居然拿到E!我只拿到P的課程他居然拿到E!還有派克西斯,他的變形學居然有O!那個吊車尾的傢伙都能拿到O我卻只拿到P!啊啊啊氣死我了!」

劈哩啪啦說了一大串,琳絲對於自己居然在那兩個討厭的傢伙擅長的學科都拿到不及格的事情非常耿耿於懷,就算只是兩科,就算整體成績還是她比較高,她依然沒辦法接受自己居然輸給他們,從昨天拿到成績單後她就一直懊惱到現在,聽了凜的鼓勵反而更加激動。

對於琳絲的脾氣凜也算是非常清楚,雖然她大概過幾天就會把這件事给拋到腦後,但現在要是故意作死去刺激她的話可能就不是過幾天就能自己解決的事了。

「反正明天就要回家了,不然我們等一下去三根掃帚坐坐?就我們兩個」

這種時候轉移注意力肯定是個好方法,凜二話不說就提出建議,看著琳絲兩眼發光的樣子,她知道她的選擇是對的。

雖然活米村在上次襲擊之後就禁止學生在沒有成人陪同下進入了好一段時間,但在前幾天剛好解禁了,現在學生們完全可以大大方方的走進去。

「好耶──!」

心情馬上就變好了的琳絲在床上蹦蹦跳跳的歡呼著,看的凜也忍不住露出微笑。

不過,凜很快就後悔跟琳絲一起來三根掃帚酒吧了。

甩開身後不斷追著她跑的一大票人群,凜拉著琳絲的手一路跑進三根掃帚,大力推開的門撞到牆上發出巨大聲響,門上的來客鈴也因這陣晃動發出嘈雜的聲響,原本就算門板關上門外的人還是擠成一團想溜進店內,卻沒想到櫃檯處的員工居然慢悠悠的掏出魔杖,隨手就给大門上鎖了。眼看這下也進不去了,門外的人群也開始慢慢散去,只留下在原地喘著粗氣的凜跟琳絲。

「妳、妳沒跟我說......妳這麼受人追捧啊......」

彎腰喘氣,琳絲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現在應該生氣、吃醋還是躺下來休息,張嘴說了半天才總算勉強從口中擠出一句話。

「我也不知道......上次來的時候不是這樣的啊......」

挺直腰桿,凜的體力在卡珊德拉跟球隊的雙重訓練下可比琳絲好上不只一倍,她雖然喘,但並不會像琳絲那樣喘不過氣,因此也可以很快就調整好狀態,此刻比起急速奔跑的疲累,外頭人群的瘋狂才是最讓她震驚的事情。

上次來活米村還是跟卡珊德拉一起,那時的活米村雖然沒有像現在這麼熱鬧,但大部份的店家都已經重建完畢開始營業了,而當時也有很多人看見她跟卡珊德拉走在一起,卻完全沒有像今天這樣的盛況。

不如說,上次來活米村,所有人對她們都冷淡的有些異常了。

就像被誰施咒了一樣。

「不管了,我們趕快找個地方坐下來吧,我快累死了!」

牽著凜的手走進店內,琳絲迅速找了張桌子就坐下了,反而是被拉過來的凜正仔細觀察著四周。

三根掃帚並不是什麼沒有人氣的小店,不,的確是小了點,但絕對不是這樣沒有人氣的樣子。

平時總會在櫃檯熱情迎接顧客的羅梅塔女士今天罕見的不見蹤影,只有一位身穿筆挺制服,沉穩的擦著手中玻璃杯的紅髮男子站在那裡。而平時總是高朋滿座的三根掃帚今天也只有寥寥幾位客人,或盯著報紙,或靜靜喝著手中飲品,角落裡還有幾個人圍著一張小桌子,不時爆出一陣小歡呼,似乎正在玩什麼小遊戲。

凜注意到,櫃檯的紅髮男子右眼處有一道粗大的肉色疤痕從眉尾一路劃到顴骨上方,這讓男子身上沉穩的氣質又平添了幾分狠戾,更重要的是,那道疤痕的位置實在太過剛好,讓凜腦海中忍不住閃過那雙藍色的眼睛。

「凜!妳在幹嘛?趕快坐下,不然大家都在看妳喔!」

衣角被扯動,凜這才發現四周的顧客不約而同地正用一種奇異的眼神打量著自己,櫃檯的紅髮男子似乎也聽見琳絲的大嗓門,停下擦拭玻璃杯的手,抬起頭看向聲音來源,嚇得凜趕緊在琳絲身邊坐下,正巧避開了即將交會的視線,也錯過了男子眼中一閃而過的情緒。

