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血液(一)

冰凜 | 2021-10-28 06:49:36 | 巴幣 4 | 人氣 45

同人區ouo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HP同人】等待



突然想寫的中長篇ouo
大概會寫個五六篇?

大致跟吸血鬼篇同設定,卡珊德拉是純種吸血鬼ouo

-

今天,妳跟朋友們又在走廊遇見卡珊德拉。

「這不是麻煩精瓦林頓跟丹尼爾佩杰嗎?又在商量去哪裡惹事了?」

她的話語總是帶著明顯的嘲諷,每每都讓艾薇忍不住與她爭執,丹尼爾相對來說比較能忍受卡珊德拉的嘲諷因此並不會每次都開口,但偶爾還是會有受不了開口反擊的情況。

「好了好了,艾薇我們回交誼廳吧,我準備了南瓜派喔」

一如往常的,妳也總是跳出來勸架,用點心將自己的好友帶離現場。

臨走前,妳也不忘看向卡珊德拉,對她露出帶著一絲歉意的笑容,而她也會雙手抱胸轉開視線,妳彷彿能聽見她嘴裡傳出的哼聲。

「為甚麼妳那麼喜歡卡珊德啦?她就是一個壞女人!」

艾薇吃著南瓜派,把自己的臉頰塞得鼓鼓的,看上去像隻小松鼠。

「她也有不那麼壞的時候,我可以保證」

妳啼笑皆非的摸著艾薇的頭,她總是跟卡珊德拉不對盤,但妳並不會因為這樣跟她保持距離。

艾薇總是對朋友極度忠誠,總是在有危險時第一個擋在前頭,妳怎麼可以跟這樣一個小可愛保持距離呢?

「如果她欺負妳,妳一定要跟我說!我不會放過她的!」

艾薇信誓旦旦的又挖起一匙南瓜派送進口中,嘴裡的話都變得有些含糊。

妳又哄了她幾句,再三保證如果有這樣的情況一定會跟她說,然後才把她送回房間,並在半夜披上隱形斗篷獨自來到史萊哲林交誼廳。

「來了?」

卡珊德拉坐在沙發上,現在是半夜,她穿著白色的棉質上衣與黑色的短褲,滑順的金髮一如既往的整齊完美,她在等妳,並且總是能輕易發現妳的存在。

妳隔著隱形斗篷握住卡珊德拉的手,隨著她的步伐進到她的房間,雖然她從入學起便用一些家族的力量獲得了專屬寢室,但在升上五年級後她的級長身分則讓她更名正言順的擁有個人寢室,讓妳在來到這裡後能與她單獨相處。

「真搞不懂妳為甚麼總和那些人玩在一起」

卡珊德拉站在門邊看妳收拾斗篷,她的疑問妳早已聽她問過不只一次。

「卡珊德拉,我的朋友他們的優點就像缺點一樣突出,我喜歡跟他們在一起,能讓我學到很多,妳不也沒能在某些課堂贏過他們嗎?」

妳在卡珊德拉的床沿坐下,丹尼爾的魔藥學跟艾薇的符咒學成績可是出了名的好,連卡珊德拉這麼優秀的學生都很難在常規比試中贏過他們。

「要是他們能像妳一樣安分,我或許會對他們改觀」

卡珊德拉伸出手,妳毫不猶豫的拉住她的手,低下頭親吻她的指尖,看著她跨坐在妳腿上。

「妳明知道不可能」

妳笑著,卡珊德拉伸出手勾住妳的脖頸,然後張口咬了下去。

脖子上傳來肌膚被劃破的刺痛感與血液流出的某種不適,妳能聞到她身上清晰的草藥味還有她不斷舔拭的軟舌,柔軟的金髮貼著妳的臉頰讓妳忍不住蹭了蹭,換來她不滿的收緊雙手。

是的,卡珊德拉是純種吸血鬼,而妳則是與她羈絆的......血庫?

