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血液(三)

冰凜 | 2021-10-29 06:16:33 | 巴幣 12 | 人氣 66




誤會總是如雪球般越滾越大

-

五年級的其中一項課程是實作課,羅賓想專注在魁地奇,凱文則更喜歡泡在書堆中,艾薇則是跟洛蒂一起選修了高階符咒學,因此只有妳跟丹尼爾選修了這堂課。
 
課程內容很簡單,只要每周一天,去活米村的三根掃帚酒吧、豬頭酒吧、蜂蜜公爵或泥腳夫人茶館進行實習,並在學年結束時拿到實習地點的負責人寫的認證表就能拿到O,妳跟丹尼爾商量後便決定一起去蜂蜜公爵實習。
 
而這周的實習比較特別,學校三年級的活米村參觀在這周開始,你們也被教授要求幫忙看管那群激動的孩子們,避免他們给自己招來麻煩,或者给你們招來麻煩,畢竟愛惹事的孩子永遠不會缺席活動。
 
在你們第五次抓到想偷吃糖果的學生後,丹尼爾表示真的管不動,妳便讓他去後面休息一下,幫忙上貨,妳來負責這群小兔崽子。
 
「我想要這個!」
 
那邊,有個金髮的小男孩高舉酷酸果顯得非常興奮。
 
「你們看,這個好酷!」
 
這邊則是幾乎要趴在地上,與朋友一起目不轉睛盯著罐子裡跳動的薄荷蟾蜍糖的小女孩。
 
「我感覺我可以把這整桶吃光光!」
 
另一邊,特別高大的男孩對著一大桶柏蒂全口味豆子口出豪言,伸手就想抓一把來吃。
 
「不行不行,想吃要付錢喔!」
 
妳掏出魔杖一揮,男孩的手瞬間就縮了回去,緊緊貼在身體兩側。
 
大部分的孩子們還是非常聽話,那些想偷吃的孩子也才多少歲,做不出精巧的行動,每每都被妳抓個正著。
 
等到丹尼爾回來,妳已經抓住六個想偷吃的壞孩子,把他們固定在櫃台邊公開處刑,並且站在櫃台正忙著打包幾塊大釜蛋糕。
 
「看來妳一個人也能做得很好!」
 
丹尼爾充滿讚賞的靠近,接過妳手中的工作。
 
「我都快忙不過來了!你回來的正是時候,謝啦丹尼爾!」
 
妳麻利的收錢找錢,要是丹尼爾沒有回來,妳都不知道還要忙多久。
 
處理完一窩小毛頭後,妳跟丹尼爾坐在櫃檯放鬆喘口氣,又想到櫃台邊被妳公開處刑的小毛孩,乾脆的替他們解咒。
 
「這個請你們吃,下次要是再偷吃我就不客氣了!現在快去找朋友玩吧!」
 
妳隨手拿了幾根甘草魔杖塞到小毛孩手中,看著他們乖巧的道歉離開,又從口袋掏出幾枚西可放進收銀機。
 
「妳可真寵小孩」
 
丹尼爾沒有反對妳的舉動,反而像是很贊成的樣子,對妳露出微笑。
 
「可不是嘛,小孩子總是很可愛的,雖然有時候也像個惡魔,但大部分都很聽話」
 
妳笑笑,隨手拿起兩根糖絲羽毛筆跟丹尼爾一人一根,這可是店長允許的小特權之一!
 
