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血液(五)

冰凜 | 2021-10-31 07:29:27 | 巴幣 12 | 人氣 57

同人區ouo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HP同人】輓歌



不好,這篇感覺快開車了-v-

但我寫的超開心ouob

-

直到半夜妳才猛然驚醒。
 
第一個闖入腦海的是卡珊德拉生氣的臉,她會雙手抱胸,瞇起那雙好看的眼,死死的盯著妳,直到妳向她認錯她才會將頭轉向一邊,還不忘朝妳冷哼。
 
確認過時間,再兩個小時就天亮了,考慮到要花費的時間,妳此刻認真的考慮要不要先繼續睡,明天再去找卡珊德拉賠罪。
 
想到卡珊德拉生氣的表情,妳還是認命的披上隱形斗篷來到史萊哲林交誼廳。
 
卡珊德拉正在那裡等妳。
 
妳嚇得倒抽一口氣,原本妳還心存僥倖,說不定卡珊德拉等不到妳就會回房間休息,結果她居然就這麼坐在交誼廳坐了一整晚就為了等妳。
 
明明該覺得感動的,為甚麼妳只覺得大事不妙呢?
 
卡珊德拉什麼都沒說,即使看不見妳,還是精準的抓住妳的手拉著妳走進房間。
 
「為什麼這麼晚才來?」
 
她一如既往的站在門邊,雙手抱胸,漂亮的綠眼微微瞇起,死死的盯著妳收拾斗篷的背影。
 
「我......不小心睡著了......」
 
妳連看都不用看就知道卡珊德拉生氣了,僵硬的收拾斗篷,自發的坐到床上。
 
卡珊德拉靠近妳,卻聞到妳身上小學妹的味道,原本還沒真的上來的火氣都上來了。
 
「去洗澡,臭死了」
 
被狠狠的嫌棄的妳也不敢多說什麼,熟門熟路的走進浴室卻聽見卡珊德拉的聲音。
 
「等一下把脫下來的衣服放在門口,洗好就出來」
 
妳解扣子的手頓住了,要知道妳可是沒有帶換洗衣物過來的,要是把衣服拿到浴室外,那妳洗完澡之後除非走到浴室外,不然是沒有衣服穿的。
 
「那我等一下要穿什麼?」
 
還沒反應過來,妳的話已經問出口。
 
「不是有浴巾嗎?圍著」
 
卡珊德拉的語氣還是很不高興,雖然不懂她想做什麼,但妳還是沒有反駁。
 
淋浴的過程中妳思考了非常多,突然開始在意起妳們之間的關係。
 
老實說,除了每個月一次的吸血日之外,卡珊德拉並不會對妳的生活加以干涉,甚至在校內妳們也是能避就避,盡全力表現出妳們之間沒有任何關係,連妳的朋友們都不曾懷疑過妳跟卡珊德拉之間,但仔細想想,卡珊德拉的確經常在妳與其他人太過親密時展現出強烈的佔有慾,而且那些經常在妳身邊發生的事情也總讓妳在意。
 
妳們現在算是什麼?
 
卡珊德拉對妳表現出的情感最多的便是嫌棄,嫌棄妳每次吃東西都像餓了三天,嫌棄妳的服裝品味老土,嫌棄妳成績不夠優秀,甚至嫌棄妳身上有其他人的味道,好像妳的一切都讓她很受不了,雖然妳沒說,但妳只是裝作不介意,其實心裡在意的要命。
 
妳也很想跟卡珊德拉擁有更親密的關係,但那層吸血鬼的羈絆卻總是時時刻刻的提醒妳,妳跟她的地位不一樣,想擁有這層關係以上的感情就是一種踰越。
 
妳不只一次想問卡珊德拉,為甚麼跟妳羈絆?
 
