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血液(七)

冰凜 | 2021-11-01 00:59:41 | 巴幣 12 | 人氣 73

同人區ouo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HP同人】輓歌



完結灑花~

-

在一片雪白的聖誕假期過了一半的時候,妳在房間內寫著给朋友們的回信,羅賓跟凱文兩家好像互相認識,他們一起吃了聖誕大餐,艾薇則是跟奶奶一起度過愉快的聖誕夜,丹尼爾的姐姐艾斯梅主辦了一場聖誕派對,還邀請洛蒂到他們家裡玩。

妳沒有回去,雖然父母都尊重妳的決定,但妳還是感覺自己好像做錯了什麼,總是待在房間胡思亂想,直到今天。

寫完回信並讓貓頭鷹送出去後,妳為了散心來到海格的小屋,門上卻貼著張紙條,湊近一看,上面寫著海格有事要去一趟魔法部,後天才會回來。

這下城堡裡也沒有能陪妳解悶的人了,妳乾脆拿起海格屋子外的園藝鏟跟籃子,在禁林外圍採集藥草,直到天色逐漸變暗,妳聽見禁林深處傳來的一聲嗚咽,放下那藍草藥,小心翼翼的向著聲音來源前進。

會是什麼?聽起來不像可怕的怪獸,反而像是某種受傷的可憐生物。

妳一路往禁林深處走,最後發現是一隻嚴重受傷的兔子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過來,小傢伙,我幫你治療」

妳溫柔的抬起兔子受傷的後腿,掏出魔杖使用治癒咒。

兔子的傷痕逐漸癒合,一下就恢復活力從妳手中跳起來,走之前還不忘磨蹭一下妳的手背。

妳看著身上沾染的兔子血液,發覺周遭的景色逐漸暗下,再不離開會很危險!

才剛這麼想,妳馬上聽到身後出現翅膀搧動的聲音,一回頭,鷹馬的臉出現在妳眼前。

「嗚!」

妳摀住嘴巴,制止即將出口的尖叫。

不要慌,海格曾在課堂上教過,只要慢慢後退向牠鞠躬等牠回應就好。

妳彎下腰,一步一步向後退,片刻不離的盯著鷹馬的眼睛。

但這招很顯然沒用,鷹馬聞到妳身上兔子血的氣味,發出激動的吼叫聲朝妳撲來,妳伸手擋住牠的攻擊,手臂都被劃破了還是撐不住向後跌坐在地。

「滾開!」

正當妳準備好迎接鷹馬的下一個攻勢,想著變成鷹馬的晚餐不知道感覺怎麼樣的時候,妳聽見她憤怒的聲音。

卡珊德拉跳出來擋在妳面前,怒氣沖沖的揮動手臂就在鷹馬身上留下一個大抓痕。

鷹馬逃走了,卡珊德拉趕緊來到妳身邊。

「妳沒事吧?」

她扶著妳的身體,在看到妳身上的血跡跟手臂上還在冒血的傷口時,妳能看到她的眼神改變了,那是欲求的眼神。

「卡珊德拉......我......」

「我帶妳回去」

卡珊德拉沒有讓妳說完,她壓抑下身體的渴望,將妳抱進懷中一路跑回她的房間,很明顯她才剛結束假期回來,行李甚至都還沒整理,只是隨意的堆放在地上。

「坐好,不要動」

卡珊德拉將妳放在沙發上,她的身體在顫抖,卻還是驅動身體去行李箱裡翻找魔藥。

鮮血的氣味逐漸瀰漫整個房間,妳將魔杖收回袍子裡,卻意外摸到口袋裡那個放了非常久都沒有開封的血腥味的棒棒糖。

剛拆掉包裝,卡珊德拉便將妳壓在沙發上,那根棒棒糖還夾在妳的指間,差一點就要掉到地上。

卡珊德拉壓著妳,張口喘氣,嘴裡兩顆尖牙毫無遮掩的顯露在妳面前,她抓著妳受傷的手腕,將還在冒血的傷口湊近嘴邊,妳又想起那個夜晚,手裡想掙脫卻無奈力量的差距太過龐大,只能看著卡珊德拉伸出舌頭,眼看就要舔拭妳的血。

「哈......可惡......」

最後她還是停住了。

卡珊德拉找回理智放開妳的手,像是很懊惱自己的所作所為,從妳身上離開。

「妳自己處理一下傷口,我先出去」

她丟下一瓶白鮮香精便匆匆離開房間,妳拿起那瓶魔藥處理傷口,剛剛開封的棒棒糖也被妳放入口中。

很難吃。

剛才的情況......不得不承認,妳雖然心裡害怕,但更多卻是期待,妳們已經整整三個月沒有吸血了,這已經持續五年的習慣早已刻進妳的身體,以往間隔最長也就兩個月,現在的妳就跟產生戒斷反應一樣在期待卡珊德拉的啃咬。

妳也明白,如果沒有聞到血的氣味,純種吸血鬼即使很久不喝血也不會失去理智,但在很久沒喝血的情況下,純種吸血鬼只要一聞到血味就會因為本能而瘋狂的去渴求,即使如此,妳還是希望她能在清醒的時候咬妳。

