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養女(二十七)

冰凜 | 2022-03-12 14:59:29 | 巴幣 14 | 人氣 111




寫了IF之後再回來寫本傳老是會不小心用到IF的語氣,真困擾(笑

關於大笑藥水,藥效跟解藥的部分是瞎掰的,但原著裡是真的有這種魔藥喔

然後是出場的學生,照慣例只有姓,之後會不會變成龍套繼續出場也不一定,可能要看到時候的心情?

久違出場的納圖亞,還有誰記得他的人設呢?
順帶一提,平時很強勢但出事就容易被嚇哭的琳絲莫名有點萌(〃∀〃)

-

無視了凜的反對,卡珊德拉甚至只需要寫一封信,再寄出幾枚金燦燦的金加隆跟相關證明给校長就能換到藥草學的助理教授職位,卡珊德拉就這樣成了三年級的藥草學助理教授,為期兩個月。

「誰可以告訴我,泡泡豆莢的豆子接觸到土壤後要多久才會開花?」

又是一次史萊哲林跟雷文克勞的共同授課,在課程接近尾聲並「委婉」的請正牌教授在一旁休息後,卡珊德拉接過治理權開始掌管大局,前面幾次的授課讓她明白,凜是真的有把她的教導記在心裡,她在課堂上問的任何問題她都能準確回答,並给自己的學院加分。

「OK......柏林!」

這一次,卡珊德拉無視了凜高高舉起的手,點了另一個雷文克勞的學生起來回答,無非就是想看看凜會有什麼反應。

「立刻,教授」

被點起來的男學生伸手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鏡,跟他的回答一樣,站起來之後立刻回答卡珊德拉的問題,雖說答案不算錯,但要換作是凜,估計還能補充一點額外知識,果然凜是非常優秀的孩子。

一邊這麼想一邊讓那名學生坐下,卡珊德拉隨口给雷文克勞加了五分,瞄了一眼坐在教室另一邊的凜。

小小的臉上寫著大大的詫異,琥珀色的眼睛裡滿是困惑,雖然姿勢依舊端正毫無瑕疵,但很明顯,凜對卡珊德拉沒有點她起來回答這件事非常介意,介意到手都不自覺的抓住一旁琳絲的袖子。

「下一個問題,俗稱的『護法樹』,實際上是一種什麼植物?」

無視了琳絲得意的小眼神,卡珊德拉手裡拿著魔杖,雙手抱胸,在溫室最前方來回走動拋出下一個問題,並且又一次忽略那高高舉起的小手,點了另一名學生起來回答。

「納斯提」

「是一種有魔力的山梨樹,教授」

金髮的女同學手裡還抓著筆記本,看上去就是非常認真的乖乖牌類型,而她的回答雖然正確,但還是讓卡珊德拉覺得,凜會回答得更好。

又给雷文克勞加了五分,卡珊德拉不動聲色的看了眼凜的位置,後者正扁著一張嘴,睜著無辜的雙眼擺出委屈的表情看著卡珊德拉,似乎對她連續兩次忽略自己這件事感到非常困惑且失落。

雖說這種反應並不讓卡珊德拉感到意外,但確實很新鮮,卡珊德拉見多了她耍小脾氣的樣子或傷心難過的樣子,但委屈的樣子就沒見過幾次了,這種新鮮感讓她不禁想再試試看,看凜這委屈的情緒會往何種變化前進。

「最後一個問題」

開口,卡珊德拉馬上看見凜一掃之前的委屈,挺直腰板專心聽問題的樣子。

「阿里奧特是一種有魔力的樹,也被稱為鬣狗樹。這種植物的葉子可以引發歇斯底里症和無法控制的大笑,切碎之後可以作為大笑藥水的原料。那麼,誰可以告訴我,大笑藥水的解藥需要哪一項來源於生物的必要素材?」

