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養女(三十一)

冰凜 | 2022-04-27 06:48:35 | 巴幣 14 | 人氣 72




接續上一篇,這次來講講派克西斯ouo

先為出場只有三句話篇幅還被送去校醫室的格魯斯默哀(合掌
誰讓他人被抓去訓練了呢(明明就是自己安排的

然後就是,對,其實琳絲跟派克西斯都是富二代
萊拉能不能算富二代好像不好說,傲羅的薪水是不錯啦,但是萊拉的父母不太算是會存錢的類型,不是愛亂花錢,而是會在某個地方將錢花掉,所以雖然姑且有存備用金但萊拉家並不富裕,這樣的感覺
至於格魯斯就稍微有點......好啦其實是我還沒想好

怎麼感覺在前言又多埋了幾個伏筆的樣子(X

-

來到山坡頂的大樹下,萊拉跟派克西斯已經在那裡等了,看著那兩人有說有笑的樣子總會讓凜懷疑派克西斯該不會是因為喜歡才總是找琳絲吵架的。

「我想跟派克西斯聊聊,琳絲可以先跟萊拉一起待在這裡嗎?」

「幹嘛跟他聊,我看他跟萊拉聊得滿高興的啊!」

果不其然,琳絲聽見凜要丟下她去找其他人立刻就表示反對,嘟起的嘴唇完整的表現出她的不滿。

「好嘛,我之後會再回來找妳的啦,妳先跟萊拉一起玩好不好?」

輕晃兩人交握的手,凜貼著琳絲用撒嬌的口氣試圖讓她點頭答應,她知道這招對琳絲非常有用,屢試不爽!

「好啦......不要去太久喔!」

甚至連猶豫都沒有,琳絲對凜的撒嬌是一點抵抗力都沒有,但還是沒有忘記叮嚀她趕緊回來。

先琳絲一步跑上山頂,跟萊拉聊得開心的派克西斯似乎到這時才發現凜跟琳絲已經到了,開心的舉起手對著凜左右擺動,凜也識相的無視了派克西斯對她身後的琳絲比出的不雅手勢。

他們可真是一對歡喜冤家。

「萊拉,琳絲說想在附近繞繞,妳可以去陪陪她嗎?」

「琳絲?......啊,當然可以!」

經過短暫的眼神交流,萊拉讀懂了凜的意思,沒有多說什麼便跟兩人揮手道別。

「妳也想複習嗎?」

「不會啊。雖然我不討厭念書,但有機會出來玩應該沒人會拒絕吧?倒是派克西斯,你真的不好好惡補一下嗎?」

目送萊拉離開,先開口的是派克西斯,被搶先的凜也只好坐到他身邊,先順著他的話接下去,還不忘關心一下他的成績。

「成績什麼的無所謂啦!反正畢業之後也只能回家繼承家業,只要有達到標準就好」

又是一個未來已經被預定了的苦主,面對一臉「隨便啦!」的派克西斯,凜馬上想到剛剛才跟自己宣佈要訂婚了,滿臉不甘的琳絲。

「派克西斯不喜歡嗎?繼承家業」

「不喜歡。但我哥哥畢業之後就馬上逃家了,全家人都找不到他,所以只剩下我可以繼承家業,我爸已經整整兩年都在我耳邊唸叨這件事了」

曲起雙腿,凜歪著頭看著派克西斯頗為煩躁的抓著耳朵,好像到現在都能聽到他父親的聲音一樣,不免有些擔心。

在凜的印象中,諾特家主是一位非常嚴肅的人,雖然他大部分的關注都在自己的大兒子也就是派克西斯的哥哥身上,但對派克西斯的教育也沒有落下,只是相對寬鬆了許多,再加上諾特夫人對兩個兒子的關愛這才造就了派克西斯「稍微」有些脫序的性格。或許也是因為這樣,派克西斯現在突然要面對比平時增加了好幾倍的關注與教育,那股壓力肯定非常可怕,不難理解他會如此煩躁的原因。

可能讓成績沒那麼好看就是他能做的最大反抗了吧。

想到一年級時派克西斯接近上游水準的成績,凜不禁替他感到一絲悲哀。

「那你會想跟你哥哥一樣逃家嗎?」

「想啊,但我捨不得讓我媽媽傷心」

面對他的毫不猶豫,那短短一句卻說盡一切糾結的話語反而讓凜覺得心情有些苦澀。

「那妳呢?」

「嗯?」

「妳以後想做什麼?」

面對突然正經起來的派克西斯,凜有些慌張,畢竟她在入學霍格華茲之後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而在入學前,她的確曾向卡珊德拉問過這個問題。

「卡珊德拉,妳是希望以後讓我繼承沃雷才養我的嗎?」

那時是晚餐時間,凜低著頭,手中的刀叉不斷將盤中鮮嫩多汁的牛排細切,卻沒有一塊送入口中,精緻的盤子上已經多了好幾塊幾乎可以稱之為碎肉的牛排。

卡珊德拉看了她一眼,將一塊大小合適的牛排送入口中,盤中的肉塊跟凜一比相對完整,但還是已經被切成許多小塊。

「曾經有這個打算」

「曾經......」

意思是現在沒有這個打算嗎?