但妳害怕背後的答案。
 
洗好澡,妳拿起浴巾包裹身體,仔細的將頭髮吹乾後才踏出浴室,妳的頭髮不長,只留到肩膀,因此並不會很花時間,而卡珊德拉已經坐在床邊等妳很久了。
 
「坐下」
 
她指著自己身旁一聲令下,妳帶著忐忑的心情,坐在離卡珊德拉有點距離的地方。
 
她好看的眉微蹙,很不滿妳沒有坐在她身邊,乾脆自己向妳靠近。
 
卡珊德拉聞著妳身上的香氣,已經沒有稍早那股不屬於她也不屬於妳自己的氣味,與她慣用的洗髮精相同的味道從妳身上散發出來,她很滿意。
 
「知道自己錯在哪了嗎?」
 
她在妳耳邊開口,而妳看著她撫摸妳大腿的手,滿臉通紅。
 
「不說話是不知道?」
 
卡珊德拉的聲音略低,妳只感覺到她的呼吸,還有下一瞬間她輕咬妳耳垂的牙齒。
 
妳受不了這種調戲,跟彈簧一樣從她身邊彈走直接摔下床,雙手摀著剛剛被她咬住的耳朵,紅著臉語無倫次。
 
「我、我、我知道......就是......就是沒有遵守時間來找妳......還有......身上有其他人的味道......」
 
照理說妳該疑惑為什麼不能有其他人的味道的,但妳現在可沒心力去思考那些。
 
卡珊德拉很滿意妳的答案,她下床,將妳困在牆邊,埋首在妳的脖頸,然後張口咬了下去。
 
熟悉的刺痛感傳來,妳悶哼一聲又感受到那股快感,雙手緊緊抓著卡珊德拉的衣服,咬著牙拚命忍耐。
 
卡珊德拉舔著妳泊泊流出的血液,那股溫暖的液體流入口中的感覺是其他任何生物都無法比擬的美妙,經過這一天看著別人動她的東西,她不想忍了,乾脆動手扯下妳的浴巾。
 
「唔......!」
 
妳被卡珊德拉的動作嚇到了,第一反應就想躲開,卻被卡珊德拉壓著身子困在牆腳,兩顆尖牙還插在脖子裡呢,無法動彈的妳就想著至少用手遮一遮,這下可好,雙手直接被卡珊德拉一手箝住,另一手已經分開妳的雙腿,往大腿深處探去。
 
這發展太出人意料了啦!
 
妳很清楚自己現在雙腿間是什麼樣子,努力想夾緊雙腿,卻被卡珊德拉擠進兩腿之間,妳再怎麼努力也只能夾住她纖細的腰枝。
 
「卡...嗯......卡珊德拉......」
 
妳喊著她的名字,身體的快感卻讓妳無法抵擋,出口的話語也變成誘人的嚶嚀。
 
卡珊德拉的手已經觸碰到那個位置,那裡早就濕得一塌糊塗,甚至不用往裡探索就已經將她的手指染濕。
 
她心滿意足的鬆開咬住妳脖頸的嘴,看著妳因快感不斷喘氣,將沾染透明液體的手指伸到妳眼前擺動。
 
「什麼時候開始的?嗯?」
 
她問,伸出剛剛還舔著妳脖子的舌頭,輕舔手指上的液體。
 
她問的自然是「什麼時候開始有感覺的?」,妳心知肚明,卻不敢告訴她,同時,那個問題又浮現在妳腦中。
 
「卡珊德拉,對妳來說我是什麼?」
 
「是我的東西」
 
妳早就知道了。
 
妳早就猜到卡珊德拉會這樣回答,她只是把妳當成物品,是可以調戲的對象,她的所有物,妳對她的感情在她眼裡大概一文不值吧。
 
像是認清了事實,妳一口氣從卡珊德拉懷中掙脫,顧不得自己身上一絲不掛,披上隱形斗篷便跑回宿舍,留卡珊德拉一個人呆在原地。
 
妳隨便套上幾件衣服便用棉被將自己緊緊包住,身體的快感還沒消退,妳只能縮著身體,希望那股殘留的觸感能趕緊消失。
 
卡珊德拉在妳逃走後便一直呆在原地,她想不明白,她哪裡做錯了?難道她表現得還不夠明顯?明明將妳放在身邊細心呵護多年,還當面做出宣言,妳卻還是不喜歡她嗎?但明明有反應啊?
 
那一晚,卡珊德拉第一次失眠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