妳含著口中血腥味超重又超甜的棒棒糖處理完傷口後便來到交誼廳尋找卡珊德拉,她正坐在沙發上捧著一杯紅茶不斷啜飲,試圖緩解身體的焦躁,連妳的到來都沒注意。

卡珊德拉很苦惱,三個月前妳從她身邊逃跑後,她便一直躲著妳,她認為妳一定會因為那件事情討厭她,為了不刺激妳才乾脆一直躲著妳,結果妳卻連一個月一次的吸血都不來,讓她早已習慣妳的血液的身體逐漸失控,不得已才在假期時回家找尋緩解的方法。

父親聽到她的煩惱之後啼笑皆非的告訴她,純種吸血鬼不需要這種煩惱,只要她願意隨時可以去找其他人吸血,卻被她拒絕了,卡珊德拉告訴父親,她只想吸妳的血,其他人的都不要,父親這才認真看待這件事,並告訴她純種吸血鬼專注於一個人的情況非常少見,如果想緩解因為妳帶來的失控就只能吸妳的血,別無他法。

為此她特地在假期間搬回學校,迫切的想找妳解釋,卻沒想到解釋前會先遇上差點失控的情況,差一點就又要對妳做出那種事。

卡珊德拉的身體還在顫抖,思緒紛亂,突然聽見妳的聲音。

「卡珊德拉」

妳拿著棒棒糖,在卡珊德拉轉頭時趁機塞進她嘴裡。

「妳......」

卡珊德拉非常震驚,原本想開口責備,卻嚐到那一絲熟悉的美妙,身體的焦躁瞬間被緩解了,理智也逐漸回歸。

妳看到卡珊德拉眼神的變化,確定計劃成功了,舔掉嘴角殘留的血跡便安心的在她身旁坐下。

「卡珊德拉,我喜歡妳,第一次見面我就對妳一見鍾情了」

妳說出深埋在心中已久的話,甚至已經做好被拒絕的準備。

「妳不是討厭我嗎?」

但妳聽到的卻是這句話。

「咦?」

妳整個人都懵了,的確妳在說這句話前已經想好數萬種可能會發生的情況,卡珊德拉可能會一臉嫌棄的說她不喜歡妳,或者一臉狐疑的懷疑妳是不是腦子壞了,更有甚者,她會說她早就知道了只是不想接受妳。

但這種情況,妳一次都沒想到過。

卡珊德拉第一次覺得這麼委屈。

「妳到底懂不懂我為甚麼那麼照顧妳?」

照顧?被她這樣一罵,這五年的記憶又浮現在妳的腦海,卡珊德拉總對妳不理不睬,嫌棄妳的成績,嫌棄妳的衣品,嫌棄妳吃飯不夠規矩,嫌棄妳總和朋友們玩在一起,身上還老是沾著其他人的味道......好像她對妳只有嫌棄?

「可是......妳不總對我視而不見嗎?」

「那是因為妳......我不想過度干涉妳的生活」

「嫌棄我的成績?」

「妳上課總是不專心,我希望妳能注重點成績,或者......來找我教妳」

「嫌我的衣服不好看呢?」

「妳除了素面上衣跟褲子還會穿什麼?連跟妳那些朋友出去玩都只穿那些,我可以幫妳搭配衣服,但妳從來沒找過我」

「嫌棄我吃飯不規矩?」

「那可不是我的錯!妳真的應該多注重一點吃飯禮儀」

「那每次都嫌我身上很臭,讓我去洗澡呢?」

「我不允許別人的氣味出現在我的東西上,妳身上只能有我的味道!」

妳細數過去五年的所有遭遇,看著卡珊德拉的臉逐漸變紅妳才發現,原來一切都只是誤會,卡珊德拉拐彎抹角的說話方式讓妳們之間多了許多深深的誤會,現在真相大白,妳終於注意到她這五年對妳的百般呵護。

卡珊德拉也在這時才發現,她這些年想方設法的博取妳的好感爭取讓妳愛上她根本就是白做工,要是當初能坦承一點,說不定根本用不到五年妳們就能彼此相愛,此刻她真的覺得自己很委屈。

「我還想問一個問題」

妳握住卡珊德拉的手,看著她。

「為甚麼選我?」

聽到妳的問題,卡珊德拉的思緒又飄回六歲那年,好半晌才開口。

「在我六歲的生日宴會上,父親邀請了非常多有小孩子的家庭,本意是為了讓我挑選未來的羈絆者,誰送我禮物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收了誰的禮物,那天我只收了妳一個人的禮物」

「純種吸血鬼放棄與其他人羈絆,只專注一個羈絆者的情況只有一種解釋,他們是自願被套牢」

卡珊德拉將妳拉進懷中,纖細卻有力的雙手緊緊圈住妳的腰,湊到妳耳邊輕聲開口。

「第一次見到妳,我就愛上妳了」

熟悉的刺痛感傳來,卡珊德拉忍不住往妳的脖子咬了下去,情意相通的情況下快感變得更加劇烈,妳沒有拒絕卡珊德拉的手。

在空無一人的史萊哲林交誼廳,一場好戲悄悄上演。

補充:

「為甚麼卡珊德拉每個月都要吸血?」

「可以的話想每天吸」

「什麼時候開始想要的?」

「一直都想」

「吸血的時候會有快感嗎?」

「心理上」

「怎麼知道我有感覺的?」

「不知道才奇怪」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