沐浴在大量的視線中,凜感覺自己的臉一定非常紅,甚至連點餐都不敢,只能拜託琳絲幫自己點。不過幸好,那些窺探的視線在看見凜沒有其他動作後也漸漸都收了回去,還凜一個清靜。

「來啦!加薑汁的奶油啤酒,無酒精的喔!」

特大號的玻璃酒杯被推到自己面前,鼻間充滿濃濃的奶油香氣與淡淡的薑汁嗆辣,凜抬頭就看見同樣抓著一大杯奶油啤酒,正迫不及待張口吞入腹中的琳絲。

「謝啦!琳絲最好了!」

猛灌了一大口奶油啤酒,凜下意識的就摀住嘴,阻止了即將噴出口的悲劇。

一點點吞入腹中,口中的酒味揮之不去,凜立刻想起幾年前曾在派克西斯的慫恿下偷嘗了一口酒心巧克力時的衝擊。卡珊德拉不允許她喝酒,不想被罵的凜也會自覺避開所有跟酒類有關的事物,正因如此凜才能在入口的瞬間就察覺到原本不該存在的酒味。

是員工搞錯了嗎?

在酒精的作用下,凜的雙頰迅速染上不自然的潮紅,那次吃了酒心巧克力時也是這樣,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凜的臉就紅得像隻煮熟的蝦子,面對一口接一口喝的非常開心的琳絲,凜雖然心裡無語卻也不忍壞了她的興致,想著就一杯應該沒關係吧?便乾脆拿起杯子小口小口的抿著。

兩個人坐在椅子上,琳絲顯然沒有注意到奶油啤酒的異常,一口口喝的非常開心,還不忘喋喋不休的開口跟凜聊天。凜慢慢喝著口中帶點甜又帶著幾絲嗆辣的奶油啤酒,也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跟琳絲聊起天來。

「嗚嗚......我真的不想輸给那兩頭蠢獅子嘛......」

聊到一半,出乎凜的意料,琳絲居然放下杯子趴在桌上哭了起來,搞的她措手不及。

十四歲的身體要承受酒精的影響果然還是太勉強了嗎?

「琳絲很努、努力了,每個人都有......擅長跟、不擅長的事嘛!」

頭腦發熱,眼前琳絲淺棕色的髮絲變得有些模糊,露出來的一隻小耳朵也紅的不得了,凜晃動頭部努力想保持清醒,手胡亂拍著琳絲的背試圖给她安慰。

看來喝醉的人不只是琳絲呢。

「我啊......我這次真的想好好考試的!甚至還花了很多時間複習......嗝......就是想......證明给我爸爸看......但是......嗚嗚......」

悶悶的嗚咽傳進耳中,凜想起這陣子琳絲幾乎黏在書桌前努力念書的身影突然覺得自己實在是太沒用了,明明琳絲身上承受了那麼大的壓力,她卻一點忙都沒幫上,酒精之下,情感不再被壓抑,強烈的無力感朝著凜猛撲而來,迫使她吞回原本已經到達嘴邊的安慰話語。

「明明都還沒出去玩過,我不想結婚啦......」

趴在桌上,琳絲轉頭看著凜,一向清澈閃亮的藍眼此刻閃著淚光,眼角紅紅的,搭配下垂的嘴角,楚楚可憐的樣子讓凜都忍不住感到同情。

上個月,凜在琳絲的要求下在學校內正式跟學長打了個照面,那位同為史萊哲林的學長平時作風低調,雖待人溫和有禮,但其背後家族勢力卻不容小覷,不難理解琳絲的父親為甚麼會想讓琳絲與那位學長聯姻。但這些都只是大人們的獨斷專行,很顯然學長跟琳絲一樣都對這樁婚事不太滿意卻也都無法提出異議,因此這場會面並沒有多愉快。

經過那次會面琳絲顯然對這樁婚事更加反感,雖然不清楚她跟爸爸達成了什麼協議但肯定是跟成績有關,不然琳絲不可能會這麼在意,甚至在意到會主動說出來的程度。

嗯,雖然是因為喝了酒才說出來的。

正當凜想開口說些什麼來安撫她的心情時,琳絲搶先開口了。

「凜,我想跟妳結婚」

創作回應

冰凜
補充:關於琳絲未婚夫的設定,其實是炮灰。
體力的部分,從小鍛鍊的凜跟只有訓練時才會運動的琳絲肯定會有差異的,雖然打起魁地奇時比較兇的是琳絲,但基礎還是凜比較強
2022-07-04 03:10:4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