妳們的初見是在六歲的夏天,在卡珊德拉的生日宴會上,年僅六歲的妳被父母帶著來到沃雷莊園並遇見與妳同歲的卡珊德拉,即使那時的她已經擁有現在的高傲與自大,妳還是對眼前那個長相精緻,氣質出眾的女孩一見鍾情。

那年,小卡珊德拉穿著綠色的小禮服,耀眼的金髮只留到肩膀並紮成一個小馬尾,手裡還抱著生日禮物的小熊娃娃,注意到人群中的妳熱情的視線之後完全沒有任何表示,甚至帶著點不屑與人交流的表情一直坐在沙發上讓人侍奉,妳拿著手中準備好的生日禮物,莽撞的衝到她面前。

「那個,我想把這個送給妳,祝妳生日快樂!」

妳還記得那時,妳的臉因為緊張而紅撲撲的,雙手緊緊握著那份禮物,希望能讓眼前第一次見面的卡珊德拉高興。

但,小卡珊德拉的表情完全沒有變化,只是讓身邊的佣人接下妳的生日禮物便不再搭理妳。

那時的妳大受打擊,帶著要哭的表情離開去找爸爸求安慰,一旁原本還在與爸爸聊事情的沃雷先生聽見妳跟卡珊德拉的互動後則若有所思。

在那之後妳便沒有再見過卡珊德拉,又過了好幾年,直到妳11歲,要進霍格華茲就讀的前一個月,爸爸將妳帶到沃雷莊園,妳再一次見到長大了的卡珊德拉。

11歲的她身上的那股高傲變得更加明顯,五官變得更為立體,當年只到肩膀的漂亮金髮現在已經長到能撥到胸前,綠色的雙眼充滿自信的神采,完全就是個美人胚子,妳徹底被她迷倒了。

爸爸問妳,願不願意與卡珊德拉定下羈絆,妳那時還不懂,聽完解釋之後才知道,純種吸血鬼擁有巫師天賦的很少,卡珊德拉就是其中一個,但霍格華茲的校規規定,純種吸血鬼須帶著一名羈絆者入學,以確保不會出現胡亂與學生羈絆的情況,因此沃雷家才會找上妳,希望妳能成為卡珊德拉的羈絆者。

妳二話不說就答應了,卡珊德拉看上去有點驚訝,但還是沒有對這件事表達意見。

於是妳就在那個夜晚,與卡珊德拉建立了羈絆。

羈絆結束後,妳得知沃雷先生答應對妳的家庭提供資助,看著爸爸鞠躬哈腰的樣子妳才發覺自己是被賣掉了。

背叛的感覺湧上心頭,那份對卡珊德拉的心意又摻上一絲複雜的情感,讓妳無所適從。

至少,霍格華茲開學之後妳便住到宿舍,與家裡的聯繫少了,那份複雜的情感也慢慢消融在校園生活中,只有在每個月一次的吸血中面對卡珊德拉時才會冒出一點端倪,直到現在妳們已經五年級,妳們在私底下能像朋友那樣相處,妳也漸漸放下那份感情不再細想,專注於這段畢業後就會解除的關係中。

「嗯......」

妳忍不住聲音,被吸血的感覺非常奇妙,因為這種行為與吸血鬼的生殖通常有巨大的聯繫,所以與吸血鬼羈絆的人往往會在這種行為中感受到快感,妳的手揪著卡珊德拉的衣襬,不斷忍耐身體傳來的搔癢。

卡珊德拉埋首在妳的脖頸,翡翠般的眼眸閃過一絲情慾,妳沒有發覺,她也還不打算讓妳發覺。

在妳撐不住之前,卡珊德拉總算鬆口,輕舔妳沾上血跡的脖子不放過任何一滴血,然後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今天要留在這嗎?」

卡珊德拉拿著白鮮香精細細的塗抹在妳脖子的傷口上,開口詢問。

「不用,我等等就回去」

妳沒有一次留下來,身處她的空間讓妳擔心自己會做出踰矩的事情,因此從來沒有答應。

匆匆道別後,妳像逃難一般披上隱形斗篷回到宿舍,把自己窩在棉被裡,縮著身子,抱著之前偷偷帶回來的卡珊德拉的袍子,聞著她的氣味,手指忍不住在濕透的下身撫弄。

卡珊德拉坐在床上,身為吸血鬼的她並不需要太多睡眠,因此,她總會花上非常多時間,思考該怎麼對待妳。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