這個問題一出,除了凜之外的所有學生都一頭霧水,幾個剛才回答過問題的學生也被考倒了,抱著頭苦思卻得不出答案。

餘光瞄到那個高舉著手,不時晃兩下,一臉「我想回答!快點我!」的表情,整個人大概只差沒有站起來大叫「我知道!」來刷存在感的凜,卡珊德拉藏起嘴角的笑意,轉身向教室另一頭走去。

然而,在場除了凜之外沒有任何人舉手,正當卡珊德拉猶豫著要不乾脆直接點凜起來回答時,一個紅色的身影舉手了。

帶著一絲驚訝,卡珊德拉直接點了那個人起來回答。

「沃特森」

一頭打理的一絲不苟的紅色頭髮,戴著厚重的黑框眼鏡緩緩站起身的是凜很久沒有正面交流過的好友,納圖亞‧沃特森,卡珊德拉看著他沉穩且勢在必得的表情,開始期待起他的答案。

「需要哭蜜蟲的糖漿,教授」

挑眉,卡珊德拉看著納圖亞灰綠色的眼睛,心裡在讚賞他的同時又感到幾分失望,隨後點了聽到納圖亞的答案後又一次舉高手吸引她的注意力的凜。

「凜」

「是,教授!大笑藥水是一種效果只有五分鐘,並且只需要一個靜音咒就可以處理的藥水,因此目前還沒有人研發出大笑藥水的解藥,需要解藥的是會引發歇斯底里症的阿里奧特樹葉,而哭蜜蟲的糖漿則可以作為阿里奧特樹葉的解藥」

「正確,史萊哲林加十分」

雖說沒能看見凜的情緒發展有些可惜,但卡珊德拉看著因正確回答而露出燦爛笑容乖乖坐下的凜,自己也露出透著幾分無奈的笑容。

算了,隨她去啦。

而一旁,沒有發現問題的陷阱而回答錯誤,緩緩坐回位置的納圖亞臉上出現幾分不甘,低下頭,渾然不知這一切都被卡珊德拉盡收眼底。

「呀啊!」

下一刻,完全是直覺反應,卡珊德拉舉起魔杖對準凜,一個無聲的鐵甲咒在凜的左後方發出巨大的白色閃光,將課堂上所有學生嚇得四處逃竄,只有凜抱著嚇到尖叫腿軟的琳絲留在原地。

「卡......教授,請問──」

「所有學生留在溫室!」

打斷凜的話,卡珊德拉當機立斷下了應該先讓學生待在原地的判斷,握緊魔杖,她幾乎立刻就要動身去追捕那個膽敢偷偷對她女兒施咒的卑鄙之徒,但在離開之前,卡珊德拉還是沒有忘記來到凜身邊察看她的狀況。

「卡珊德拉......」

壓低聲音,凜的嗓音裡透著幾分不安,她懷裡的琳絲將臉埋了起來,但卡珊德拉還是能看見她肩膀上微不可察的顫抖,很明顯,她們兩個都嚇壞了,但都沒有受傷。

「妳們會沒事的。乖乖待著等我回來,不要亂跑」

起身,卡珊德拉正想離開,又被拉住衣角,是凜。

「妳會沒事的,對嗎?」

琥珀色的雙眼滿是擔憂,凜是真心在擔心卡珊德拉的安危,這讓卡珊德拉感到幾分欣慰。

但,該做的事還是要做。

卡珊德拉輕輕拉開凜抓著她衣角的手,將那隻手包覆在掌心,朝她露出自信的微笑。

「我可是卡珊德拉!」

隨後,她轉身離開,臨走之前還不忘给整座溫室施下「全全破心護」。

留下來的凜癱坐在地上,緊緊抱著琳絲,她明白剛才是卡珊德拉用鐵甲咒保護了她,但突如其來的巨大閃光跟自己差一點就被魔咒攻擊的事實還是讓她嚇出一身冷汗,但比起懷中瑟瑟發抖的琳絲,自己的確是過份冷靜了,凜非常清楚這一點。

「沒事的,卡珊德拉會解決這件事,我們不會有事」

凜忍著心中的恐懼,輕輕拍著琳絲的背低聲安撫。

絲毫沒有注意到某個紅色的身影已經悄悄離開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