接下來的時間,雖然還是有其他孩子進來,但已經沒有一開始那麼一窩蜂了,妳跟丹尼爾忙了一天總算應付完今天的課程。
 
「我突然後悔選這堂課了」
 
累到快虛脫的丹尼爾嘴裡還咬著沒吃完的糖絲羽毛筆,一邊點著今天的帳。
 
「丹尼爾想回去坩鍋前面熬魔藥了嗎?」
 
妳愉快的調侃丹尼爾,手也沒閒著,正在搜括今天要買回去的糖果。
 
「熬魔藥可比面對一群小孩子輕鬆多了」
 
丹尼爾面對妳的調侃也只能苦笑,餘光瞄到妳正將血腥味的棒棒糖放進口袋。
 
「妳會吃血腥味的棒棒糖?」
 
「啊!沒有啦,我就是想說吃吃看,這種糖不是說是面向吸血鬼的產品嗎?我就是好奇而已」
 
妳有點慌,還以為丹尼爾不會注意到,結果不只注意到了,還清楚的看見那是血腥味的棒棒糖。
 
「這樣啊,那妳挑好趕快來結帳吧,我快把帳算好了」
 
幸好丹尼爾已經把一天的精力都透支光了,沒有細思這個問題,只是催促妳趕緊挑選。
 
被這樣一嚇妳也不敢挑太久,又多放了幾個糖果進籃子就跑到櫃檯結帳。
 
等你們回到學校已經是晚餐時間了,妳再一次像餓了三天一樣將桌上的食物掃入口中,直到妳開始進攻甜點才有餘裕聽其他人說話。
 
「高階符咒學的功課好多好麻煩啊!」
 
「我覺得很有趣喔,還能學到很多東西!」
 
「今天好累,我沒什麼胃口」
 
「羅賓好像又因為帶著博格球棒上課被教授罵了」
 
大部分都是日常生活的分享,妳默默聽著,一邊挖起一匙有些溫熱的焦糖布丁送進口中,露出滿足的笑容。
 
「那個......學姊!」
 
被人大聲的從後面喊了一聲學姊,妳嚇得布丁都差點塞在喉嚨裡,囫圇吞下後轉頭看見的是一位嬌小,帶著眼鏡,看上去楚楚可憐的雷文克勞小學妹,她將一頭紅色長髮盤在腦後,正用那雙紫色的眼睛看著妳,像是在害羞一樣臉頰都紅了,妳認出這個孩子是今天蜂蜜公爵的客人之一。
 
「怎、怎麼了嗎?」
 
妳緊張到忍不住結巴,雖然周圍吃飯的人潮已經散去不少,但還是有人坐在附近,妳能感覺到隨著這位小學妹的聲音,周圍人的視線都集中在妳們身上讓妳非常不自在。
 
「我......我想請問學姊這個假期有沒有空,能不能跟我出去玩?」
 
小學妹閉著眼睛,幾乎是用喊的喊出這句話,大廳馬上陷入一陣小小的騷動中。
 
妳慌的像沒了鬍子的梅林,紅著臉,感覺大腦已經罷工了,好不容易回過神想到的卻是卡珊德拉的臉。
 
「我我......我確認一下時間......?」
 
最後,妳只能给出這個答覆。
 
「謝謝學姊!」
 
小學妹肯定是認為妳沒有拒絕她那就是同意了,用開心的表情向妳大聲道謝後便一溜煙跑走,跟大廳門口等著她的朋友們一起離開。
 
小學妹離開後,妳迅速被朋友們圍住,耳裡聽著朋友們調侃的語句,妳看向空無一人的史萊哲林長桌,心裡卻感覺有點酸酸的。
 
回到宿舍妳依舊是眾人關注的目標,許多人圍上來詢問詳細的細節,但妳其實也不是很清楚怎麼回事,今天應該是妳們第一次碰面,而且也沒有太多正面的交流,頂多是收錢時跟她說了一句「玩的開心」而已,其餘的互動完全是零,妳左思右想,還是想不透怎麼會有人想約妳出去玩。
 
進到房間,一隻貓頭鷹已經等候多時,見到妳進來丟下信就轉身飛走,妳帶著一絲狐疑打開信件,裡面只寫了一句簡短的「想去就去」,優雅的筆跡讓妳一下就認出這是卡珊德拉寄來的信。
 
原來她看到了。
 
帶著苦澀的心情,妳向寢友問到小學妹的名字便開始與她通信確認時間,最後約了兩個禮拜後一起去活米村。
 
卡珊德拉看著妳寄來的通知信,那天是她要吸血的日子,妳居然要跟學妹出去玩?
 
帶著憤怒跟賭氣的心情,卡珊德拉沒有回信。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