那我......到底......。

悶悶不樂的手繼續切著盤中的牛排,凜不敢繼續往下問,心裡卻是萬千思緒奔騰。

「如果妳能當上級長我就告訴妳」

眼看著面前細切成一百多份的牛肉被整盤端走,換成對面已經切成適當大小,沒動幾口的牛排,凜抬頭看向卡珊德拉,得到的就是這麼一句話。

就是為了這麼一句不像承諾的承諾,凜才會在入學之後努力表現,只為了得到級長的位置。至於在那之後的事,她想都沒想過。

「凜?」

沉浸在回憶中甚至都忘了要回答,看見在眼前揮動的手掌凜才後知後覺的想到自己還沒回答呢,派克西斯都等多久了!

「嗯......其實我沒有想過這件事,我現在的目標只有想要當上級長而已,在那之前我應該都不會去想其他事情」

「級長......那不是很麻煩的職位嗎?」

身為一名葛來芬多,派克西斯當然沒少遇過級長,不管是自家的還是其他院的都抓過他幾次,到現在三年級他甚至已經跟其中幾個級長打好關係,偶爾出去夜遊時還能得到他們的掩護。

但~就是因為跟某幾個級長的關係不錯,派克西斯非常明白級長的權利有多大,負責的事情又有多雜,除了有開不完的會,還要在火車跟夜晚的走廊巡視,接待新生、監督節日裝飾甚至在天氣不好時照看年紀小的學生,就算有級長專用盥洗室跟给學生扣分的權利,在派克西斯眼裡這還是一份吃力不討好的工作,恐怕就算選上他也會直接回絕吧。

正因如此,他完全不能理解為甚麼會有人把當上級長當成目標。

「我覺得那很帥啊!而且我必須當上級長,這樣才能知道我想知道的事情」

面對質疑,凜沒有選擇辯論,而是將自己的想法好好說出來,當然,還是有隱瞞的部分。

現階段的她還不想把這些話都說出來,而且她知道派克西斯不會否定她的,他就是那樣的人。

「這樣啊。話說回來,我還以為妳會說要繼承家業,結果居然完全沒想過嗎?」

正如凜所想,派克西斯並沒有試圖灌輸凜不要當級長,或是級長很麻煩之類的想法,對他來說別人的想法跟他不同是很正常的事情,只要不是壞事就沒有說服的必要,所以乾脆直接表示自己知道了來結束話題。

或許在凜的朋友裡面最懂得「尊重」的人就是派克西斯了吧。

然而,他的問題可就真的讓凜傷透了腦筋。

「繼承家業啊......我也不知道,卡珊德拉完全沒有提過這方面的事情,我目前也只想先以級長為目標,具體可能要等畢業後才知道了吧」

後仰將整個後背靠到樹幹上,凜呆呆的望著天空,看著午後和煦的陽光從樹葉的間隙鑽出,細碎的光點灑落在他們兩人身上,感覺混亂的思緒也稍稍被撫平。

這番話確實不假,凜現階段對沃雷家的家業完全沒有頭緒,卡珊德拉也沒有要跟她透露的意思,平時就算待在她的辦公室她也不會讓凜看文件的內容,除了卡珊德拉每天都很忙之外,凜對於她在忙什麼是真的一點都不明白。

「是喔......那,卡珊德拉以後應該會結婚吧」

「咦?」

「咦?」

兩人面面相覷,凜對於話題的快速跳轉感到不知所措,派克西斯則是對凜意料之外的反應感到驚訝,一時間兩個人都沒有繼續開口。

「為甚麼這樣說?」

總之,這次先回過神來的是凜,她沒有弄懂這個話題的根據在哪,於是直接了當的開口問了。

「那個......妳不是說卡珊德拉只比妳大了十一歲嗎?那她現在才二十四歲,又是沃雷家唯一的家主,肯定有很多人會想跟她搭上關係吧,而且她好像還沒有要讓妳繼承家業的意思,那不管從外人的角度還是從她的角度肯定都會想要找繼承人吧,只是要接受外面的追求跟外人聯姻或是再找其他人來繼承的差別而已」

說完自己的見解,派克西斯看見凜難看到不行的表情立刻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嚇得趕緊又補充幾句話。

「不一定!不一定啦!搞不好卡珊德拉是為了考驗妳才不跟妳說,刻意再觀察妳的反應也不一定!不對,肯定!肯定是在考驗妳!」

看著他手足無措拚命想安慰自己的樣子,凜笑了,雖然心底還是積壓著諸多煩惱,但她不想讓朋友擔心,於是便笑了。

「我沒事啦!這些的確是我沒有想過的事情,我還要謝謝你幫我點出來呢!」

「真的沒事嗎?」

帶著一點不安,派克西斯小心意意的詢問,換來凜打在他肩膀上結實的一拳。

「沒事啦!看招!」

完全把卡珊德拉的叮囑忘在腦後,凜直接把派克西斯撲倒,兩個人在草地上扭打起來。

等萊拉帶著琳絲回來並匆忙勸阻時早就來不及了,凜跟派克西斯臉上寫著滿滿的尷尬,彼此髮絲凌亂,身上沾滿泥土跟幾根嫩草,袍子也掉了一半,看上去非常狼狽。

面對這荒謬的場景,琳絲第一個笑了,隨後萊拉跟派克西斯也笑了起來,凜也跟著笑成一團,山坡上的樹底下,歡快的笑聲瀰漫在空氣中,甚至都傳到了不遠處的魁地奇球場。

訓練中的格魯斯掏掏耳朵,懷疑是自己幻聽了。

奇怪,總覺得聽見了幾道熟悉的笑聲,是錯覺嗎?

而訓練中不專心的下場就是,格魯斯被迎面飛來的搏格正中胸口,在隊員們的攙扶下前往校醫室待了一整個晚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