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養女(愚人節偽結局)

冰凜 | 2022-04-01 14:09:58 | 巴幣 4 | 人氣 94




不知道大家在用鍵盤打字的時候有沒有什麼特殊的習慣呢?
以我個人來說,我在打字的時候會有一隻手指固定放在某個鍵上,類似於定位的功能,是在為了中文打字的證照做練習時意外培養出的習慣
至於為甚麼突然提到這個,是因為那隻手指剛好受傷了,我現在用一隻手打字的感覺就像從頭開始學鍵盤打字的小學生一樣艱難-v-

這篇也是從好幾天前就開始寫了呢(遠望

-

具體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已經想不起來了。

凜睜開模糊的左眼看了看四周,一如既往的黑暗反倒讓她在不知不覺中培養出了在毫無光線的環境下也能視物的能力。右眼還沒有消腫,泛著模糊的痛楚讓她無法睜開。

屋內沒有任何光源,冰冷的牆壁與地板,在隔著一層衣物的接觸下凜只能從表面毫無起伏與接縫這點猜測,這或許是由魔法構成的一體成型的空間。

垂掛在空中,左手手腕冰冷沉重的觸感與不時跟著身體晃動傳進耳中的金屬碰撞聲無時無刻都在提醒著凜,她已經不再擁有自由之身的事實。雙腳並沒有被束縛,右邊的衣袖空蕩蕩的隨著凜自身的動作輕微晃動。照理來說,這本不該成為困住一名能熟練使用無杖咒乃至無聲無杖咒的,天賦異稟之人的囚籠,但事情的確發生了。

回想起過往,就好像無可避免一樣,不論凜做了多少努力,所有她身邊的事物就像在嘲笑她一般依舊朝著毀滅前行,直到一切塵埃落定她才認清原來她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讓事情變得更糟,她自以為是為了其他人所做的努力,其實都只是為了滿足自己扭曲的慾望。

為甚麼?

凜不斷、不斷的反覆詢問自己,為甚麼事情會變成這樣?為甚麼到頭來她身邊還是什麼都不剩?為甚麼她總是沒辦法得到愛?

一切、一切。

所有問題都無法得到答案,在凜身邊,已經沒有能替她解答的人了。

格魯斯、派克西斯、琳絲、萊拉以及諾瑪與納圖亞,那一小段曾經的美好時光總是在凜的腦海中無限輪迴,帶给她無盡的痛楚,揮之不去,卻又難以緬懷。

如果沒有凜,格魯斯就不會因為那次意外落下後遺症,從此與魁地奇比賽無緣。

如果沒有凜,派克西斯現在一定能和哥哥一起回家,討論該怎麼分配家業吧。

如果沒有凜,琳絲就不會被逐出家門,連學校都沒辦法上。

如果沒有凜,萊拉現在一定正和父母一起商討未來的出路,甚至已經找到自己的志向就職了吧。

如果沒有凜,諾瑪就能擁有快樂的童年。

如果沒有凜,納圖亞就不必花費數年來達成所有計畫,最後還落得一場空。

「為甚麼?」

「因為妳是瘋子」

那段來自遙遠過去的簡短對話猛的闖入凜的腦海中,她無法忘記那句話,卻連是誰開口對她說的都想不起來。

難道這就是解答?因為她是瘋子?

「我是瘋子!看看我,逃走之後什麼都沒做到,像個可悲的小丑!」

「妳是瘋子,所以,只有瘋子配的上妳」

又是一段回憶。

她聲嘶力竭的、坐立難安的自我主張被那金色的倩影,她愛了十年的女人,卡珊德拉,開口輕輕的打了回來,既是肯定,又是否定。

當她被抱住的瞬間,她以為她終於被理解了。

凜天真的以為,她終於被理解了。

用僅剩的左手回抱住卡珊德拉,直到後背被屬於她的冬青木魔杖给抵住,凜才驚覺原來這一切都只是卡珊德拉演出來的戲。

打從一開始,卡珊德拉就只是想把她親手栽培出來的強韌小樹扼殺在逐漸茁壯的階段。

才沒有什麼真感情。

「Avada Kedavra!」

強烈的憤怒燒灼著她的理智,在卡珊德拉的咒語出口前躲開,刺眼的綠光從劇烈抖動的杖尖飛射而出,準確的命中卡珊德拉金色的身影,她向後倒下,落在地上激起一小片煙塵,還是那樣的完美,不出一絲破綻。

剎那間,凜似乎聽見了什麼細微的聲響,她朝著倒在地上的卡珊德拉走去,赫然發現在倒下的卡珊德拉懷中冒出一小團青色的火焰,那火焰沒有攻擊性,只燃燒了短短的幾秒鐘便連餘燼都沒有留下的消失了。而在火焰燃燒的地方靜靜的躺著一張紙。

鬼使神差的凜打開了那張紙。

紙上的內容很簡單,卻讓凜從此無法再過上正常人的生活。

"讓我成為最後一個"

這就是紙上所有的內容。

一如既往優雅俐落的讓人無地自容的筆跡搭配深綠色的墨水,紙上還有幾個已經乾透的水跡,暈開了一部分字體。

打從一開始,卡珊德拉就想用自己的死來阻止不斷失控的凜,而這到底是出於對她的小愛,還是出於對世人的大愛呢?

凜自私的認為這是卡珊德拉對她的愛。

而她剛剛親手殺了唯一還愛她的人,接下來,世人將因為她的所作所為而厭惡她、辱罵她,凜將再也無法尋找到她所殷切期盼的愛。

她的世界崩塌了。

在近乎瘋狂的殺了所有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人之後,凜待在那座曾經輝煌,如今早已荒廢的沃雷宅邸中毫無抵抗的讓前來追捕她的傲羅──大名鼎鼎的納特流斯给逮捕了。男人眼中絲毫不見以往的溫柔,反而寫滿亟欲賁張的怒火,作為殺死他女兒的仇人,凜絲毫沒有反抗的承受了所有來自男人的宣洩,最後在全身沒有一塊完好皮膚的情況下,在世人的唾棄中入獄。

催狂魔之吻。

在反覆的彷彿永遠不會結束的審訊中,這是凜最後的結局。

但在受害者家屬的強烈要求下,這項刑罰被無限期的往後推遲了。

理由是,他們不希望凜這樣罪大惡極的黑巫師能死得如此輕鬆、一了百了。

在冰冷又暗無天日的可怕牢獄中,凜日復一日的在強烈的痛苦中暈厥,在一雙雙充滿憤恨的眼神中驚醒,她將再無重見天日之時。

直到死亡降臨。





-

愚人節快樂OUO
等四月一號過了就會把標題改掉不用擔心w
養女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不會那麼快完結的啦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